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选秀三

文/吃货懒懒
本章字数:4125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复选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皇帝亲自阅看了。

撂牌子的都回家了,没撂牌子的也全都住在了宫里,且住的地方都相距不远。

这几天,几位娘娘都请她们到各自宫里说过话,但除此之外也没做什么,更没说过什么隐晦的承诺。

这天,玉琉在自己的床铺旁做女红,没办法,宫里没有娱乐,而她又不想出去游玩徒惹麻烦,不是她太过小心,实在是现在盯着她的人太多了,小心使得万年船。

“玉琉,听说那边池子里的荷花开得可漂亮了,我们去看看吧。”瓜尔佳·梦妍过来拉住她的手。

她们那一排的五个人是住在一起的。

“不了,我不想去。”玉琉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出来,一旁的董鄂·柔烟也开口道:“玉琉,一起吧,来这这么久,你还没出去过呢,明天就要阅选了,说不定以后就没那个机会了。”

不等玉琉开口,娜仁托娅便开口,语气带着愉悦,“去吧去吧,大家一起去多好。”

刚想开口,旁边传来一声冷哼,玉琉一看是完颜·曼璇也没在意,对于这样的人只要不做什么,她一向采取无视状态。

看到乌拉那拉·玉琉无视她的存在,完颜·曼璇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心里有股郁气直堵在胸口。

玉琉放下针线,心里暗叹,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玉琉和其他四人一起去到荷花池边,发现玉珠和她交好的几位也在。

玉珠看到玉琉的身影,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还以为她不来了呢,明天就是阅选了,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玉珠向玉琉走去,“妹妹,你也来赏荷花啊。”

玉琉点点头,“姐姐也是来赏荷花的吗?倒真是好雅兴。”

她们站在离荷花池有些远的地方,突然,玉珠挽住她的胳膊,道:“妹妹,我们离荷花池太远了,去近一点观看吧。”

玉琉蹙眉,但也没甩开她的手,她倒要看看她要做什么。

两人来到荷花池旁,不一会,玉琉便发现,完颜·曼璇离她越来越近,一旁的玉珠正在跟她讨论各种荷花的习性以及它的品性,当然,是她在说,玉琉在听,一边说一边拉着她的手往前走,直到再也无法往前走才停下。

玉琉一看这架势,便知道这是宫斗剧必有的桥段,估计等一下落水之后还会有个侍卫什么的出来救人,要知道,现在才是秋天,而且京城的秋天一般也只比夏天凉了那么一点,所以她们还都穿着夏装,轻薄的很,再来那么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说什么已有肌肤之亲,被看了身子已不洁什么的,那怕你家世再好长相再优秀也只有被送出宫一条路了,毕竟皇室再怎么也不可能娶个残花败柳不是,虽然玉琉对于这样的事觉得荒谬不堪甚至嗤之以鼻,但现在的实情便是如此,除非有一天你可以抵抗整个国家,不然,出了那样的事,你也只能接受。

不得不说,玉琉实在是猜得精准无比,只是主角换成了另一个人。

就在玉珠说得兴起之时,玉琉感觉背后有一股力道袭击而来,玉琉侧过身子,完颜·曼璇前面没了阻力,便不受控制的掉进了荷花池。

玉琉挑眉,她就知道会是完颜·曼璇,也只有她会用这样的方式和玉珠联合对付她。

看着玉珠惊愕不安的神情,玉琉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觉得有些无趣,就这定力,实在是......

玉珠这个时候可没空看她,所以自然不知道玉琉在嘲讽她,她看着水里的完颜·曼璇,心里有些无措懊恼,落水的人怎么会是她,若是等下她把她供出来怎么办,最重要的是错过了这个机会,那就再也没办法对付乌拉那拉·玉琉了,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下来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

如玉琉猜测的那样,不过一会儿,便有一个穿着侍卫装的男人,从另一边跳入水中,把人救了起来。完颜·曼璇刚上岸,咳嗽了两声,便用憎恨的眼神看着玉琉,那满满的恶意像要溢出眼眶一样。

玉琉撇撇嘴,回了一个不屑的眼神,活该,自作自受了吧。

完颜·曼璇肺都要气炸了,怎么会变成这样,落水的人不应该是乌拉那拉·玉琉吗?怎么会变成她,不行,她不能认命,如果说她是被人推进水里的,那她一定不会被送出宫的,没错,就是这样,只要她咬定乌拉那拉·玉琉推了她,那么乌拉那拉·玉琉不仅会被惩罚,甚至还会被送出宫,而她也会变成受害人。

想到这,完颜·曼璇开口道:“乌拉那拉·玉琉,你为什么要推我进荷花池?我知道我对你态度不是很好,但我从没想过要害你,可是没想到你竟恶毒至此,不仅把我推进荷花池,还找人败坏我的名声。”

玉琉无语,她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等娘娘来了再说吧。”刚刚一出事,便有人去跟四妃禀报了,毕竟这次选秀是她们负责的,若是出了什么事,她们也脱不了关系。

“你不......”完颜·曼璇那句‘你不要再狡辩了’硬生生哽在喉咙里,这个乌拉那拉·玉琉是怎么回事,现在不是应该解释的吗?怎么会如此淡定,就好像笃定自己一定不会受罚一样。

