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鬼术

文/贪吃的狗
本章字数:4472 前世怨灵txt下载
甘草话刚说完,死牢的大门处便冲进来一匹蓝色的马驹,蓝色的火焰缠绕着全身,一眼望去,就认出了这匹马是小倔驴,独特的外貌和一身的蓝色火焰展现了它的震慑力。

    只见周边的所以死灵军都纷纷喊道:”烈焰,烈焰。”

    此时在场的甘草和几个铁哥们好像根本就搞不清楚怎么回事,还埋在鼓里,还在一边不停的嚷嚷:“你们哪个剧组的,镜头拍错啦,我们不是演员。”

    小倔驴的出现,使得我一下就愣住了,它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小矮人带过来的吗。

    可此时,小倔驴的下一举动,让在场的所以死灵军包括这各小矮人都目瞪口呆,只见小倔驴一个劲的朝着我冲过来,把挡住它所有的死灵军都撞飞了起来,瞬间冲到了我的面前。

    小倔驴身体外侧的蓝色火焰瞬间集中在一起,向外展开形成了一扇翅膀,前蹄向下俯蹲,好像在暗示让我爬到它的马背上,看到它的这一举动,我朝着母亲和甘草他们大声喊道:“快,趁现在,爬到翅膀上去。”

    可甘草好像还没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惊讶,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还看了看四周,小声的对着我说:‘真拍上啦?实体特效做得真不错,怎么没看到摄影机呢?“

    听见甘草这句话,自己差点就气晕了过去,但也懒得去和他解释了,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便配合着说道:“是是是,你是剧中的大反派,快上马,没时间了。“

    甘草一听,脸上露出了极其兴奋的表情,好像真的以为这是在拍戏,一幅认认真真的样子悄悄的到我耳边说了一句:”小维,我的下一句台词是啥?“

    听到甘草这一句,搞得我哭笑不得,几乎都要崩溃了,本来自己心里都已经十万火急了,在让甘草这么一闹,都快要忘了自己是在冥府了,之后对着甘草大吼了一声:”这场戏没词,任务就是爬到马上逃出去。“

    更奇葩的是站在周边久不吱声的阿左来了一句:”你们拍吧,我不拍,像我这样赫赫有名的设计师,怎么可能跟你们这群演员为伍。“

    此时被撞倒在地上的死灵军也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骑在马上的小矮人举动显得很淡定,闭着双眼说了一句:”暗影芭比。“扭头便转身掠马离去。

    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倒在地上刚爬起来的死灵军,竟然也跟着小矮人一起撤离了,包围在我周围的死灵军也放弃了包围,纷纷像死牢大门撤离。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的身体瞬间一下就松懈了许多,可他们为什么直接就这样走了,小矮人说的话也很让人觉得奇怪,暗影芭比?是什么意思?本来还以为这下死定了呢。

    这时候我什么也没去多想,便赶紧爬到了马背上,让甘草他们一起上来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这个地方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秒都不想在继续呆下去,可甘草他们仅仅只是把这件事情当成了一场戏,还在左右不停的四处张望找摄影机在哪各角落。

    ”甘草......你们还在看什么呢,赶紧上来啊,不想要片酬了是吧。“此时,我觉得这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的解释,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呆头呆脑的,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来到冥府的,更离奇的是他们竟然不知道这里是冥府。

    一提到钱,甘草他们跟打了鸡血一样二话没说,纷纷都爬到了小倔驴的翅膀上来,就当他们一个个都爬上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母亲。

    急的我四处张望,都没有看见母亲的身影,刚刚眼里的余光都还能扫到母亲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就在爬上马的时候,母亲突然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我抬头看了看死牢的大门,看到大门的不远处,母亲就站在门边上,转脸扭头对着我笑了笑,这个笑容感觉一点也不自然,是一种凄惨的笑容,几秒以后,母亲变成了透明的状态,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走啊,小维,看什么呢?不拍了吗?“甘草坐在小倔驴翅膀上不停的朝着我嚷嚷,与此同时我也扭头对着甘草回道:”你刚看见我妈了吗?“

    话刚说完,甘草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朝着我嚷嚷道:”什么你妈我妈呀,就咱哥几个。“

    甘草的这一句话,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继续质问道:”你刚不是还和我妈一起说过话吗........“话未说完,挤坐在翅膀上的阿左突然打岔说道:”他绝对没和你妈说过话,我可以作证,但他现在正和一个神经病在说话。“

    阿左突然性的这一句话,听得我是毛骨悚然,不会吧,难道自己撞见鬼了,可我自己就是个鬼啊,之前那几个鬼差一定知道,就是他们帮我的母亲把手链和脚链解开的,可一眼望去,那几个鬼差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糊里糊涂的我又继续问甘草:”那你刚看见那几个鬼差了吗?小矮人,死灵军,你们看见了吗?“

    话音刚落,甘草顿时火冒三丈,朝着我一顿狂吼:”小维你是不是有病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今天说话怎么跟神经病似得,到底还拍不拍了,这么半天也没听见导演说句卡,摄影师藏哪呢?“

    甘草的这一句话,更是让我摸不着北了,又继续质问道:”就刚那几个穿古装的,腰间配剑的,头戴地主帽的,留长辫子的,有看见没?“

    ”哦,你说叫王八那货啊?“甘草回道

    “对对对,就是他,有看见过他吗?”

