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解决

文/吃货懒懒
本章字数:5070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玉琉揉了揉有些僵硬的小手,有些欣慰的看着书法任务里变成10的数据,不枉她这么勤奋的练字,进度终于增长了。

【亲爱的,你好勤奋哦,为了奖励你的努力,系统决定给你送一份随机大礼包,注意签收哦,啾咪啾咪】

一阵甜腻娇嗲的声音在玉琉脑海响起,顿时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话说,她的系统就不能正常点吗?

“美人,你能不能把系统的默认声音弄得正常点。”玉琉抚额,这声音实在让她接受无能。

“额,那个,系统的默认声音就这一个。”美人有些尴尬的笑笑,貌似选择确实少了点哈。

玉琉:.....她果然不该对这个系统抱太大的期待。

点开礼包,页面立马出现了系统赠送的奖品:

五颗健体丹(效果:强身健体,增强体质。)

五颗美容丹(效果:容光焕发,越长越美,一颗美容丹效用一年。)

一千水晶币(可用购买东西)

两只迅雷幼鹰:(特点:速度、凶猛、忠诚,可认主。认主方法:让幼鹰喝下即将认主之人的唾液,然后亲吻它的额头)

点亮追踪技能(使用条件:宿主视线范围内)

【哇塞!哇塞!哇塞!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亲,你的运气简直是逆天啦!】

三只乌鸦从玉琉额头上飞过,系统,你搞错重点了吧。

不过这次的奖励确实丰厚得出乎意料,单单幼鹰和点亮技能这两个便足够让她惊喜了,只是,谁能告诉她为何迅雷鹰的认主方法如此奇葩。

月儿把午膳端进来后便退了出去,小格格用膳时从不用人伺候,且大多数时候都喜欢独处,所以琉璃阁的奴才没有吩咐几乎不会踏进她的卧室。

可是随着月儿一起进来的小兰却没有退出去,看见月儿出去后,便对玉琉说:“格格,这些菜不能吃。”可能是因为玉琉年纪的关系,小兰以为跟她说她也不明白,索性便什么都不解释,只盯着她不让她动桌子上的菜。

玉琉挑眉,小兰是额娘派过来的,说是她怀孕了,精力不足,怕忽略她,才让小兰过来照料她的生活起居,其他人便也这样以为,毕竟小格格受宠大家都知道。

只有玉琉知道,觉罗氏大概察觉到了什么,怕她出事才让小兰过来,顺带把柳姨娘给炮灰掉,这样也好,额娘出手总比她出手要容易的多。

“玉琉,这盘青椒炒肉丝和排骨汤都被下了药,而且是混合□□,单独一样是没有效果的,也验不出来。”美人因全程监控柳姨娘的行动,所以无比清楚事情的发展。

玉琉微眯着眼睛,这两道菜是她最喜欢吃的,看来柳姨娘还挺了解她的嘛。

话说美人可以远程监控还是她前几天才发现的呢,玉琉还问它为何可以远程监控却还要亲自去监控,它的回答是:“因为很好玩啊。”

玉琉:...很好很强大。

因为发现美人越来越多的强大技能,以至于她一直觉得她最大的金手指不是系统,而是系统的载体,美人。

得到消息的觉罗氏很快便赶了过来,此时她已经三个多月了,肚子却比一般人五个月时还大,玉琉看见她的肚子都有些不安,三个多月便那么大,不会是双胎吧。

觉罗氏安抚了下玉琉,看见保护得很好的‘证据’,赞许的看了一眼小兰,随即便把琉璃阁所有的奴才集中到了一起,“刚刚发现,小格格的午膳里被人下了药,现在,如果有人自首,我便饶她不死,若是让我查出来,哼...”