因为刚刚现场太过混乱,所以玉琉无意识的退到了荷花池边的假山上,玉珠看着玉琉那张绝美的脸蛋,再看看她身后有许多尖角的假山,心里恶意渐生,如果没有了这张美丽的脸蛋,你乌拉那拉·玉琉就什么也不是,也什么都不会拥有,姨娘说得对,如果没有了她,那这一切都将是她的,众人的关注,嫡女的待遇,还有权利和地位,甚至,皇阿哥的钦慕。可她也不想想,就算她毁了乌拉那拉·玉琉,她也不会成为嫡女,就算费扬古同意,觉罗氏也是绝对不会愿意的,谁也不会乐意毁了自己女儿的仇人越过越好。

只是现在的她是绝对想不到这一点的,柳姨娘曾经对她说的话,这时一直在她脑海中回响,玉珠闭上眼睛,睁开眼后用力的扭伤了自己的脚踝,然后假装站不稳的样子,朝玉琉倒过去,玉琉身手不错,警觉性又好,她早就发现玉珠的异样了,一直警醒着,所以当玉珠一有动作她便闪得飞快,玉珠没成想事情会变成这样,只是现在的她因为惯性的原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倒在假山上。

玉珠撞到假山上,便晕过去了,额头还被划了一道口子。

玉琉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她今天出门一定忘看黄历了,事儿真多,不过,她想知道的是,瓜尔佳·梦妍知不知道这些事。

玉琉看向瓜尔佳·梦妍,发现她有些惊讶的看着倒在地上玉珠,可是与她对视之后,便快速的移开了视线,眼神还有些闪烁,她便知道,就算她不知道假山事件,那落水事件她也肯定知道。

玉琉心里暗叹,可惜了曾经那个洒脱坦荡的人儿。

不过半小时,四妃就来了,惠妃看到混乱的现场,眉头微蹙,她旁边的嬷嬷看到了,便知自家娘娘是有些生气了,便出声喝道:“都慌什么慌,没看到娘娘们都来了吗。”

似是有了主心骨一样,现场很快便安静下来。

荣妃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玉珠,便道:“来人,扶那拉府的庶出格格去殿里面,还有你,”指着董鄂·柔烟旁边的宫女道:“去请太医来。”

荣妃说完,宜妃便开口道,“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德妃看见完颜·曼璇一身衣服全是湿的,便开口道:“完颜格格还是先去换身衣服吧。”

而那个一直低头跪着的侍卫,被所有人刻意的忽略过去了。

乾清宫里,康熙正在批阅奏折,突然开口道:“储绣宫那边的闹剧结束了吗?”

梁九功立刻反应过来,躬身回道:“回万岁爷,还没呢。”

康熙站起身,“那便去看看吧。”

不一会儿,完颜·曼璇便换好了衣服出来,宜妃刚要开口,便听到一个尖尖的声音道:“皇上驾到。”

所有人跪地迎接。

“都起吧。”康熙走到最上面的座位坐下。

康熙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听说储绣宫这边出了点事情,便来看看。”

四妃赶忙站起来请罪,“请皇上恕罪,是臣妾等人失察。”

“跟几位爱妃有什么关系,坐下吧。”

“当事人是谁?出来说一下吧。”康熙眯了眯眼睛,语气随意地开口道。

玉琉和完颜·曼璇赶紧跪下,“臣女乌拉那拉·玉琉拜见皇上。”

“臣女完颜·曼璇拜见皇上。”话音刚落,完颜·曼璇便急着告状,生怕被乌拉那拉·玉琉抢在前面,“皇上,乌拉那拉·玉琉把我推进了河里,还找人败坏我的名声。”

康熙抬眸,“哦?乌拉那拉·玉琉,你怎么说。”

“皇上明鉴,明明是她自己要把我推进池子里,是我自己躲过去的,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活该。而且当时现场那么多双眼睛,总不可能全瞎了吧。”

康熙抽抽嘴角,这话直接的......

“那你总得拿出证据吧。”

“皇上是千古明君,想必来的时候已经调查清楚了吧,那臣女就不多此一举了哈。”玉琉笑着说道,既然能偷懒还是偷懒的好。

康熙:......你都说是千古明君了,能不应吗?

深吸一口气,康熙继续问道:“那你姐姐是怎么回事?”

玉琉叹了口气,说道:“这其实是家丑,臣女本不欲说的,既然皇上问起,那便说好了,就是姐姐嫉妒我的绝世容颜,然后想毁掉,结果被我机灵的躲过去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众人:......

康熙的眼角一阵抽搐,话说能把家丑说得这么随意的人也只有你了好吗?

玉琉看着众人满头黑线的样子,撇撇嘴,她只是说了实话而已,不是不能说的更委婉点,只是太麻烦了,她还是喜欢直接点。

虽然被玉琉的说辞雷到了,但是,康熙还是接受了她的解释,最重要的是他查到的实情确实如她所说,所以,不过半天时间,完颜·曼璇和乌拉那拉·玉珠便被送出宫了。

得知她们被送走,玉琉挑了挑眉,不愧是康熙帝,行动力还真是果决。

第二天日落时分,选秀最后的阶段也结束了,走出殿门,玉琉轻轻呼出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这地儿,实在是太闷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六章 选秀二 返回《清穿之乌拉那拉氏》目录 下一章:第十八章 赐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