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债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5873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回城后与众人告别时,沈嘉将陈辅克、陈策、贺世贤请到一处,低声道:“想必今日各位大人已经看到了想看的的东西,小生还有一言,那就是我们必须尽快计划进攻抚顺。”

陈策若有所思的问道:“为何?抚顺是坚城,我们目前守有余,而攻不足,此事还需与袁经略仔细商议才是。”

沈嘉说道:“任何坚城,只要有那辆突击车在,可瞬间而破。”

“真的?”众人皆是惊呼。

“不敢欺瞒众位,建奴攻打沈阳失败,他们可能会出现一些保守思想,我担心他们战略重心转移,将掠夺来的财产粮食陆续运往赫图阿拉,因此还请各位大人早作定夺。”

“不错,有沈世侄的攻城利器,我们去早点去攻打抚顺,还能捞一笔。”贺世贤立刻表示赞同。

陈辅克环视众人,原本张开的嘴又合起来。陈策则缓缓地说道:“此事重大,且容我等商议商议,我尽快会给沈小哥一个答复。”

沈嘉见陈策这么说,也不再言语,心道老油条果然是老油条,不好忽悠。

与陈策道别,回到城南医馆,接了换装后的温晴,到了新买的一处院落。这处院落四周由一圈砖石混杂的院墙环护,进入大门后正中一间花门楼,用以会客,两侧各有甬道至中堂,中堂乃是一间大屋,正中一副猛虎下山,两侧各是一排桌椅,似乎是家庭议事用的。沿着石子铺就的甬路,再往前走,就到了后堂,乃是一个小型四合院,合计七间屋子。两侧的四间屋子已经堆满了从飞机上搬回来的粮食、药品和生活用品。

其中一个负责看护的贺世贤亲兵对沈嘉说道:“沈公子,我家大人说今日人伢子没有开市,买不到丫鬟,若是公子喜欢,明日可以亲自去看看。”

也许是上辈子当飞行员,吃苦吃得太多了,温晴听到可以买丫鬟,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幅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画面。兴奋之余,温晴嚷着明天她也要出去买丫鬟。沈嘉笑了笑,对温晴说道:“大姐,钱呢?”

刚问完,温晴的粉拳就砸在自己的肩上,真心有点疼。怪不得温晴与刘哥恋爱那么多年都没结婚,估计刘哥当初被她打怕了。沈嘉刚想再逗逗温晴,旁边贺世贤的亲兵倒先开口了,他说:“沈公子,我家大人让我送来500两纹银给你。”说罢不管不顾的把五张银票递给沈嘉,沈嘉不好推辞,只好接受了。

温晴嗤嗤地笑着,道:“这下你可没借口了吧,明日我一定要出门,可把我憋坏了。”

安顿好屋子,沈嘉拿了一面镜子去拜会吴诗涵,顺便拉着温晴出门透透气。温晴一听是要去吴诗涵家,嘟着嘴死活不肯去。温晴站在门口,一边看着自己白嫩细长的兰花指,一边笑吟吟的说:“我就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好心呢,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所以才跑的这么勤快。”

“哪有的事,再漂亮也不及师妹你。”沈嘉的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

“你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看到美女就两眼放光,像个色狼”

尼玛的,这是要毁人不倦啊,急得沈嘉差点就要冲上去捂住温晴温润性感的小嘴。贺世贤的亲兵就在外面,他要等到沈嘉找到合适的管家和护院后才会回去,否则就一直住在这里当护院。沈嘉可不想被别人听到这些,这是明朝,天知道他们能不能听得懂这种调侃的意味。

“师妹,别闹了,快走吧,再不去,天就要黑了,这是军城,等天黑后城内会净街,啥事都做不了,只能回家造人。”

“去你的,嘴这么贫,下次你再不同意我出门,看我怎么整你。”

两人拎着东西刚出门,两位保镖立刻就跟了上来。沈嘉也不恼,一路说说笑笑,不久便到了吴诗涵的府邸。因为从商的缘故,吴家的大门修的崭新气派,只是大门附近围着一堆人,不知道在干啥。

沈嘉走近后才看到,人群中间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正拽着一个青年人的袖子,不让他离去。青年人一副张皇失措的样子,推诿道:“董掌柜,我爹刚去世,请容我稍缓几天,定能将债务补还各位。”

“我说吴公子,如果是你爹在,我董三江自然放心,可是你吴公子,我跟你很熟么?”这个中年人说的毫不客气,旁边众人却都纷纷称是,并且朝青年人指指点点。青年人被董三江这么一说,顿时神情一滞。

沈嘉听了一会儿众人的吵闹,大致摸清楚了情况。看来这个青年十有**是吴诗涵的大哥。于是他走上去,挤进人群,说:“让一让各位,我说董掌柜,你这么拉着他的袖子,可是有龙阳之好?”

董三江被他这么一说,立马把手缩回来。龙阳之好他还是知道的,这可能不能沾,一旦沾了生意可就没法做了。他转头小眼一瞪,斜视着沈嘉问道:“你谁啊,吴家的事情你能拿主意?”

“他是吴诗涵的男朋友。”温晴气鼓鼓的说道。

沈嘉心道坏事了,这个时代女子名节很重要,温晴这么一说,吴诗涵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她的名声可就要毁了。沈嘉连忙将温晴拖到一边,小声劝她不要插嘴。此时众人见是一个女子多嘴,也不理她,而是继续和吴姓青年嚷嚷。

“我爹欠你们多少钱?”正在此时,吴诗涵出了大门,一身孝服,似乎刚哭过,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董三江见有了说话的人,抱拳向前一步道:“我这里是三百五十两,这是借据。”

“我这有五十两。”

“我这有二百两。”

众人陆陆续续拿出了一堆借条,都递给吴诗涵。

吴诗涵冷冷的说道:“总计一千二百三十五两银子,不知道各位掌柜,可否赏小女一个面子,明日一并结清?”

