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危局

文/入梦三千
迫降在明朝 本章字数:4751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推荐阅读: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宋时行 龙印战神 神级英雄 一品江山 麻衣相士 一品姐夫 异世小邪君
清晨,沈嘉早已雇好马车和板车等在门口。原以为吴诗涵只是嘴上说说,并不会抛头露面随他一起出城,没想到刚进门,就迎面碰到了等候已久的吴诗涵。

    她没有带丫鬟小桃,只是让管家贵叔跟着。贵叔大约五十好几,脸上布满皱纹,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沈嘉觉得贵叔不像管家,倒像老农。

    贵叔沙哑着嗓子问沈嘉:“公子,你雇的车几匹马?这三月融雪,路上泥泞,如果不多叫一匹马,路上恐怕不好走,至于价钱,我认识马市的冯二郎,他可以给我们打个折扣,并不贵。”

    听了贵叔开口说话,沈嘉发现这个管家打理俗事倒是一把好手。贵叔是吴掌柜当初一起打拼的伙计,吴掌柜生意做大后,逐渐就成了家里的管家。当吴诗涵遣散家里仆役时,贵叔并没有走,而是坚决留下来。屋里屋外的事情,贵叔都在打理,如果贵叔此时真要离开,吴诗涵心里也有些有不舍,毕竟女孩子家一些事情不好出面。

    在贵叔的安排下,三个伙计,一个赶马车,另外两个伙计赶着板车,板车上置着一口棺材,一起出发去城郊收敛吴掌柜的遗体。

    沈嘉知道此时并不是收敛吴掌柜的好时机,尤其后金骑兵仍然时不时出没在城外的时候。明军主要是驻守城市和军堡,城郊属于真空地带,明军力量覆盖不到。一时半会,城郊的安全目前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吴诗涵在家中坐立不安,内心极为焦虑,加之人死暴尸荒野,的确不符合人道,因此沈嘉还是打算出城去试试看。

    为了安全起见,沈嘉带上了自己行李箱中收藏的三棱军刺,还拿了一颗私藏的手雷。当初搬箱子时,这颗手雷是自己当着众人面说要留作防身的,当时众人并不在意,沈嘉也就没有说破这威力有多大。

    这次机舱中没有运输轻型步兵武器,手枪之类都没有,外出防身的确是个问题。不过扭头看看身后的两个保镖,沈嘉心里略感放心。为了不引起路人注意,一众人此时都是贫民打扮,沈嘉一袭青衣,又戴了格帽子遮掩自己的短发,远远看去活脱脱一个大户人家的奴仆小厮。

    出城进入官道,视野顿时开阔起来。道路两侧是稀稀拉拉的白桦树,偶有飞鸟划过,冷清无比。空气很清新,沈嘉坐在马车上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又缓缓地吐出去。赶车的小六看傻子一样盯着沈嘉,脸上尽是鄙夷的神色。

    可能是早上,稍微有点冷,路上行人寥寥无几,走了四五个小时后,众人到了吴治文所说的地方。地上散落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因为天气较冷,还没有太多异味。

    贵叔很快就找到了吴掌柜的尸体和头颅,简单缝合在一起。贵叔是一个看得开的人,没有哭,只是一边埋怨着老天,一边不停的叹气。

    收敛好尸体,穿上带来的寿衣,贵叔请吴诗涵下车看一眼她的父亲遗容。吴诗涵在车中早想下来,只是贵叔说女子阴气重,不宜久留,等收敛好看一眼就行了。

    此时见贵叔招呼,吴诗涵快步来到吴掌柜遗体跟前,看到熟稔的父亲,再想起往事,不禁泪如雨下。

    “爹爹,女儿看你来了。”

    吴诗涵抽搐着,一声声压抑,痛苦的唏嘘仿佛从她内心深处撕扯出来,惹得众人也是心伤。

    等了许久,吴诗涵哭的差不多了,贵叔才劝她先去马车上等着。吴诗涵很听话,乖乖的上车,众人才将吴掌柜的尸体收敛到棺材中,准备带回城。

    返程时,已近中午,路上到处是逃难的行人,他们面黄肌瘦,不时用惊恐的眼神偷偷看看四周。沈嘉等一干人,为了不惹人注意,此时都是普通打扮,夹在行人中,倒也是普普通通。

    走了不久,众人都是腹中饥渴难耐,于是觅得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下准备休息用餐。沈嘉把身上身上携带的军用水壶,递给下车的吴诗涵喝口水。吴诗涵揭开面纱,正要拿起水壶喝水时,突然从官道走来的二十几名散兵。

