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备战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4855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不多时,外面有贺世贤派来的亲卫,送上纹银五十两,说是知道沈世侄初来乍到,身边空无一物,就当做见面礼,请务必收下。

    沈嘉心知自己以后还要靠贺世贤洗白身份,见他有心结纳,便毫不客气收了。送走亲卫后,兑换了一些碎银,将诊金付给何老伯。何老伯拒不肯收,沈嘉不想承他人情,最后在吴诗涵劝说下付了一两碎银。沈嘉自然知道这还算便宜,战争年代物价高些很正常,尤其是明政府对货币没有有效控制情况下。

    温晴还是睡在何老伯家中,沈嘉只好请求吴诗涵帮忙照顾一二,他则顺便去帮吴诗涵打探消息。出了何老伯医馆,已经日中。虽然处于战争中,但城中仍然偶见门店营业。

    沈嘉肚子有些饿了,便想四处走走,看能不能找个吃饭的地方,顺便琢磨下机舱里的东西如何弄出来。

    既然穿越而来见到了后金鞑子,不给他个教训,似乎有点对不起自己这一趟。虽然自己从25岁莫名其妙变到了15岁大小,但有机舱中的那个大杀器,借着自己在伞兵部队三年的训练,给野猪皮一个深刻的教训未尝不可。

    此时沈阳城外的努尔哈赤,还不知道有个少年郎要准备给他个教训,他正暴跳如雷的凌空甩着手中的鞭子。

    “蠢猪,一群蠢猪,你们不是我努尔哈赤的儿子,你们都是蠢猪!”

    皇太极和一帮阿哥们低着头,不敢作声。这几年父汗脾气暴躁,喜怒无常,此时顶撞他,恐怕就是大阿哥储英的下场。

    “我努尔哈赤十三副甲胄起兵,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只死脑筋的怪兽,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你们狩猎的胆子都被狼吃了吗?你们都是蠢猪!”

    努尔哈赤恶毒的咒骂着自己的儿子们,与自己相比,他的儿子一出生都是衣食无忧。努尔哈赤清楚安逸会消磨掉他们的进取意识,这是他无法容忍的。女真与庞大的明帝国相比还很弱小,只有团结起来,不断战斗,不断抢掠,才能活下去,一旦松懈,女真就要灭亡。

    额亦都、费英东、何和礼、安费扬古和扈尔汉,这些兄弟们明显老了,自己也一样。这次沈阳之战,在范文程的建议下,希望在军队中发现一些新一代的好苗子。但现实结结实实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努尔哈赤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们弄到如此地步。

    虽然一次战斗并不足以对全局产生影响,但这是女真起兵以来,单次战斗死伤最多的一次。努尔哈赤心中一团怒火在来回翻滚,自己死后,可不想见到死鬼舒尔哈齐后,被他嘲笑。

    “父汗,老八战前准备不充分,这么大的怪物都没有探得消息,如果你让我”

    “闭嘴,就你聪明。“努尔哈赤有些认同莽古尔泰的想法,但他首先认为诸子和气更为重要,因此毫不犹豫的用鞭子抽了莽古尔泰一下。

    皮鞭在空中更外清脆,但抽在身着皮甲的莽古尔泰身上,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朝努尔哈赤嘿嘿一笑。努尔哈赤狠狠的瞪了一眼莽古尔泰,对帐中众人道:“大军起灶吃饭,未时三刻,皇太极统前军出北门,代善统左军,莽古尔泰统右军,济尔哈朗与何和礼守大营。”

    “若遇怪物,从侧方避开,不要没脑子一根筋被碾压,越是庞然大物,转动就越笨重,想象下你们猎熊的手段就行了。”

    努尔哈赤怒目横扫众人,缓缓说道:“一鼓前军出击,左右俱进,拿下壕沟阵地后,填平阵前护城河。三阿哥阿拜继续打草谷,准备大军所需,现在各位回去准备。”

    “父汗,我觉得我们可以发起一次试探性进攻,既可以观察明军守城的漏洞,也可以给城内一点压力,让他们自己督促各路援军,这样我们就可以找机会,歼灭几路援军,实现我们的作战构想。”

    “嗯,不错,就这么办吧,你们退去吧。”

    众人退出了大帐,努尔哈赤回到寝帐。多年的顺风顺水,让他实在难以忍受今日莫名其妙的败仗。将帅不可因怒兴兵,他需要放松心态,平静下来,但努尔哈赤始,终无法平息心中的怒火。他让侍女唤来新纳的侧妃,没多久,侍女便听到屋内低沉的嘶吼声,和女人的叫声,春意盎然。

