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4章 寿命

文/吃货懒懒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 本章字数:4385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才霸主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气冲星空 江山权色 空亡屋 一品姐夫 剑动山河 麻衣相士 少年至尊 神级英雄
乾清宫

    太医院院判周德深,副院判陈立豪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身上不自觉的浸出冷汗。

    康熙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但却让跪在地上的两人胆颤不已。

    两人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的惊惧,周德深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道:“请皇上恕罪,臣等无能为力。”

    康熙猛地睁开眼,犀利如刀的眼神似要刻入他的皮肤。

    周德深抖了抖身子,低下头,心想这次估计躲不过去了,“请皇上恕罪。”

    康熙看向陈立豪,眼神狠厉,仿佛只要他的答案不如他意,便把他撕碎般。

    陈立豪心里暗暗叫苦,“皇上恕罪,臣无能为力。”

    康熙浑身似脱力般坐在了椅子上,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地上的周德深和陈立豪动都不敢动,似在等候最后的审判。

    他是个坚毅的帝王,虽然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事已至此,多思无用,遂开口问道:“朕还有多少时间?”

    周德深有些犹豫的开口道:“皇上,此毒十分烈性,臣等翻遍了太医院的藏书,也不过……”

    康熙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多少?”

    “五年,至多五年。”周德深任由脸上的汗渍落下来,也不敢擦拭,太子下的毒.药毒.性很强,能争取五年已经是他们所有太医努力的结果了。

    “这件事有多少个人知道?”

    周德深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只有老臣和副院判。”

    康熙点点头,“若此事被泄露出去,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周德深和陈立豪忙恭敬应道:“老臣明白,请皇上放心。”即便不为自己,为家族计,他们也绝不可能把这事泄露出去。

    无力的挥手示意两人出去,直到看不见人影,康熙方才喃喃道:“只有五年了吗?”

    不自觉看向暗卫递上来的东西,康熙暗暗叹口气,也该是决定的时候了。

    “梁九功。”

    “皇上有何吩咐?”梁九功上前一步,轻声问道。

    他余光看着越发苍老的皇上,鼻子不禁有些酸涩,从太子一事之后,皇上便似苍老了十岁般,现在可好,就连寿命都……

    “你去跟老四说一声,十天之后,朕在皇宫给他们办庆功宴。”

    梁九功一愣,“是。”看来这雍亲王是要有大造化了。

    康熙刚把事情吩咐下去,不过片刻,消息便传遍了整个皇宫。

    永和宫

    德妃用力把茶杯搁在茶几上,响起一声刺耳的声音,“你说什么?”

    “皇上要给老四办庆功宴?”就这个当口,皇上居然还有闲心给老四办这个宴会?

    钱嬷嬷站在德妃身后紧了紧握在一起的双手,垂着头,让人无法看清她眼中的情绪。

    “难道皇上是想……”德妃豁然起身,脸上带着一些不敢置信。

    钱嬷嬷看着她焦急的样子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嘲讽,真是个不知所谓的蠢货,自己儿子上.位总比别人的儿子上.位好吧,居然一个劲儿的想着自己的小儿子,可别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得不到。

    不过这对她来说最好不过了,至少,这样的人更容易利用。

    “娘娘,您难道还看不出来吗?皇上这是要为雍亲王正名身份啊,看来,皇上已经有决断了。”若不然,这次的消息也不会传得这么快,皇上这是不想遮掩了,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心思呢。

    德妃急得不行,“这怎么可以,老四上.位了,那本宫的十四可怎么办?”他才大婚,才刚刚接触朝政,才开始崭露头角,太子已废,十四还有大好的前程,难道就要这么没了吗?

    “皇上,到底为什么那么急便定下来呢?难道是因为被太子伤了心?”那应该也不会啊,被太子伤了心才更应该谨慎才对啊。

    德妃百思不得其解,可她实在不知道皇上是如何想的。

    钱嬷嬷看她思虑里片刻方才上前说道:“娘娘,您现在该做的不是思考皇上为何要把那个位置给雍亲王,而是改变皇上的想法。”

    德妃眼前一亮,随后便皱了皱眉,“说得容易,若皇上的想法那么容易改变,本宫何至于急成这样。”就是因为改变不了,所以她才着急嘛。

    “皇上的想法不是改变不了,而是要用对方法。”钱嬷嬷低着头,一副老实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呢。

    德妃顿时来了兴趣,急切道:“是什么方法?”

    “若是在庆功宴上,雍亲王和庶母私通,您说皇上会不会觉得这个儿子不堪大任,甚至,厌弃。而且,这个人,身份既不能高也不能低,还要比较受宠的。”钱嬷嬷说得缓慢而淡然,仿佛这只是一件小事。

    而这听在德妃的耳朵了,不亚于响雷,她有些犹豫,虽然她不喜欢老四,还给他使过绊子,污过他的名声,甚至有时候还会希望他从未出生,这样便不会挡了十四的路,可是……

    见她没有说话,钱嬷嬷继续道:“最好是嫔位。”

    “乌雅·巧蝶。”钱嬷嬷说完,德妃脑海中便浮现了这个女人。

    钱嬷嬷笑道:“没错,就是这个乌雅·巧蝶年轻漂亮,如若说雍亲王被她诱.惑绝对能让人相信,她不仅是最适合的人选,而且,还是娘娘极为痛恨之人,这样,不仅绝了雍亲王上.位的可能,亦除了乌雅·巧蝶,一举两得,不是很好吗?”

