第一章 穿越

文/吃货懒懒
本章字数:4094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玉琉艰难的翻了翻身子,她感觉自己被关在了很狭窄的地方里,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任务失败死掉了,为什么还会有这么真实的触感。

她伸脚踢了踢那个有点暖又有点软的东西,突然听到一声貌似痛苦的□□,吓得她缩回了脚,再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那她就白活那么多年了。

没想到她就这么投胎了,还是带着记忆投胎的,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转世投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有前世的记忆,难道是忘了喝孟婆汤?算了,管他呢,反正都这样了,再想也于事无补,就算要做什么也得等出生再说,现在还是安安心心的当好婴儿吧。

申时三刻,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晕黄的色彩染黄了半个天空,大腹便便的觉罗氏穿着大红牡丹镶金边的长袍正在自家后花园散步,左右站着一个嬷嬷和一个丫鬟,后面跟着四个二等丫鬟。

“夫人,到时间了,该回去了。”章嬷嬷扶着觉罗氏的手,轻轻地说道,“嗯,走吧。”谁知道刚走两步,便感觉肚子一阵疼,吓得觉罗氏脸色仓白,右手条件反射的扶住肚子,章嬷嬷见状,脸色微变,眼里满是懊恼,还以为是中招了。

“小兰,你快扶夫人回房,叫大夫。。。”章嬷嬷还未说完,身旁的觉罗氏便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说道,“嬷嬷莫急,刚刚只是孩子动得太厉害了,都八个多月了,以前也没见她动过,还以为。。。幸好,这孩子刚刚动得厉害,一定是个健康的。”说完,眉眼间便漾出柔柔的笑意。

她三十二岁了,生了三个嫡子,一直想要个女儿,可是生了三儿子之后一直没再怀上,还以为这辈子没可能了,谁知三十二岁高龄的她居然再次怀上了,大夫说这胎很有可能是个女儿,虽然这个年纪怀孕很辛苦,但她还是开心极了。

一声痛呼让玉琉从前世的睡梦中醒来,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做了什么后,她缩了缩刚才用力踢的小脚,心虚的蜷缩着整个身子,一动不动。

觉罗氏走够了时辰,便往自己院落的方向走去,刚走进屋子便闻到了一阵很特别的香味,“小荷,这是什么味道。”小荷捧着盆长条状白色小花向觉罗氏行了个礼,回道,“这是奴婢今天在花园看到的,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奴婢觉得它很好看,味道也很好闻,刘园丁说花的香气对人的身体有好处,能宁神静气,对孕妇尤其有效果,便想着把它带回来放到窗边,给屋子添点生气。”

觉罗氏看到这盆花总觉得怪怪的,莫名的有种熟悉感,貌似在哪里见过,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头绪,便摇摇头放下了,但她素来谨慎,没有确定的东西可不敢就这样放到跟前,想着等嬷嬷回来再让她看看,“把这盘花先拿到屋外放着,等嬷嬷回来再说。”

小兰扶着觉罗氏坐在贵妃榻上,回头对小荷道:“小荷,去打盆温水来给夫人洗手。”小荷迅速应了一声,便飞快的走出去。

洗完手,章嬷嬷刚好把膳食拿来,觉罗氏坐在桌前,“嬷嬷,今天怎么多了一道汤?”

章嬷嬷把食盒递给了身后的小菊,说:“这是虫草花煲鸡汤,对身体很有好处,您最近怀胎比较辛苦,要多补补。”因为月份渐大的原因,觉罗氏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多数时候都没有精神。

章嬷嬷亲自给觉罗氏乘了一碗鸡汤,觉罗氏拿着勺子搅了搅,发现没有乌鸡肉却发现了丸子,遂问道,“嬷嬷,怎么不见乌鸡肉,反而有丸子?”

“这是因为直接用乌鸡肉会让鸡汤变得油腻,而用面粉和乌鸡肉做成丸子不仅可以防止油腻,还可以使鸡汤没有那么重的味道,又最大限度的把乌鸡的营养集中在丸子里,这样既不会让您觉得反胃,又可以最大限度的吸收营养。”章嬷嬷笑着道,这还是当年她怀孕时她娘给她做的,之后做了觉罗氏的奶娘之后,便跟她娘学做了这道汤,毕竟以后奶娘可是要当姑娘的陪嫁的,总会有用到的时候。这道汤对孕妇很有好处,就是不能常吃,否则虚不受补。

“对了,嬷嬷,外面有一盆花,我总觉得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小荷带回来的,要是没什么问题就摆在屋内吧,味道挺好闻的。”觉罗氏吃完晚膳,拿手帕轻轻地擦了擦嘴之后说道,“这次的鸡汤比以往的要好吃。”

刚漱完口,便看见章嬷嬷青着脸走进来,“夫人,这盆花叫夜来香,这种花白天的香气对人体确实无害,可是如果晚上长期闻到这种香味,会引起头晕、咳嗽,甚至气喘、失眠,对孕妇尤其不利。”

觉罗氏脸色微变,眼底闪过一丝狠厉,看来是她最近太仁慈了,让这些贱人忘了她的手段,能让乌拉那拉府除了一个庶女,其余皆是嫡出,她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

还没等她开口彻查,便感觉肚子一阵剧痛,腿间好像有东西流出来,生过三个孩子的她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嬷嬷,我、我好疼啊,我可能要生了。”觉罗氏捂着肚子,咬着下唇艰难的道。

章嬷嬷看见觉罗氏羊水已破,吓得大惊失色,小主子才八个多月,都说七活八不活,这可怎么得了。不过她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惊慌片刻便冷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小主子和主子的平安。

