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7章 报仇

文/吃货懒懒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 本章字数:4977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宴会出了那样的事,无奈只得早早结束。

    因为康熙昏了过去,所以众位皇子全都留在了皇宫照看,而其他人则先行回府。

    玉琉把三胞胎抱上马车后,方才最后一个踏上马车。

    红瑶、弘昊因为太过担心康熙,所以便求了胤禛留了下来,四胞胎和三胞胎本来也嚷着要留下来的,只是玉琉怕胤禛到时忙乱,照顾不来,再者说这几个孩子还太小,她便没答应,好说歹说才让几个孩子跟着她回家。

    半路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清风蹙眉问道:“怎么了?”

    话刚问完,车夫声音便响了起来,“福晋,裕亲王福晋说她的马车坏了,问您能否搭一程?”

    玉琉挑眉,裕亲王福晋?前两年老裕亲王已经去世,所以一般人都不会再如此喊他的福晋,那也只能是瓜尔佳·梦妍了。

    “让她进来吧。”虽说关系不大好,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以前倒也罢了,现在不一样了,毕竟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太子妃了,若是再和以前那般,很有可能会给胤禛带来麻烦。

    踏上马车,瓜尔佳·梦妍掀起帘子后便看到过了那么多年依旧如二八年华般精致美丽的玉琉,围了一圈的夜明珠使得车内亮如白昼,璀璨的光芒映照在她的脸上,产生一种神秘的朦胧美,看着越发吸引人。

    握着帘子的手紧了紧,抑制住抚摸脸蛋的冲动,瓜尔佳·梦妍展开笑颜,“太子妃的容颜看着越发美丽了。”说着便带着一个丫鬟坐了进来。

    玉琉笑了笑,眼神不经意的扫过她的丫鬟,轻声道:“裕亲王福晋客气了,您也和以前一样漂亮。”

    瓜尔佳·梦妍笑脸僵硬了一瞬,想起今天出门前看到眼角的细纹,心里顿时觉得这是嘲笑。

    “你也别喊我太子妃了,旨意还未下来,还是按规矩办比较好。”玉琉无视她脸上的神情,自顾自道。

    瓜尔佳·梦妍几乎把帕子捏皱了,抿抿唇,扯了抹笑容,“是我想得不够妥当,只想着已经板上钉钉,即便是喊出口也没什么关系。”

    玉琉没有回答,只笑着摇了摇头,“清风,给客人倒茶。”

    “额娘,我也要喝。”弘晗从自己的小坐垫里出来,趴到了玉琉的大.腿上。

    “你可以喝牛奶或者白开水,你现在还太小了,不能喝茶。”玉琉摸.摸.他的脑袋,柔声说道。

    瓜尔佳·梦妍仿佛才发现一车孩子的存在,她看了看说话的孩子,长得精致秀气,眉间一点红,看着讨喜极了,“这就是弘晗阿哥吧,长得真好看。”虽说不常见,可看这年纪和红痣,他是谁很容易便认出来了。

    弘晗不满的嘟嘴,“我不好看,我这是帅气。”额娘说过好看那是形容女孩子的,他才不是女孩子。

    瓜尔佳·梦妍愣了一下,笑道:“阿哥知道的还不少。”

    “雍亲王福晋实在是有福气。”孩子、丈夫的宠爱、权势、地位,全都有了。

    “裕亲王福晋何必羡慕旁人,我有的,你也有。”只看够不够惜福了。玉琉抿了口茶,拿帕子轻轻擦拭嘴角。

    瓜尔佳·梦妍只当她是在嘲讽,笑了笑也没回话,便垂下头来看着帕子上的绣花。

    玉琉扫了眼始终低头沉默的丫鬟,疑惑道:“裕亲王福晋,你这丫鬟可真够安静的,从进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

    瓜尔佳·梦妍眼神闪烁了一瞬,然后掩饰般的低头喝茶,“我这丫鬟一向如此。”

    玉琉点点头,随即也不再找话题,只闭眼养神。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

    清风有些疑惑,难道回到府里了?可是这也太快了吧,忙问道:“是到府里了吗?”

    外面没有人应答,她刚想出去看看情况却被玉琉给拦住了。

    “这位,可以抬头了吧。”玉琉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丫鬟挑眉问道。

    丫鬟抬起头来,那熟悉的脸蛋瞬间让玉琉想起了一个人,“你和梅傲霜是什么关系?”

