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疗伤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6755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贺世贤派亲兵,送沈嘉去城南的医馆,与沈嘉道别时,贺世贤特意叮嘱沈嘉,等沈嘉手边事情办妥,前来军营寻他。末了,贺世贤还若有所思的盯着沈嘉看了一眼。

因为战事吃紧,城内的郎中都被集中派往军营。贺世贤受伤后,也只能回到军营治疗。

温晴是女子,按照明朝军律不得进入军营,只能就近转入城南医馆等待郎中赶回来。

温晴受伤后脖子和脸颊都是鲜血,看起来很恐怖。出舱前,沈嘉检查过她的呼吸心跳,仍然是平稳有力,只是自己当时失了分寸,只想着出去找人救治。此时心态逐渐恢复正常,这才想起,机舱中有运输给边防部队的药品,治疗外科创伤的药品应该不缺。不过此时既然已经请了郎中,那就顺便看看,明朝中国的医疗水平到底如何。

没多久沈嘉被带到了城南医馆,贺世贤的亲兵离去后,沈嘉顾不得观察大堂中其它患者,就在别人的指引下直接去后堂。

穿过一条小路,过了月亮门,一座青砖瓦屋面朝南方,矗立在正中,迎面两扇虚掩的朱漆小门,垂着两个锈迹斑斑的铁环。进到屋子,右侧是一个大型木制屏风,中间一扇月亮门。

侧目看去,一个身着月白色衣裙的女子,正侧身坐在床边,用沾湿的手帕给温晴清洗。旁边站着一个身着蓝色袄裙,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端着一盆水。

沈嘉到了月亮门,轻声咳了一下,正中的女子转过身来,脸上泛起一片淡淡的红晕。

这女子有一副清澈明亮的瞳孔,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头露出淡淡的红粉,双唇如同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好漂亮的小姑娘,沈嘉暗叹一声。沈嘉的心理年龄仍然停留在25岁的年龄,不自觉地将眼前这两位十五六岁的女子归为懵懂小姑娘。

沈嘉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古典装扮的女子,不禁有些好奇。按着后世人的交流习惯,他用肆无忌惮的眼神,上上下下将眼前的女子瞧了个通透。

正中女子刚才还是一副欲语含羞的样子,此时脸上却慢慢罩上一层寒霜。旁边的丫鬟更是不忿,直接挡在沈嘉面前,指着他叫道:“你这登徒子,这是你来的地方吗,还不快滚出去。”

“小桃。。。”正中女子拖着重音侧目瞟了丫鬟一眼,转身冷声道:“这位公子,这里是内院,还请移步去前厅。”

说罢,正中的女子盯着沈嘉,似乎他如果再不走的话,就要喊人。

沈嘉知道女子误会他了,连忙道:“这位姑娘,我是温晴的师哥。”沈嘉指向躺在床上的温晴。

女子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温晴,温晴怪异的衣服样式,与眼前这名男子穿着相似,女子顿时信了七八分。

“哦,原来如此,小女鲁莽,还请公子见谅”女子施了个万福,立到一旁。

沈嘉朝女子点点头,表示谢过,然后走到了床前,看到了平躺的温晴。她脸上血迹已经被清洗干净,脑袋右侧有一条两公分左右的裂口。虽然伤口周围的鲜血已经开始凝固,但仍然还有一丝血水流出来。

看着昏迷不醒的温晴,沈嘉不由得心中一阵刀绞。自己被甩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苟存了下来,他在另外一个世界也是一个孤儿,不管到哪里,最多是孤独而已。

但拖上原本就要在另外一个世界准备订婚的温晴,让他不由得一阵深深地自责。

除了因为温晴教自己飞行训练的原因,平日这个师姐,还经常还从自己家里带些精美食物过来,一起和他,以及战友分享。温晴很受战友欢迎,大家从不称她教官,而称她师姐。虽然之前只短短相处了三个月,但温晴开朗的性格,认真的教习态度,都让他对这位师姐钦佩无比。

