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蓝裙女孩的尸体

文/贪吃的狗
本章字数:6874 前世怨灵txt下载
那车果然就直接停下了,而且停得特别急,里面的那司机像是直接把刹车盘踩到了最底。坚固而不摧的泊油路上在顷刻之间摩擦出了剧烈的声响,“滋!!!”

    车完全停止后,里面的司机没有出来。铃铛立刻飞奔上去,跑到车前,看了看车边的那扇窗户,对着门前那道无形的空气说道:“幸会!幸会!刚真是多有冒犯,请宿醉。”

    铃铛顿了一会,加重了声音,又接着道:“施主,可我还是想求你帮帮我的忙,我现在真的困难,我能搭乘下你的‘马’车吗?我会给你钱的。”

    连着两句话,可这车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里面很安静,车里面就好像没有人一样,铃铛不得已用手敲了敲车门上的玻璃,又道:“打扰了,小女子也是不得已,继续去一个地方,你能帮帮我吗?”

    可这车里面,还是没有人回复,黑色的玻璃根本看不清楚里面驾驶位上坐的是人是鬼。铃铛犹豫半刻,试图用手去拉着车上的门栓,轻轻一拉,门果然就打开了。

    铃铛在用力,直到那扇车门完全打开。放眼望去,驾驶位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染满了灰尘的红色皮球摆放在副驾驶位上。

    这是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大概就在三四万块钱左右。车看起来很旧,轮胎上面都积满了黄土。可铃铛并不知道,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东西,便直接钻进了她自认为是马车的车内舱里。

    这车里面一共有四个座位,前面有一个方向盘,后面两个座位,左边一个副驾驶位。空荡荡的,前后都没有人。铃铛身靠在座位板上,侧躯扭头问道:“有人吗?”

    车内无人回应,铃铛又把头往后面两个座位底下埋脸瞅去,车底部有些红红的,闻着像血的味道,可整个车里面除了她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到第二者在内,她更不知道,之前那车是谁开动的。

    就在这时候,车内突然发出了一个小娃儿的哭声。听这声音,好像是从车后备箱子里传出来的。一边哭着,一边喊着:“妈!妈妈!母亲,在哪?”

    声音极为沙哑,像是把喉咙管都震破了一样。铃铛立刻跑下了车,走到后备箱,两手用力的把盖子抬起来,那一刻她发现,车箱子里,装了一个黑色的塑料口袋,很大,很厚,看着像是专门用来装尸体的。

    片刻后,那黑色塑料带慢慢开始动了起来,里面不停的在渗透血液,染红了整个车厢。

    铃铛鼓足了勇气,伸手把那黑色袋子直接打开。掌心触碰到塑料袋口的时候,感觉有些黏糊糊的,就根脑浆子一样。

    解开了口袋上的麻绳,里面滚出来了一个满身是血的婴儿。就跟之前货仓里的那婴儿一样,头破血流的,脐带都把肚子给缠住了。

    出来的时候就一直在苦,苦得极惨,满面的泪水,一张“沙包”大的脸庞鼻子下到处都是涕液。

    铃铛立刻就把那小婴儿从车子里抱了出来,捧在怀里,从腰间掏出了一张白色布条,擦了擦那婴儿脸上的血迹。可那婴儿还在哭泣,像是在找着妈妈。

    “哦哦哦!不哭不哭小屁孩。”铃铛看起来也挺会哄小孩,一边擦干它身体,一边哄道:“别哭,别哭,姐姐带你去找妈妈,妈妈很快就来了。”

    咦?这句话还挺管用。声音刚落,那婴儿果然就不苦了,慢慢的,反而还笑了起来,拉着嗓子沙沙的咬唇道:“奶!奶!”

    铃铛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居然会说话,而且说得如此清晰自然,两颗门牙都已经长出来了。

    那婴儿在铃铛怀里挣扎,铃铛便说道:“哦哦,别哭!别哭,我这就带你去找吃的东西。”

    听到这句话,那婴儿便不在铃铛怀里挣扎了,看起来很老实,慢慢闭上了眼睛。铃铛转身回头看着马路四面,发现街道边的商铺有很多,其中一个商铺最为显眼,招牌上有面包,有水果,虽然看不懂旁边刻的那两个简体字“超市”之外,可却不难发现,那是一家卖食物的小铺子。