    ”看见了,怎么了?“

    ”那你当时有看到过我妈吗?“我把话绕了一圈又说回来了,话刚说完,甘草脸色瞬间又怒了起来,对着我一顿怒吼,口水都快飙到我脸上来了,”你是不是聋啊?都跟你说了没看到。“

    此时小倔驴嗷的一下,大叫了一声,抬腿便搜的一下狂奔了起来,冲着死牢大门就飞奔而去。很快我和甘草几个便被小倔驴带出了死牢。

    小倔驴一路狂奔,怎么招呼也停不下来,大声的喊道:”哥几个抓紧啊,这马很倔的。“可坐在翅膀上的甘草他们并没有回复我,可此时此刻,我感觉到身后怎么凉飕飕的。

    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发现甘草他们几个不见了,刚刚不是还坐在小倔驴的翅膀上吗,怎么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了,不会被小倔驴给甩到地上去了吧。

    当我在回过头来看向前方的时候,感觉身后又有一股凉飕飕的寒气逼到我的身后,好像有一个死人爬到我背后一样,又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后面,还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让小倔驴停下来,可它就是不停下来,一路不停的四处狂窜,不经意间感觉身后有一双冰冷的双手朝着我肩上拍了一下。

    这个时候,我想也没想就从小倔驴的马背上跳了下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此时眼前一片空白,忍了剧烈的疼痛地上拼命的爬了起来,膝盖上的皮还没蹭破了,留了一小摊血迹在地上。

    小倔驴好像根本没有在意我有没有在它背上,而是继续朝前方奔去,像是发了疯一样,拼了命的往前跑,就在我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的时候,眼前的景象瞬间一片漆黑,白色的石桥瞬间变成了一排长长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血迹斑斑,四周的熔岩变成了红色的血液,而此时,我就被摔在这座“石桥”上。

    此时,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一下就从尸体上蹦了起来,跳到了两边的血池里,就在视野的不远处,从尸体堆里爬出来了一个血迹斑斑的女人,披头散发,穿着一身白色的旗袍。

    嘴里还不停的吐着黑色的的液体,刺鼻的味道一下就散发到我这里来,这种味道一闻就让人觉得反胃,像是一种臭尸的味道。

    这个女人一步步的朝我逼近,身上还有很多恶心的小虫子在爬来爬去,吓得我裤子都已经湿透了,转身就一股脑的往前逃,试图逃回刚刚的死牢里。

    跑了好一会儿,眼看就要跑到牢门口了,可眼前却早已不是刚刚的那间铁牢,而是一座座的坟墓,每一座坟墓都有一个铁笼关着,坟墓旁边还有一堆堆的纸娃娃,这些纸娃娃很面熟,好像就是刚刚那几个鬼差,其中有一个纸娃娃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小王。

    走近一看,每个坟墓的墓碑上都有一张黑白照片,有一张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嘴唇已经模糊的看不清楚了,但照片里的眼神却很熟悉,很像甘草的眼神。

    走到第二个墓碑上,照片上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满脸都是皱纹,遗照显得很沧桑,上面写着死于某年某月某一天。

    眼前还有不少的坟墓被关在了铁笼里,正中间还有一个雕像,很显眼,是一匹马的雕像,这匹马很小,很想之间的那匹小倔驴,雕像上面刻着几个大字,都是古文,只看清前面两个字叫烈焰,后面的不是因为太模糊,而是跟本不认识是什么字。

    雕像的边上有一座很大的坟墓,这座坟墓是这里面最大的一座坟墓,就埋在雕像的后面,当我走近一看,清清楚楚的看见墓碑上贴着自己的一张黑白照片,更令我觉得毛骨悚然的是,照片下面的几个大字。

    上面写着,此人未卒,四个大字,这张照片确实是生前自己照的照片,只不过变成了黑白照,就在这时候,自己的身后又感觉一阵凉飕飕的寒气在后面流动,好像有一具尸体趴在自己的背上一样。

    我想也没想,就从腰间抽出剑刃,转身对着眼前一阵的乱舞,这把剑是刚刚从死牢鬼差手里夺得的,过了好一会,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回过头来一看,自己手里的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只血淋淋的半截手臂,吓得我一下就抛了出去。

    眼前的鬼差变成了一张张纸糊的娃娃,甘草他们便成了一堆堆的坟墓,在回过头来一想,自己刚刚到底是在和谁说话,从一路来到冥府,这到的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一座座石桥变成了一具具的尸体,两边的熔岩变成了血池,小王也变成了纸糊娃娃。

    难道之前都是在跟这些东西说话吗,内心几乎都快要崩溃的我,蹭的一下就坐在了地上,眼前的所以景象都让自己觉得不可思议,就当我傻傻的坐在地上两眼呆呆的注视着前方,身后传来了一阵凄凉的声音。

    “我...要...你...去....死。”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每一个字的音调都用凄凉的嗓门拖得特别长,让人听了觉得很不舒服。

    我根本不敢回头看,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撒腿就跑,一直从坟地里一路跑到了血池,血池上面还堆满了一具具血尸。

    此时,自己的胸口感觉有一股热气不停的往外散发,好像是衣服里有样固体在散发热量,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发现口袋里有一块石头滚烫滚烫的,是姐姐在仓库里留下来的这块石头,当时我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石头的热量越来越大,几乎散发了方圆几十米的面积,我立刻把这块石头扔了出来,这块石头越来越烫了,一直不停的在散发热量,这时候,只听一声巨响“砰”的一声,附近的一具具血尸都消失掉了,血池里的红色液体也不见了,眼前瞬间一亮,所有景象都恢复成了刚刚的景象。

    尸体变成了石桥,血池变成了熔岩,一座座坟墓变成了死牢,但是眼前这块石头却变成了一块冰石。

    这块石头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石头,只清楚是姐姐在仓库里和萧竹一起死后留下来的,为了纪念死去的姐姐,我把它留在了身边。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章 奇遇 返回《前世怨灵》目录 下一章:第十二章 绝地反击(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