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绝处逢生

文/吃货懒懒
本章字数:4809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没有了盾牌,胤禛立刻对着身后的士兵吩咐道:“枪手准备。”

手挥下的同时亦道:“开枪。”

随着枪声的响起站在前面的敌军士兵也一个个的倒下,而所有试图把远处的盾牌拿回来的士兵也一一被胤禛和玉琉以及云一等暗卫开枪打死。

即便前面的士兵全部都被打死,可敌军依旧前赴后继的上前。

看到自己的士兵损失惨重的色/莫勒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冷冷喊道:“加大攻击力度。”话音刚落,所有的枪手和弓箭手全都向清军发起了进攻。

玉琉和胤禛一边躲避一边喊道:“注意隐蔽。”

胤禛看着那边不停歇的攻势皱眉道:“这是想要人海战术把我们给拖死。”

“还是人数太过悬殊了,现在我们只能先把拿着梯子冲到前面的敌军城门打开那就糟了。”玉琉开枪把最前面扛着梯子的士兵射杀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们也有优势,那就是处在高处且有遮蔽物,这样不仅容易攻击而且也容易躲避,至少我们的士兵人数减少得非常缓慢,若是能一直保持这种优势,那我们就能拖久一点。”

她没有说能拖到援兵到来,因为她知道这确实有些困难,而胤禛显然也知道这些,遂只点点头,脸上没有任何欣喜。

清军和敌军就一直这样不间断的互相攻击着,哪怕到了饭点和休息时间也不过是换了一帮人继续对战。

第一天,双方攻势猛烈的胶着,清军没了子弹,敌军也没了子弹。

第二天,清军没了弓箭,而敌军也没了弓箭。

第三天,清军投掷石头、热水等东西阻挠敌军爬上城墙。

第四天,双方进入疲惫期,攻势稍弱,但依旧不停歇。

第五天,双方的死亡人数依旧在加剧,胤禛和色/莫勒达成协议,停战三个时辰,双方军队面对面对战。

三个时辰后,等所有士兵都吃饱喝足之后,胤禛便骑上马出城迎战。

临开城门之前,宜勒图再次跑到胤禛面前道:“王爷,让老臣一同出城迎战吧。”他是大清的将军,岂有自己待在城里避难而让王爷出去迎战的道理。

彭春也在一旁接话道:“王爷,您也让老臣出去吧,老臣虽然年纪不及你等年轻,但还是有一战之力的。”作为一个将军不去迎战却坐在城内苟且偷生,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尤其现在是关乎众人生死存活之际。

胤禛严肃的看了他们一眼,认真道:“本王知道两位将军不仅忠于大清且作战经验丰富,但你们是威望极高的大臣也是驻扎在这最久的将军,与这里的百姓相处日久,更易发动人群帮忙,本王希望你们能在这盯着,城内,总该有人驻守的,这个重任非二位莫属,若是我们回不来,希望两位能继续坚守着这座城直到援兵到来。”

宜勒图和彭春凝重的对视一眼,郑重道:“请王爷放心,老臣定不辱使命。”

胤禛对着他们点点头,与玉琉眼神交汇了一瞬,然后把手中的剑举起来,剑尖往上,内力加持后大声道:“今日,我等要与敌军一决死战,这是我们大清的领土,即便战死至最后一个人也绝不放弃,誓死守卫,绝不后退。”最后八个字,胤禛说得缓慢而郑重。

坚定的声音响彻城内外,进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清军举起手中的武器,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视死如归的坚毅,齐声喊道:“誓死守卫,决不后退。”

“誓死守卫,决不后退。”

“誓死守卫,决不后退。”

“誓死守卫,决不后退。”

“开城门。”胤禛放下剑,双眼目视前方。

城门一开便看到色/莫勒面无表情的坐在马背上。

胤禛和玉琉并排骑马上前,两军对阵,敌军人数明显比清军要多很多,可是他们气势上却一点没输。

胤禛与色/莫勒面对面,两人沉默良久,时间恍惚回到了两人第一次比试赛马的时候。

“这一战,如果我死了,而城门也破了,可否放过城里的百姓。”

色/莫勒挑挑眉梢,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只回了一个字,“好。”只要他们不反抗。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胤禛顿了顿,最终还是把问题问出了口。

“你问。”色/莫勒漫不经心的开口。

“你做这些事难道不怕牵连家里人吗?”