    铃铛说着,便转身走到了那超市的门前。眼前是一扇卷铁门,这种铁门是需要用手朝着底部往上台,才能打开。可铃铛并不知道,直接就一脚把那扇卷铁门给踹破了个洞。

    恰恰超时里面刚好有个人,把里面的那人给惊动了。

    但超市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铃铛便走了进去。左右看着,很黑,但很快天花板上的灯光就亮了。

    亮着的那一瞬间,两边存货的架子上,正中间站着一个年轻女子,身穿着一件黄色的员工制服,胸前戴着块四四方方的工作牌,手拿着一根扫帚,站在原地与刚进门的铃铛对视着。

    铃铛见后,笑着跟她打了个招呼,道:“真不好意思!门我会赔偿给你的,我以为里面没有人呢。”

    那年轻女子没有说话,手拿着一根扫帚便冲了上去,**步之余横冲到铃铛身前,当头就把扫帚往她头上拍了下去。

    铃铛侧身一躲,把手里的婴儿至于负背,惊道:“你干什么?我都说了门我会赔给你的。”

    “你这个小偷,你这个小偷。”年轻女子冲着铃铛头上又拍了一扫把,还不停用脚踹着。

    同时,铃铛后背的婴儿开始娃娃大哭。年轻女子发现铃铛身后那小孩之后,这才停了下来,盯着那婴儿看了好一会,便说道:“怎么?你是那小孩的妈妈?”

    铃铛满头的灰,晃了晃脑袋,往后退了一步,说道:“不是,这婴儿是我在路上捡来的,不知是谁丢弃的。”

    这年轻女子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坏人,见到那血淋淋的婴儿后,心立马便软了下来。把手里的扫帚往边上一扔,皱着眉头说道:“哎哟,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头破血流的,这当妈的准不是亲生的。”

    铃铛接着回道:“是啊,我也纳闷呢,你这有给婴儿吃的东西吗?”年轻女子叹气道:“哦,这本来就是超市,吃的东西自然有的是,不过你把门踹坏了得赔偿,我也只是个打工的,等老板回来了,见门破碎,一定会扣的工资的。”

    “工资?原来大妈在这打杂啊,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钱我都会照常给你的。”铃铛道。

    “哎哟,你管谁叫大妈呢?我才三十几呢。”这年轻女子虽然年龄并不算大,可面色已然苍老,看着就像个四五十的中年女性。

    铃铛笑着,把婴儿放到了地上。安置好后,从包囊里拿出了好几张冥币,递给了那年轻女子,道:“大姐,这是赔偿你的钱,刚刚把你门给踹坏了,真是不好意思。”

    年轻女子把钱接了过来,看着手里的冥币,面色很难看,又把冥币塞回了铃铛手里,抬头便回道:“你这姑娘,是不是有病啊?我要的是人民币,你给我死人的钱干嘛?”

    铃铛一听,心头一阵猛跳。盯着那年轻女子看了好一会儿,说道:“什么?大姐,你能看见我?”

    “你一大活人摆在这,我怎么会看不见呢?你这人真是好笑。”年轻女子急头白脸的道。

    对,这也是铃铛没有想到的。因为自从来到阳间,但凡是能亲眼看见铃铛的,都不是活人,除了之前那卖油条的小伙之外,其余的,都不是正常人。

    铃铛一心想到这,急得很快又从包囊里抽出一块尖锐的石头子,背对着那年轻女子,用嘴轻轻一吹。石头在下一秒转变成了一个金元宝。

    回过头后,递给了年轻女子,道:“大姐,你看看,这定金元宝怎么样?能不能抵那扇门的钱?”

    年轻女子楞了楞,一手接过金元宝,看了好几秒。凑到嘴边再用牙齿试探性的咬了一口,刚开始还不相信,这回发现的确是真的金子,只不过她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便回道:

    “哎哟,这玩意,还真是金的。不过现在还真是很少有人把金锻造成元宝的样子,只见过金项链啊,金戒指啊,金元宝我还是头一回见。”

    铃铛听后,笑了笑,道:“是呀,您看看,这够了吗?”

