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出兵

文/入梦三千
迫降在明朝 本章字数:4073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品姐夫 麻衣相士 江山权色 神级英雄 气冲星空 龙印战神 天才霸主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史上第一祖师爷 空亡屋
与李福来商量后,赵长顺留下一个排继续侦查敌人动向,其他人则跟着李福来向伏击地点赶去。出发前,明军将北岸烽火依次点燃,不久南岸的界藩城收到大量遇袭信号。

    莽古尔泰带着三千骑兵早已出发,城内八旗军官不敢怠慢,于是点燃界藩城烽火,大量烽火隔山传递,不到一个小时,遇袭的消息传到了赫图阿拉。

    赫图阿拉的皇太极,已经在三日前收到了抚顺明军的答复。“何物等流”四个字难不住皇太极身边的范文程,他简单解释一番,皇太极听闻后勃然大怒,欲调兵遣将,给抚顺城点颜色看看。

    皇太极的冲动让范文程猛然一惊,他连忙劝导:“大汗,为将者不可因怒兴兵,如今我们缺的是粮食,此外还需要一场胜利来巩固您的权威。抚顺城看起来让我们如鲠在喉,可铁岭在我们手中,抚顺城的重要性大大降低。如无必胜之把握,请大汗万万慎重慎重!”

    范文程言辞恳切,皇太极也觉的自己有些冲动,他内心中也是赞同范文程的想法,只是现在的皇太极,不但考虑到自己,他还要考虑到女真人的荣光和未来,他不得不做出一些姿态表现出自己的强硬。只是当权者的姿态需要实力支撑,实力不足时,卧薪尝胆是必需的。

    范文程不愿说的太深,这种事情点到即止,说多了反而惹来杀身之祸。在努尔哈赤时代,老汗并不相信汉人,甚至连最早投降的汉军将领李永芳,被招为驸马后,日子过得也是战战兢兢。皇太极即位后,其影响力有限,开始使用怀柔政策,积极拉拢不得势的汉军,以及失势的阿哥,用来挑战代善,莽古尔泰和阿敏权威。

    对于龌龊的政治把戏,范文程自认看的很清楚。因此他极力避免过深的介入到女真人内部的纠纷中,这样自己会死的更惨。

    “大汗,再过一个月,抚顺周边的庄稼要收割了,我们点齐兵马,倾巢而出,一方面借着野战消灭抚顺有生力量,另外一方面可以纵兵劫掠,补充粮草。”

    皇太极沉默了会,他对范文程的意见表示赞同,他开始考虑如劝说莽古尔泰和代善。自从上次抚顺失利后,狡猾的明狗竟然乔装潜伏,接连破坏萨尔浒北岸驻防,扰的代善和莽古尔泰有些沉不住气,纷纷请求再征抚顺。

    连续数月来的军事行动,八旗士兵早就疲劳不堪,好不容易两个月大修整,皇太极实在不愿意将打一场目标不明确的战役。要么夺取粮食,要么夺取抚顺,至于面子,那是可有可无的事情。想通后,皇太极开始动笔写信。

    皇太极的算盘珠子打得啪啪响,只是他未曾料到凡事都有例外,有些事情的走向并不由他掌控。

    “报!明军在萨尔浒北岸有活动迹象,大量哨岗被毁,界藩城,萨尔浒城均有烽火点燃。”

    “好贼子,欺人太甚,竟然视我女真为无物!”愤怒的皇太极在议事厅中来回踱步,嘴中念念有词,一会儿大骂代善和莽古尔泰草包一个,一会儿又说明狗无耻之极。

    没多久,下人报曰阿敏,阿拜,汤古代,阿巴泰以及塔拜等人求见。皇太极收起怒容,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一些,然后吩咐下人请众臣进来。

    进了议事厅拜见大汗后,阿敏开口道:“大汗,明狗肆无忌惮,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再这样下去,族内士气消沉,会影响到我们的根基,我们必须展示力量,给明狗一个教训才行!”