    “可这,会不会太狠了?”德妃有些迟疑,这事先不说能不能做到,便是能做到,这对老四可是毁灭性的打击,她是不想让他登上皇位,可也没想过让他跟太子一样被圈禁啊,以皇上的性子,若此事被他发现,老四以及老四的孩子也许永远都没有办法出头了。

    毕竟,老四可不是太子,在皇上心里的分量也没有那么重,尤其他还这么爱面子,更遑论这个女人还曾被他宠爱过,位分还不低,在那样的情景下,即便想低调处理都不可能。

    钱嬷嬷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也非常清楚她的弱点,遂道:“娘娘,您多虑了,雍亲王可是皇子,再怎么样,皇上也不会把他如何的,可若是雍亲王真的登上那个位置,您说,雍亲王会如何对待十四阿哥?”要知道,这两人不仅不亲近,甚至多有嫌隙,雍亲王可是睚眦必报的性子,谁知道他登上皇位后会如何对待十四阿哥。

    “而且,娘娘与雍亲王的感情……”钱嬷嬷说到一半便住了口,她相信,德妃一定能听懂的。

    德妃猛然警醒,没错,她和老四何止没有感情,甚至互相厌恶,只是碍于身份而无法说出罢了,若他真的登基,不仅是十四会过得艰难,便是她,也决不会好过到哪儿去。

    “这些事,嬷嬷能办妥吧。”德妃有些危险的眯起眼睛,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也只能继续了。

    “自然。”钱嬷嬷低眉顺眼的应道,可语气却自信得很。

    待钱嬷嬷出去后,紫月便进来禀报道:“娘娘,巧嫔来访。”

    德妃微皱眉头,这个女人来干什么?刚想说不见,便想起钱嬷嬷刚刚说过的话。

    “让她进来。”

    “妹妹给姐姐请安,姐姐万福金安。”乌雅·巧蝶见了德妃便乖乖的行了礼。

    德妃听到那声姐姐便浑身不得劲,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巧嫔可别乱喊,这声姐姐本宫可当不起。”

    乌雅·巧蝶笑了笑,也不在意她的阴阳怪气,摸了摸手上新带的碧玉手镯。

    见德妃的眼睛往手上看了看,巧嫔便主动开口道:“姐姐是不是觉得此物甚是眼熟?这是皇上一个月前赐给妹妹的。妹妹不久前听其他姐妹说过,皇上以前也赐过一个与这个相似的镯子给姐姐,据说是独一份呢,当时满宫姐妹都羡慕得不得了,毕竟,这样绿到通透的极品玉可是少见。”最重要的是,这代表着皇上独一份的恩宠。

    “所以你是来这炫耀的吗?”德妃心里恼怒,她何时被人如此踩过脸面,乌雅·巧蝶这个贱人,早晚有一天自己会让她生不如死。

    想到不久后的计划,德妃奇异的消了气,罢了,便让她再嚣张几天。

    乌雅·巧蝶甩甩衣袖,别人做起来比较粗俗的动作,在她那里却别有一番韵味,这让德妃看她越发不顺眼。

    “姐姐,妹妹今儿个来可不是来炫耀的,是来请罪的,皇上虽然赐了这个玉镯给妹妹,但还是在乎姐姐的,这个事您可别往心里去,而且,若是妹妹当时知道这个玉镯对姐姐的意义,妹妹一定会跟皇上推辞的,只是妹妹不知道,所以便不知所谓的接了。”乌雅·巧蝶笑了笑,似是道歉般再次施了个礼。

    乌雅·巧蝶淡然的忽视了德妃铁青的脸色,继续道:“姐姐心善,应该不会怪罪吧。”

    德妃气得手抖,这个女人……

    “来人,送客。”德妃没有回答,只是叫人送客,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扇她,而她现在的宠爱已经大不如前了,甚至,从巡幸蒙古回来比之一些得宠的低位妃嫔都要底气不足,她不能对乌雅·巧蝶动手,否则,皇上一定会更加不满。

    乌雅·巧蝶笑了笑,“姐姐何必生气,妹妹其实只是来恭贺您的,没有别的意思。”

    “姐姐也听说了吧,皇上好像对雍亲王格外看重啊。”乌雅·巧蝶把‘格外看重’四个字咬得极重。

    “姐姐可是要享福了,可惜了,四阿哥和十四阿哥好像关系不大好,以后姐姐还得操心呢。”乌雅·巧蝶说的时候紧盯着她的脸,看到她眼中快速划过的冷厉和算计,心里一松,这个蠢货,还真打算为了十四阿哥反对自己的长子上.位啊,看来,这个女人也不足为惧。

    自她当了宫妃便一直没有孩子,虽然心急却也无奈,这眼看四阿哥就要当储君了,她可没忘记得罪德妃的事,本来今天只是来试试她的,没想到她哈河以前一样蠢,好好的儿子不拉拢,非要往外推,便是以后四阿哥当上了皇帝,她也不需要太过防备这个女人。

    毕竟,皇上孝顺的太后和皇上不孝顺的太后,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也许,她可以提前选择一位靠山。

    德妃听了她的话,瞬间理智全无,抓起手中茶杯便砸向乌雅·巧蝶,乌雅·巧蝶一惊,灵敏的偏了偏头,“姐姐这是何意?”

    茶杯落地,瓷器碎掉的声音让德妃瞬间回神,她最近怎么这么容易发怒?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本宫手滑了,妹妹不会怪罪吧。”

    不等乌雅·巧蝶说话,德妃便继续道:“本宫乏了,紫月,送客。”

    紫月垂下头,掩住了眼中的担忧,也不知道娘娘最近怎么了,易躁易怒的,以前虽说脾气也不算很好,但至少不会那么容易生气,也不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可现在……

    “巧嫔,请。”

    乌雅·巧蝶看着面色如常的德妃,挑了挑眉梢,反正自己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今天就不跟她计较了。反正这女人最喜欢作死,也许,她根本就不用自己动手。

    想着,便潇洒的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