觉罗氏当然知道是谁,可戏要演全才可信不是。

觉罗氏话语里的深深寒意让所有奴仆都打了个冷颤,而有一人,看似镇定,却双手紧握,甚至额头上都浸出了细小的汗珠。

玉琉在一旁看着,心里默念:“追踪技能开启。”

接着她便看见有一个人身上散发着一种偏青黑色的光芒,和那两盘菜一样的颜色。

玉琉眼里闪过一丝冷芒,二等丫鬟清雨,连她都被收买了,柳姨娘好手段。

二等丫鬟清风、清云、清雨、清露是额娘给她准备的一等丫鬟,冰霜雪月年纪渐渐大了终归是要嫁人的,所以风*露便是预备的一等丫鬟,而且因年纪不是很大,最大的也才十岁,所以是要当她的陪嫁的,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柳姨娘居然收买得了清雨,这不得不让她讶异,这样的人可不是普通的小恩小惠便能收买的,她很好奇,柳姨娘到底给了她什么筹码让她宁愿背叛她。

“额娘,为什么清雨看起来有些紧张?”玉琉假装疑惑的摇了摇觉罗氏的袖子。

觉罗氏像利剑一样扫向她,到底还是年轻,被注视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慌乱,虽然很快便隐住了,但是还是被觉罗氏补抓到了。

“来人,把清雨绑起来,扔到柴房,等老爷回来再审问。”觉罗氏冷冷的吩咐道。

费扬古回来后便发现今天府里的气氛有些怪异,回到正院时更是发现自家夫人的眼眶红红的,急忙问道:“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

“老爷,你说咱们家宁楚格是碍着谁了?竟是要两次三番的杀害她,若是宁楚格除了什么事,我...”话才说到一半,眼泪便似不要钱的往下掉。

费扬古心疼的搂住她,“到底怎么了?谁要害宁楚格?快别哭了,还怀着孩子呢。”

觉罗氏不说话,只默默流泪,可把费扬古给急死了。

他虎目一瞪,看向一边的章嬷嬷,“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章嬷嬷行礼后方不急不缓的说起今天的事,一分不添一分不减的全说了出来。

费扬古听得火气上涌,落水的事儿才过去多久,现在又多了件下毒,他的女儿到底是有多招人恨,才会引来如此之多的杀身之祸。

“去,把清雨提上来,我亲自审。”

“是。”章嬷嬷行礼告退便转身而去。

清雨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心里无比后悔,怎么就鬼迷心窍答应柳姨娘了呢。

“说吧,为何要给小格格下药,谁指使你的,从实招来,便可免受皮肉之苦,若是不说,你应该知道后果的。”费扬古看着一派悠然,可只有熟悉他的人知道,老爷这是火气甚大呀。

清雨喏喏的张了张嘴,可却没说什么,也许柳姨娘会来救她呢,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还是忍不住期待,毕竟能活着谁都不愿意去死。

觉罗氏看着清雨脸上闪过的希冀,便知她在想什么,冷笑道:“难道清雨还在等着谁来救你吗?别傻了,你效忠的人可不会就一个弃子。”

清雨有些艰涩的瞄了一眼门口,低下头,确实是她妄想了。

清雨刚要说话,便听见柳姨娘的声音,“哟,这是怎么了,这么大阵仗,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拉府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

顿时,清雨面带希冀的看向柳姨娘,可是看到柳姨娘威胁的眼神时,她的心也渐渐地沉到了谷底,脸上死灰一片。

“给老爷请安。”柳姨娘故意忽略了坐在旁边的觉罗氏。

觉罗氏冷笑,“怎么,柳姨娘是没看到本夫人的存在吗?”

柳姨娘脸上有些委屈的看着费扬古,道:“姐姐真是冤枉我了,我只是,只是太久没有见过老爷了,一时忘情,便没注意到姐姐,还望姐姐原谅。”

听了这话,费扬古因她忽视女主人的行为而皱起的眉慢慢的松开,甚至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他确实有挺长时间不曾去过落雨轩了。

就在这时,玉琉急匆匆的跑进来,直接抱着费扬古的大腿,甜甜的喊道:“阿玛,我好想你啊,你好久都没来看玉琉了。”

费扬古看到可爱的嫡女,心情立马好了很多,“哦,有多想呀,宁楚格也好久都没来书房找阿玛了。”说着便把她抱了起来,亲昵的摸摸她的脑袋。

柳姨娘看到父女两的亲密时脸色是青了又白,白了又青,老爷还没抱过过她的玉珠呢,更不要说进书房了,至今为止,书房除了费扬古和那拉府的三位少爷也就乌拉那拉·玉琉进去过了,她的玉珠...

