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迷局

文/入梦三千
迫降在明朝 本章字数:4263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推荐阅读:麻衣相士 神级英雄 一品姐夫 龙印战神 江山权色 史上第一祖师爷 气冲星空 天才霸主 魔狱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抚顺城内,一夜守灵的皇太极,四肢麻木的站起来正要回府。却不想代善走过来,淡淡的问他:“八弟有何打算?”

    皇太极用余光瞥了一眼代善和一侧站立的岳托,突然惊醒,赶紧道:“小弟自然听从二哥安排。”

    “既然这样,那你先回去休息,容我从长计议。”

    皇太极看了一眼四周,赶紧小步快走,离开了灵堂。

    到了家里,皇太极心中惊惧,暗道自己昏聩,险些误了大事。正在此时,忽闻有人报上,范文程前来拜谒。皇太极心道,我与范先生平日并无联系,他此时到来,不知何意。

    沉思归沉思,皇太极还是决定见上一面。

    到了会客厅,范文程趋步向前,跪在地上道:“奴才范文程叩见四贝勒。”

    “快快请起,范先生切不可客气。”

    扶起范文程,吩咐上茶。却不料范文程小声开口说道:“四贝勒可知危险就在眼前?”

    皇太极心中一惊,顿时明白了范文程的来意,连忙开口喊道:“先生救我,先生救我。”

    范文程座正,缓缓地说道:“我乃北宋范文正公之后,三年前与吾兄文寀拜会于大汗,大汗见我能言善辩,留在身边御用。此次沈阳之战,正是我提议大汗,提拔后辈,拥立太子,只是世事难料,未曾想到是大汗最后一次征战。”

    说罢,范文程用袖子拂拭了一下眼睛,似乎有些哀伤,然后道:“大汗大行之时,我就在附近,大汗早就心有所属,四贝勒难道没看到?”

    皇太极不动神色,依然继续听范文程说下去。

    ”今日早晨你离开灵堂之际,二阿哥叫住你,我也看到了。显然二阿哥也看懂了大汗的心思。我想问四贝勒此时能凭借大汗这一指登上汗位吗?“范文程打住话头,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静静的看着皇太极。

    皇太极心想当日自己乃是中军,死伤最为惨重,而两翼的代善和莽古尔泰,则伤亡较少。此时父汗已去,确立汗位人选,将是未来最重要的事情。而自己目前的正白旗十八个牛录,尚不及岳托镶红旗的二十六个牛录,更不要提正红旗代善的二十五个牛录,自己现在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虽然岳托和硕托同属一母,代善对他们都很刻薄,但此时争大位之时,难保岳托不站在代善那边。

    屋内非常安静,皇太极低头沉思了许久,也没有找到破局的希望,于是他抬起头看向范文程。

    范文程微微一笑,道:”保命,找多尔衮兄弟,阿敏,岳托,莽古尔泰,代善。“

    皇太极想了想,满是疑惑,范文程起身,附耳小声说了一遍,皇太极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范文程微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埋没于沙土中的璞玉,心道别人也许不知道皇太极的实力,但他岂能不知。在努尔哈赤身边这么久了,从努尔哈赤日常的默许的神情中,他早已发现皇太极的过人之处。偏偏皇太极还喜好中原文化,如果上位,那么儒家出身的范文程必然力压群雄,成为他身边的第一红人。范文程跟着努尔哈赤很这么多年,虽然受他器重,但在努尔哈赤时代,将星如云,自己根本很难有出头之日。但未来不一样,无论谁掌握后金汗位,都会削减其它阿哥的势力,而自己就会有用武之地。

    看着眼前的皇太极,范文程心中颇有一些期许。

    皇太极站起来,规规矩矩向范文程行礼道:“先生看我当下这第一步该如何走?”

    范文程微一躬身,淡淡的道:“你先找个借口,向二阿哥辞行吧,越早回到赫图阿拉见到阿敏越好,晚了他的心思更活泛。”

    皇太极心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以目前的境况来看,要是留在抚顺,万一被二阿哥找个借口,当着众人数落他,并借机削掉他的贝勒,那未来自己可是一点品凭借之力都没有了。如今之计,只有先回到赫图阿拉,争取阿敏,争取族中宿老支持,然后再使用巧劲来对付二阿哥代善,这才有机会。

    只是自己该找什么借口离开抚顺呢?

    范文程见火候差不多了,又附耳跟皇太极仔细说了一遍,然后躬身飘然离去。

    休息了一会儿,喝了一碗粥,皇太极顿时感到身心俱暖。

    想到正事,皇太极收拾好,又重新赶回灵堂,代善远远地站在灵堂门口,问道:”刚才听人说范文程去你府上,这个狗奴才,跟你说什么?“

    皇太极心里极为不快,心道这才一个晚上,曾经“敦厚”的二哥转眼就变成了眼前这样,权力果然是个腐蚀性极强的东西。

    皇太极稍微一愣,立刻脸上堆满微笑道:”二哥误会了,范先生去我府上,是因为我这次损伤惨重,找我谈了谈一些策略,看看如何抵御明军的铁甲怪物。“

    ”哦,范文程还有这等才能,你到说来听听。“代善眯着眼看向皇太极。

    ”范先生从护城河,壕沟的防御思想,总结出了一些对抗怪物的想法,即借助宽阔的壕沟来防御怪物攻击。范先生认为要实现这个目的,在抚顺周围不太可能,因为这里背靠浑河河谷,前出辽东平原,明军可能发起的攻击方向实在太多,无法提前预测,因此壕沟用不上。但是过了抚顺之后,是去往赫图阿拉的浑河河谷,两侧都是群山,不适合铁甲怪物行动,只要我们在浑河河谷的官道挖掘一些宽阔的壕沟,这个铁甲怪物就可以被挡住。“

