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初见

文/吃货懒懒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 本章字数:4473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宋时行 异世小邪君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妖女修仙录 龙印战神 神级英雄 前对头
觉罗氏一身素色旗装,梳着把子头,把手腕的极品翡翠镯子换成佛珠手串,“去看看小格格好了没有。”

    “是。”小荷应声告退。

    小荷刚走到正院门口,便看见小格格带着冰儿和霜儿往正院走来,她忙迎上去,“给格格请安。”

    “起吧,额娘准备好了吗?”玉琉挥了挥手,问道。

    “夫人刚刚准备妥当,正叫我去看看您好了没有。”小荷恭敬的回道。

    觉罗氏扶着小兰的手走了出来,看到玉琉,笑了,“这次怎么这么快?先说好啊,我们是去寺庙还愿,可不是去玩的。”

    “知道知道,不会在市集停留嘛。”玉琉连连点头,生怕觉罗氏不带她去,来这儿那么久,还没出去过呢。

    而且,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出去之前,先去看看丰生和佳珲吧,这两个小家伙,早上起来没见着姐姐,哭声震天的。”也不知怎么回事,这两小家伙从小就黏宁楚格,长点时间不见就哭得惨惨戚戚的。

    丰生和佳珲是她阿玛给双胞胎弟弟的名字,丰生的汉语意思是福祉、福禄,希望他能福禄俱全,佳珲的汉语意思是鹰,希望他能像鹰一样无畏、英勇。

    玉琉走进明然居,便看见丰生和佳珲坐在地毯上玩玩具,他们的奶娘则在一旁不错眼地盯着,佳珲抬头看见玉琉,晃晃悠悠的起来,“姐姐。”

    这时丰生也看见了玉琉,也跟着喊了声,“姐姐。”

    估计是因为益智丹的关系,才周岁过一点的丰生和佳珲,便能自己晃晃悠悠的走路了,不太拗口的词也说得比较清楚。

    玉琉亲了亲两个弟弟的额头,摸摸他们的脑袋,“丰生和佳珲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呀?”

    “有。”两小孩一致的点头。

    看着白胖可爱的丰生和佳珲,玉琉的心软软的,“姐姐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们要乖乖的,姐姐回来给你们带礼物知道吗?”

    “出去,出去。”丰生拉着她的手指着门外,意思是说他也要出去。

    佳珲随后也道:“出去出去。”

    “你们还太小了,不能出去,等你们再长大一点,姐姐再带你们出去,好吗?听话。”玉琉看着嘟着嘴的双胞胎,心里有些为难。

    但是想到双胞胎的年纪,还是狠狠心没带上他们,这么小的年纪实在是太不适合出门了。

    听着市集上热闹的声音,玉琉手痒痒的悄悄掀起马车上的帘子,可是才掀起帘子的一角,便被额娘威胁的眼神给放下了。

    本来大嫂富察氏要和她们一起来的,可是今早刚诊出有喜,便不跟着来了,而二嫂马佳氏是刚嫁进门的新媳,也不适合出门,所以,最后只有玉琉和觉罗氏出来了。

    说来也巧,那拉府的二少奶奶便是那天她比较看好的大嫂人选,马佳·宁儿,当然,这事儿也没人知道。

    未时一刻,玉琉和觉罗氏到了灵云寺。

    灵云寺是京城附近信徒最多的寺庙,即使这个时刻是人流量最少的时候,也依然有很多人。

    觉罗氏和玉琉走到寺院门口时便看见两个小和尚迎上来,“觉罗施主安好。”因为觉罗氏经常来此,所以这里的和尚也大多认识她。

    “两位小师父好。”觉罗氏跟着回了个佛礼。

    “悟空大师在吗?”悟空是灵云寺住持,佛法高深,极得人心,觉罗氏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来找他开光一串佛珠,据说开光的人佛法越高深,佛珠就越有效。