    皇太极抬起头,敛起眸子看了一眼阿敏,他不明白一向以沉稳著称的阿敏为何今日突然变得急躁起来。一直在族内存在感不强的阿拜,虽然在军事方面稍逊,但好歹也是领过兵打过仗的,他也附和道:“阿敏所言甚是,还请大汗三思。昔日父汗称雄辽东,明廷一直是被动挨打,这才不到半年,明廷竟然蹬鼻子上脸,自己打上门了,如今女真内部也需要一场胜仗坚定信心,我认为大汗不妨试试。”

    阿拜是努尔哈赤的第三子,因为年长,在族内影响力较大,对于他的意见,单凭打太极显然无法搪塞过去。皇太极点点头道:“三哥所言极是,我也有心打一次,只是忧虑粮草不足,这才举棋未定,不知四哥,六哥,七哥什么意见?”

    见皇太极将目光投向自己,汤古代,阿巴泰和塔拜连忙拱手道:“一切听从大汗吩咐,我等誓死相从。”

    族内没有人反对出兵,这令皇太极倍感宽慰,但他担忧的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而在场的众人,除了阿敏外,其余人对军事筹备并不擅长。皇太极低头沉吟不语,众人不知皇太极想法,纷纷站在一旁静观事变。

    “大汗,粮草之事,我倒有个不成熟的想法,大汗要不要先听听?”阿敏的发言引起众人注意,塔拜性格急躁,嚷嚷道:“阿敏哥,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族内的境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好办法,赶紧说给大汗听听。”

    皇太极微微颔首,微笑着道:“六哥所言很对我胃口,阿敏哥,你也别藏着掖着了,赶紧说,说错了我不会怪你。”

    “大汗,再有半个多月,地里的庄稼就要收割了。我认为现在正是机会,我们即日出发,抵达抚顺后也是十日之后,明军野战不足,只要他们敢出来,我们正好歼其一部,振奋军心,如果明军龟缩不出,我们则扫荡周边,收拢民夫,等这些完成了,恰好可以收割地里的粮食。我们外出作战,只要带少许粮食,一旦秋收,可立即缓解军中缺粮,何乐而不为?”

    “好,阿敏哥说的好,我赞成出兵!”塔拜兴高采烈的嚷嚷着,浑然不知这里是议事厅。阿拜皱了皱眉头,暗中拉扯了几下塔拜。塔拜正在兴头上,哪顾得上这些。皇太极对塔拜性格熟稔,也不见怪,反而走过来称赞塔拜爽朗。自皇太极即位后,昔日平等的地位迅速发生变化,众人难免对皇太极有些生疏。皇太极在议事厅没有端大汗的架子,众人一开始还有些难以适应。不过皇太极八面玲珑,很快将气氛搞得热热闹闹。皇太极放下大汗的身份,谈话时平易近人,大厅中几个人顿时深感荣幸,感激涕零。

    当然,这中间并不包括老奸巨猾的阿敏,他熟知军事,洞悉人心,对皇太极这套把戏早就熟的不能再熟。阿敏躲在旁边,默默旁观。

    戏演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该做决议了。皇太极认为明军骚扰萨尔浒北岸,意在界藩,因此先集结先锋扫荡北岸,稳定界藩城形势,然后再择机出兵抚顺,时间恰好。皇太极见众人纷纷支持,于是传令道:“来人,紧急召集五千人马及七日粮草,随我午后出发。二贝勒阿敏,准备军需粮草,点齐两万人马,于三日后向抚顺进军,同时飞鸽传书至铁岭,命令岳托派出骑兵,日夜不停骚扰沈阳及抚顺周边。诸将务须努力,兴我女真!”

