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赐婚

文/吃货懒懒
本章字数:3914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南三所

“所以,若是落水的是玉琉,那么侍卫救的人也会是她咯?”胤禛眯着那双好看的凤眼,语气有些森寒。

苏培盛瑟缩了下,很久没见自家爷如此生气了,那拉格格的影响力还真是大,讨好的笑了笑,“是啊,也幸好那拉格格动作灵敏,躲过去了,不愧是爷看上的福晋。”顺道拍了拍自家主子的马屁。

听了这话,胤禛的脸色缓和了一点,“那假山事件又是怎么回事。”

“额,据说是那拉格格的姐姐嫉妒她有一副好相貌,便想毁了她的容,只是,被那拉格格察觉,躲过去了,所以反伤了自己。”苏培盛抽抽嘴角,这话好像是那拉格格自己说的。

胤禛听完沉默了一下,突然跳转了话题,“那个侍卫是谁?”至于那个那拉府的庶女还是让她自己解决好了,毕竟是她的家人,但是其他人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侍卫?苏培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都统夫人钮祜禄氏的旁支子弟,叫钮祜禄·刚安,父亲是四品典仪钮祜禄·凌柱,而他自己则是宫廷外围的四等侍卫,目前已被革职。”像他这种近身伺候主子的人,是一定要把主子有可能关注的事打听得清清楚楚的。

“钮祜禄?哼,既然郎情妾意的,那就做点好事儿,成全他们吧。”胤禛冷笑,有些事,既然做了,那就做完全套吧。

苏培盛心里腹诽,什么郎情妾意,是狼狈为奸吧,不过爷这招也是够狠的,一个从一品都统的女儿嫁给一个从五品的四等侍卫,啧啧,不知那个高傲的完颜格格是否受得了。

琉璃阁

玉琉看着美人从它自己的储物空间一股脑的倒出一堆珠宝首饰,嘴角抽搐,“美人,这是哪来的?”

美人正在整理她的财务,头也不抬,“一个帅哥家里。”

突然,似是看到了什么一样,美人眼睛一亮,双手捧着一颗比它的小手掌还要大的珍珠,双眼散发出亮晶晶的光芒,道:“玉琉,你看,这个珍珠是不是很大?”

看着一脸求表扬的美人,玉琉拿拇指比了比,居然比她的拇指还要小一点,僵硬的点点头,“是挺大的。”对你来说。

美人笑弯了眼睛,它就说嘛,这珍珠大得它都快捧不住了。

“美人,你还没说那个帅哥是谁呢?你为什么拿他的,额,家里的珠宝首饰。”

说到这,美人嘟嘟嘴,“你这几天不是忙着选秀嘛?宫里那么闷,我就自己出来玩啦,”说到这,它停顿了一下,眼睛眯了眯,笑得像个偷腥的小猫,“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很萌很萌的小帅哥,就跟他回了家。”

“然后?”笑成这个样子,故事应该还没完吧。

美人笑得有些猥琐,“嘻嘻,我在他睡觉的时候偷亲了他一下,本来亲完就想走来着,可是想想有些亏,就在他家找了点珠宝首饰带回来了。”

玉琉一头黑线,到底是谁吃亏啊喂,话说,这是跨越种族恋的节奏吗?还有,那么精致的脸蛋能换种表情吗?这表情和脸蛋实在是太不搭了。

“那个小男孩是谁?多大了?”

美人把嘴里的葡萄咽下去,摇了摇头,“五六岁的样子,是谁就不知道了。”

五六岁?玉琉风中凌乱,这是要养成?

“你不是跟他回家了吗?”

“光顾着帅哥了,没注意其他。”

玉琉:......

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美人,你有没有,额,对我的侄子做过什么...事情?”玉琉说得有些犹豫,话说她的侄子好像长得都不差。

美人白了她一眼,“没啦,兔子不吃窝边草嘛,这道理我还是懂的。”

玉琉眼角抽抽,三只乌鸦从她额头飞过。

“格格,圣旨到了。”清风在卧室外有些急切的说道。

玉琉走出去,“什么圣旨?”

“老爷说估计是赐婚的圣旨,您快准备准备出去接旨吧。”

圣旨?玉琉蹙眉,这么早?

玉琉穿戴好后,便急匆匆的赶往前院,琉璃阁离前院不算太远,所以不过一会儿,她便到了。

到了之后,玉琉扫了一下现场,看到一位拿着圣旨面白无须的公公站在前面,而那拉府的主人除了玉珠全都到齐了。

那公公见玉琉已到,便开口道:“可是人来齐了?”

听到他的问话,费扬古脸上有些尴尬,“李公公稍等,本官的大女儿还没来,她近来身子有些不适,所以......”

