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落水

文/吃货懒懒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 本章字数:4126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推荐阅读:独渡天穹 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武炼巅峰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玉琉一岁半了。

    京城的夏天炎热非常,不见一丝清凉,玉琉牵着陈嬷嬷的手往大哥阿楚珲的楚然居走去。

    冰儿在她们后面走着,冰儿是玉琉的大丫鬟,她有四个一等丫鬟,分别是冰儿、霜儿、雪儿、月儿。

    陈嬷嬷用手帕擦了擦脸上细碎的汗珠,看了一眼非要自己走的小格格,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主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自从看到大阿哥和二阿哥下棋,非闹着要学,谁说都不行,无奈之下,大阿哥只能每天用一个时辰来教她,所有人都以为小格格只是三分钟热度,谁知道她坚持到现在,还学得有模有样。

    想到这,陈嬷嬷一脸骄傲,她们家小格格果然是最聪明的,没见连老爷都越发宠爱小主子吗。

    说到这个,玉琉很是无奈,系统要学得东西实在太多了,如果不分秒必争,猴年马月才能学完,最重要的是她垂涎系统的奖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系统出品总不会太差吧。

    玉琉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系统的新手大礼包女生五年量的美容三件套,才用半年,效果还是挺明显的,脸蛋愈加精致,皮肤愈加光滑,就连体香也开始浓郁,只是被她隐藏起来罢了。

    而这半年,也足以让她从美人嘴里套出她主人的事迹了。

    这故事在玉琉看来其实有点狗血,简单来说就是玛哈星球上有一个天才科学家陈靖宇,历尽千辛万苦,用了五十多年的时间,创造了一种可以延长寿命的特殊的能量源,不仅可以延长三百年寿命,还可以使身体一直保持青壮年的状态直至死亡,而且无病无痛。那个时候人们的正常死亡平均年龄是二百岁,虽然身体素质已经强悍太多,但是无病无痛还是不可能的,可想而知,延长三百年寿命且无病无痛是多大的诱惑。

    就在陈靖宇试验成功的那晚,消息被人散布出去,各方势力立即派精英部队抢夺,甚至连其他星球的势力都掺和了进来,无奈之下,陈靖宇只能带着美人系统、能量源的样品及制作能量源的资料逃跑,他不想把东西给任何一个势力,毕竟他很明白有了这种能量源代表了什么,这时的他很庆幸自己留了后路,在二十年前,在预感实验能成功时,他制作了一个可以连接异时空的传送阵,虽然需要的能量巨大,但他还是用十年的时间把所需的能量全部找齐。

    可惜的是科学家在传送到一半的时候,传送阵被玛哈星球的能量磁场影响,能量罩变得极为不稳定,甚至越来越脆弱,陈靖宇虽知不妙,但却无能为力,无奈只能用尽最后一点能量保护美人系统,而他和他所带的东西则在时空隧道里被搅成碎片。

    而美人系统则因能量消耗过度进入睡眠状态,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玉琉的脑海里,在它一点一点恢复能量的过程中,它也留出一点能量用来淬炼宿主的身体,实在是宿主的身体太弱了,比玛哈星球体质最弱的婴儿还要弱,要是宿主哪天死掉了,想再找一个天生拥有能量源的人可就难了。

    也幸好美人这样做了,不然玉琉能不能活下来还真不一定。

    在美人叙述完它主人的光辉事迹后,当然,只有它自己这么认为,还臭屁的炫耀它主人把它创造出来的原因,陪伴!

    玉琉暗中翻了个白眼,什么陪伴,说难听点就是陪聊,聊的还是各式各样的美女,这话也就美人会相信。

    没错,就是聊天,说白了就是科学家寂寞的产物,至于为什么没有弄个机器人,估计是因为机器人只能说话而不能买卖吧。

    因为陈靖宇的爱美成痴,又生性不喜太过势力的女性,所以才有了美人系统的诞生。而它的载体‘美人’只有八岁孩童的智商,而且是个不通事务的孩童,因为陈靖宇认为只有保持像孩童一样纯真,才不会被世俗污染。

    玉琉虽然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也没有反驳就对了。

    琉璃阁离楚然居不算太远,所以,玉琉不到一会儿就到了楚然居的门前,就在她们要进门的时候,阿楚珲却走了出来,看到玉琉愣了一下。

    “给大爷请安。”陈嬷嬷和冰儿俯身向阿楚珲请安。

    “起吧。”

    玉琉松开陈嬷嬷的手,跑过去抱住了阿楚珲的大腿,甜甜的笑着:“哥哥。”

    阿楚珲把玉琉抱起来,脸上带着些许歉疚,“宁楚格,对不起,哥哥临时有点事,明天再教你好不好?”

    “好。”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当然没关系。

    阿楚珲爱怜的摸摸她的小脑袋,他的妹妹实在是太懂事了。

    既然今天不能学棋,那么去喂鱼也好。

    “嬷嬷,喂鱼。”

    “格格,湖边危险,不然,咱们去玩游戏?”