    “弟弟。我是梅傲霜的弟弟梅傲天。”沙哑而冷漠的嗓音响起,似毒蛇般可怖的眼神扫着玉琉的脸。

    玉琉示意清风和清云挡住孩子们,无所谓的点点头,“所以你是来报仇的?”

    “没错。”梅傲天虽然身着丫鬟的衣裳,可是那身气质一旦放开来一看便知不是女孩子。

    “你姐姐可不是我杀死的。”玉琉百无聊赖的转着杯子,淡然道。

    “我知道。所以我逃出了郭络罗氏的桎梏,而她现在已经死了,无需我自己动手,而你,即便没有亲手杀死她,但至少也算是间接杀了她。”似是确定她必死无疑,所以梅傲天倒是毫不隐瞒。

    玉琉扫了眼车帘外,“外面是谁?”

    “我收服的一窝土匪。”说着还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你很早便知我有异常了吧。”说是疑问,可是语气却笃定无比。

    “没错。”玉琉放下杯子,淡定的回道。

    “为什么?”难道是他演得不够好?

    “第一,你的气息很明显有武功功底,当然,这也很正常,毕竟有身手的丫鬟也不是没有,可是瓜尔佳·梦妍上来时却是自己掀开帘子,而且自己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对,哪有这么不懂事的丫鬟,那也只能证明,你根本就不是丫鬟。”

    “第二,在你上来之后,负责保护我们的侍卫忽然失去了气息,而后,便换上了一批新的人手。我们王府的侍卫虽说没有暗卫那般武功高强,但是身手还是不错的,能把他们放倒得无声无息而且快速,想必你身上一定有无色无味且厉害异常的迷.药吧。而且,车夫,也早就换了。”在路线改变的时候,从皇宫回到雍亲王府的路非常平坦,决不会如此坑坑洼洼,虽然这个马车已经尽可能做得足够舒适,但平坦的路和凹凸不平的路仔细点还是可以感觉出来的。

    梅傲天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激赏,只是很快便消散了,“你很聪明。”

    玉琉笑了笑,瞄了一眼他的腰间,“你也很聪明,知道我武功高强,特意带了枪。”若不是因为孩子们还在,为了避免伤到他们,她又怎会浪费时间与他周旋许久。

    “而且,能把一群土匪变成训练有素的属下,你应该花了很多时间吧,不过,你的能力确实很不错。”

    梅傲天勾起一抹邪笑,十五六岁的少年看着倒是多了些魅惑,把两支□□拿了出来,指着她道:“谢谢赞赏。”

    “就这两支吗?”玉琉不屑的笑了笑,仿佛这对她来说只是一场游戏,根本不值得紧张。

    “两支,对付你足以。”梅傲天冷冷的看着她,他就不信,这个乌拉那拉氏再厉害,还能躲过枪支不成,战场上的传言都是夸大其词的,从头至尾,他就没有相信过。

    玉琉挑眉,“好吧,不过你得等等。我,还要问一件事。”说着便看向瓜尔佳·梦妍,“你是故意把他带来这里的吗?”

    瓜尔佳·梦妍有些心虚的移开眼睛,“我不知道你在爱说什么,他胁迫我来找你,若是我不来,那他就杀了我,你别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玉琉冷笑,“迫不得已?好吧,即便是这样,可你为什么没有给我任何提示?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你,是希望我死吧?”

    瓜尔佳·梦妍咬紧下唇,“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因为你嫉妒我,嫉妒我拥有的一切。”玉琉也不想再跟她废话,开门见山的说道。

    梅傲天饶有兴趣的靠在车架上,看着两人唇枪舌战。

    瓜尔佳·梦妍把下唇咬破,忽然抬起头来,怒火中烧的看着她,“没错,我就是嫉妒你,凭什么你可以拥有一切,还过得这么安稳幸福,反正你也要死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就是讨厌你,我就是故意不提醒你的,他胁迫我来这儿的时候我甚至没有犹豫,因为,我想要你死。”你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还有这些孩子,既然她没有,凭什么别人可以有,一起死去好了。

    玉琉冷冷的望着她,“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活着出去?”真是天真。

    瓜尔佳·梦妍立刻道:“他说你死了便放我回去,而且,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玉琉已经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个蠢货身上了,像看死物般看了她一眼,然后趁着梅傲天的注意力不在枪支的档口之时,直接抢了他的枪。