    从服饰和装扮来看,似乎是明军的溃兵,众人稍感心安,便没有在意。

    吴诗涵喝完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从背后走来的明军。

    “哟,大哥,那个娘们真漂亮,咱们过去瞧瞧。”

    为首的是个身材彪悍的军官,也被眼前女子的美貌惊到,正色眯眯的盯着吴诗涵。

    吴诗涵恼怒回过头,赶紧系好面纱,向旁边的沈嘉靠过去。沈嘉早已发现这帮溃兵,他面色自如,手里却已经在收拾身旁的物品准备离开。

    “这位小娘子,可否与我兄弟一观。”带头的军官看不到美女,干脆蛮横的过来明抢。

    贵叔走上去,正要施礼客套,却被那军官蛮横的推到一旁。

    贵叔也是老江湖,知道这帮明军的不见到钱财不会停手,于是赶紧从褡裢里面掏出些碎银赶紧地上去。

    “老东西,大爷不缺银子,赶紧滚。”

    说罢,哪个为首的军官使劲将贵叔猛的一推,贵叔脚下站立不稳,登时头朝下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形势突然紧张起来,雇的几个伙计纷纷退到一旁,惶恐不安。

    沈嘉向前一步走出来,淡淡的说道:“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这个说大话的少年,人群中一阵大笑。

    领头的军官脚下却是不停,继续向前走来,甘亮和魏良裕就要冲出去挡在前面,却听到沈嘉大喊:“赶快卧倒!”

    甘亮和魏良裕知道有古怪,赶紧在地上向后一滚,翻滚间就看到一个圆形黑色小球飞出去,接着不远处轰隆一声巨响,到处是飞起的断胳膊断腿,血肉个横飞。

    一帮溃兵活下来的还有七八个人,包括被气浪弹开的的领头军官。这名军官眼睛血红,嘶吼着喊道:“贼人聚众谋反,都给我杀了,女的留下来。”

    说罢一群人立刻就冲了上来。

    沈嘉一看情况不妙,拽着吴诗涵拼命向前面的树林疯跑。

    一众活着的明军被手雷这么一炸,很多人耳鼓隆隆,有些发闷,纷纷站在哪里发傻。领头的军官虽然见事极快,但脚下却也如同踩在棉花上一样虚软无力。

    此时一旁的两位锦衣卫却很快就恢复了意识,趁着对方神智不清,立刻就联手就杀了对方一名溃兵。

    溃兵临死的惨呼声,让剩余活着的溃兵很快就意识到了危险,他们反而神智恢复了清醒,纷纷拿着手中的武器加入了战团。锦衣卫擅长刺杀格斗和单打独斗,对于站成一团的明军溃兵一时竟然落了下风。

    领头的军官见自己人占优,便带着另外两名明军向路边的树林快速扑去。

    沈嘉进了小树林,和吴诗涵趴在在一颗一人粗的大树后面。三个明军军官进来后开始搜索,沈嘉心知这样下去迟早被发现。于是猫着身子,将林中的积雪堆了一些在吴诗涵的附近。

    吴诗涵此时穿色白色的孝服,远远看去与雪并无差异,又将白色面纱包住她的头发。简单的伪装结束后,沈嘉附耳道吴诗涵耳边,闻到一股香气,不禁心中一荡。沈嘉心知此时不是儿女情长之际,连忙收拢心思,告诉吴诗涵在这里等他,千万别出声,自己会回来找她。

    沈嘉猫着身子,蹑手蹑脚,绕了小半圈,看到三明散兵正在四处搜寻。当下匍匐在地上,借着大树的遮掩,一动不动。等三人转身过去,沈嘉立即快速匍匐运动转到他们侧面。

    三名明军找了一阵,没发现目标,均想对方不过一少年和一女子,己方实力胜出许多,便约定分开寻找。

    沈嘉心道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于是屏住呼吸,静待其中一人拉开距离。

    果然没多久,一名身材瘦小的明军远远的落在其他人的身后。沈嘉悄悄地跟上去,手握三棱刺,猛的冲出来,死死捂住那名瘦弱的明军嘴巴。这明军拼命反抗,用手肘撞击沈嘉的胸部,沈嘉顾不到疼痛,三棱刺瞬间刺入他的喉咙,鲜血立即大量喷射而出。这名明军甚至都来不及喊一下,就倒在地下死去。

