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妥协

文/吃货懒懒
本章字数:5073 清穿之乌拉那拉氏txt下载

胤禛刚到玉榴居大门,便看到三胞胎朝他奔过来,“阿玛,阿玛。”

听到三胞胎软糯甜腻的声音,胤禛的脸瞬间柔和了许多,抱起最先跑过来的红宁,看向靠在门边浅笑的绝世佳人,他心里一下便荡开了暖暖的波浪。

他一定,不会后悔的。

看他脸色与往常不太一样,玉琉便开口道:“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对。”

胤禛笑了笑,“没事。”

知道他不想说玉琉也没再问,只是替他倒了碗热汤,“暖暖胃。”这是她早先便叫人准备的,就是为了让他回来的时候可以暖暖身子。

胤禛接过喝了一口,胃暖了感觉连身上的寒气都去了不少,摸.摸三胞胎的脑袋,便看着玉琉道:“我还有事,就先去书房了。”

“嗯。”

玉琉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对着清云吩咐道:“你去把今天跟着殿下进宫的人叫来。”胤禛今天的情绪实在太不对劲儿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是。”

不一会儿,清云便带着一个小太监来了。

“就是你陪殿下进宫的?”不等他行礼,玉琉便问道。

“是的。”

“你可知今天殿下出了什么事?”虽然知道胤禛不告诉她只是因为不想她担心,但她总觉得这事与她有关,所以她必须要知道。

小太监摇摇头,“这,奴才不知。只是,今天殿下从乾清宫出来之后脸色便不大对。”

玉琉沉吟半晌,“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应该是皇上说了什么,胤禛才会这样不对劲儿的。

胤禛想来喜怒不形于色,这次情绪那么明显,应该是与储君之位或者和她有关,玉琉想到近些天许多夫人带着自家女儿来拜访的场景,难道……

玉琉起身走向书房,这件事她一定要知道。

书房内,胤禛正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苏培盛走进来轻声道:“殿下,太子妃来了。”

在胤禛成为嫡子时玉琉也变成了名正言顺太子妃。

胤禛愣了一下,“让她进来吧。”

“你怎么来了?有事?”胤禛起身迎接她,平时她从不来这边的。

“你今天情绪不太对,是出什么事了吗?”玉琉握着他的手,柔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朝中有点……”

“是因为我吗?纳妾的事?”玉琉打断他的话,直接问道,“就算你现在不说,我以后也会知道的。”

看着她坚定的眼神,胤禛叹了口气,“皇阿玛说我不能只有一个皇后,叫我纳妾,若不然……”

玉琉紧蹙眉头,“若不然什么?”

“江山,美人,只能选一个。”胤禛故作轻松道。

玉琉瞳孔紧缩,“那你……”选了什么?

胤禛无所谓的笑笑,“自然是美人。”虽然他有野心,有抱负,但是如果没有当初陪他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那个人,那他也不会开心的。

高处不胜寒,即便真的站在了至高无上的地方,没有取暖的人也不过是孤家寡人罢了,他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玉琉的性子他比谁都清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若是他真的纳妾,那他们就真的完了。

“我们现在就很好。”即便不能坐上那个位置,以他的本事,铁帽子亲王还是可以得到的,而且因为他在民间的威望,新任皇帝绝不敢随便对付他,甚至因为人言可畏,还必须对他好一点。

只要他好好的经营,他们的生活和以前也不会有什么区别,只是,孩子们的前途估计要艰难一点了。

玉琉有些难受,可是千言万语却哽在喉咙无法说出口,她轻轻地靠在他胸口,“对不起。”总是成为你的负担。

但是,我不会让你的储君之位易主的。

你的报负,一定可以实现的。

………………

乾清宫

“皇上,弘昊阿哥求见。”梁九功看了看越发苍老的康熙,心里叹了一口气。

康熙放下笔,眼里顿时溢满笑意,“让他进来。”

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原来已经是下课时间了。

梁九功看他这样不由笑道:“这个世上,也只有弘昊阿哥才能让皇上如此开怀了。”还有,废太子。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