在师姐受伤的那一刻,沈嘉甚至萌发了代替师姐去承受这一切的想法。

因此当沈嘉走出舱门时,步入这个陌生世界的时候,他决定互换身份,说师姐是自己的师妹。男性身份在绝大部分时代,都是处于强势地位,更换师姐的身份,对她更有利。

虽然师姐比他大三岁,但穿越漩涡时,他和师姐的年龄都退回到十四五岁的年龄,不知道实际心理年龄的人,根本分不清目前他们谁长谁幼。

沈嘉凄然的神色,被旁边的女子尽收眼底,她没有吱声,而是静静看着他。心想呆着似乎不合适,正要招手丫鬟离去,却不想迎面进来一个约莫五十多岁,个头不高,身着青衣的男子。

女子赶紧福身,道:“何老伯好”

“哦,诗涵又过来帮忙啊,如此乖巧善良,不知道谁家儿郎有福了。”

“何老伯”女子跺脚一脸娇羞。

何老伯笑了一声,吩咐诗涵先别走。他已经知道伤者是个女子,男女大防,诸多不便,有吴诗涵在这里,很多麻烦可以轻松解决。

被叫做诗涵的少女让开后,何老伯才看到,前面床边还坐着一个男子,正在看着伤者发呆。何老伯的胡子瞬间就颤抖起来,这是他极度愤怒的表现。

“何老伯,伤者是这位公子的师妹。”

沈嘉清醒了,连忙向何老伯拱手施礼道:“在下沈嘉,这是我师妹温晴,从小情同手足,还请老伯救治。”

何老伯不回他,而是重重地哼了一声。沈嘉刚才亲昵暧昧的举动,都被何老伯尽收眼底,心道现在的年青人,真是太不检点了,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这样。

何老伯走到床前开始伸长脑袋开始检查温晴的伤口。

被叫做诗涵的少女走到沈嘉的跟前,福身,道:“公子莫要介怀,吴老伯口刀子嘴,豆腐心,对谁都那样。”

“刚才多谢姑娘帮我圆场,师妹血迹已经被清洗,想必也是姑娘所为,大恩不言谢,沈嘉异日定当回报姑娘恩德。”

“沈公子不必客气,我姓吴。”

沈嘉才知道这姑娘叫做吴诗涵。今天碰到两个姓吴的,一个粗鄙有趣,另外一个则礼貌温柔。互相寒暄后,沈嘉心里苦笑一下,心道这学着电视剧里面的样子说话,以及施礼,真难熬啊。

扭头又看到吴老伯一副搓手搓脚的样子,沈嘉连忙道:“何老伯,我和师妹海外归来,并不受世俗礼法约束,还请吴老伯施诊听脉。”

何老伯听了顿时恢复了平静,抓起温晴的右手开始搭脉。沈嘉心道还好自己看过西游记,里面有个悬丝诊脉的片段。这西游记成书在明朝,想必明朝的假道学们,恐怕也将这个发扬广大到极致了,不然不可能记载在西游记中。

没多久,何老伯吩咐吴诗涵的丫鬟再次清洗伤口。完成后,他将带来的止血药涂抹在温晴的伤口上。何老伯找了一些白色的纱布,打算将伤口包扎起来。

沈嘉想到自己兜里,还有一卷从飞机上带下来的绷带,赶紧递上去,道了一声:“何老伯,请用这个包扎。”

何老伯看了一眼沈嘉,鼻子凑到绷带上,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见到何老伯有些疑义,沈嘉赶紧说:“这是我家祖传的止血包扎绷带,请何老伯千万不要有所顾虑。”

何老伯点点头,没有多问,把绷带递给吴诗涵的丫鬟,吩咐她包扎。吴诗涵的丫鬟大概有一些包扎的经验,不多时温晴的脑袋就裹了一圈白色绷带。

何老伯沉声对沈嘉说道:“沈公子,令师妹创口不是大问题,只是她受伤至今,昏迷不醒,这才是麻烦的地方。”

“吴老伯可有办法救治?”

