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身份

文/吃货懒懒
本章字数:4085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呵,真是大手笔,先是夜来香,再是各种可致流产的东西,这是生怕我不死,多加几重保障啊。幸好我家宝贝女儿福大命大,不然就这些东西,别说我了,就是万幸把宁楚格生出来,宁楚格也很可能......”想到这个,觉罗氏就恨得咬牙切齿,眼底全是狠厉。

觉罗氏闭上眼睛,“调动所有人手去查,我到要看看,谁那么大的本事。”

“是。”章嬷嬷应了声便疾步走出去。

落雨轩

啪、啪,一阵噼里啪啦的瓷器碎裂的声音响起,柳如儿喘着粗气,狰狞着一张脸,生生把一张八分容貌的脸降了三分,“为什么那个贱人一点事都没有?连孩子都平安生下来了,该死。”

柳如儿阴狠的目光扫向缩在角落的小芳,顺手拿起手边的茶杯就往小芳身上砸,“都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小芳眼睁睁的看着茶杯砸在自己身上,却连躲都不敢躲,柳姨娘自从一个月前病好后,就变得更加古怪了,以前只是脾气不太好,现在不仅整个人都阴晴不定,还变得大胆了,居然要害夫人,这种事她想想都觉得害怕,可是她不能不帮她,柳姨娘手里有她的卖身契,还控制着她全家的性命。

发泄片刻,柳如儿终于冷静了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所有的痕迹都抹干净了,绝对不能查到她身上,看来短时间内都不能出手了,不然觉罗氏一定会查到她身上。

时间就这样‘嗖’的一下便过去了九个月,玉琉从一个只会吃喝睡的小婴儿到会摇摇晃晃走路和说几个词的婴儿,造成的结果是乌拉那拉府的三位少爷来她这里来得更勤了,还美其名曰教妹妹说话。

而早产的事情也只是查到了一个三等丫鬟和厨房里的一个婆子,还有一个园丁线索便全断了,据这三个下人说,他们根本没有看见和他们接触的那个人的脸,听声音像是个女的,只是说事成之后会给他们很多银子,若是不做,他们的家人便性命不保。无奈,表面上觉罗氏只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实际上一直在暗查。

琉璃阁

九个月,也足以让玉琉知道很多事了。

她出生的朝代是清朝,满族人,她这一世叫乌拉那拉玉琉,满名宁楚格,汉语意思是东珠,出生于康熙十八年,父亲是步军统领乌拉那拉费扬古,目前共五个孩子,三子二女,母亲觉罗氏,费扬古嫡妻,生有嫡子三个,嫡女一个,妾侍三个,通房四个,分别是柳姨娘、王姨娘、刘姨娘,通房安氏、陈氏、李氏、张氏。

柳姨娘是妾侍里最得宠的人,生有庶女乌拉那拉玉珠,比玉琉大一岁,满名雅尔檀【‘檀’音同‘谭’】,汉语意思是峨眉花。柳姨娘和女儿独居落雨轩,王姨娘和刘姨娘住听雪阁,四个通房住挽月阁。

大哥叫阿楚珲,意为和睦,二哥巴克什,意为儒者、学者,三哥额腾伊,意为强盛。三个哥哥和她都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当初她听到几位哥哥的名字时还很惊讶,因为在她的记忆里,这几位在历史上叫的可不是这个名字,不过这件事她也就纠结了一会儿,因为她还有更加纠结的事,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她应该就是历史上的四福晋,雍正帝正妻孝敬宪皇后,毕竟乌拉那拉府现在就两个女儿,虽然她历史不是很精通,但是四福晋是嫡女她还是知道的,而且庶女应该不能当皇子福晋吧。

对于这个人物,玉琉既不讨厌也不喜欢。说她厉害吧,只有一子且八岁逝去,之后便无子亦无宠,说她不厉害吧,无子还能稳坐四福晋和皇后的位置,而且还能得到雍正帝的尊重。虽然对玉琉来说,这种结局可以说悲惨,但是对这个时代尤其是皇子嫡福晋这么艰难的职业来说,这样的结局还算不错了。

就在她想得出神之际,身子被一双大手抱起来,回头一看,原来是二哥,遂甜甜的喊了句:“饿得。”巴克什亲昵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傻瓜,是二哥,跟我一起学,二----哥。”囧,投胎到婴儿就这点不好,连说话都得从头学起。

巴克什把玉琉放到地上,额腾伊站在门口左侧张开双手做环抱状,玉琉快到他的跟前时却转身右转抱上了大哥的腿,比起抱起她就喜欢玩飞飞还话唠的三哥,她还是更喜欢长相俊美且稳重的大哥的怀抱。

“哼,小妹偏心,让大哥抱不让我抱,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玩飞飞了。”额腾伊微抬下巴满脸傲娇的威胁道。

阿楚珲把玉琉抱起来,亲昵的摸摸她的头,玉琉回了个甜甜的笑容。

玉琉满脸黑线,拜托,我一点都不喜欢玩飞飞好吗虽然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但面上还要甜甜的喊一声“山得”,毕竟不是谁都能受得了话唠的。

额腾伊一听到这声软软糯糯甜得像糍粑一样的‘三哥’就把生气这回事忘到天边去了,灿笑着凑到玉琉跟前。

阿楚珲和巴克什看着这个脑子缺根线的弟弟,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玉琉奶娘陈嬷嬷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三位爷,小格格该去给夫人请安了。”

“咦,陈嬷嬷,今天怎么这么晚?平时不是辰时吗?今儿个怎么巳时才去?”额腾伊有些惊讶的问道。

“回三少爷,夫人觉得辰时起太早了,小格格可能会休息不够,所以把小格格的请安时辰改为巳时了。”