柳姨娘紧紧抓住手中的帕子,指甲把手掌掐出血了也没感觉到,书房是那拉府的机密重地,三位少爷就算了,毕竟是男孩,可是,为何乌拉那拉·玉琉也可以,而她的玉珠却不可以,难道,嫡庶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感觉到柳姨娘身上深深的恶意,玉琉无所谓的撇撇嘴,气死你。

看着柳姨娘像调色盘一样的脸色,觉罗氏心里暗笑,玉琉这个小机灵。

“好了,老爷,案子还没审完呢。”虽然看戏很开心,但是她可没忘记主要目的。

费扬古这时才想起来他正在审案子,忙看向跪在地上的清雨,抱着玉琉便道:“说吧,想那么久也该足够了。”

清雨低下头,不让人看到她脸上的情绪,镇静的回道:“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做的。”

玉琉抱着费扬古的脖子,眼里快速的闪过一丝嘲讽,这话,估计连她自己都不信,没人指使会有那么大的胆子给她下毒?不说这些□□她自己就不可能有,便是有也没那个本事做这样的事,除非她不想活了。

“清雨,你说话时,为何总是望着柳姨娘?”玉琉故作天真的问道,果然费扬古便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柳姨娘心里暗骂清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还隐晦的瞪了一眼玉琉,都是这个该死的煞星,可是她却不能辩解,否则,老爷只会更加的怀疑她。

发现柳姨娘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而没有丝毫辩解,费扬古眼中的怀疑便去了些,但是却没有彻底消散,相反还在心里种下了一刻怀疑的种子。

时机正好,觉罗氏和小芳对视了一眼,示意她出来揭发柳姨娘的罪行。

小芳咬咬牙,‘砰’的一声跪下,“请老爷恕罪,下毒的事是柳姨娘指使清雨做的,还承诺她若是此事做成了,便助她成为三少爷的房里人,而且夫人早产和二格格落水也是她干的,奴婢本不想说出来的,可是,奴婢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

‘啪’,觉罗氏把手中的茶杯摔到地下,即使已经听过一遍,可再次听到这样的话依旧让她恼怒非常,用她儿子房里人的筹码去害她的女儿,这样无耻的事也只有柳如儿这个贱人干得出来,清雨也是个蠢的,这种事没她点头就是想也没用。

小芳说完便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柳姨娘对不起了,谁让你做的事如此大逆不道,她只是不想违背良心。

柳姨娘用恨不得吃人的眼神看着她,她的心腹居然背叛了她。

觉罗氏看着震惊得回不了神的柳姨娘,轻蔑的扬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连心腹都不好好对待,难怪会被人家背叛。

察觉到费扬古犀利的眼神,柳如儿顿时慌神了,她从未想过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老爷,我没做过这样的事,我是被陷害的。”柳如儿一副被冤枉的样子看向费扬古,不急不急,没证据,只要老爷相信,谁也奈何不了她。

知道柳姨娘不可能这么快便认命,小芳把证据从怀里拿出来,“老爷,证据我都留下来了。”

柳姨娘见状,脸色灰白一片,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生机。

费扬古看着手中的证据,心里怒火翻腾,把证据往柳姨娘身上一甩,“柳氏,你还有何话要说。”

柳氏张了张嘴,却没说话,说什么?说她想让玉珠当皇后?说想让玉珠成为嫡女?说想让他费扬古只有玉珠一个女儿?

看着毫不打算解释的柳氏,心里失望无比,“夫人,你看,这事该怎么处置?”

“老爷,虽然柳姨娘罪不可赦,但好歹宁楚格也没出什么大事,而且还生了个玉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把她赶到庄子上过活吧,对外就说身染恶疾,去庄子上修养,好歹给玉珠留点体面。至于清雨,杖毙,一家子发卖”死?就这样死还便宜她了,生不如死才最痛苦呢。

费扬古当然不知道觉罗氏的心理活动,只觉得他的夫人实在是大度无比,这倒让他难得的愧疚起来。

柳氏再怎么样,他也曾宠爱过,还给他生了个女儿,要说多深情多喜欢是不可能的,但是两分情谊总是有的,现在的结局应该是最好的了。

叫人把柳姨娘带走后,费扬古放下玉琉便抬脚去了书房,这件事让他有些适应不良,他一直以为自己府里妻贤妾美,一派和睦,还曾因此得意不已,但是现实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

玉琉也随后回了琉璃阁,这件下毒事件就这么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了,连之前的事也真相大白了。

对于这件事,她想感慨的只有一个,便是,她额娘的战斗力...简直爆表。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章 发现 返回《清穿之乌拉那拉氏》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 一年双喜(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