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异常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5971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战情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仅后金士兵感到茫然和憋屈,连九死一生的明军士兵,也觉得不可思议。后金的溃兵逃逸的速度非常快,没多久,阵前已经找不到活着的后金士兵。

看到后金的狙敌部队进退有序,贺世贤不敢迫敌太甚,追出数百米后就收兵了。

尚有气力的明军士兵,依然在尽心尽力的寻躺在地上,装死的后金士兵。明朝军功赏赐,杀死敌军一人,获得首级,可以升一级,或者得到赏银五至五十两白银不等。战斗后收割首级,是明军非常重要的习惯。

明军有地上坐着的,也有躺着的,还有一些拄着长矛气喘吁吁的,他们都在刚才持久的战斗中严重脱力。虽然此时他们无比疲累,但仍然不约而同的,注视着城门附近的巨鸟发呆。

“尤总兵,你带部分人回城,城门口那边隐约有厮杀声,你去看看”

“对了,大伙都累坏了,顺便再派些刀斧手和辅兵来打扫战场”

随尤世功出城的一些明军,战斗时间很短,却收获极大,各个都眉开眼笑,活蹦乱跳。贺世贤扭头对他们喊道:“你们都去打扫战场,少了脑袋,你狗日的就别想分钱捞官了”

“喏,贺总兵保重”。

尤世功带着部分人马已经在往回赶,他并不担心贺世贤会侵吞他的战果,多年以来他们两人都合作无间。当尤世功回到城门口时,大门已然被打开,门洞中挤满了正在混战的军卒。尤世功大喊一声,二话不说就翻身下马加入了战斗。明军因为战场局势已定,则愈战愈勇。因为得不到有生力量支援,门洞内困守的城内细作,受到城内城外两侧攻击,士气顿时无比低落。

本来处于胶着的战斗,随着尤世功生力军的加入,不多时,门洞内骚乱的队伍被杀戮一空,没有俘虏,也不需要俘虏,只有死人的头颅才是最重要的,是记录战功的依据。只要己方将领不说留战俘,那就是直到杀光为止。城门洞中血流成河,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最后一名细作一声凄凉的呼喊,转瞬就被明军的长矛穿胸而过,偷袭者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后金的援兵到来。

而他此时等待着皇太极,背负着莫名其妙的失败,正利用后军的掩护,将茫然无措的后金溃兵带回浑河北岸的大营。

贺世贤拖着脱力的残躯,带着几个亲兵骑着马,缓缓的向城门附近的巨鸟走过去,每走一下,箭伤撕裂的痛苦让他的眉毛似乎都要拧在一起。前方的巨鸟已经停下来了,不再发出令人惊恐的轰鸣声。

从生死走过一遍的明军,在胜利的鼓舞下,此时的内心无比强大,似乎已经忘却了,对这个巨鸟原本应有的恐惧和担忧。

巨鸟腹前放下来一个梯子,很快,一个短髭少年郎横抱着一个人呆呆的走出来。

贺世贤看着衣着怪异,眼神迷茫的少年,道:“少年郎,你叫什么,从哪里来?”

怪异的少年郎并不理会贺世贤,而是转头看了一眼巨鸟轮子上粘连的红色脑浆和血色肠子,又望了一眼护城河畔遗落的死尸,神智似乎才变得清明起来。

少年郎缓缓地说道:“我叫沈嘉,艾泽拉斯来,我师妹脑袋撞门上了,请将军帮忙救她。”

哈哈,突然军阵中有人笑起来,一串熟悉的东北口音响起,“大帅,这傻小子说他爱这拉屎来。”

虽然有点痛,贺世贤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周围的人群也笑了。

“滚滚滚,你他娘的吴二狗,不学好话,怪不得娘们见你跟躲瘟神一样”。

被叫做吴二狗的亲兵显然是个地道的辽东人,分不清si和shi的发音。吴二狗今天砍了好几个脑袋,脸上凝固的血渍却掩不住他的笑容,他挠了挠头,却也不恼贺世贤的嘲笑,反手指着叫沈嘉的少年郎说:“大帅你看,这小子手里抱着个娘们,这娘们可没躲我”。