    一刻钟后,努尔哈赤狠狠地揉了侧妃胸前那团柔软,在女人的娇嗲声中,吩咐侍女给他披甲。

    沈阳城内的沈嘉,穿过几条街道,终于找到了一个开业的酒家。进去后,沈嘉让小二给自己来碗面条。也许是前世工业化,快节奏的生活习惯影响,也许是温晴的伤势牵动着他,也许是酒家的厨师今天状态不好,等了十多分钟,还不见面条。

    当沈嘉再次催促的时候,店家那瘆人的脸色,似乎要抽人的样子。沈嘉不敢多问,只好在店家不满的目光下,耐着性子继续等待。一顿饭吃了三刻钟,连同给吴诗涵等人带的午饭,总共五钱银子。

    这店家肯定黑了心,自己还指望五十两银子,多过活几日,没想到物价这么离谱。围城还在进行,生活也要继续,大部分门店都在歇业,剩下开业的门店则拼命的涨价,沈嘉突然有点怀念,前世的物价局了了。

    沈嘉慢腾腾的从兜里掏出几钱碎银,店家一脸不耐烦的样子,阴阳怪气的说:“穷光蛋就不要出来吃饭了,付个钱都这么小气。”

    沈嘉心想我真是日了狗,自己只是不想一下子掏出那么多散银,兵荒马乱的,财不外露你懂不懂。

    看着店家厌恶的样子,沈嘉突然贼贼的笑了笑,接着话茬说道:“不瞒店家,我们那旮瘩,穷得很,穷得很,抠出来的鼻屎从不扔掉,直接送嘴里。”

    说罢,把五钱银子拍在店家手里,也不管身后大堂里客人的干呕声,拎起打包的午饭,赶紧就跑。跑出两条街后,见店家没有追过来,这才慢下来晃晃悠悠回医馆。

    回到医馆温晴依然在沉睡,刚把午饭递给吴诗涵,前堂传话有两个男子指名道姓找他。

    沈嘉本想照顾一会儿温晴,此时只好作罢。到了前堂,看到两个身着罩甲,手提长刀,中等个子的男子正焦急的张望。男子见到沈嘉后,向前一步抱拳道:“沈小哥,贺世贤贺大人派我来寻你,我叫魏良裕,这是我的搭档甘亮。”

    见到两名锦衣卫,沈嘉微微楞了一下,他顿时明白话中耐人寻味的意思。沈嘉没有生气,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目前并没有太多办法,消除别人的疑虑。这个世界的地位,资源,名气,目前他没有一样,能够抓在手里。

    “不知贺叔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沈小哥,探子来报,建奴正在浑河大营外,安装攻城器械,整理战备,似乎在为进攻做准备,贺大人想请沈小哥过去,看看是否有阻敌之策。”

    “哦,我已经安顿好,正要打算去拜访贺叔,请两位大人带我过去。”

    “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一名校尉,沈小哥叫我魏良裕即可。”

    “好,魏大哥,请你带路,我们一起过去。”

    到了南城门楼,贺世贤面朝城外,正和几个参将商议事情。城墙前阵地上一片狼藉,四处横卧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清理,到处是血水,与黑色的泥土混杂在一起,在午后阳光的直射下,散发出淡淡的恶臭。早春的风依然呜呜作响,城墙上旌旗烈烈,守卫的的明军不时手遮阳光,眺望后金大营。

    贺世贤左臂伤口处裹着白色麻布,疼痛,让他的脸不自觉的抽动着。他尽量忍耐,保持正常。探子带来了情报,建奴大营活动密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贺世贤看了一眼附近疲惫的家将,眼光划过城垛口表情僵硬的明军,微微叹了口气。

    浑河南岸,光秃秃的平原上,不见一个人影,再往前是一些低矮的丘陵,尽是灰霾,看不到一丝生机。

    贺世贤感到一种锥心的疼痛,他扭头,打算用右手提一下受伤的左腿,去旁边小憩一会儿,扭头正好看到赶来的沈嘉。

    从不知生死为何物的贺世贤,在万军之中来去自如,此时突然有些感伤,今天若不是沈嘉的到来,恐怕自己也要如同城外那些尸体,鲜血流干,暴尸荒野。

    很快,贺世贤就变得坚强起来,最起码自己还活着,他豪迈的大笑一声,道:“沈世侄,你来得正好,鞑子又要来了,我正想着你的飞鸡,能不能再活动活动。”

