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三把钥匙

文/贪吃的狗
本章字数:6980 前世怨灵txt下载
两个鬼差被吓得双腿酥麻,直接就跪到了地上。老鬼差也没有多说什么,拍着屁股转身便走了。

    铃铛回头看着之前那石亭。里外横竖都躺满了无数的尸体,大多都是死去的白衣兵。铃铛当时几乎都没有完全看清楚,那些白衣兵在短短的片刻就被老鬼差给搞定了。

    瞧那阶梯间的三五具横尸,以及青石板下的七八排血体,到处都布满着血腥味。在回头看向老鬼差时,背影越走越远,溜进了丛林。

    后面两个鬼差赶忙跟了上去,又跪到了铃铛身前,一副狼狈的模样,手抱着头,哭泣泣的求道:“大姐,我们不是有意的,能在继续跟着你吗?”

    铃铛把白刃架在其中一人脖子上,挥刀而下。接着刀锋回转,捅向另一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处理掉两个鬼差后,铃铛把刀一手,冲着前方那树林子里追了上去。

    一路追到树林后,左右看着没发现老鬼差的身影,便左右叫道:“老狐狸?你走哪去了?等一等我!”

    这里的松树挨挨挤挤,路也不好走。铃铛走了两步脚底子便受不了了,绕过了一座磐石,又往前看着,后面传来声音,“干什么?”

    铃铛回头一看,见老鬼差就稳坐在磐石上,手里拿着一把笛子,面色平静。铃铛便说道:“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不等我了吗?”

    “等你?等你干什么,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救了你你还不谢我。”老鬼差道。

    铃铛走近一步,道:“是你救了我,不过你现在需要去哪?”

    “我去哪管你什么事?你这姑娘事情还真多,不会又纠缠着我拿钥匙吧?”老鬼哼了哼鼻子,又道:“实话告诉你,这要是我是不可能给你的,我留着还有用呢。”

    铃铛嘴边一笑而过,从腰间取出另一把钥匙,往老鬼差脚下一扔,道:“还有一把呢,你既然这么喜欢钥匙,那我把自己的也给你。”

    老鬼差捡起钥匙,含进了嘴里。回头手指着那林子方向,回道:“那女丐的尸体,你得把她烧掉,或者五马分尸,否则一但醒过来,又会带人过来找你的麻烦。”

    铃铛道:“这我倒不是怕,问题是你要去哪?”这语气又加重了,看似很关心老鬼差的去向。

    老鬼差摸出葫芦瓶子,凑到嘴边喝了好几口,酒气味扩散到四面。铃铛上去道:“我也要喝一口!”

    “哈哈,你喝不得,喝不得,这可是鸳鸯酒,只有夫妻才能相互共饮,若是旁人喝了,必然会死。”老鬼差说着,从磐石上跳落在草地上,又把酒葫芦扔给铃铛,续道:“怎么?你果真要尝尝。”

    铃铛接过瓶子,丝毫没有半分的犹豫,揭开盖子,将剩下的半葫酒灌入肠中。喝到一半,口吐出来,说道:“怎么是水?”

    老鬼差捏须笑道:“哎呀,你还真敢喝。都跟你说了是鸳鸯酒,味道自然是与众不同,你口不是渴吗?”

    铃铛把酒葫芦扔到一旁,冲着那树林子走了过去,背对回道:“我先去把那女丐的身体烧了,刚走得匆忙,差点就忘了。”

    老鬼差捡起地上的酒葫芦,神色慌张的自言自语道:“哎呀,多好的酒啊,就这么洒了,太可惜了!”说着,自己还用嘴去添了瓶子盖两舌头。

    放回葫芦后,便也跟了上去。与铃铛一同回道了之前那亭子下,见那女丐的尸体还躺在地上,已经石化成泥。

    铃铛走到女丐身前,翻开她的身体。那脸上好比涂抹了一层白油,冰气都快要扑到她的面上。

    老鬼差拿出火炬,点燃后递给了铃铛,说道:“你来烧吧,记得一定要烧成灰烬。”

    铃铛手接过火把,扔到了那女丐身上,那女丐被烧化后。身体留下了一颗绿蛋,看着就像个还没成熟的西瓜。

    铃铛觉得很不可思议,便问道:“这是什么?”

