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柳姨娘

文/吃货懒懒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 本章字数:4312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推荐阅读: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魔动九天 至尊召唤师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剑动山河 空亡屋 阴阳代理人
柳如儿站在窗边,把花盆里的花揉碎扔点,嘴里喃喃自语,“居然没死,还真是命大呢。”轻柔的语气里透着不易察觉的狠厉。

    小芳在不远处躬身垂眸,眼神闪过一丝恐惧,身子却一动不动,生怕柳姨娘突然注意到她的存在,拿她撒气。

    柳姨娘越来越恐怖了,不知道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还要多久。

    柳如儿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思绪慢慢地飘回前世。

    前世的乌拉那拉·玉琉没有那么受宠,也没有早产,因为上辈子的她压根不屑动手,她觉得只要有老爷的宠爱,那么嫡庶根本不是问题。

    柳如儿用力的握紧拳头,指甲把手掌掐出了道道血痕,但她一点儿都不觉得疼。

    是她太天真了,没有认识到嫡庶的差距。

    上辈子她的玉珠和乌拉那拉·玉琉一起选秀,玉珠落选了,而觉罗氏那个贱人的女儿却成了四福晋,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整个那拉府都喜气洋洋的,而她的玉珠却躲在房间里哭了一天。

    她愤怒,憎恨,老天何其不公,明明老爷更喜欢玉珠,难道只是因为觉罗氏的女儿是嫡女吗?她的女儿漂亮有才情,而觉罗氏那个贱人的女儿长相只是清秀,性格又不讨喜,为何她能嫁给皇阿哥,而玉珠只能嫁给一个六品小官。

    可是再不甘,再痛恨,她亦无力改变。

    玉珠依然嫁了个六品小官,而乌拉那拉·玉琉依然嫁给了四阿哥。

    婚后,玉珠很快便生了个女儿,而乌拉那拉·玉琉成婚多年却没有诞下任何子嗣,虽然她的女儿也没有再怀孕,但玉珠至少生了个女儿,不像乌拉那拉·玉琉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

    尤其当玉珠再次怀孕的消息传回来,柳如儿恨不得每天在觉罗氏面前嘚瑟,看着觉罗氏被膈应得整天阴沉的脸,她觉得舒爽极了,嫁得好又怎么样,过得好才是本事,就算她有通天的本事,生不出来那也是白给。

    但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乌拉那拉·玉琉的怀孕的消息也传了回来,看着觉罗氏那张笑眯眯的脸,气得她连饭都吃不下。

    转眼,七八个月就这么过去了,玉珠也发动了,因补得太过,婴儿太大,难产了,虽然最后母女平安,但却伤了身体,生育艰难。

    这对于玉珠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她还没生儿子呢,她还那么年轻,难道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妾侍生下儿子吗?不,不可能。

    如果说不能生育让柳如儿和玉珠无法接受,那么玉琉平安的生了个儿子的消息更是让她们几近崩溃。

    凭什么?同为乌拉那拉府的格格,乌拉那拉·玉琉那么好命,而我的玉珠却那么命苦,柳如儿恨得几乎呕血。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了,玉珠的丈夫从六品官升到了五品官,而四阿哥却从贝勒升到了郡王。

    康熙四十三年,玉琉唯一的儿子弘晖去世,时年八岁。

    这是唯一让柳如儿和乌拉那拉·玉珠比较欣慰的事了。

    康熙六十一年,先皇驾崩,没想到最后上位的却是最不得朝臣心的雍亲王,而乌拉那拉·玉琉也夫荣妻贵,晋升为皇后,雍正帝是个念旧情的人,就算乌拉那拉·玉琉没有孩子,也依旧让她坐稳了皇后的位子。

    虽然玉珠的丈夫也晋升为四品官,还是因为皇后升的官,但和玉琉的悬殊地位却让她压抑无比,尤其还要跪着跟乌拉那拉·玉琉请安,更是让高傲的她心火直冒,甚至大病了一场,病虽好了,身体却变得虚弱无比,熬了一年,终归还是去了。

    柳如儿听到女儿去世的消息,随即大病了一场。

    雍正三年,柳如儿带着滔天恨意与世长辞。

    一年前,因为发烧,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回来了。

    她发誓,既然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这辈子绝对不会重蹈覆辙,乌拉那拉·玉琉的东西都该是玉珠的,权利、地位、嫡女的待遇,所有的一切。

    柳如儿缓缓地闭上眼睛,慢慢的平息激动的情绪,不急,还有时间,嫡女又怎么样,只要没了,就什么都不是,到那时,老爷只玉珠一个女儿,一定会更受宠。

    若是能记在嫡母名下,一定也可以当四福晋,退一万步讲,就算觉罗氏不肯,她的女儿成不了嫡女,当四阿哥的侧福晋还是够格的,她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论相貌论才情甚至手段,玉珠不会比任何人差。

    现在最重要的是,除掉乌拉那拉·玉琉,不知为何,她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这辈子和前世已经不一样了,这辈子的乌拉那拉·玉琉虽然是早产,但是她的身体甚至比上辈子还好,最重要的是她比上辈子更加讨喜聪慧,使得老爷更加宠爱她。

    而且很明显的,因为乌拉那拉·玉琉的出色,反而衬得她的玉珠有些平淡,就连老爷也没有上辈子那么宠爱玉珠了,虽然还是很疼她,但是比起上辈子来说,这疼爱还是少了很多。

    “姨娘,姨娘,我们出去玩吧。”玉珠跑进屋子,抱住柳姨娘的大腿,玲儿则在后面喊:“大格格,慢点,小心摔倒。”

    柳姨娘凌厉的瞪了一眼玲儿,“没用的东西,连大格格都照顾不好,要是大格格不小心摔了,你有几条命陪?大格格的奶娘呢?”