“小兰,和我一起把夫人扶到产房,小荷,快,去把产婆叫来,小菊,去把大夫叫来,小梅,看好晚膳,别让人动,小春,去拿盆热水来,小夏,叫小磊子去门口等老爷回来。”恢复冷静的章嬷嬷,大脑开始迅速运转起来,井井有条的吩咐下去。

费扬古刚到门口,便看见小磊子一脸着急的等在门口,还没开口询问,便见他慌里慌张的朝他走来,不禁蹙眉呵斥道,“慌里慌张的成什么样子。”

“老爷,夫人要生了。”小磊子来不及行礼,便急急说道。

“什么?夫人不是才八个多月吗?怎么现在就要生了?”费扬古脸色微变,蹙眉道。一边问一边疾步往正院去。

刚走踏进正院里屋的门口,便看见丫鬟小荷拿着一盆满是血的水走出来,“夫人怎么样了?”费扬古不等小荷行完礼,便急声问道。

“夫人还没生呢,产婆说产道才开了三指,要开到十指才能生呢。”小荷说完便行礼离开。

玉琉感觉自己被推着往前挤,难道是要出生了?这地实在是太挤了,虽然很温暖,但她还是喜欢广阔的天地和清新的空气。

她用力的往前挤,刚感觉一阵凉意,屁股便被重重的拍了一掌,玉琉愤怒的喊了一声,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好吧,她忘了她现在是个婴儿。

不一会儿,玉琉被人整理干净后就被抱了出来,她听见章嬷嬷向一个高高大大的壮汉道恭喜,“恭喜老爷,是个小格格,母女平安。”

壮汉哈哈大笑,把玉琉从章嬷嬷怀里轻轻地接过自己怀里,“宝贝,你叫宁楚格,我是你阿玛,记住了吗?”三十五岁才得的嫡女真真让他疼到心坎儿里了。“对了,张大夫替小格格诊诊脉吧。”

张大夫抚了抚自己的白白的长胡须,惊讶道:“小格格跟足月的孩子一样健康,这在早产儿里是非常难得的。”

听到这话,费扬古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好,好,赏全府每人两个月月钱。”

这话一出,所有下人都喜滋滋的行礼道谢。

阿玛?清朝?原来这个人就是她这一世的爹呀,半秃的脑袋,好吧,这么*的发型除了清朝也没谁了,高高壮壮的,不大不小的眼睛,高鼻梁,薄嘴唇,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嗯,总体来说,还算是个中年帅大叔。

脑子混沌的她压根没想过为何刚出生的婴儿便能清晰视物。

费扬古看完小格格,便急着去处理公务了,最近公务比较多,很多事不能拖,要赶紧处理完。

折腾了一阵,玉琉觉得很累,便呼呼的睡了过去。

玉琉醒来时,模糊间便看见眼前有三颗人头,准确来说是三颗半秃的脑袋,眨眨眼,视线忽然清晰了很多,发现眼前有三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她,一个十六岁左右,身材像竹子一样瘦长挺拔,长相清俊儒雅,一个十四岁左右,长得高高大大的,五官端正,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长得跟阿玛有一点相像,一个十岁左右,长得虎头虎脑的,大眼睛滴流滴流的转,最小的额腾伊看见玉琉睁开眼睛,便兴奋的大喊,“大哥大哥,你快看,妹妹睁开眼睛了,而且妹妹的脸好软。”

美男阿楚珲笑着点点头,“妹妹还小,不要老捏她的脸,会变形的,长大就不好看了。”说着把额腾伊的手从妹妹的脸上拿下来。

额腾伊认真的端详了下云琉的脸,嘟着嘴说道,“可是妹妹本来就不好看啊,红红的跟猴子一样。”然后认真的看着玉琉说,“妹妹,虽然你很丑,但是我不会嫌弃你的。”

玉琉一口老血哽在咽喉里,我去,谁稀罕谁啊。你也没好看到哪去,白白胖胖的跟馒头似的。

幸好现在玉琉还不会说话,不然还不定怎么吵呢。

额腾伊刚说完,二哥巴克什就给了他一脑瓜子,“你才丑呢,刚出生的小孩都这样,过几天长开了就好看了,你小时候还没妹妹好看呢。”

“三位爷,小格格不能在外面呆太久,不然会着凉的,你们还是下次再来看小格格吧。”额腾伊嘟着嘴想反驳,却不想章嬷嬷打断了他将将要出口的话。

“章嬷嬷,额娘可还好?”阿楚珲轻声向章嬷嬷询问。

“好着呢,就是有点脱力,歇一会儿便好。”章嬷嬷慈祥的看着阿楚珲,对他的孝心满意极了。

章嬷嬷话落,额腾伊便急忙问道,“那阿玛呢?我怎么没有看见他,说好今天检查我的武术功课的。”

“老爷抱了抱小格格就去处理公务了。”章嬷嬷笑着道。

“怎么样,是哪里出了问题?”歇了一天一夜的觉罗氏终于缓了过来。

“面粉里参有薏米,鸡肉里参有马齿苋【“苋”音同“现”】和甲鱼。”说到这个章嬷嬷就恨得咬牙切齿,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动手,真不是个简单人物。“薏米是一种药食同源之物,其质滑利。薏仁对子宫平滑肌有兴奋作用,可促使子宫收缩,因而有诱发流产的可能。马齿苋既是草药又可作菜食用,其药性寒而滑利。对子宫有明显的兴奋作用,使子宫收缩次数增多、强度增大,易造成流产。甲鱼具有滋阴益肾的功效,但性寒,有着较强的通血络、散瘀块作用,因而有一定的堕胎之弊。”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清穿之乌拉那拉氏》目录 下一章:第二章 身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