“行了,别逗趣了。”康熙佯怒道。

“是。”说着立刻走了出去,可不能让那个小祖宗久等了。

“皇玛法,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弘昊急匆匆的跑进来。

康熙看他这样故意把脸一板,“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弘昊见他如此也不害怕,笑嘻嘻道:“这不是因为在皇玛法面前嘛。”这话倒也不假,在其他人面前时他绝对是稳重可靠的,只是他才十一二岁,在宠爱他的长辈面前免不了有些跳脱。

康熙无奈摇头,“跟在皇玛法.身边这么久,怎么还如此孩子气。”话是这么说,但是语气里却没有丝毫责怪之意。

自从胤禛和玉琉上战场之后,康熙便把弘昊接到身边教养了,而其他的孩子也因为住在太后宫里而经常见到康熙,所以对于他们康熙都比较疼爱。

“皇玛法,弘昊要送给您一件礼物。”

“哦?什么礼物?”康熙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追问道。

弘昊笑了笑,“全家福,孙儿画的全家福。”

把画卷打开,康熙便看到了自己、母后、老四、老四媳妇以及弘昊、红瑶、四胞胎和三胞胎。

所有人的脸上全都洋溢这幸福的笑容,看着温馨至极。

“皇玛法,您喜欢孙儿的礼物吗?”弘昊睁着那双亮闪闪的丹凤眼问道。

康熙笑意满满,“皇玛法很喜欢。”

弘昊顿时放下心来,“皇玛法喜欢就好。”

“皇上,太子妃求见。”

弘昊眼睛一亮,额娘来了,刚想奔出去迎接,便想起这是在皇玛法的乾清宫里,遂乖巧的站着。虽然皇玛法很是宠爱他,但是行.事也不能太过,阿玛说过,皇玛法首先是君,然后才是玛法,凡事要掌握个度,不可逾越。

康熙皱了皱眉,“何事?”

梁九功恭敬道:“太子妃说是有要事求禀,具体没说。”

康熙看向眼神亮亮的孩子,轻声道:“弘昊先回去吧,皇玛法与你额娘有要事相商。”

弘昊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乖乖点头了。

梁九功把弘昊送出去,顺便把玉琉送进来。

“额娘。”弘昊刚出殿门便看到了玉琉的身影。

玉琉朝他笑了笑,摸.摸.他的脑袋,“快回去上课吧。”

弘昊点点头,而后有些依依不舍的走了,因为一直住在宫里,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自家额娘了。

“儿媳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

“起吧。”

“你来找朕有何要事?”康熙坐在椅子上,高高在上的望着她。

感觉到康熙犀利的眼神扫过她,玉琉毫不畏惧的抬起头与他对视,“听说皇上要废了太子?只因为他不肯纳妾?”

康熙冷笑,“老四跟你说的吧。”

玉琉笑了笑,“是儿媳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儿,主动问的。”

康熙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所以?你是来替他同意的吗?”

“不是。”玉琉回得斩钉截铁。

正如胤禛了解的那样,玉琉一向是个不愿意委屈自己的人,如果说刚开始胤禛便有妾侍,而她也不曾爱上他的话,也许玉琉会同意,可是过了那么多年,两人感情越发深厚之后,她不可能会同意,哪怕这个后果非常严重。

康熙的眼神越来越幽冷,“那你今天来是想如何?”

“皇上之所以一定要胤禛纳妾,是因为怕儿媳占据他所有的心神,成为董鄂妃吗?”玉琉跳过他的问题,自顾自问道。

康熙危险的眯起双眼,“乌拉那拉氏,朕若想杀你,轻而易举。”

“所以皇上才试探太子的不是吗?若是他的选择能让您满意,那妾身自然无事,反之亦然,妾身病亡。”玉琉微垂着眸,继续说道,“可是您在犹豫,因为,您怕弘昊会怨您,所以您迟疑了。您明白这个世上纸终归包不住火,如果您动手了,真.相终有一天会被弘昊知道,而到时,您在他心里的映像……可不会如往常般慈爱仁和了。”能入康熙心里的人少之又少,子孙里,除了承祜阿哥和废太子胤礽便只有她的儿子弘昊了。