    此时莽古尔泰也围了上来。莽古尔泰在沈阳之战中也损失较大,因此听到有对付明军的策略,便忍不住自己凑上来。

    “八弟,你这主意到底行不行?可别像上次一样功亏一篑,让我大失所望”莽古尔泰斜视着皇太极,脸上尽是疑惑。

    代善毕竟不是莽古尔泰,他对一些细小的事情更为敏感,沉思了一小会,他觉得似乎有一定可行性。倒不是他相信皇太极,而是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对付这个铁甲怪物,既然有人提出来了,那代善也不介意试试。

    想到此处,代善说道:“这主意倒是不错,之前我们怎么没想到呢,哎,可惜了父汗,这个范文程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

    代善一直紧绷的脸色开始慢慢舒缓下来。

    ”二哥,我有个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皇太极见代善面色放缓,赶紧趁机会进行下一步。

    ”八弟尽管说来,你我兄弟间不必客气。“

    一瞬间,代善和皇太极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关系。

    ”二哥,现在父汗大行,你是我们的兄长,我自然听你号令。不过明军有铁甲怪物,抚顺城恐怕撑不了太久,因此我们需要早做打算才。“

    代善又陷入了沉思,倒是莽古尔泰大咧咧开口道:“明狗那点能耐我们都知道,他们的效率可没这么快。”

    皇太极一脸庄重,缓缓向莽古尔泰说道:“五哥,若此时我军攻势如虹,明军自然气势颓废,但相反现在我们却是丧家之犬,当然我这话说的难听了点,不过事实却是如此,这无异于助长了明军的气势,南朝高人何其多也,千万不可自傲啊。”

    代善听到南朝高人这句,不由得想起了前几日在沈阳城外的那员猛将,不由得微微一惊,心道此时正是满人重生之际,的确不可以有丝毫大意的想法。

    皇太极一脸诚恳,面向代善又缓缓说道:“形势危急,不若由小弟提前回到赫图阿拉,安排人手在浑河河谷官道挖掘壕沟,而二哥和众位阿哥则护送父汗灵柩返回赫图阿拉,不知二哥以为如何?”

    “好啊八弟,原来你是不想天天蹲在灵棚,故意要走吧。”莽古尔泰一脸不屑的看着皇太极。

    “闭嘴五弟。”代善出口呵斥莽古尔泰,他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皇太极要着急回去,不过似乎这是个好办法,一旦自己有了护送父汗灵柩大义,回到赫图阿拉,荣登汗位还不是信手掂来。

    想到此处,代善微微一笑,说道:”那就辛苦八弟了,现在是多事之秋,而八弟素来又善于做事,这事交给八弟我最放心。“

    正在此时,下人过来请莽古尔泰,似乎有些要事,莽古尔泰跟着下人出去。

    见屋内无人,皇太极偷偷看了一眼代善,又道:”前段日子二哥与大妃的绯闻,流言蜚语甚多,恐对二哥前程不利,希望二哥早作打算,一则可以扫平干扰,二则大妃的三个儿子有正黄旗四十五个牛录,只有大妃能将他的三个儿子拧在一起,即使二哥即位,恐怕也要面临不小的挑战,二哥不可不防。“

    皇太极不置可否的说了一通,登时让代善惊出一身冷汗,自己光盯着八面玲珑的皇太极了,却没有注意到大妃阿巴亥和她的三个儿子,他们攥着的人马比自己和皇太极加起来还多,看来这大妃才是自己最主要的障碍。

    *********

    沈阳城,沈嘉终于等到了陈策的调令,后天凌晨卯时正点出发,晚上抵达抚顺,在抚顺西门外扎营。抚顺距离沈阳大约七十公里左右,现代人开车可能不到一个小时,但明代的路面情况复杂,而且中间还有后金哨岗和军堡需要拔除,一天多的时间的确不算多。

    沈嘉去了城中大营,检查了伞兵战车和伞兵突击车,心道这次恐怕不得不带上温晴,不然自己开车就没法装弹,装弹就没法开车。

    伞兵战车这次是没法带了,虽然战车野战更为合适,但伞兵战车实在太过于精贵,柴油发动机活动大约三千个小时不到,就需要大修,在明代,这个想都别想。而且这个伞兵战车是履带式的,上战场之前,甚至都是通过火车,大型货车将其运输到目的地附近,然后才发起突击。几日后自己如果开着伞兵战车一路走到抚顺,这辆战车要不了多久,发动机恐怕就要报废了。没了发动机,这辆车也就是一门大炮了。

    想了许久,沈嘉还是决定使用那辆柴油发动机的伞兵突击汽车,毕竟突击车是轮式汽车改装的,它的运动距离要远很多。

    来到了军营,沈嘉跟陈策商量了半天,陈策死活不同意沈嘉带女子入军营,说是太晦气,气的沈嘉眼睛瞪的老大。

    后来沈嘉实在受不了这个老顽固,于是噔噔噔跑出门,找到秦邦屏兄弟,把他们两兄弟请到陈策面前。

    陈策一愣,有些不解,看向沈嘉。

    沈嘉气鼓鼓的说道:”既然你说女子不能入军营,那秦将军的妹妹,秦良玉将军,为何可以?“

    陈策为之气结,大喊道:”这能一样嘛?“

    ”有何不一样,都是女子。“

    秦邦屏兄弟懵懵懂懂的被请进来,以为有什么事情,此时才知道被人拿来做挡箭牌。不禁趴在桌子上哈哈大笑。

    笑了许久后,秦邦屏兄弟又劝说陈策,凡事皆有例外,只要能打赢,变通一点倒也无妨。

    陈策笑了笑,看了一眼沈嘉,也就同意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