“这个老夫并无良法,有人可能昏迷数月不醒,也有人两三个时辰就可以苏醒,因人而异。”

沈嘉想到大脑受到重击,前世变成植物人的,也大有人在,当下也不勉强,只是静静看着平躺的温晴,一脸不甘。她毕竟还那么年青,难道也要走完这剩余的人生不成。

何老伯和吴诗涵扯了一些家常,突然想起,似乎这位沈公子,就是今日军营中,传说驾“鸡”而飞的少年郎。看着眉清目秀,鼻梁高挺的英俊少年,何老伯不禁问道:“你可是今日城外驾‘鸡’儿郎,我从军营回来时,听闻飞鸡高十丈有余,神鬼辟易,有通天入地之能,老夫今日忙碌,未曾一见,没想到在自家,见到真人。”

何老伯捋着胡子哈哈大笑。

吴诗涵和丫鬟此时还不知道什么飞鸡,听闻何老伯说的神奇,便一起都看向沈嘉。

沈嘉低头,抓耳挠腮,心道,果然被人当猴子看,不好过啊。

何老伯好不容易闲下来,摇身一变成为隔壁八卦阿婆,口若悬河的给吴诗涵和丫鬟,讲述飞鸡如何在城外大发神威。

沈嘉听着古人夸张的描述,不禁有些面红耳赤。两个小姑娘被老伯的故事吸引的一愣一愣,,不时回头瞅瞅他。

众人聊了一会,沈嘉这了解到吴诗涵的父亲叫吴玉章,与何老伯是旧识。吴诗涵的父亲是个杂货商,每年冬春两季收购东北风干的毛皮,主要是来自蒙古的牛羊皮和本地猎户的动物皮,闲暇时候制作皮甲,箭壶和一些贵人的衣服,如斗篷,大氅,貂裘。有时候也收购人参和药材,卖给何老伯的药店。因吴玉章为人谦虚厚道,价格公道,很受何老伯敬重。

何老伯的儿子已经出师,在辽阳府开了一家药店。平日家里就何老伯和老妻,以及两个徒弟在家,生活未免有些单调。

吴玉章上次生病,让女儿来药店取药,遇到何老伯老妻。何氏见这姑娘模样长的俊俏,为人礼貌善良,便嘱咐吴诗涵,经常来过来走动走动。

自从吴诗涵的母亲前年因病去世以后,吴诗涵哀痛欲绝,曾一度想让父亲送她回到扬州老家。后来自己因忧伤过度一病不起,父亲和哥哥又是忙的不着家,这事情也就慢慢耽搁了。

何氏的话让她觉得人生,就像突然打开了一扇窗户,也有了一个可以平日聊天的人,因为这个,两家人平日交往便多了些。

前些日子吴诗涵的父亲和大哥出城,去附近的镇子收购今年春天的最后一批货物,至今双双未归。关外这几年兵荒马乱,很多商人都逃离此地,造成本地物价飞涨。而另外一些商人,正是看中较小的投资就可以获取巨大的利润,因此才冒着生命危险留下来,吴玉章正是这样的人。

虽然商人人际关系广泛,但对于几乎从不在人前露面的吴诗涵而言,想打听城外的情况,却是难上加难。昨日听人说因为战事吃紧,何老伯也被召至军营救治伤患。吴诗涵今日过来,便是想借着何老伯去军营的机会,让何老伯帮她打听下城外的情况。

“闺女啊,唉,今日我去大营,听说集奉堡守军朱万良不战而逃,集奉堡周围的镇子被鞑子抢掠一空,这世道,好人不得活啊”

“啊,可有我父亲消息?”

“找熟人问过了,没有”

吴玉章正是前些日子去了集奉堡附近的镇子,按正常来算早该到家了。沈嘉抬头,正好看到一连串的泪珠从吴诗涵白皙的双颊无声滑落,她没有哭,任凭泪水滚落到地上。

“小姐,别伤心了,老爷和少爷吉人天相,定然可以安全归来”丫鬟小桃是个伶俐的小姑娘,看到小姐伤心,不停得劝她。

沈嘉上辈子,没有跟女孩子好好的谈恋爱,甚至分手时,他都没有别人嘴里所说的痛苦感觉。大学毕业后,他又去了军队服役三年,就更没机会接触女孩子。

此时沈嘉看着梨花带雨的吴诗涵,除了手忙脚乱,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闺女,今天城外大胜,据说光鞑子首级就斩首一千多个,我估摸着要再来这么一次,鞑子要退了。”

何老伯顿了顿,看了一眼旁边的沈嘉,说道:“我想你父亲和哥哥,可能暂时被困在城外了,等鞑子一退,你们父女就能相见。”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是。”沈嘉慌忙不迭的跟道。

吴诗涵泪水持续了一小会就停下了,在人前流泪,并非她所希望。众人的劝说让她稍微心安,现在暂且也只能如此。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章 异常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第五章 备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