    老鬼差上前一看,笑着说道:“哎,这不就是一个鸟蛋吗?不碍事,把它踩碎之后扔掉就行了。”

    “我的意思是说,这女丐的体内怎么会留下这么一颗蛋?”铃铛回道。

    “这老夫就不清楚了,不过有老夫在,你这小姑娘就尽管放心吧。我别的本事没有,旁门左道学得很精通,就算这女丐在死而复生,我都能把她在杀掉。”

    眼下这颗绿蛋,形状看起来不大,用手都能完全捏住。铃铛取在手里,感觉都还有些热乎乎的,真的就像刚从禽兽肚子里蹦出来的一颗热蛋,幼崽都还没成型。

    老鬼差又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哎,起来吧,咱们先下山找家面馆吃点东西,这里又冷又凉的,呆就了会感冒的。”

    这说着,老鬼差脱下了自己的上衣,自作主张的披在了铃铛背上。

    铃铛惊得立刻从草地上蹿了起来,把后背的上衣扯下,回头惶恐的瞪着那老狐狸,说道:“你干什么?”

    “给你加件衣服啊,你难道一点都不冷吗?”老鬼差道。

    “不冷,不冷,赶紧走吧!”铃铛把衣服还给了他。

    这回,丛林里冲出一匹蓝马,就是之前把铃铛带过来的那匹蓝马,速度快得惊人,径直冲越到了铃铛的身前,哼哼地叫着。

    老鬼差正眼看着那匹马,说道:“这还真是匹好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马的名字应该叫烈焰吧?它的母亲叫寒霜,三千多年前就已经产下,这算下来也有四千多岁了吧?”

    “三千多年前产下?怎么会有四千多岁呢?”铃铛上去拍了拍马屁股,摸着马尾巴回道。

    “这你就不懂了,还剩下的一千多岁,是那马的阳寿,而它的冥寿已经活了三千多年了,看着这匹马,我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铃铛跳到了马上,回头看着老狐狸,说道:“你别废话,赶紧上来吧?你不是要去找家面馆吃点东西吗?刚好我自己的肚子也饿了。”

    老鬼差点着头,爬到了蓝马展开的翅膀上,往上一坐。这整匹马便飞了起来,须臾后便飞出了丛林,来到之前那座繁华的城市里。

    可这座城市突然见也不知怎么了,发生了不少变化。原来还有不少行人在走动,自从与那几个鬼差从超市里出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马飞到空中,在一家馆子停下,蹭了曾马蹄子。铃铛跳下,可眼前这家馆子玻璃大门是关上的,中间一把锁,里面很黑,也不知里面有没有人。

    铃铛这回转身看了看马路上的四周,依然安静得可怕,除了在夜色下微微闪烁的路灯之外,空无人影。

    这回,老鬼差也跟着从马背上跳下,走到铃铛肩旁,往里一瞅,跟着问道:“咱们要不换一家吧,这里面阴森森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估计掌柜的不在!”

    铃铛把头轻轻一点,回道:“行,咱们走吧,去另一家看看。”

    话落,两人都纷纷转身,朝着马翅膀上走了回去。

    二人身后那家面馆里,突然传来了声音,“来都来了,干嘛要走?来吃点东西嘛。”

    听到声音,二人又转过身去,两双眼睛同时望着那道玻璃大门。见门框被推开,里面走出来一个老婆婆,手持一根拐杖,另一手拿着一个皮球,迎上去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哪一个是冥王呀。”

    铃铛听后感到有几分惊讶,也跟着走上去,来到老婆婆身前,说道:“什么?冥王?”

    “就是一个女乞丐啊,这几天经常来这里吃东西,还带着好多士兵来呢,出手可大方了,每次不是给宝石就是给金子。”老婆婆惨淡的一笑。

    后面那老鬼差一听便知话中其意,上去就把铃铛往回拽,同时笑嘻嘻的对着老婆说:“嘿,咱们不吃了,太晚了,要不明天在来吧。”

    这老婆婆显得有些不高兴了,但脸上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扔下了拐杖,走到了玻璃门前,伸出那粗糙无比的手掌,拉开了门栓,从门缝里钻进去半边身体,回头冲着二人边招手边笑道:“来嘛,吃点东西在走,外面太凉了,别冻着了。”

    铃铛显然有些激动,正准备走过去。老鬼差又把她拉了回来,嘴悄悄凑到她耳边道:“别去,里面危险!”说完,又回头冲着那老婆婆笑眯眯的说道:“老婆,咱们不吃了,您先回去吧!”

    这句话可把铃铛给气得,回头甩了他一眼,道:“怎么就不吃了呢?好不容易找到家面馆,你要走你自己走,本姑娘可饿着呢。”

    老婆婆跟着在门边煽风点火,“是啊,外面这么冷,会感冒的,来吧,里面有火烤,有汤喝,还有暖和和的床可以过夜,怎么样?来呀!”

    在铃铛眼中似乎看那老婆婆没有任何问题,正要往里去,又被老鬼差拦下。

    老鬼差皱着眉头,索性直接把整个身体挡在了铃铛身前,“你干什么呢?没发现那老婆婆有问题吗?”