    玲儿有些害怕的瑟缩了一下身子,微微低头,眼中闪过一丝委屈和不满,“家里有事儿,请假回家了。”

    柳姨娘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点恼怒,请假也不跟她说一声,好歹她也是大格格的亲娘,虽说只是个姨娘,但是找几个理由撵走一个奶娘的本事还是有的。

    “姨娘,姨娘,你还没回答我呢。”见柳姨娘久久不回她,玉珠有些不耐烦,用手拉了拉柳姨娘的袖子。

    “好,那姨娘带你去花园玩好不好?”柳姨娘宠溺的看着玉珠,语气轻柔的回道。

    “好,姨娘最好了。”玉珠高兴极了,忙大声应道。

    柳姨娘唇角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牵着玉珠往花园走去。

    正院

    “嬷嬷,查到了吗?”觉罗氏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语气平静,脸色平和,但若是细看你会发现,她的眼睛里盛满了阴霾。

    觉罗氏轻轻垂眸,遮住眼中快要溢出来的愤怒和狠厉,第二次了,一次比一次狠,早产的事还没有查到真凶,现在又多了个落水事件,到底是谁?

    “夫人,那个男仆是外面的人,根本就不是府里的奴仆,而且是经过了几道线找的人,但是线索到了正院的三等丫鬟就断了,虽然不知道是谁指使的,但左右不过府里的这几个人。”章嬷嬷微微沉着脸,连正院都安插了人,这人藏得可真是够深的。

    “现在找不出来没关系,那些女人都派人盯着,重点关注一下柳姨娘,毕竟她可是有个女儿的,现在先不要打草惊蛇,藏得再深,狐狸尾巴也总会有露出来的一天。”觉罗氏冷笑,最好是一辈子都不要让她抓住尾巴,否则,她一定会让她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以前不跟她们计较是因为不屑,既然她们敢碰她的逆鳞,那就好好的承受她的报复吧。

    “对了,明天给她们送几本佛经吧,既然都那么空闲,那就抄经为老爷祈福吧。”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先收利息还是可以的。

    不提收到佛经的女人如何的咬牙切齿,但面上都是一副欣喜荣幸的表情。

    府里女人的暗潮汹涌玉琉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的,因为此时的她正被困在琉璃阁的床上,估计觉罗氏是怕她没养好留下什么后遗症,所以勒令这几天必须待在琉璃阁好好养身子。

    虽然她的三位哥哥和额娘一天几次的来看她,甚至连她阿玛费扬古都每天来一次,但她实在受不了每天喝无数的补汤了,难道她们就不怕她补过头吗?她觉得,如果再这样喝下去,她非得流鼻血不可。

    这天在她的三位哥哥最后一次定时探视后,玉琉随意地躺在床上,无视美人喋喋不休的指责,“作为一个美女怎么能做这么不雅的动作,别忘了你是一个大家闺秀,你......”

    估计是因为玉琉没有什么反应,所以美人说了一会儿就自己住了嘴,自己消失了。

    玉琉:世界终于安静了,有个话唠系统真是一件悲催的事。

    没有美人的喋喋不休,玉琉很快便有了睡意,可是,就在她快睡着时,美人的声音像惊雷一样在她耳边响起,“玉琉玉琉,我发现了一件大事儿,我刚刚在厨房看见一个婆子把刚刚炒好的菜每样都装了一点带回家了。”

    自美人和玉琉混熟后,美人坚持喊玉琉的名字,而不是喊宿主这个称呼,说是这样可以拉近距离,朋友都是互喊名字的。

    “然后?”这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她现在困着呢,没空理这种事儿。

    “玉琉玉琉,那个婆子还放屁了,那些菜说不定都染上臭味了。”说着还皱眉捏着小鼻子,一副嫌弃的样子让玉琉莫名的有些想笑。

    “你怎么敢去有人的地方?不怕被发现吗?”玉琉觉得有些疑惑,美人以前从不在除了她之外的人前出现,因为她的前主人告诉她,要是被其他人发现了,她就会被坏人抓起来杀掉。

    “不怕啊,因为我可以隐身了。”

    “什么?”玉琉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跳起来,实在是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撼了。

    “为什么你可以隐身?”玉琉有些不可置信,要是真的,这系统的载体也太逆天了吧。

    美人认真的作思考状,几分钟后,“不知道。”

    不知道?玉琉忍不住咆哮,不知道还考虑那么久?

    看着美人有些迷茫的眼神,叹口气,算了,还是个孩子呢。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可以隐身的?你在发现自己可以隐身之前,你都做了什么特别的事?”

    美人思考了一下,认真道:“我是三天前发现自己可以隐身的,至于做了什么事?我这几天好像只做了一件事,我三天前因为很好奇人类的食物,就去厨房偷吃了一点点东西。”说完还拿手比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动作。

    “吃的是什么?”玉琉嘴角有些抽搐,载体还能吃东西?

    “就是那个放在土里焖熟的那个东西。”

    “番薯?”

    “对,对,就叫番薯。”

    “就这样?”就这么简单?

    “哦,对了,我还放了一个屁,然后就没了。再之后,我就发现自己能隐身了。”美人认真的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的说道,这应该是比较特别的事吧。

    玉琉:......

    随即,美人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嫌弃的皱了皱鼻子,“而且,那个屁很臭。”

    一个系统的载体,会说会笑,能吃东西,还会放屁?你玛确定这丫不是人类?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放个屁还能隐身,她觉得这个世界太玄幻了,关键是,这么逆天的系统现在是她的。

    玉琉觉得老天还是厚爱她的,可是很快她就不会这样觉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