没有人会希望在乎的人怨恨自己。

年轻时的康熙肯定会以江山为重,毫不犹豫的杀了她,可是他老了,念旧了,心软了,也更优柔寡断了。

“可是您又不甘心,因为儿媳的存在会威胁到大清的统治或者说安稳,因为儿媳能影响两代帝王。”一个胤禛,一个弘昊,“您不确定儿媳是否衷于权势,或者说以后会变得衷于权势。”也许在康熙的眼里,没有人能抵挡权力的诱.惑。

“更何况,我在民间也很有声望。”这样的自己若是野心膨.胀确实很有可能会引来祸患。

“所以,您一定会杀了儿媳,这只是时间问题。”

康熙用力拍着案牍,‘砰’的一声响伴随着他的怒喝,“乌拉那拉氏,你放肆。”即便他确实是那样想,但从来没有人能把他的心思如此直白的说出来。

“你别忘了,朕也可以不选老四。”康熙不由冷笑的看着她,他的儿子可不止胤禛一个。

“可是您明白,不会再有人比胤禛更适合那个位置了。都说选继承人还要看后代,这样才能让大清永久长存,您很满意胤禛的能力,也很满意弘昊的沉稳优秀,若不到逼不得已,您不会轻易换人选的。”本来太子也是比较好的人选,可错就错在,他没稳住,心乱了,恐慌了。

一步错便满盘皆输,他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看着康熙铁青的脸色,玉琉笑了笑,“皇上,儿媳说得可对?”

康熙忽然笑了,“不对,如你所说,朕确实很喜爱弘昊,也许,朕真的会因为他而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你活着老四便绝不可能登上皇位。”若不是他的寿命已经太少,那么他确实很有可能不会动她,因为他明白,乌拉那拉氏在弘昊心里的地位,绝对要比皇位更为重要。

这也是他越发想要杀掉乌拉那拉氏的原因,老四,弘昊,都太过重视她了。

只可惜,没人知道这件事,所以老四也不会猜到他真正的意图,乌拉那拉氏也一样。

“所以,儿媳今天来了这儿。”虽然她能猜到康熙的一点心思,但她完全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有换太子的决定。

即便只有一点可能,她也不希望胤禛的心愿落空,没人知道胤禛为此付出了多少。

“您其实不必如此防备妾身,儿媳没有登天的野望,亦不会是董鄂氏,更不会是武媚.娘。”玉琉说着,停顿了一瞬,“胤禛实在真的很想做一个好皇帝,他有很大的抱负,对百姓的心,在您的皇子中,他论第一没人能论第二,哪怕是与二阿哥相比。”

康熙一愣,很久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到胤礽了。

“你如何证明,自己不会成为第二个武媚.娘?”康熙收起怒容,面无表情的问道。

“因为儿媳不会比武媚.娘活得更长。”玉琉抬眸,淡然道:“太子登基之日便是儿媳丧命之时,这个承诺,可能让皇上收回废太子的念头?”

她总该,为胤禛做些什么。

康熙瞪大眼睛,瞳孔不由一缩,“你可知自己在讲什么?”

“儿媳自然清楚。若您还是不相信,您可以给妾身喝下损害身体的慢性□□,我保证,没有人会知道真.相,而您只要,再给我五年时间便可。”历史上的康熙是六十一年才去世的,还有很长时间,看到她死去康熙便应该放心了吧。

望了她许久,康熙终于率先移开眼睛,“梁九功,去把周德深叫来。”

半个时辰后。

玉琉走出殿门,外面忽然下起了雪,落在她的头上,清风见她出来便急忙帮她打伞,而清云则把披风披在她身上。

“太子妃,您怎么进去那么久?”清风看她出来不由问道,刚刚还看见太医院院判了,吓得她还以为太子妃出事了呢。

玉琉用手接了落下来的雪花,不过一会儿,便融在了她的手里,“没事,只是刚刚向周太医请教了一些问题。”

“我们回吧。”

这雪,越来越大了,像要活活把人埋掉一般。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8章 山,美人 返回《清穿之乌拉那拉氏》目录 下一章:第110章 完结:登基,美人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