    “喂鱼。”

    陈嬷嬷无奈,也不知怎么回事儿,格格这么小小的人,愣是不喜欢玩游戏,反而喜欢喂鱼这种大人爱做的娱乐活动,一点都不像小孩子。

    “冰儿,你去拿点儿鱼食来。”无奈,陈嬷嬷只能牵着她的手往湖边去。

    冰儿微微俯身应是。

    玉琉静静地站在湖边看鱼儿抢食,脑袋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直至身后传来陈嬷嬷的训斥声,她皱了皱眉,转身看见了一个生面孔的高大仆人,虽然低头哈腰,可那闪烁的眼神总让她觉得有些怪异,但要说哪儿怪异她也说不出来。

    就在她放弃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生异变,只见那个仆人用力向她扑来,玉琉瞳孔缩了一下,想躲过身去,无奈这个身子不仅幼小而且毫无武功根基,最后只能和那个仆人一起跌落湖里。

    “来人啊,救命啊,格格落水了。”陈嬷嬷慌得一下就乱了阵脚。

    冰儿见势不好,咬咬牙,便往水里跳,虽然她不会游泳,但若小格格有个万一,她们就是有一万条命也不够赔,还会连累家人,与其如此,不如赌一把,不管怎么样,总不会比现在更差了,说不定,还能赚个好前程。

    岸上的一切玉琉都不知道,因为她现在正被人使劲儿的往水里摁,饶是她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也因为幼小无力而无法撼动对方分毫,就算后来冰儿也来拼命的扯开他,也依然无法把她救上来。

    玉琉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力气,连脑子都晕乎乎的,她觉得自己是真的要死在这了,就在她失去意识得前一刻,她的肚子突然涌起一阵阵暖意。

    “夫人,夫人,大事不好了。”觉罗氏的陪嫁刘氏慌慌张张的跑进正院。

    觉罗氏眼一瞪,“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

    “夫人,小格格落水了。”刘氏顾不上请罪,连忙把刚得到的消息说出来。

    落水,觉罗氏的脑子一下子全空白了,身体僵直,差点往后倒,幸好章嬷嬷在一旁扶住了她,“夫人,我们赶紧。”

    “对,对,小格格现在在哪?快去请大夫。”觉罗氏虽然有些无措,但很快便回过神来。

    “被送回琉璃阁了,大夫已经差人去请了。”

    觉罗氏到的时候琉璃阁乱糟糟的,见状脸一沉,章嬷嬷更是心火直冒,琉璃阁的下人几乎是她一手安排的,没想到这么经不了事儿。

    章嬷嬷只能亲自出马,不一会琉璃阁便井井有条起来。

    觉罗氏坐在床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儿,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她的宝贝女儿怎会如此的多灾多难。

    很快,得到消息的费扬古和那拉府的三位少爷都匆匆赶了回来。就连府上的姨娘通房也过来探视了一番,只不过被不耐烦的觉罗氏给轰走了。

    “妹妹,妹妹,额娘,妹妹怎么样了?”额腾伊急冲冲的跑进来,看见觉罗氏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阿楚珲和巴克什刚到琉璃阁,便听到了额腾伊的问话,两人脸上带着关切看向觉罗氏。

    “大夫正在看呢。”

    额腾伊急得跳脚,想进去看看妹妹,却被额娘给呵退了。

    阿楚珲看见自家额娘红红的眼眶,便知道她哭了很久,连忙安慰道:“额娘,妹妹吉人自有天相,定会没事的。”

    话刚说完,便看见费扬古走进来,在路上时,他已了解所有事情了,就是因为了解所以才会如此愤怒,居然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谋害他的嫡女,那个自出生起便被他捧在手心里疼若珍宝的女儿,想到这个,心里的愤怒便像熊熊火焰燃烧不尽,直至看到妻子红通通的眼睛时心里的愤怒达到顶点,“查,给我查,我倒要看看谁的胆子如此之大,敢动我费扬古的女儿。”

    所有下人,躬着身子,噤若寒蝉,老爷很久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了,就算上次夫人早产,老爷也没有如此生气。

    “张大夫,我女儿如何了?”觉罗氏看见大夫出来,急忙问道,其他人也关切的看向他。

    “无甚大碍,不过这几天要精心养着,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也幸好救得及时,否则......”

    在场的人当然听得懂他的未竟之语,不由得心里暗暗庆幸,得亏妹妹(女儿)福大命大。

    玉琉睁开眼,便看见熟悉的床帘,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自己死了呢。

    “如果没有我救你,你肯定死啦。”美人不满玉琉无视她,便在她脸上飞来飞去。

    玉琉没有理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了。

    到底是谁那么恨她,才会想致她于死地,要说是她的仇人肯定不可能,就她这年纪,门都出不了,不可能跟谁结仇,那么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阿玛的仇人,二是额娘的仇人。这两个可能性她更倾向于后一种,毕竟阿玛的仇人应该也不会这么无聊对付他的孩子,还是个一岁多的孩子。

    而额娘的敌人府里应该是最多的,毕竟,大家都是同一个丈夫,肯定会有无数矛盾和利益纠纷,她一直相信一句话,最毒妇人心,有时候女人的嫉妒心才是最可怕的。

    要是能亲自去查探一番就好了,想到这,她瞄了瞄自己的小身躯,叹气,要等长大还有得等呢。

    不过这次的事儿倒是提醒她了,当务之急,是要有自保能力,看来武艺也是时候练起来了。

    估计觉罗氏是被吓坏了,硬是要玉琉在床上躺了一周,躺得她骨头都酥了,更痛苦的是还要喝药,搞得美人天天嘲笑她怕喝药。

    玉琉一头黑线,实在不知道连人都不是的美人到底有什么资格嘲笑她怕喝药。

    本来想买系统出品的丹药来着,这样可以好的快一点,结果,没钱。

    果然,人生多艰。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喝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