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乱局

文/入梦三千
迫降在明朝 本章字数:5045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推荐阅读:八零小甜妻 我是一具尸体 神仙微信群 恋上邻家大小姐 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沈阳城,冷风袭人,戒严解除后的第二天,城内赌馆內却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因为战争,赌馆歇业了一段日子,城内的赌徒们憋了好久。甚至在没开业的时候,时不时还有人过来蹓跶询问。普通人,是无法理解赌徒的心理,而赌徒,更是不认同忙碌的普通人为何而奔波。

    吴治文,吴掌柜的儿子,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了。上一次输光欠下千两白银,尔后被老爹赎出来的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自从那次之后,他再没有来过这里,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没法躲开家人。上次,他被老爹狠狠的揍了一顿,很疼,旁边一言不发的妹妹都哭了。而且老爹蛮横的把老仆福伯塞给他,并吩咐福伯,无论何时都要跟紧自己。

    从那以后,他就不敢再来城北赌馆。福伯如影相随,兢兢业业,吴治文尝试过威逼利诱,但福伯不为所动,福伯不说话,他走到哪里,福伯就跟到哪里,这让吴治文非常头疼。自从母亲去世后,吴治文第一次觉得有个人无时无刻的跟着他,似乎感觉也不错。

    然而这一切就在几天前嘎然而止。福伯和他,以及老爹一起外出收购皮毛,这是今年春天的最后一次。也许是老爹觉得他最近表现不错,没有惹事生非,也许是老爹终于想要培养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了,总之,老爹破例的带自己外出。

    长时间闷在城里,偶尔一次外出,吴治文的心情自然愉快。他去了猎户家里,代老爹问好,让福伯收购,他自己旁听学习,当作一次生活的体验,似乎也不错。虽然吴治文并不喜欢做一位商人,但这并不妨碍他认认真真的体验一次。

    吴治文曾经以为,老爹会把家产留给那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妹妹。但这次的经历,以及老爹鼓励的眼光,让他觉得老爹还是站在他这边,而妹妹得到最多是一笔丰厚的嫁妆而已。

    然而,天不如人愿,碰到了鞑子,庞大的车队,显然是金兵抢劫的首选。老爹出钱买命的话还没有开口,刀光滑过他的脖子,鲜血就喷了出来。吴治文不得不承认,在那一瞬间他害怕了,而勇敢的福伯,冲上去抱住老爹的尸体,嚎啕大哭。

    福伯是老爹的老兄弟,他不顾一切的冲上去,立刻就被鞑子砍掉了脑袋,脑袋骨碌碌滚到了吴治文的眼前。刚才还有些呆滞车队伙计,一阵嚎叫,四散奔逃。正是这些伙计们,转移了鞑子的注意力,吴治文趁乱跳入旁边的臭水沟中,躲过一劫。

    吴治文心惊胆战的在城外躲了一天,靠着怀中仅有的一块风干牛肉,熬回了沈阳城。可是此时的吴府,首先面临的是沉重的债务。因为战争,沈阳皮货商大量逃离,导致市场出现真空,而战争又造成了皮毛的大量需求。因此老爹才举债收购,希望借助庞大收购规模能够在未来占领市场,成功逆袭,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却让吴治文背负了庞大的债务。人财两空,指望家中积蓄,根本难以应付目前的窘境。

    吴治文的心情很差,需要去找点乐子,想了许久,他觉得城北赌馆似乎是个不错的去处。

    “吴公子你来啦,赶紧里面请,伙计,给吴公子准备个位置。”

    看着一脸笑容的雷老板,吴治文心里一阵放松。他点点头,进去占了一个位置。吴治文身上只有十两银子,他今天并不打算玩的太久。

    赌徒的心理是很难预料的,包括赌徒自己。今天连续几手的顺风顺水,让吴治文从迸发出了一股炙热的激情。他紧盯着赌桌,手里捏着赌牌,他已经进入了赌徒的禅定,周围的喧嚣声对他没有丝毫影响。又赢了,吴治文的运气,终于走出了连日来的阴霾。

    兜里揣着多出来的几十两白银,听着周围人群的赞叹声,以及对桌捶胸顿足的哭声,吴治文的信心从未如此的强烈过。

    门口,悄悄伫立着一位姑娘,她正一脸不屑的盯着正中赌桌旁侧身的吴治文。她咬牙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哭着跑开。这是小桃,吴诗涵让她去找少爷,她找了好久,后来才想到来城北赌馆碰碰运气。小桃实在不希望在这里碰见少爷,因为小姐会为此而伤心。