那公公能来宣旨,自是人精一样的人物,看到费扬古的脸色,便知事情有异,“不急不急,杂家今天任务少。”

众人站了一会儿,才看见乌拉那拉·玉珠姗姗来迟。

费扬古皱眉看了她一眼,不等她请罪,便道:“还请公公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奉皇太后懿旨,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费扬古之嫡女乌拉那拉氏,恪恭久效于闺闱,秉性端淑,持躬淑慎,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静正垂仪,动谐珩配之和、克娴于礼,敬凛夙宵之节、靡懈于勤。太后躬闻之甚悦,兹特以指婚朕之皇四子为嫡福晋,一切事宜,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一良辰吉日完婚。钦此。”

“那拉格格,接旨吧。”那宣旨的公公笑眯眯道。

“臣女接旨,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恭喜那拉格格,恭喜费扬古大人,您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啊。”

“哪里,哪里,还要谢谢公公的照料。”费扬古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说着便把一个锦囊塞到那位面白无须的李公公手里。

李公公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微微躬下身子,道:“若大人没什么事,杂家这便去其他地方宣旨了。”

“公公请便。”

李公公走后,费扬古收起了笑容,看向玉珠,道:“雅尔檀,你刚刚是怎么回事?为何来得如此迟?你要知道,那可是圣旨,稍有不慎,可是会祸及家族的。”

玉珠低下头,祸及家族?那干她何事,自从知道额头上的伤即使好了也会留下疤痕,她便不在意了,反正她这个样子,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想着,用手把刘海撇到一边,露出额头上的伤疤,也不解释,“父亲,女儿知错了。”

费扬古仅剩的一点火气在看到这个伤疤的时候便熄灭了,不是不生气她对自己的妹妹出手,也不是不疼宁楚格,只是看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再大的火气也没了,再怎么样,她也是自己的女儿啊,虽然从小到大他更疼宁楚格,但对于这个女儿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觉罗氏看她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便一阵厌烦,居然敢对她女儿出手,真是不自量力,若不是顾及着老爷,她早就解决她了,“既然你知道错了,这些日子便在房间里抄抄佛经吧,要懂得修身养性,平心静气,伤才会好的快,虽然额头上的疤不可能全部消失,但让它浅一点还是可以的。”

听了觉罗氏的话,玉珠脸色一变,身子晃了晃,“母亲说的是,若父亲和母亲没什么事的话,女儿便先回去了。”

费扬古暗叹,点点头,“去吧,回去好好休息。”

玉琉在心里给她额娘竖起大拇指,额娘真棒,战斗力依旧爆表。

“宁楚格,你跟我去一趟书房。”费扬古看了她一眼,抬脚便走。

费扬古坐在书桌前,玉琉站在离书桌不远的地方。

“宁楚格,你怪雅尔檀吗?”

“不怪啊。”玉琉回答得很认真。

费扬古有些惊讶,“为何?”明明雅尔檀想要害她,虽然未遂,还伤了自己,但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就算没成功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因为我已经报仇了啊,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过得并不好。”

费扬古:......

沉默良久,费扬古才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宁楚格,那是你的姐姐。”明明是一家人,为何会闹得如此的地步。

“那她动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是她妹妹,阿玛,您不能双重标准啊,凭什么她受了伤我就得迁就她,明明是她的错,既然错了就得接受惩罚,若那天毁容的是我,您会杀了她吗?不可能吧,既然这样,您就没有资格要求我,不动她都是看在您的面子上了,您可别逼我。”

费扬古张了张嘴,摇摇头,算了,他不该强求的,雅尔檀确实过分了,“阿玛不求你对她好,只希望你别仇恨她,毕竟,再怎么样,她也是阿玛的女儿,你的姐姐。”

玉琉撇撇嘴,“阿玛放心吧,只要她自己不作死,我不会动她的。”若是她敢出什么幺蛾子,她也不会放过就是了。

听到宁楚格的承诺,费扬古叹口气,挥挥手,道:“那你便回去吧。”

回到琉璃阁,玉琉便看见美人趴在元宝身上睡觉,而元宝虽然一脸不情愿,但却没有甩开它。

玉琉暗笑,这两个小家伙都处出感情了,哪像刚开始的时候,美人一接近它,元宝便像刺猬一样竖起毛发,虽然没什么作用,但至少能看出它不高兴。

不过几天,赐婚便结束了,而她也知道了熟悉的几个人被指给了谁。

董鄂·柔烟被指给皇上的三阿哥做嫡福晋,瓜尔佳·梦妍被指给裕亲王世子保泰当继福晋,博尔济吉特·娜仁托娅被指给简亲王世子雅尔江阿当嫡福晋,叶赫那拉·淑慧被指给恭亲王三子海善做嫡福晋,而齐佳·婉柔则被指给裕亲王五子保绶做嫡福晋。

以她们的家世被指给皇室玉琉觉得不奇怪,只是让她讶异的是,完颜·曼璇居然被指给了救她的侍卫,一个从五品的四等侍卫钮祜禄·刚安,玉琉觉得,以完颜·曼璇的性子,还不定怎么闹呢。

不过这事,玉琉想了一会儿便丢开了,管她呢,跟她又没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 选秀三 返回《清穿之乌拉那拉氏》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 平行空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