    “兴我女真!兴我女真!”议事厅中群情激昂,口号声远远都能听到。

    侍立在墙角的范文程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皇太极,他欲言又止,转而摇了摇头,悄悄看向地面。

    萨尔浒北岸,等到曾石头率领第二梯队抵达后,沈嘉立即下令三营和四营向萨尔浒湖北岸附近集结埋伏。一个时辰后,北岸烽烟四起,沈嘉明白李福来拔除岗哨的战斗已经打响。沈嘉下令刘武率领一营仅剩的两个排,携带缴获的物资向抚顺撤退。刘武嘟嘟囔囔,认为运送物资这种事情,随便找个人都能干,何必让自己这个营长亲力亲为呢。

    沈嘉一想也是,干脆让一连长武奎胜带着物资返回。武奎胜一脸郁闷,好不容易赶上个大阵仗,结果自己竟然当了辅兵。

    昨晚没睡好,抵达湖岸后,沈嘉一头扎进草丛,呼噜呼噜睡起来。半个小时后,沈嘉被刘武摇醒。

    “沈教官,快醒醒,对面有动静了。”

    沈嘉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猫着身子走到树林边,拿起望远镜向湖对岸观察。对岸数百八旗军正在登船,巨大的而鲜艳的旗子迎风招展,隔着湖水远远就能看到。

    “鱼儿上钩了,去告诉三连长洪诚和四连长曾石头,准备战斗,计划都讲过了,等敌人下船后,发起攻击,湖岸地势低洼泥泞,建奴移动速度较慢,要注意利用优势,去吧。”

    “沈教官,我们营怎么办?”

    “你们营?要么归建到二营,要么回去运输物资,你有人?”沈嘉满眼戏虐,笑着看向刘武。

    “还有个特务排,一直没派上用场。”刘武挠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着。

    “他娘的,就你心眼多,赶快去传令,一会儿回来,呆在我旁边,随我一起观阵,别老想着打打杀杀,你现在好歹也是个营长了,要训练自己对战场局势的把控能力,今天是个机会。”

    数百名八旗士兵,浩浩荡荡的喊着号子划向北岸。女真人虽然号称渔猎民族,但实际上他们对操舟行水并不太擅长。女真人使用的是内河小船,运载能力有限,今日临时出兵,更是将萨尔浒城附近村镇的渔船搜刮一空。好不容易凑了三十条小船,却只能搭载步兵渡水。至于骑兵,代善也不想,他认为北岸的明军,顶多也就是二三百人。明军狡猾奸诈,摸黑偷袭岗哨还行,碰上大队的女真勇士,那只有逃跑的命。

    上次明狗的一支小部队,就是因为自己太过于谨慎,错失大好机会,让对方轻易溜走,事后还被莽古尔泰这个莽夫嘲笑。代善为此郁闷了好几日,今日逮到机会,代善认为自己派过去的五百人,和北岸的营盘山驻军回合,堵截奸诈的明狗小分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临行前,代善特意叮嘱甲喇额真和硕图,上岸后就封锁通往抚顺的各处关卡,务必要求一只鸟都飞不过去。和硕图愉快的答应了,上次出兵连一具尸体都没捞到,这让和硕图饱受诘责,还好大汗替自己说了句话,这才勉强保住了位置。如今机会就在眼前,和硕图心中激动,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将突入北岸的明军挨个斩首。

    站在船头,和硕图意气风发,不时地吆喝众人跟紧指挥船。夏日毒辣的阳光倾泻而下,刺得人眼睛有些睁不开。小船划出两里后,厚重的盔甲让和硕图感到无比闷热,他摘下帽盔,脱掉衣甲,迎风站在船头,和硕图感到一股透心的凉意。

    “舒爽!真他妈的舒爽,你们这帮狗奴才都给我听好了,上岸后都细心点,一只鸟都不能放过去!”

    “主子您放心,别说是只鸟,就是蚊子,老子都要拽下他的蚊子腿留给主子。”

    人群哄然大笑,后金士兵各个满怀信心,边说边笑,划着船驶向对岸。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