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6章 惊现军队

文/吃货懒懒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 本章字数:4036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诡缠人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烈日炎炎下,士兵正在汗如雨下的训练,胤禛在各处场地转了转,然后满意的点点头,这样训练效确实比较好。【鳳\/凰\/ //ia/u///】

    远处,风一正疾步走来。

    “王爷,有一个人招了。”

    胤禛眼神闪过了一丝光亮,然后归于平静,“证词呢?”

    “在这。”风一说着便把手上的证词递了过去。

    胤禛略略扫了几眼,眸中风暴汇聚,他手上是色/莫勒的产业,数量之庞大,钱财所涉及之广,实在让人心惊。

    只可惜,这些并不足以证明色/莫勒的罪名。

    最重要的是,色/莫勒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

    “走,随本王去看看。”

    地牢

    胤禛站在一个牢房前,里面有五个人被绑在木架上,每个人身上全都伤痕累累,看着奄奄一息的样子。

    “招供的是哪个?”胤禛上前几步问道。

    风五指了指第一个,“王爷,是他,叫钱余。”

    “你告诉本王,色/莫勒为何需要这么多钱?”这样恐怖的财力,就算是发展势力也太过了。

    而且,很多店铺全都开在各大城市的繁华地段。

    “我不知道,每个人负责的东西都不一样,我只负责把产业扩大。”钱余吃力的抬起头,缓缓摇头。

    “难道是为了探听消息?”胤禛想来想去只想出了这么一个结果。

    “我不知道,我只负责扩张产业,赚取钱财,其余的一概不理,也没有权限知道。”钱余有气无力道。

    “你掌管这些产业时可有发现什么异常?”胤禛看着他挑了挑眉。

    “没有。”钱余沉吟半响,然后摇了摇头。

    胤禛看向风五,“这个钱余,把他放下来吧,然后找个大夫给他疗伤。”

    “是。来人,给钱余解绑。”

    两个士兵上前把钱余抬走之后,胤禛看向依旧硬撑的四人道:“你们真的不招吗?”

    “呸,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们可不是钱余那个小人,你就别再浪费时间了。”一个瘦小的中年男子艰难的抬头,然后看着胤禛吃力的吐出一段话。

    胤禛微勾唇角,“是吗?”

    “风五,加大力度。”胤禛转过身,说完之后便大步往前走。

    “是。”

    胤禛出了地牢便抬脚往明玉阁而去。

    走进卧室,便看见玉琉和美人正坐在餐桌前用膳。

    “你回来了?快用膳吧。”玉琉把空着的碗放到旁边的位置,然后给他盛了饭。

    胤禛愣了一下,不自觉的看了看墙壁的钟表,原来现在已经是晚膳时间了。

    坐在椅子上,胤禛拿起筷子像想到什么一样突然问道:“玉琉,你说一个人赚那么多钱能干什么?”他总觉得色/莫勒赚那么多钱不只是因为要收集消息,或许还有他没能想到的原因。

    玉琉收回夹菜的筷子,不解的望着他,虽然不明白他为何突然间问这样的问题,但她还是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有钱能使鬼推磨嘛。而且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甭管有用没用,反正有钱就是好事,我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谁会嫌钱多吧。”

    胤禛有些犹疑,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确实没有谁会觉得钱多。”

    美人吃得脸颊鼓起,把饭菜咽下去后便道:“也许是他家要养很多很多像美人一样能吃很多饭的人,玉琉就经常说我太能吃,早晚有一天会把她吃穷。”

    玉琉忍俊不禁的拿手指点了点它的小脑袋,“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能吃吗?”

    美人的话让胤禛茅塞顿开,似想到了什么,身体如遭雷击。

    猛然从椅子上起身,“来人,快去把色/莫勒给本王抓起来。”

    玉琉一脸迷茫的看着他,“这是怎么了?”

    胤禛急匆匆走出去,“等回来再跟你说。”

    希望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色/莫勒,军队,宁杀错不放过。

    色/莫勒的院子外,士兵把出口牢牢守住。

    胤禛往卧室里边看了看,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风一风二等人也陆续从其他房间出来了,“王爷,没有人。”

    胤禛眯了眯眼睛,“风三,去把守城门的将领给本王叫来。”

    “是。”

    在此期间,宜勒图等人派人来打探均一一被胤禛给敷衍过去了,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时候。

    “主子,人带来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城门将领便被风三带来了。

    “属下蒙都参见王爷。”

    “起吧。”

    “蒙都,今日色/莫勒可有出城门?”胤禛沉着脸问道。

    “这,世子今早确实是出了城门。”蒙都不知出了何事,但看这情况貌似有些不妙,便直言道,“王爷,可是出了什么事?”

    胤禛压抑住火气,沉声问道:“为何本王完全不知情?本王不是说过,任何人出城都要有本王的允许吗?”