    “够了够了,当然够了,而且还多了呢。”青年女子抬头笑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些零碎的钞票,正要塞到铃铛手中。却没想到铃铛把手往回一推,反笑道:“没事,大姐,不用找零了,多余的就当损失费,送给你了。”

    那青年女子虽然嘴上说着要找零给她,可手还是不老实的把元宝往自己腰包里送,脸上都笑开了花。

    铃铛手指着地上的血娃儿,说道:“大姐,您看看,能帮这婴儿找找食物吗?顺便带它去洗个澡。”

    青女笑着走上去,抱起了地上的婴儿。那婴儿还在哭泣,被青女摇晃了一会,连哐带哄的,片刻就不哭了。看来曾经也是当过保姆的人,知道怎么去哄小孩。

    青女抱着婴儿,往货架方向走,用手一直摇晃着它,哄道:“哎哟,宝宝不哭哦,一下下就好了。”

    铃铛也跟着走上去,一路来到了货架的两边。青女抱着婴儿,来到一层装满了奶粉的货架上,同时把婴儿放置到了一旁的购物车中,手去下一袋奶粉,撕开包装袋后,装进了奶瓶中,又去饮水机边取来了热水,倒进了奶瓶里。

    稍微控了一下温度后,用舌头试了试奶瓶口上的热量,边走回去把购物车里的婴儿抱起,正要给它喂食的时候,没想到那婴儿突然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伸出一双稚嫩的小手,夺过了青女手里的奶瓶。

    青女顿时被吓傻了,不经意把手一松开,那婴儿掉在了地上,打了两个滚,奶瓶子落在了一旁。

    那婴儿直接爬了过去,捡起奶瓶子,自己往嘴里送,“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短短几秒,那装满奶水的瓶子被喝了个底朝天,连一滴奶渍都没剩下,一干二净。

    喝完之后,那婴儿把奶瓶子扔到了一边,整个人就睡着了。

    青女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瞪着两只橘果般大的眼珠子,望着地上那血婴儿。

    铃铛这回跟着走了上去,同时把目光锁定在那血婴儿上,说道:“天呐,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自己吃东西呢?”

    青女打着颤回复道:“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声落不久,那婴儿身体就长大了一点,胳膊变粗了,腿便长了,整个身体很结实。在一看,就像个两三岁大的小孩,感觉都会自己走路了。

    铃铛走上去抱起那刚长大的婴儿,放在自己怀里看着它头半响。青女也迎了上去,说道:“不如我带它去厕所洗个澡吧,这小娃儿看着挺可怜的。”

    铃铛一点头,把婴儿交到了青女手中,道:“行吧,你就去给它洗个澡把,看着它浑身脏兮兮的,怪可怕的。”

    青女一回头,就往洗手间里走。一路来到了镜子前的水槽边。打开了热水,把水放满后,将那整个婴儿都放进了池子里,用香皂去清洗它身上的血迹。

    完全把那婴儿的身体洗干净后,那婴儿便一下睁开了眼睛。青女被吓一跳,差点倒在地板上。婴儿站了起来,开始喝池子里的血,完全把里面的水都喝干了。

    不到两秒,那婴儿的身体突然一下又变大了。看着像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脸上到处都是疤痕和红印。

    “啊!!!”青女在厕所里尖叫一声。外面的铃铛便冲了进来,来回左右看着,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青女躺在地上,用手指着那水槽。铃铛同时回眼一看,刚好看见一个小男孩光着膀子站在水槽上,两脚都快把池子给踩塌了。

    铃铛见后,惊讶的说道:哎呀,这是谁啊,谁家的小男孩!”

    “就是之前那婴儿啊,小婴儿……突然,突然一下就变大了。”青女结结巴巴的说道。

    铃铛有些不敢相信,便一直走到了那小男孩的身旁。那小男孩正对着她笑,铃铛看着它,问道:“你是?”

    “我叫何维!”这是那小男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它的最后一句话,因为自从此后,它便不在说话了。

    铃铛看着那小男孩,整个人都傻了,颤颤抖抖的回复道:“你……你怎么是何维?”

    小男孩不在说话了,只是从水池上跳了下来。跳下来之后,它立刻把目光左右扫去,好像在找着什么东西。最后它来到了一个水龙头的旁边,拧下了水龙头上的盖子。

    这一下漏水的管道便开始狂喷水液,都把四面的墙壁给湿润了。

    紧接着,小男孩把脸凑到水龙头的下面,用嘴吸着里面冒出来的水,大口大口的喝着。

    这一下,它的身体又变大了,看着好像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头发明显比之前还要长了,几乎把半边耳根子完全给笼罩住。

    铃铛和青女两个人同时看着那小男孩,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不久后,那小男孩便冲出了厕所,一路来到了超市的大厅里,走到其中一层货架旁,从货架上取下了一个篮球,就直接拿在手里。

    又跑到另一个货架上,取下了一个小红帽,带在了头上。

    铃铛也跟着从厕所里追出来,看着那小男孩,手里抱着一个篮球,不停的在朝地板上拍。

    小男孩回头看着铃铛,一直在笑,情绪不停在转变,也不知道它究竟在笑些什么。

    铃铛慢慢走到那小男孩的身前,看着他的脸,说道:“你怎么会在这地方?你真的是何维吗?”