    “住持师父正在陪一位贵客,所以.....”小和尚有些为难,毕竟那位可是个惹不起的人物,但很快便接道:“可是,我可以带施主去找悟净师叔。”

    悟净是悟空住持的师弟,虽佛法不及悟空高深,但也算不错了。

    玉琉:......悟空?齐天大圣吗?悟净?猪八戒?这儿的和尚真会取名。

    悟净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和尚,一身和尚□□,光光的脑袋,十几厘米的胡须,面目慈祥。

    美人绕着悟净飞了几圈,像知道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一样兴奋,“玉琉玉琉,这个和尚有痤疮耶。”

    玉琉嘴角抽搐,痤疮?她以为自己已经对美人这个时灵时不灵的透视眼免疫了。

    只是,为何美人总是能看到这种东西。

    玉琉看着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悟净大师,想到美人说的痤疮,实在......接受无能。

    “夫人想求什么?”悟净笑眯眯的问道。

    “安康喜乐。”

    “那夫人稍等片刻,开光需念上五百遍佛经。”

    “大师请便。”觉罗氏做了个请的动作。

    因为悟净大师一直在念经,玉琉等得无聊,看见所有人都在认真的看着大师念经,便自己偷偷溜去寺庙后院溜达。

    林立的树木,间或种着几株不知名的花朵,玉琉深吸一口气,这里的空气真是清新,没有各种各样的脂粉味道,也没有各种浓重的花香味,她很喜欢。

    玉琉走到树龄最大的树荫下,双手环抱着树干,发现还没到树的一半,撇撇嘴。

    刚把手放下,便听到树干后传来一句“笨蛋。”

    玉琉柳眉一挑,看见一个白白净净,五官清秀的六岁左右的男孩子从树干后走出来。

    “你那么小,树那么大,双手怎么可能抱住整颗树,不自量力。”胤禛有些高傲的说道,一脸你真笨的表情实在是有些欠揍。

    玉琉刚想反驳,却被脑海中的美人打断了,“玉琉玉琉,龙气龙气,这个男孩一定是个皇子,而且他身上带着一块拥有先天灵气的极品玉佩。”

    皇子?看这年纪应该是行四的四阿哥。

    “什么是先天灵气?”玉琉有些疑惑的问道。

    美人从脑海中出来,急切道:“就是我需要的能量啊。”

    能量?玉琉眼睛发亮,笑眯眯的看着胤禛:“哥哥你真聪明,你叫什么?”

    胤禛看着笑得眼睛弯成月亮的玉琉,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嗯,我叫,叫罗真。”胤禛有些迟疑的回道。

    玉琉暗道,是胤禛吧。

    “罗真哥哥,你的玉佩真漂亮。”玉琉一脸赞叹的样子。

    胤禛骄傲的昂着下巴,“那当然,这可是我父...父亲送给我的。”说到父的时候明显停顿了下。

    玉琉从脖子上掏出一颗琉璃珠,说:“这也是父亲送给我的,是不是很漂亮?”

    胤禛认真的看了看,点头道:“嗯,很漂亮。”

    “哥哥,那我们换礼物吧,你把你的玉佩给我,我把琉璃珠给你。”

    胤禛愣了一下,坚决道:“不行,这是我父亲给我的,不能跟你换。”

    玉琉拉着胤禛的手撒娇,“哥哥,求你了,我真的很喜欢你的玉佩。”不是她非得要这块玉佩,实在是美人需要的能量太多了,而先天灵气又太少了,所有,但凡遇到,她都不想错过。

    而且,琉璃珠因她从小带着,所以已带有美人的一些能量,虽然只是一些,但如果长期带着,便相当于吃了一颗健体丹,其效果不言而喻,所以,即使胤禛跟她换了玉佩,他也不会吃亏就是了。