    今天家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很多名贵的家具,字画,以及府邸的地契都已经被变卖。债主都在等吴家的新掌柜签字,签字的字据将作为清债的凭据。小姐不太想签字,因为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对于未出阁的姑娘而言名声毕竟不好。因此小姐让她来寻找少爷。

    家里等着的债主,实际上更乐意让小姐涵签字,只是他们念在旧情,不愿意逼迫。可现在这个情况,如何回去跟小姐说呢。

    “小桃,你在门口徘徊什么,进来快说,找到少爷没有?”吴诗涵问完话,静静的站在屋檐下,似乎对周围搬运东西的伙计视而不见。

    “小姐。。。”小桃实在不愿意小姐伤心,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桃,你说吧,我撑得住。”

    小桃哭了,泪水瞬间就洗掉了脸上的妆容,她哽咽着说:“小姐,少爷,少爷在城北赌馆。”

    “好,我知道了小桃,你别哭,好姑娘,这些天你自己也留意着,找个好人家去。”

    “小姐,我不去。”小桃哭的更大声了,惹得旁边的伙计指指点点。小桃不在乎,她和小姐这么多年,虽然名义上是主仆,可小姐对自己亲如姐妹,这个时候,她真不想离开。

    “我已经遣散了家里的丫鬟和仆人,贵叔帮我料理些后事。齐掌柜答应老屋会借我暂住几天,等安葬了父亲的衣冠,我就搬出去。”你跟着我,到时候只能受苦,我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上了。

    “小姐,我要跟着你,无论你到哪里。”小桃哭着,不肯松口。

    “哎,傻姑娘。”吴诗涵走过来,用手帕帮小桃轻轻的拭去泪水。

    “小桃,那面镜子,你一会儿抽空送给沈公子,再也不要让我哥哥看到,此非平常之物,我们现在孤苦潦倒,带在身上是招祸。”

    “小姐,你为什么不去当铺当掉呢,这样也可以解燃眉之急。”

    “小桃,你不懂。”吴诗涵的脸颊上突然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她转过身,抬头望着花楼,背对着小桃淡淡的说:“这是吴公子的心意,是不能当掉的,否则做人失了方正。我去签字了,待会吃完午饭,你让贵叔陪着你,把镜子你送回沈公子那里去吧。”

    抚顺,努尔哈赤的行宫内,一片愁云。自从昨天晚上,士气低落的后金军队陆续逃回抚顺后,这座原本还憧憬在胜利中的城市,顿时变得无比沉闷。

    努尔哈赤抵达行宫之前,就已经昏迷过去了。他的一只小腿和胳膊被火焰吞噬,变得乌黑,一股焦臭的味道弥漫在屋子中。

    今年刚满三十一岁的大妃阿巴亥,正跪在旁边帮努尔哈赤默默地清洗。努尔哈赤的腹腔不时流出血水,新裹上去的白布又被染成了血红。

    已经来过两个太医,他们对与腹腔上的伤口纷纷表示无可奈何。

    愤怒的莽古尔泰当场杀死了一名太医,要不是代善拦住,另外一名太医也要死在他的刀下。

    没有人知道,努尔哈赤的腹腔中有一块弹片,深深嵌入其内。如果不动手术,只能是慢慢的等死。即使知道了,这些太医也不敢在努尔哈赤的腹腔上动刀。

    阿巴亥小声的哭着,她实在不愿努尔哈赤现在就离开。去年莫名其妙的谣言,将她和代善卷入其中,而后代善又在一系列的事件后,莫名其妙的丢了太子位置。

    从那以后,阿巴亥就变得小心谨慎了。她不能再犯错,他的大儿子阿济格才十六岁,多尔衮才九岁,而最小的多铎才七岁,如果此时再出妖蛾子,她的儿子们将会尸骨不存。爱新觉罗家族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很多,亲情是其一,杀戮是其二,舒尔哈齐,储英无不是如此,。

    阿巴亥诅咒着沈阳城那只大鸟,她明天打算去请萨满驱邪。

    诅咒并没有使得沈阳城的巨鸟死亡,相反,巨鸟成了人们口中最热门的话题。陈辅克甚至在听了沈嘉一次怪谈之后,开始刻意地引导舆论,塑造官府的影响力。起初陈辅克并不想这样做,可沈嘉劝他:“与其让百姓瞎猜,还不如编造一套善意谎言,引导他们,这样还可以增加官府的公信力。”

    至于公信力是什么,陈辅克只听了个大概。他是儒家门徒,不屑于做这个,干脆就交给了自己的幕僚。

    于是,现在的传言就变成了,上天知道大明被鞑子所困,特降下巨鸟,解危局,救苦难。没想到,相信的人竟然很多。至于真实的版本,什么海外高人,根本没人信。一个店伙计甚至张口就问:“你倒是让高人给我飞一个看看。”