    饶是梅傲天武艺不错也没看清她的动作,不过眨眼的功夫,枪便被她抢去了。

    玉琉杀人的时候最是不喜欢拖沓,还未等梅傲天回过神来,她便一枪崩了他的脑袋。

    外面的人以为是自己的主子杀了人,也没在意,只静静的站在外面。

    杀了梅傲天,然后,玉琉把枪指向了瓜尔佳·梦妍。

    瓜尔佳·梦妍颤抖着身子,“你,你别杀我,我再也不敢了。”

    把枪支扣在她的脑袋上,凉凉道:“知道怕了?之前还那么嚣张。”

    “我,我是裕亲王福晋,你不能杀我,若是我死了,你也脱不了干系。”瓜尔佳·梦妍惊惧的咽了咽口水。

    “威胁我?可惜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玉琉抬眸懒懒的扫额她一眼,“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若不然也太便宜你了。有时候,活着可比死了要痛苦多了。

    把梅傲天和瓜尔佳·梦妍一齐踹了出去,玉琉便吩咐道:“你们好好守着小主子,没有我的吩咐别出去。”

    “额娘,刚刚的响声是什么?”弘晗和红宁转身,好奇的探出头,因为刚刚背对着他们,什么也没看到,只是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红雅一向乖巧,所以没跟着凑热闹,四胞胎因为大了一点,知道的事情也多一点,也听话的背对着额娘,把脸面向车架,看到两个小的爬出来,便把他们拉了回去。

    “只是一个游戏,狩猎的游戏。”虽然以后他们也会知道,但是他们现在还小,有些东西能遮掩还是得遮掩,成长还需循序渐进。

    站在车辕上,玉琉一枪便把一人打倒,直至没了子弹。

    把枪扔回车内,拿起鞭子便施展轻功往敌人那边去,不一会儿,除了挟持瓜尔佳·梦妍的两个人,其余人等全都死了。

    “你,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两个土匪恐惧的看着玉琉,一人拿着短刀挂在瓜尔佳·梦妍的脖子上,一人拿着长剑指着她。

    玉琉慢慢走近,丝毫不在意他们的威胁,而他们也慢慢的在后退。

    拿短刀的土匪在瓜尔佳·梦妍的脸上花了一刀,试图让玉琉忌惮。

    瓜尔佳·梦妍惨叫一声,“啊……我的脸,我的脸。”

    玉琉仔细的看了一眼,发现伤口还未达到她想要的地步,便继续走过去。

    那短刀的土匪再次在瓜尔佳梦妍的脸上花了一刀,这一刀从眉梢到下巴,横跨了整个侧脸,而且伤口极深,即便用多少好药,都不可能好全了,“你在过来,我就杀了她。”不是说这个女人是裕亲王福晋吗?怎么那个恶魔如此不顾及。

    瓜尔佳·梦妍像失神般看着远方,她能感觉到脸上的鲜血一点一点滴下来的感觉,可是她不再尖叫,因为她知道,对面那个女人不会救她。

    玉琉在心底暗暗点头,这样的伤口,她这辈子,也只能呆在裕亲王府里了,毕竟,裕亲王可不会让一个毁容的福晋出门交际。

    似鬼影般闪到三人的身后,一脚把那长剑的男人踹倒,用鞭子把短刀的土匪直接绞杀了,在那长剑的男人逃跑前,玉琉也一鞭子便结束了他的生命。

    土匪一死,瓜尔佳·梦妍摸.摸下巴落下来的血,尖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为了不吓到孩子们,玉琉便叫清云从车里拿出一块白布,裹住她的脸方把她扔上车。

    裕亲王府门前,玉琉叫清风和清云把人泰勒进去,顺便说了一下情况便走了。

    清风和清云回到马车上,有些犹豫的问道:“福晋,那个裕亲王福晋醒过来会不会指责您?”毕竟,福晋好像故意延迟了救人的时间。

    “她不敢说的,要知道,可是她要害我在前,若是说了,她可能连这个身份都没有了,裕亲王可没宠她到愿意得罪太子的份上。”孰轻孰重,她会衡量明白的。

    “况且,我还救了她呢,我若真想害她,根本就不需要救人。”直接让她被杀多好。

    清云蹙眉道:“那也是她活该,谁让她那么恶毒,就因为嫉妒便要害死福晋。”

    玉琉笑了笑没有说话,这样的人确实不值得同情。

    一步错步步错,人总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6章 癫狂 返回《清穿之乌拉那拉氏》目录 下一章:第108章 山,美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