    “你怕什么呀?怕遇见鬼啊,咱俩不也是鬼吗?”铃铛根本就没有去在意,推开他又继续往前走。

    那老婆婆依然面带着不正常的笑容,把一边门拉开,不停的在招手。

    老鬼差没有办法,只好把后背的铁锤子给掏出来,紧握在手里,跟着走进了那家面馆。

    铃铛走进门槛,老婆婆从门下捡起半截红蜡烛,用打火机点亮之后,顺着里面摸了进去。

    三人从先到后,走到一半,面馆的餐厅里在蜡烛的照亮下,两张桌子中间摆放着一辆摩托车,这车看起来很陈旧,上面都是灰尘。

    老婆婆走到车前,一脚将其踹翻。摩托车倒地后,轮胎脱落而出,滚到了桌子下。老婆婆气道:“这龟孙子,居然把车停在这里,欺负我老眼昏花看不见是不。”

    这句话把身后的铃铛都给愣住了,根本就不知道,那老婆婆倒地在说些什么。

    老鬼差紧跟其后,手里的连环铁锤握的更紧了,想着万一有个不测,立刻把锤子朝那老婆婆脸上招呼。

    老婆婆把车推到一边后,走到了最里面那张桌子,这才停下,叹了口气。回头对着铃铛说:“大姑娘,你们就坐在这里吧,我去给你们弄两碗面来,等着,等着啊!”

    老婆婆踢开了挡在眼前的凳子,走进了餐厅后的厨房,走得是松松散散,赶紧整个身体都快要散架了似的。

    铃铛也没有去在意,走到桌前的凳子下,便坐了上去。

    老鬼差站在原处,绷紧了每一根神经,左右望着天花板,歪嘴冲着那老婆婆说道:“等会,这里难道就没有灯光吗?这么黑,你让我们怎么坐。”

    铃铛有些不耐烦了,一拍桌子瞪着那老鬼差,骂道:“你哪来这么多话,我们就是进来吃个东西,被你弄得疑神疑鬼的,你不是神通广大吗?真要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施展的你神威啊。”

    尽管铃铛这么说,可那老鬼差脸上的牛皮筋依旧没有松弛下来。

    老婆婆这时笑眯眯的回头道:“哦,差点忘了,这里的电灯都坏了好几十年了,一会啊,我去给你们送些蜡烛过来,等着,等着啊!”

    老鬼差回头看着,老婆婆便走进了厨房。铃铛这时有些犯困了,眼皮子都睁不开,手趴在桌面上。尽管那张桌子很脏,像是很久没有用抹布擦过的一样,可铃铛这会是浑身都使不上力了。

    老鬼差斜着眼瞪铃铛,说道:“我说你近来干嘛,趁现在赶紧走吧,就这破地方搞不好是个墓穴的化身。”

    “你台戏看多了吧,要走你自己走,反正我是不走!”铃铛已然筋疲力竭,根本就不在意四周的环境,从她到阳界以来,从来都没有睡过一觉,连个盹都没有打过,看似已经累都了极限,恨不得马上就倒在桌上睡过去。

    老鬼差没有办法,只好跟着铃铛坐到了一块,把手里的铁锤放到了凳子旁,面对着铃铛,说道:“我跟你说啊,你这回可千万别睡,不如咱先出去,随便找个地方,也比在这里强啊。”

    这话刚落,里面那老婆婆便走了出来,手拿着两个盘子,走到桌子中间,漆黑的身影,二人都没有发现。直到老婆婆把手伸到桌子前,把盘子摆放在中间。

    两人在立刻回过了神,同时扭头惊讶的看着她,异口同声的道:“啊!”

    老婆婆笑了笑,说道:“来,面条没有了,只剩下馒头了,不如你们就凑合着点。对了要不要住店啊,咱们这不仅是家面馆,还是个旅店呢,有房间,而且还好便宜,你们看着给,给多少都行。”

    老鬼差立马把凳子下的铁锤给捡了起来,拿到了手里,冲着那老婆婆语气沉重的威胁道:“你这老东西,到底想耍什么花招,告诉你,我可是个鬼差,你要是不老实,我就把你的魂给勾走。”

    铃铛气得又把桌子一拍,凶道:“你干什么呀?人家就是一个老奶奶,手无寸铁的,看你把人家给吓得,早知道就不跟你一块了。”

    老婆婆淡淡一笑,回道:“没事,没事,你们怕生,很正常,这店就这样,开了几十年也就这样,你们开心就好,我去给你们拿些酒水来。”

    铃铛笑着道了声谢后,回头便盯着桌前的馒头看,这馒头闻起来味道很不好。就感觉跟藏柜橱里放了几天几夜在拿出来的一样,完全已经馊了,更不要说吃了。

    铃铛拿着一个馒头到手里,又拿了一个给老鬼差,说道:“你闻一闻,什么味道啊?”