乍然听到这种问题,色/莫勒愣了一下,然后便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莫名的掺杂着一丝畅快,一丝悲凉。

笑声骤然止住,“与我何干。”是啊,与他何干。若是在乎他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甚至事发之后连通知都没有。

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被清朝控制住了吧。

与我何干。这样的答案着实让胤禛意外了一下,可随即又觉得再正常不过,色/莫勒本就是一个冷心冷肺的人。

这样的认知让胤禛为自己的问题感到可笑。

色/莫勒扫了一眼一直默默跟在胤禛身旁的玉琉,低低的说了句:“你终归比我幸运。”

至少还有人愿意与你不离不弃。

色/莫勒与胤禛同时挥手,双方战士拿着武器便朝对方冲去。

胤禛身后的将领也立刻与色/莫勒身后的将领战到了一起。

色/莫勒挥着手中的剑把来到身边的清军全都灭杀掉,而胤禛和玉琉则直接从马上一跃而下,看见敌军士兵便挥着武器上前。

一天一夜过去了,所有人都疲惫不堪,就连胤禛与玉琉的内力也几近耗光,身上渐渐有了细微的伤口。

相比清军的劳累,敌军看起来要好一点,毕竟他们人数上有优势,可以几人攻打一人。

尤其是色/莫勒的军队,甚至可以以一挡三,与清军最优秀的士兵一样,这还是胤禛和玉琉这些日子改变训练方式的成果,若不然,这些士兵恐怕连一天都撑不下来。

不说其他将领,便是胤禛和玉琉都忍不住感叹,这个色/莫勒真是个奇才。

但同时他们又特别庆幸,还好这种事发现得早,若不然色/莫勒一直按照这势头发展下去,大清很有可能真的会被他覆灭。

第七天,大清所有将领全部战死,就连胤禛和玉琉也身受重伤。

还有一天时间,可清军只剩下了两三千人,而敌军却还有至少两万士兵。

胤禛和玉琉好不容易会合,却相视苦笑,一天时间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可能等不到明天他们的士兵就要死.光了。

而他们也身受重伤,即便想做点什么也有心无力。

胤禛和玉琉背靠背作战,无视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以及越流越多的鲜血,只是机械的收割着敌军的生命。

一圈圈围住他们的士兵因忌惮他们的实力而踌躇不敢上前反而为两人拖延了时间。

看着玉琉和胤禛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以及越发缓慢的杀人速度,美人焦急得不得了,“怎么办,怎么办,玉琉他们要输了。”

看着它急得团团转的样子,系统冷冷的开口道:“那是人类的战争,与我们没有关系,你就是急也没用。”

“难道就这么看他们死去吗?那是我们的宿主。”敌军还有那么多人,而援军还有一天才能到达,玉琉他们肯定撑不下去的。

“宿主又怎样,逃不过这个劫也一样要死,难道你没发现自己的很多技能对外面的士兵一点用也没有吗?战争已经不是我们能参与的事情了,每个时空都有自己的规则,所有能打破这个规则的东西都是不允许存在的。”而且即便这个宿主没了,他们还可以找别的宿主,这虽然会让他们的力量变得弱一点,但准确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影响,大不了让新宿主加大力度寻找能量便是了,反正他们也不会消失,久一点再恢复能量也没什么。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想玉琉死去。”美人眼眶含泪,撇着嘴委屈的说道。

“不想也没办法,我们根本无法出手。”

美人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也不管系统的柔声劝阻,自顾自消失在系统内。

来到外面,看到玉琉还在拼死抵抗,遂向她身边的士兵施展幻术,可是没有丝毫用处。

可能是越是生死关头越是放松,玉琉看到美人的动作还调侃了几声,“美人,你是不是死机了呀,技能居然都没用了。”