    感受到女孩手心的柔软,胤禛有些心软,从来没有人跟他如此亲近过,即使是佟额娘。

    “那、那好吧,不过,你要好好保管,不能弄丢了,不能弄坏了。”胤禛犹豫了下便答应了,不过还是很认真的叮嘱道。

    “罗真哥哥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保管的。”玉琉乖乖的答应道。

    看着玉琉拿着玉佩左看看右摸摸的欢喜样,胤禛心里的不舍莫名的减轻了些。

    “对了,你叫什么?”胤禛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玉琉。”玉琉漫不经心的回答,现在的她压根没记起来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不能随便把自己的闺名说出去,虽然她也不在意就对了,但是,既然不能改变这个朝代,便要顺应、融合这个时代,她一向识时务。

    玉琉,玉琉,胤禛把这个名字重复的读了几次,把她记在心里方罢。

    “四少爷,四少爷...”

    胤禛刚想跟她说些什么,便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叫喊声,他知道那是在找他的下人。

    把琉璃珠带上脖子,胤禛跟玉琉打了声招呼,便走了。

    若琴看见胤禛从寺庙后院走出来,心里松了一口气,“我的小祖宗,你跑去哪了?娘娘都急死了。”

    “寺庙后院。”

    “赶紧走吧,我们要回宫了。”

    胤禛点点头。

    胤禛走后,玉琉看见四周无人,便购买了两本一流的武功秘籍,一本轻功叫天下无双,一本剑法叫天下无剑,这两本秘籍是同源的相辅相成的功法。

    选这两本秘籍是玉琉深思熟虑过的,不仅因为它们相辅相成,一起练会威力大增,还因为天下无剑这本秘籍虽然是剑法,但却可以用所有武器代替,甚至可以不用武器,也就是说,它还可以是棍法,掌法,刀法,鞭法,选择甚广。

    本来她还想用这些秘籍训练一批暗卫的,只是这样一来既容易暴露,又不能保证暗卫不会背叛,所以,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反正,她可以养灵兽,然后认主。

    但是,必要的自保能力还是要有的,不仅她,还有她的家人们,所以,便有了刚才这一幕。

    把两本秘籍放在胸前,玉琉走回庙堂,刚走到一半,便看见冰儿和霜儿焦急的寻来,两人看见玉琉,急忙迎上来,“小格格,你这是去哪了,快急死我们了,我们快回去吧,夫人还等着呢。”

    觉罗氏焦急的等在庙堂的门口,看见玉琉的身影,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玉琉走到觉罗氏跟前,有些讨好的对觉罗氏笑了笑,觉罗氏瞪了她一眼,“回去再说。”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

    玉琉挎着个脸,完了,额娘生气了。

    坐在马车上,玉琉讨好的拉了拉觉罗氏的袖子,在她瞪她以前,赶紧把手里的秘籍给她看。

    觉罗氏蹙眉:“这是什么?”拿在手里瞧了瞧,发现是两本武功秘籍,以她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这两本书的不凡。

    “哪来的?”

    “一个白胡子老爷爷送给我的。”玉琉一本正经的胡诌,反正也没人知道。

    “在哪给的?为什么给你?”

    “寺庙后院啊,那个老爷爷说我骨骼惊奇,是个练武的好料子,便把这两本书塞给了我,然后就飞走了。”玉琉认真的说道,生怕觉罗氏起了疑心。

    虽然觉罗氏不太可能会怀疑自家五岁女儿的话,但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回到府里,觉罗氏把秘籍拿给费扬古看。

    玉琉把同样的话再次原原本本的说给了费扬古及自家三位哥哥听。

    费扬古慢慢的翻开秘籍,脸色变得愈加严肃,他是当兵的,自然知道这两本书的价值,这比他想的还要厉害许多,甚至,整个大清朝,都不一定找得出几本能与之相媲美的武功秘籍。

    “宁楚格,关于这两本书,你不要跟任何人说,知道吗?”费扬古严肃的叮嘱道。

    玉琉点点头,她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至此,玉琉便又增加了一门新功课,练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