众人刚才都注意了这个少年郎,没有注意手中横抱的竟是个女子。

贺世贤看了,对吴二狗吼了一声道:“狗日的,赶紧去城门口弄个板车来,救人要紧。”

贺世贤看着这少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泛出一股莫名其妙的亲切感。也许是刚才陷入绝境,绝处逢生而产生的报恩之意,也许是冥冥之中的上天之意,他想救下来这个女子,想认真看看这个少年郎。甚至,在那一瞬间,他甚至都想走进那个黑洞洞的方门,看看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被称作沈嘉的少年,从四周的哄笑声中,他确认,这里的所有人,没有人知道什么是艾泽拉斯。他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没道理这么多拍电影的年轻人,从未听说过艾泽拉斯,更何况魔兽世界的电影,在前不久刚刚上映,还有百万游戏迷。

沈嘉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伞兵,同时也是一个学习运输机驾驶刚满三个月的副驾。谁让伞兵自命无所不能呢,所以凡是军事技能,都要会点。

在十分钟前,主驾温晴和他驾驶的运20正要降落在青藏高原某军事机场。

这次飞行,除了运送部分军用物资外,还要接受为期一年的高寒地区的装备寒冷测试。

就在飞机轮子刚着陆时,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漩涡。温晴以为是高原地区光照照射在机场水泥路面上,形成的的镜面发射,不管不顾的就直接就冲了进去。

接下来一秒就到了这里,穿着古装的满地人群,手持大刀长矛玩得不亦乐乎。这一幕让温晴和他以为是拍电影的场地。温晴顾不得安全,解开安全带起身强行去减速,没想到在脑袋撞在座椅上,腾的一下鲜血的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沈嘉驾驶经验只有几十个小时,此时心中一片慌乱,飞机处于自动着陆控制,他于是赶紧去看躺在地下的温晴。温晴是他的师姐,也是他的飞行课老师。三个月的接触,他对这位年长他三岁的老师尊敬无比,原本再有一个月飞行训练,他就要学成回到空降部队了,但目前发生的一切,似乎不再可能。

沈嘉已经看到了飞机轮子上粘连的尸体部件,满地的血液和凝固在眼前众人脸上的血渍,以及护城河外的壕沟,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真的是穿越了,只是不知回到那个朝代。万幸之中,眼前看来不像是清朝,不需要称自称奴才。只是看着自己变小的身躯和温晴娇嫩如十几岁少女的脸庞,他百思不得其解。

“沈小哥,我叫贺世贤,沈阳府总兵,你说的这个叫爱这拉屎的地方,是个啥地方?”

贺世贤的大嗓门把沈嘉从短暂的回忆中拉回到了现实,沈嘉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逗逼大叔,听到他恶俗的对白,如不是此时心忧温晴,甚至会忍不住笑出来。

沈嘉顿了顿,说道:“沈总兵,艾泽拉斯,是东海之中的一片古大陆。请问沈总兵,现在是那年?”

贺世贤见这少年似乎有些揶揄之意,倒也不怒,右手重重拍在沈嘉的肩旁上,大声说道:“如今是大明天启元年,你这娃儿,竟不知客气,你说的地方在哪里?我能去吗?”