美人看着她身上不断流出的鲜血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它能感觉出来玉琉的生命力在一点一点的减弱。

美人像个孩子一样眼泪鼻涕横流,还断断续续的哽咽道:“没用了,技能没用了,玉琉,我救不了你了。”

玉琉鼻子一酸,眼泪都差点出来了,故作轻松道:“美人别哭,我不会死的,就算死了也会叫人给你留很多很多好吃的,直到你找到新宿主为止,这样你就不会饿死了。”

“哇,如果你能活着我就再也不吃那么多东西了,我不会把你吃穷的。”美人一边哭一边说道。

本来还有些伤感的玉琉听了它的话瞬间忍俊不禁,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再也不吃了吗?

把冲上来的士兵杀掉,趁着留出空隙的时间,从锦囊里拿出那颗增加三十倍内力的药丸拿了出来,叹了口气,暗想,终归还是用到了。

虽然后遗症很大,但现在实在没办法了,若再不用,那这辈子就再也用不到了。

把药丸吞了,一刻钟后,玉琉感觉内力瞬间回来了,甚至比之前还要强劲许多。

不过一瞬,胤禛便感觉到了玉琉的变化,就像上次他们得到美人的力量一样,可是却没有那时的力量强劲,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选择了相信。

玉琉内力回来,杀人如同收割稻谷,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疲惫,这在敌军眼里不亚于杀人恶魔,尤其她的力量突然变得强大更是让玉琉身上多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一个时辰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对于玉琉来说确实快了点,但在敌军眼中是漫长无比。

感觉自己身体忽然间疲惫不已,玉琉便知道一个时辰的时间要过去了,到时她会连鞭子都挥不起来。

一个沙俄士兵挥着剑朝她冲来,而她的手臂却软软的连抬都抬不起来,就连双脚也颤抖不已。

无力的摔在地上,躲过了士兵的第一剑,却再也无力躲过第二剑。

玉琉面无表情的看着剑尖往她的心脏刺下来,脑袋放空,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玉琉感觉有一个人挡在了她前面,那把剑直接刺入他的胸膛,鲜血溅了她一脸。

玉琉颤抖着碰了碰熟悉的布料,心脏的位置在她正脸的上方,此时正一点一点的顺着剑尖往下滴血,滴在了她脸上也滴在了心里,眼睛缓缓往上抬,看见了她最熟悉的人的下巴。

她想声嘶力竭的喊,可是她没有力气,嘴巴无声的张着,眼泪和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流下。

余光瞥见第三剑再次袭来,玉琉仿佛用尽一生力气般推开了胤禛,锋利的剑穿透她的胸口,也穿透了她的心脏,可她仿若毫无知觉,也许是心里太疼了,所以身体没有任何感觉,右手缓慢挪到锦囊的位置,想把最后一颗保住心脉的药丸放到胤禛嘴巴里,可是她有心无力,只得求助于美人。

嘴巴无声张合,“救他。”

美人能感觉到她身上的生机已经所剩无几,知道她要死了,无法自控的嚎啕大哭,不染尘埃的心平生第一次有了毁灭一切的冲动。

眼泪不要钱似的落到地上,可神奇的是它们并没有化掉,而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在地面蔓延,然后形成了一片白色的透明冰层,在碰到色/莫勒士兵和沙俄士兵时立刻把他们冻成了冰人。

一瞬间,除了零星几十个存活的清军和色/莫勒以及躺在地上毫无所觉的胤禛和玉琉,所有人全被冻了起来。

而在美人看不见的角落,玉琉和胤禛的伤口上的血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迅速止住。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这场被所有人称为神迹的战争亦让清朝和平了一百多年,无人敢犯。

(快捷键 ←)上一章:第97章 一触即发 返回《清穿之乌拉那拉氏》目录 下一章:第99章 美人消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