    沈嘉此时已经知道这是明朝历史上的沈阳之战。虽然上午贺世贤阴差阳错,绝地逢生,保住一命,但他的家将却损失惨重,回城的人各个面露疲态。待会如果后金来攻,仅仅靠这么点缺乏士气的明军,破城,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沈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几个小时,但他真正的内心中,仍然无法将自己放在明朝人的角度去思考。他唯一担忧的是,后金向来有屠城的习惯,尤其这次损失较大,屠城估计百分之百。城破之后,自己逃跑问题不大,但温晴受伤,却不一定能走的了。

    “贺世叔,飞机笨重,转向不灵活,受地形影响太多,指望它杀敌是不靠谱的,上午的战斗,主要还是靠你们自己,贺世叔心里想必很清楚。”

    贺世贤心下默然,他原本寄予这最后的希望,避免过早进入城墙保卫战。

    此时,贺世贤有些无奈,他扫了一眼城墙,脸色沉重的望向后金大营。战兵本来就不足,城墙通道狭窄,兵力无法展开,只能使用添油战术。一旦后金兵爬上城墙,士气不足的情况下,胜利的天平会很快倒向鞑子那边。北门,东门和西门有其他人在防守,贺世贤并不担心。建奴连续几日都在南门盘桓,想是南门防守的漏洞,都摸得差不多了,看来下午又是一场苦战。想到此处,贺世贤一阵焦虑。

    “贺叔,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还有一个铁甲巨兽,绝对是杀敌利器。”

    “啥,杀敌利器,臭小子,赶紧的说,这东西在哪,你再这么一惊一乍的说话,看我不拍死你。”贺世贤的眼睛都眯起来了,直直的盯着沈嘉。

    沈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在机舱里面,请贺叔派人去保护飞机,只要飞机在我们手中,鞑子必败。”

    “机舱?”贺世贤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机舱就是飞机的肚子。”

    “狗日的,你咋不早说,原来这鸡还会下蛋,没想到你的巨鸡竟然这么利害。”

    沈嘉嘿嘿一声,揉了揉自己快要笑抽的肚子,心想我的巨**,当然厉害了。这帮憨货,竟然管飞机叫“飞鸡”。不过也是,没有文字说明,形似大鸟,鸡不也是鸟么。

    “臭小子,想啥呢,笑的这么淫荡。”

    “咳咳,贺世叔,你赶紧派人去保护飞机,我把铁甲巨兽放出来,你顺便派出野战步兵,跟在铁甲巨兽后面保护侧翼。”

    机舱内有一辆基于zbd03型,改款的新型伞兵战车,在原来基础上增加了挂弹量,400枚燃烧榴弹,2000发机枪子弹。这辆伞兵战车,原本是送上高原,进行高寒测试的,弹药基数带了不少,没想到机缘巧合用到了这里。

    这辆伞兵战车,相比步兵战车,要轻很多,全重才8吨。因为要实现远距离投送,伞兵战车的装甲保护,比常规步兵车战车要薄弱很多。但对于冷兵器为主的明末而言,这个装甲厚度,仍然是无敌的。伞兵(空降兵)出身的沈嘉,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但沈嘉不放心的,是明军的野战能力。

    伞兵战车和步骑拉开的距离越大,意味着建奴可能找到机会,穿插包围明军步兵。而伞兵战车如果单独作战,视距有限,带弹量有限,时间久了,敌人摸清楚战车的脾性,他也无力挽回局面。

    历史上的沈阳之战,出城作战的只有贺世贤和尤世功的家将,其它明军则是缩在城内看热闹。不是不想带他们出城作战,而是明军内部作战意志薄弱。贺世贤和尤世功正是看清了这一点,才只带家将出城作战,结果双双落了一个身死城破,甚至被人误会要投敌。

    而这个世界中,运20的横空出世,让贺世贤和尤世功逃得一死,顺便还捡了一场小胜。虽然贺世贤坚持认为,这是一场大胜,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被杀的,大多数是鞑子的辅兵和老弱病残。而大部分鞑子青壮战力,脑袋转得快,在局势不可挽回之时,就快速脱离了战场。

    正因为后金的有生作战力量,依然很强大,在明军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沈嘉果断的使用了保守的的“步坦协同”作战思想。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章 疗伤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第六章 大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