    沈嘉抹掉脸上的血迹,转身就听到不远处似乎有脚步声传来,于是连忙躲到旁边的树后。

    另外一名稍胖的溃兵,见同伴久未跟来,心中感到不妙,便回头来找。此时见到前方雪地上一片通红,不由得警惕了许多,一边走一边口中大叫,同时观察前方。

    沈嘉知道若是那名明军首领回来,自己恐怕九死一生,于是心下一横,提着手中的军刺冲了出去。

    这散兵听到背后脚步声,又是一阵冷风袭来,赶紧矮身躲过,看也不看,右手反手挥出一刀。却不料沈嘉不等招式变老,早已闪到他左侧,借着溃兵侧面的目光死角,狠狠刺出。军刺侧面横穿喉咙,血顺着血槽立即喷出来。沈嘉快速拔出军刺,正要擦去眼帘上薄薄的一层血雾,猛听到有人大喊:“沈大哥,小心!”

    沈嘉暗道不妙,立刻就感到身后一股凌厉的刀风袭来,于是侧身一躲,悄声反手向后刺出。

    刀势太快,紧贴着划过沈嘉的肩膀,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身后明军首领的左肋则被插入军刺,血顺着军刺血槽淅淅沥沥流了出来。沈嘉此时手中并无武器,明军将领见状,忍痛继续挥刀劈出。沈嘉正要躲过,却不料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沈嘉大急,顺势滚向一边,却不料身上的长衫被刀锋砍下一角。

    吴诗涵此时心中焦急万分,救人心切,连忙抓起地上的一团雪向前扔去。

    明军首领正要再次挥刀砍下,却不料眼前袭来一物,于是想也不想,挥刀挡来,刀锋挥在雪团上,溅出一团雪粉,眼前稍一模糊,却不料那少年竟然蹂身进击,趁势拔出了军刺。军刺被拔出,明军首领左肋顿时一阵剧痛,感到鲜血正在汩汩流出,反应顿时慢了一秒。

    明军首领大叫一声,挥刀乱砍,但他的身子却禁不住一抖,全身仿佛被抽空了力量,大刀铛啷一声掉落在地。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尽是迷茫和惊惶,他低头看,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咕嘟咕嘟往外冒血,一柄军刺却不知何时将自己穿了个通透。

    明军首领咯咯数声,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只听到嗤的一声轻响,军刺又是横穿喉咙,大量鲜血喷涌而出,明军首领顿时倒地而亡。

    沈嘉连续被人砍杀,又是翻滚又是躲避,当时全身心进入战斗,并不觉得累。此时危险尽去,登时累的半死。十五岁的他,力气不大,要不是刚才自己几次运气好,恐怕早已是横尸荒野。

    在旁边早就吓傻的吴诗涵连忙跑过来,看到沈嘉鲜血淋漓的胳膊,也顾不上太多,用明军扔下的大刀割下上衣一角,一边流泪,一边帮沈嘉包扎止血。

    沈嘉却是受不住吴诗涵的哭泣,连忙安慰道:“别哭了好姑娘,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嘛,我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还没娶妻生子呢,如果这么死了,阎王爷问我做人滋味咋样,我难道说自己没感觉?。”

    吴诗涵听沈嘉说的有趣,不禁破涕为笑,道“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调笑我,温姐姐说你是坏小子,我看也像。”

    沈嘉看着吴诗涵清秀的脸庞,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不由得伸手替她拭去泪水,吴诗涵包扎伤口,竟也没有躲闪。

    没多久,树林外两位保镖也了结了外面的明军,正高喊着寻来。

    沈嘉在吴诗涵的搀扶下站起来,自嘲道:“我们走吧,这里留给我的保镖去打扫。”

    两人出了了林子,周围的伙计们已经在收拾行装。吴诗涵先去看了贵叔,发现只是皮肉伤昏了过去,这才放心。

    众人见沈嘉此时受伤,连忙将他扶到马车厢内休息。沈嘉则因为失血过多,上了马车后就昏昏沉沉的,没多久就睡去。

    吴诗涵并不懂急救的策略,否则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沈嘉这样睡去。吴诗涵把沈嘉的头平放在自己腿上,看着沉睡的沈嘉,一脸愁容。

    好在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沈嘉的伤口只是大刀划伤,看起来恐怖,但却没有伤及筋骨。没过多久,伤口周围的血液就自行凝固,失血也慢慢停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