沈嘉被贺世贤这么一拍,差点把温晴扔在地上。身躯变小后力气也变小了,抱着衣服堆里裹扎的少女,真心有点累。这帮兵痞也不知道帮自己一下,哦不,因为是男女授受不亲,他们不敢乱来。

板车过来了,沈怀顾不上说话,先把温晴缓缓的平放在了板车上,嘱咐拉车的小心点送到郎中那里。

沈嘉转身关掉舱门,正要跟上去,却被贺世贤大手抓住。沈嘉凭着电视剧中看到的样子,转身对贺世贤拱手说:“贺总兵,我是宋末遗民,因元鞑子相迫,祖辈千人不得已渡海避难,祖辈在东海之中找到一块大陆,当地土人称作艾泽拉斯。”

沈嘉也不等贺世贤发文,继续说道:“几日前,艾泽拉斯火山爆发,我举族俱灭。”

沈嘉说到这里,低下头想挤出几滴眼泪,但似乎很难。于是他想起了因病早逝的周老师,顿时双目湿润了起来,很快,眼泪像断了线珠子般簌簌而落。

沈嘉扬起头,哽咽着继续说道:“当时我和师妹正在天上测试这架飞机,因此才免受波及,逃得一命。”

众人耸然动容,不少人都惊的噫了一声。贺世贤听的都呆了,心想我真是日了狗了,竟然能亲眼见到飞天的人,简直比神仙还厉害。

又听到沈嘉说道:“后来我和师姐寻思着,祖辈相传一路向西,可见大陆,乃是我们的发源地神州,因此这才连续三个昼夜不停飞至此地”

嘶,人群中一阵惊讶声,而后便是一阵短暂的沉默。众人看着眼前这个毛都没有长出来的少年郎,实在很难想象他能够飞天。贺世贤很快清醒过来,走过去勾着沈嘉的肩旁,哈哈笑道:“这飞鸡果然不同凡响,沈小哥,以后你也甭叫我贺总兵了,叫我世叔好了,走走走,我们进城去。”

沈嘉看着浓眉大眼,笑呵呵的贺世贤,心道正发愁在自己身份说不清呢,结果机会就送上门了,赶紧抹掉眼泪说:“小侄却之不恭,我师妹有伤在身,等小侄眼前事情结束后,定与贺世叔细细说说这飞机,以后还请贺世叔多多照拂。”

众人见今日战阵之中所向披靡的飞鸡是大帅侄子带来的,纷纷笑着道贺。在众人的道贺声中,沈嘉跟着贺世贤,向城门走去。

城门口的战斗早已结束,明军正在清扫尸体,头颅都被刀斧手砍掉叙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让沈嘉一下子很难适应,差点都要呕吐。众人见他年轻,更是一阵哄笑,其中一人还笑着说:“沈小哥,你今天也算是见过大阵仗了,以后谁说你不长毛,就来找我们大帅评说。”

沈嘉听着这帮兵痞们粗俗的笑话,倒也不恼,呵呵一笑。

有人趁着热闹喊道:“你娘的刘三保,当初你不是见了尸体吐的酸水也出来了。”

过了城门,一声带着忿怒的冷哼迎面传来:“贺总兵,你今日执意出战,差点身死城破,老夫定要将今日之事,与辽阳袁大人细说细说,你不敬我没关系,我不信袁大人收拾不了你。”

贺世贤讪讪的说:“哎呀老大人,看在我今日奋勇杀敌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

贺世贤左瞅瞅右瞅瞅,突然将身后的沈嘉提溜出来,扔到前面,对着陈辅克说:“老大人你看看,天降神人与大明,想必老大人已经听到众人口中的巨鸟了,名曰飞鸡。”

贺世贤指着沈嘉说:“就是这小子,他驾鸡而来,救沈阳府于水火之中。”

陈辅克看着装孙子的贺世贤,心中暗骂这混蛋,同时一脸正色的看着眼前的少年郎,道:“哦,竟然如此。”

陈辅克瞥了一眼贺世贤,贺世贤大声嚷嚷着把刚才沈嘉的身世又倒豆子般说了一遍。

辅克对沈嘉说道:“既然沈小哥万里而来,那就先在城中休息,呆会本官来大营找你,了解今日战况,告辞。”

陈辅克身着飞禽走兽官服,宽大的袖袍一甩,转身离去,沈嘉暗骂这逼装的真不错,啥时候自己也试试。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章 战斗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第四章 疗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