    蒙都愣了愣,“可是世子说是您吩咐他出去的,而且,世子手上有您的令牌。”

    胤禛反射性的摸了摸腰间的令牌,发现还在,便知色/莫勒应该早早便知有今日了,居然把他的令牌复制了一个假的。

    事已至此,多说无用。

    “蒙都,你记住,不管何时,没有本王的允许,即便是拿着令牌,你也要跟本王确认后方能打开城门。”胤禛深吸一口气,冷声说道。

    蒙都自知此事出了差错,忙躬身应道:“是。”

    “行了,你先回去吧。”

    “是,属下告退。”

    回到明玉阁,胤禛立刻对着躺在贵妃椅上休息的美人道:“美人,能否帮我一个忙?”

    美人眨眨大眼睛,“什么忙?”

    “能否帮我确认一下色/莫勒是否有一个军队?”胤禛言情恳切,一脸急迫。

    他必须快点确定这件事的真假,若不然等到色/莫勒带着军队回来那就糟糕了。

    只有确定了,他才知道是否需要救援。

    玉琉脸色凝重的看了他一眼,但却没说话。

    “好吧。”虽然她现在吃得很饱,但是看他态度那么诚恳的份上就帮个忙吧。

    “可是,我该去哪找?”美人飞到空中,忽然想起她根本不知道那些人在哪里。

    “美人,你能找到色/莫勒吗?”玉琉见胤禛皱着眉头便知他犯了难,遂主动开口问道。

    美人挠了挠头,“可以吧,不过需要比较大的能量。”她曾接触过他,他的灵魂波动和旁人非常不一样,所以只要她开启灵魂寻找模式应该能找到。

    “那你就跟着色/莫勒就行,只要你能确定或者看见他有军队,那你便立刻回来告诉我们。”

    “好。”美人点点头便快速飞走了。

    美人走后,玉琉便立刻看着胤禛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胤禛叹了一声,缓缓说道:“今天牢里有一个人招了,那个人叫钱余,专门接管以及扩张色/莫勒的产业。”

    “他说的证词里边色/莫勒的产业巨大,财富惊人,本来我还在纳闷他要那么多的钱到底有什么用,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他为收集消息而特意开的,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美人说的话提醒了我,也许,他要那么多钱并不是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

    “军队。你怀疑他养了军队。”胤禛顿了顿,玉琉便立刻接话道。

    “没错。”胤禛无意识的敲击着桌子,这是他在思考时经常会有的动作。

    “我们不能先准备好吗?比如现在把附近其他城镇的兵力调来这边。”

    胤禛摇摇头,“我没有那样的权限,所以我们只能先确定此事的真假,若是真的,便立刻向皇阿玛禀报,让他下旨把附近的兵力调过来援助我们。”若贸然把别的军队调过来,不说能不能成功,便是皇阿玛那边也不好交代。

    “那我们该怎么办?就这么静静的等吗?”玉琉紧蹙眉头,心里有些忧虑。

    “唯有如此了。”胤禛面色如常,只是语调却分外沉重。

    看着玉琉忧心的样子,胤禛故作轻松的握住她的手道:“别担心,兴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

    玉琉知道他是在安慰她,便笑着道:“我知道。正如你所说,事情还未得出结论,我们不必思虑太多,那样只会自添烦恼。”

    “你先休息吧,我去交代一些事情。”不管如何,总要先把城中的守卫安排好。

    “好,你去吧。”

    不知过了多久,等胤禛回来之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美人还没回来吗?”胤禛一进门便看见玉琉坐在书桌后不知写些什么。

    玉琉放下笔,摇摇头,“还没呢。”这都五六个时辰了。

    “你在练字吗?”

    “嗯。静下心神,这样利于思考……”玉琉还未说完,便被美人的声音打断了。

    “玉琉,玉琉,那个色/莫勒真的有军队耶。”

    “你是亲自看到还是听到?”

    “我亲眼看到了。很多很多人,黑乎乎的一片。”美人说的时候还做了个很多很多的动作。

    “有多少人?在哪?”胤禛听到了答案便急忙问道。

    “具体多少人我也不知道,但看着至少超过三万,他们在一个四面环山的一处偏僻的很大很大的谷底里,而且进去的时候入口只能容一个人进去。其他我就不清楚了。”

    胤禛和玉琉相视一眼,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惊骇和凝重。

    三万多人,这个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他们的士兵人数了,而且,色/莫勒只用了一天的路程便到了,说明那支军队离他们非常近,若按照军队的正常速度,大概三天左右便能到这了。

    他们的时间非常紧迫。

    想到这,胤禛快速的写了封奏折,“风一。”

    “王爷有何吩咐?”

    “快,让士兵八百里加急把这封奏折送到皇上手里。”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