    大部分民众带着戏虐的心思在倾听流言,这个时代没有娱乐风向,忽然有一天全城人都在讨论一个话题,真假也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沈嘉现在非常郁闷,他没有想到明朝官员的动员能力这么慢。他原本还希望,借着抚顺之战,夺取粮草和辎重,结结实实的立个大功,把自己和温晴的身份洗白。可这帮明军将领们,却是老成持重,自己还不敢去催,一催就要吹胡子瞪眼。自己一个小辈,在他们那里基本是被当作猴子耍。

    既然这样,那也只好躺在院子的躺椅上,晒着午后的太阳,听着温晴在教训丫鬟,倒也是舒舒服服。

    “晴雯,给爷捶个腿,再笑一个。”沈嘉笑嘻嘻的看着温晴起名叫“晴雯”的丫鬟。

    突然,一只手拧到自己的耳朵,沈嘉不由得顺着这只手,提溜着肩膀从躺椅上站起来。

    “就你这熊样,还想当大爷,滚。”

    女流氓不能得罪,沈嘉赶紧灰溜溜起身离开。

    还没出门就见何老伯的徒弟小张匆匆跑来。

    “张小三,这么急,啥事啊?”

    “啊,沈公子,出事了,赶紧跟我走。”

    “你先把事情说了,不然我不去。”沈嘉站在那里,笑看着张小三。

    “公子,都火烧眉头了,你还这样,吴小姐被他哥哥卖给城北雷老大了,再不去他们就要把人带走了。”

    沈嘉一听,这是正事,赶紧收了玩笑的心态,出了门,在两个保镖的护送下,匆匆赶往吴府。

    路上才知道,何老伯得知吴诗涵在变卖家产抵债,因此今日午后让徒弟张小三送了一百两白银过去,权当心意。未想到张小三刚到门口,就看到城北雷老大的手下要抓人,被吴家清理资产的伙计给堵在了门口。

    张小三是个伶俐的人,一打听才晓得,吴家公子又去赌场了。

    今日吴治文又是输了个精光,欠了一屁股赌债,雷老大扬言要砍掉吴治文的一条胳膊。惊吓之下,吴治文想到了昨晚被妹妹抢走的镜子,便想到通过镜子抵债。这镜子雷老大倒也听说过,因此便让手下小厮带着吴治文,去家里索要。

    谁知到了家里,吴治文的妹妹不肯将镜子抵债。手下小厮大怒,要砍掉吴治文的一根手指头。吴治文当场吓得尿了裤子,为苟全性命,竟然口不择言的将其妹抵债。

    平常人家的姑娘也最多就是几十两银子而已,但昨日吴家被人堵门逼债,有好事者看到了吴诗涵,在赌场中大肆宣扬吴家娘子如何美丽**,要人老命,恰巧被雷老大听到。雷老大嘱咐办事的小厮,拿不到镜子,姑娘也可以。

    在明代,父母不在时,长兄如父,又有赌债在前,吴诗涵竟然连个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张小三见状不妙,回家告诉何老伯。何老伯思来想去,觉得沈嘉目前的身份,似乎能更好的处理这件事情,于是才让张小三报信。

    路上听了张小三的叙述,沈嘉才对吴治文这浪荡公子这才有了基本的了解。

    等众人赶到吴家时,门口一众伙计,正将大门堵得死死的。

    “我说李家小子,你犯得着为一个姑娘拼命码,反正这吴家要完蛋了,与你何干。”一名身着劲装的小厮正朝门口喊话。

    “董三保,我不是为了吴家,我家掌柜要让吴家的人签字画押,你把吴小姐带走了,谁来弄?”

    “吴家大少爷不是还在我这里嘛,他就可以。”小厮指着身后的吴治文朝门里喊。

    “就他?我家掌柜可不认,这家产清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此人以后反悔,吃官司不要紧,我家掌柜嫌丢面子影响生意。”门口一个青衣小伙计喊道。

    就在此时,气氛突然为之一冷。沈嘉转身看去,一名五大三粗的,满脸横肉的微胖男子走来,对着几个小厮说道:“跟他啰嗦什么,啰嗦要是有用,要你们干嘛?你们怎么办事的,回去各领十下耳光。”

    沈嘉心道这恐怕就是城北雷老大了。刚想完,却没料到这雷老大登登登快步走到大门前,咣的一下,拳头就砸在刚才那名伙计脸上。还未等到这名伙计回过神来,雷老大伸手就将其扔出几米远。然后背着手淡淡的问道:“还有谁想要拦着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