    老鬼差没有伸手去接,因为他手里拿着铁锤,但却开口道:“不闻,也不吃,你要吃你自己吃,你这姑娘是要我操多少心。”

    铃铛听后有些愤怒,白了一眼,道:“你要不情愿,你就走吧,我现在心已经很累了,找了几天人都没找到,只想睡觉。”

    “你要找谁?”老鬼差问道。

    铃铛把手里馒头放回了盘子里,把头朝桌面上一趴,困道:“不说了,我先睡觉了,你要走你便走,但你救了我一命,我不会忘记这个人情的,我会还给你。”

    说着,铃铛把眼睛一闭,三两秒便酣睡了过去,不论老鬼差怎么叫都叫不醒来。

    老鬼差这回没办法,只好坐在她身前一直盯着她看,时不时的还回头往餐厅的四周观察来,观察去的,总感觉身边有不少人在围着他,可却没有发现。

    这时候,老婆婆突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左手一瓶酒,右手一只鸡,一路慢走到了老鬼差身后,趁其没注意,缓缓开口说道:“我说你这老头啊,可真是的,人家姑娘睡着了,你就把她抱到床上去咯,傻愣着干嘛。”

    老鬼差一回头,手持着铁锤直接把周边的一张木凳子给敲碎,瞪着半边红脸,雷声道:“你这老太婆少给我啰嗦,如果你不想变成这张凳子,就给我放到最老实,否则后果犹如此凳。”

    老婆婆面色很淡定,脸上总是挂着一副笑容,慢慢走到老鬼差身边,把手里的酒菜放至桌前,又从袖子里抽出一双木筷子,摆上去后,道:“来,别这么激动呀老头,吃点东西,吃饱了不比什么都要好?”

    “少跟我来这套,你那筷子从哪来的?这么藏在袖子里,不嫌脏啊?”老鬼差目不转睛地道。

    “哎,你要是闲脏,我去帮你洗洗怎么样?看你身也不干净,直接用手抓不就得了。”老婆婆说着,又冲着旁边的空气说道:“闺女,感觉到一边去看书,别这挡着碍眼。”

    “你在跟谁说话呢?”老鬼差左右不见人,好奇的追问道。

    “我在跟我闺女说话啊,她就在我身边呢。”老婆婆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一把腐朽的铁钥匙,扔在了桌子上,还把手里的红蜡烛给放到了中间,接着道:“这是房间钥匙,吃完了不介意就在这住下吧,房钱你想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

    老婆婆用很快的语速说完这串话,转着身,就走回了厨房,那苍白的头发在黑暗中还隐隐发出一缕白晃晃的光芒。

    老鬼差盯着她背影看了好一会,直到完全消失在黑暗中,这才松懈了下来。又放眼看着桌面上那一瓶酒,和一只烧鸡。除了馒头是发臭的之外,其余菜中残留下来的,还是有些淡淡的香味。

    老鬼差手拿起一只烧鸡,又看着正对面酣睡的铃铛,掰扯下一只鸡腿,问道:“喂,姑娘,你要不要吃一点啊?这鸡腿好像还很新鲜。”

    可铃铛早已经沉睡进了梦想里,对于眼前那老鬼差的一言一语,根本就听不见。

    老鬼差唉声叹气的,盯着手里鸡腿,道:“你不吃,那我自己吃了,给你留着个鸡腿吧。”

    自言自语的说着,他便把鸡腿快速的往嘴里塞,狼吞虎咽的,二三十秒,他就把整个鸡腿啃成了一个鸡骨头,把嘴皮都抹出了层黄油。

    吃完一个鸡腿,老鬼差又接着手掰下第二个鸡腿,吃了一口,嚼了下。嚼着嚼着,他侧耳不经意的听见,自己旁边那张桌子,也传来吃东西的声音。

    老鬼差急的回头一看,漆黑的餐厅里除了自己眼前这张桌子,周边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一个物体。

    老鬼差拿起桌子上那半截燃烧的红蜡烛,冲着旁边那张桌子走了过去。同时还不忘把铁锤子给拿上。

    当靠近那张桌的时候,墙壁上反照着一个黑色人影,头发长长的,脸庞小小的,正坐在桌前的凳子下,手拿着一本书,在看,另一手拿着一根啃过的鸡腿。

    可老鬼差低头望去的时候,眼前那张桌子却是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墙壁上那人影是从哪照出来的。

    老鬼差盯着眼前那张凳子,下意识的问了句:“有人吗?”

    吃东西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来,老鬼差身体颤抖了一阵,头皮就像被浇了层辣椒水,又痒又疼。

    老鬼差把蜡烛又往前一送,这时候,一只手从桌子下抓住了他的双腿,就这么紧紧的握着,力气很大。老鬼差低头一看,是一双白手,很小很细,像个小孩藏在桌子底下。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皮球与头 返回《前世怨灵》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三号货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