听了这话,阿楚珲兄弟三人不禁嘴角抽搐,辰时还早啊,那他们这些卯时二刻就起的人得多累啊。

“咳、咳,我们和妹妹一起去给额娘请安吧。”阿楚珲尴尬的把拳头轻轻地抵在自己的上唇。

到了正院,看到觉罗氏躺在贵妃椅上看账本,玉琉甜甜的喊了句,“额娘。”

觉罗氏抬头,笑容满面的说:“额娘的宁楚格来了,快给额娘抱抱。”

玉琉双手抱着觉罗氏的脖子,往她脸上亲了又亲,惹得觉罗氏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哎哟,这小心肝真是让人怎么疼都不够,觉罗氏也亲了亲女儿的小脸,也不怪觉罗氏如此疼这个小女儿,不说这是她盼了许多年的小棉袄,就说小女儿跟她的黏糊劲儿,这也是三个儿子小时候都没有的。

随后进门的兄弟三人给觉罗氏请安,觉罗氏挥挥手,“起吧。”阿楚珲和巴克什看着这母女俩的亲密劲儿,无奈的对视了一眼,自从妹妹出生后,他们在额娘面前的存在感不是一般的低,不过他们也不介意就是了。不过额腾伊不一样,妹妹没有出生以前,他是额娘最关注的孩子,谁让他最小呢?看见额娘只顾着跟妹妹亲来亲去的,心里顿时不乐意了,连忙走到觉罗氏跟前,大声嚷嚷:“额娘,你可不能有了妹妹就不疼我们了。”

觉罗氏轻轻地点了点他的额头,“你这孩子,连妹妹的醋都吃,你都那么大了,而妹妹还那么小,额娘当然要把心思多放点在妹妹身上,你可是哥哥,要好好读书习武,以后妹妹还要靠你保护呢。”

玉琉心里暗笑,额娘真厉害,三言两语就让三哥豪情万丈,拍着胸脯道:“额娘放心,我会好好地读书习武的,妹妹以后就由我来保护吧。”

额腾伊话刚说完,巴克什就捏着他白胖胖的脸蛋,“你保护妹妹?那我和大哥呢?”

“疼,疼,二哥你轻点。。。”额腾伊疼得龇牙咧嘴,而大哥阿楚珲则在旁边一脸温润的笑,玉琉眨眨眼,心里为三哥默哀,大哥真像个笑面虎,这种人一定不能得罪。

玉琉舒服的窝在额娘又香又软的怀抱里,闭着眼,耳边听着哥哥们的吵闹声,心里划过阵阵暖流。思绪不由得飘回了前世。

她前世是一个孤儿,因为某些原因,十岁那年被一个雇佣兵组织的头头看中,经过训练成为了一个雇佣兵,准确的来说是暗地里成为一个雇佣兵,明面上是一个幼儿园老师。因为出色的身手和冷静的头脑,所接的任务几乎无一失败,慢慢地,她爬到了组织里三当家的位置,即使有一些不服气的声音也因为她的出色战绩而渐渐地销声匿迹。

玉琉以为,她的日子会一直就这样过下去,刺激又平淡,有任务时便找个缘由请假做任务,也无需辞职,毕竟她的任务在精不在多,一年也就两三次,时间也不是很长,尤其是当她坐上三当家的位置后,玉琉有了选择权,除非大当家指定她做,否则她可以拒绝任何任务,所以请假的情况更少了,也不怕别人怀疑。没任务时便安安心心的当个称职的幼儿园老师,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也不过是因为她单纯的喜欢小孩罢了,因为在小孩面前不用花太多心思,可以轻松做自己。

玉琉的性格虽然有些怪僻不爱理人,那也不过是因为懒得处理人际关系罢了,事实上,玉琉骨子里极为冷漠,但又极为护短,只要能入她的心便能让她守护一辈子,只是前世无人能让她上心,所以也不曾有人知道她这一面。但是她对于必须接触又与她没有利益冲突且好相处的人态度还是挺友好的,至少在她的幼儿园同事与邻居的眼里,玉琉就是一个标准的江南水乡的女人,温柔,甜美。

来清朝之前,玉琉正在做一个比较棘手的任务,做完这个任务,她便可以休息两年了,没想到的是,在快要完成任务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死掉了。那年,她二十八岁。

其实就这样死掉,她一点儿都不觉得遗憾,因为她在现代没有任何牵挂,更别说她转世投胎之后,拥有了很多疼爱她的家人。这一世,除了对这个时代有些不满外,其他的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出生在权贵家族,有爹有娘还有三个嫡亲哥哥,不缺吃不缺穿,还有人伺候,妥妥的官二代富二代,虽然比起皇家是差了点,但是人还是要知足常乐的。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有些困,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玉琉睁开眼,发现自己在额娘的偏殿的床上,估计是刚刚睡着之后额娘叫嬷嬷把她抱过来的。

陈嬷嬷掀开帘子,看见玉琉醒来,连忙把她抱起往正院去,嘴里还不停的念叨,“格格,咱们今天可不能再睡了啊,再睡的话晚上可就睡不着了,晚上睡不着的话,白天就不精神,不精神就犯困,犯困就要睡觉,白天睡觉睡太多,晚上就由睡不着了,长此以往,对身体可不好。。。”

玉琉把脸埋在陈嬷嬷胸前,暗暗的翻了个白眼,陈嬷嬷哪都好,就是话多了点,也不想想,这话对一个不满周岁的人说能起什么作用,虽然自家知道自家事,但别人不知道她有一个成人灵魂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章 穿越 返回《清穿之乌拉那拉氏》目录 下一章:第三章 系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