    小男孩没有回话,看着像个闷油瓶。把篮球往地上狠狠一砸,便冲出了超市。

    铃铛跟着追出了超市,来到了大街上。小男孩一直跑到马路上停放的黑色车旁边,一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喂,等一等,你要去哪,等一等我!”铃铛说着,也跟着跑到那黑车旁边,同时拉开了车门。

    那小男孩就坐在主驾驶位上,双手扶着方向盘,脚一蹬油门,这车便开起来了。

    铃铛发现车启动后,回头问道:“你这是要去哪?你能说句话吗?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小男孩依旧没有理会,好像一句话也不愿意说,就这么一直把车开着,冲过了十字路口,越过了大桥。把车一直开到了很偏僻的地方,眼前有一家废弃的工厂,早已经遗弃了多年。

    而这家废弃的工厂好像是拿来存放材料用的,门前还有几根断掉的钢筋和铁条。这回小男孩直接把车给停了下来,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看着眼前那道大铁门,小男孩走了过去。把两只手用力一推,铁门就被打开了。里面漆黑的什么都看不见,男孩走了进去,紧跟在后的铃铛也慌慌张张的跟了上去,说道:“喂,你要干什么?能跟我说说吗?”

    小男孩又继续往里走。这家工厂楼层上都很多房间,像是员工的卧室。脚下都还有几根废铁。

    在往里面走,最里边的中间,摆放了一个红木桌子,旁边有四张太师椅。其中一个太师椅上还有一台老式的摄像机,看着很陈旧。

    小男孩继续走了过去,盯着桌面上的洋娃娃看着,身体丝毫不动。铃铛走到他身后,说道:“你在这干什么呢?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小男孩站在原地笑着,把头顶上的小红帽一摘,盖在了那洋娃娃的头上。

    铃铛回头看了看太师椅那台摄像机,旁边还有几张照片。拾到手里后,照片里有很多不认识的陌生人,每一张都有四个,二男二女,其中一个便是手拿着摄影机的,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们给照下来的。

    还有一个女的手拿着话筒,站在照片里。铃铛翻了好几张照片来看,几乎照下来的画面都一样,只是那张脸庞有些模模糊糊的,像是黏上了一层煮熟的米饭。

    三分钟后,小男孩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铃铛还在拿着照片观察。此刻,那张红木桌子突然开始震动了起来,摇摇晃晃的,铃铛刚开始还以为是那小男孩在推着桌子,随口说了一句:“别闹!”

    可怪异的声音还是持续不断。铃铛不得已抬头一看,见那小男孩早已经不在,桌子已经被震得四角朝天翻,上面的洋娃娃滚落在地上。

    “喵!”猫叫声又一次响起,可整个厂房却找不到它在什么地方。

    铃铛抬头四面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猫的黑影子,便又低头看着脚下那张被震翻的红木桌。就在四张太师椅的中间地板上,有一小块,颜色与周边的地板完全不一样。

    铃铛走过去踩了踩脚下的地板,发现软绵绵的,好像泥土一样。

    铃铛从周边捡起了一个铁铲子,挖开了中间的泥土,越挖越深。当她挖到七八尺左右的时候,黄土里突然出现了一块蓝色的布袋。

    铃铛把手伸过去,用力一扯,扯出来的是一块破碎的布料。

    而且这时候,铃铛感觉自己的脚下就好像踩着一个人似的。只好把铁铲又继续往下挖,当她挖开最后一层的时候,黄土间出现了一张焦黄的脸庞。

    抛开这些泥土后,是一个女娃娃的小脸,面无血色,好像整个身躯都被埋在了泥土中。

    铃铛又继续把周边的泥土都完全抛到一边。下一秒,她彻底震惊的,因为那黄土下面,躺着一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手里还紧抱着一只死去的黑色野猫。

    而这时,铃铛的两只脚,刚好踩在那女孩的膝盖上。吓得她立刻把手往上一撑,跳出了深坑,一直来到了坑外。

    刚出坑,鼻子里闻到了一股猫尿的味道,不知哪一个地方有湿润的液体,迟迟没有干去。再加上这地方本来就潮湿,搞得鼻子里根本就喘不过气,熏得神志不清。

    此一刻,躺在黄土里的小女孩突然把眼睛睁开,唇上都是鲜血。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绿皮血瓜 返回《前世怨灵》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黑色录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