“凭什么?我们就要今日。”人群中,急躁的胡老五丝毫不让分寸。

沈嘉走上去,掏出一百两银票拍到胡老五怀中,道:“这是你的银子,拿上立马滚。”

人群一片安静,胡老五看了一眼沈嘉,讪讪的说了一句“好小子”便转身离开。

吴诗涵朝沈嘉施了个万福,一脸恬静淡然,说道:“沈大哥,这点银子就当我借你的,明天一并还你。”

“你不用还的,你帮我照顾师妹,这点钱财乃身外之物,我谢你都来不及。”

刚说完,沈嘉就感到胳膊上一阵疼痛,温晴的手正掐着她,还小声对他说:“当初谁在部队每月买包烟都不舍得花钱的,哼,看到美女立刻就变了。”

沈嘉苦笑了一下,却见吴诗涵向众人福了一礼,缓缓说道:“各位伯伯,家父外出购货,路遇鞑子,身死财空,家门不幸,但吴家尚有府邸一套,内有众多诗画书卷,金石古物,只是今日暮色渐重,变卖物品已然来不及,因此等到明日,请各位携借条再来。”

众人听了吴诗涵这样说,心里有了底。董三江朗声说道:“吴家丧父,我等本不愿苦苦相逼,怎奈吴公子,不提也罢,如今吴家有女,力担此事,我等自然愿意听吴小姐吩咐,王掌柜,我们散去吧。”

其中一个微胖的人点了点头,转身和董三江一起离去。吴掌柜在世时,待人以诚,着实交了一些朋友,这些人原本不想逼迫太甚,只是碍于同行面子不得不一起过来,此时见有台阶下,于是陆陆续续散去。剩下的几个人见带头的都走了,加之吴诗涵话又说的斩钉截铁,于是大门附近聚集的人散了个干净。明代的商人普遍很重视信誉,一旦说出的话会坚决执行下去,所以众人纷纷选择相信离开,这也让沈嘉对这个新的世界稍许感到一丝满意。

沈嘉看着吴诗涵,第一次发现这个女子不但有着聪慧的头脑,而且遇事沉着冷静。这让他颇为惊讶,一直以为古代的女子多是温婉顺从,嫁鸡随鸡的那种,没想到一些现代女性品质,仍然能够在吴诗涵的身上看到。

沈嘉见此时四下没有生人,于是将手中的镜子作为礼物递给吴诗涵,吴诗涵坚决不肯收。

“吴小姐,你拿着吧,这是我特意送给你的礼物,你若不收,那实在是太见外了。”

旁边的青年突然窜出来,一把抓过镜子,对着沈嘉说:“原来是家妹的相识,赶紧屋里请。”说罢,竟不管不顾的抱着镜子跑开。

吴诗涵苦笑的对沈嘉说:“这是我兄长,吴治文,沈公子,我们进去说话吧。”

沈嘉也不见怪,哪里都有几个富二代的败家子,只是这位老兄当着外人的面,礼貌都不管不顾的,确实少见。

进了屋子,沈嘉作为客人朝吴诗涵的灵位拜了一拜,吴诗涵行跪礼表示谢意。吴家的确是经商的,内部装饰要比自己的家里好多了,看的温晴都咋舌。家里正在办丧事,沈嘉也不好多留,稍坐了一会儿,便带着温晴离去。

两人在外面胡乱吃了点东西,又给贺世贤的亲兵老郑带了一份,到家时,正好天黑。老郑住在前院的偏房,沈嘉和温晴在后院各住了一间。三人住这么大院子,黑咕隆咚也没有个电灯,着实让人有些瘆得慌。

到了半夜,一个人影摸进沈嘉的卧室,沈嘉在空降部队的习惯让他很警觉,立马起身躲到屏风后面。等人影靠近屏风时,他反手用胳膊肘钩住对方脖子,低声问:“你是谁?”

“哼,坏小子,连我都认不出了。”

原来是温晴,沈嘉从她柔软的身上放开手,点上蜡烛,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这地方又空旷又黑咕隆咚,我睡得冷,跟你挤一挤行不行?”

沈嘉嘿嘿一笑,道:“当然可以啊,我是不怕,可是你不怕我对你晚上做点什么吗?”

“你敢。”说罢温晴竖起她的粉拳晃了晃。

沈嘉自然知道这粉拳意味着什么,温晴虽然不是全军最能打的,但绝对是这批飞行员里面最能打的,貌似他有个后台老爸,据说捶过不少人,而且都是鼻青脸肿的。为此,她的男朋友刘明一直到遭大家调侃。

两人穿着衣服就这样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温晴早早起来梳洗,她已经急不可耐,想要享受女王般的生活了。沈嘉好不容易摆脱了军队的作息时间,自然想多睡一会儿,赖在床上死活不肯起来。温晴推了好几次,沈嘉都不肯起来,于是温晴去院子里面打了一盆凉水,双手浸了一小会,冲进屋子塞到了沈嘉的衣服中,然后认认真真的帮沈嘉做了个抚摸。沈嘉立刻就从床上弹起来,用被子裹住全身,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看你一脸哀怨的样子,信不信我我叫吴美眉来参观参观。”

碰上爱折腾的温晴,只能算倒霉,沈嘉只好爬起床洗漱出门。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搬运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买丫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