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诱敌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4663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莽古尔泰率领三千骑兵,仅用不到两个时辰便从东侧绕过萨尔浒,赶至北岸。急速行军使得一些马匹口吐白沫,脱力甚多,莽古尔泰决定放慢速度,恢复马力。行至北岸几处岗哨,处处是烈火吞噬的痕迹,残垣断壁,一股焦臭味远远都能闻道。莽古尔泰皱皱眉头,抬头看向远处,心如火燎。没有幸存者,这让八旗士兵感到沮丧。

掩埋尸体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刻,八旗人心浮动,莽古尔泰颇多无奈。撒出探子,挖掘简易坟地,后金士兵开始掩埋死去的同伴。因为烈火燃烧,许多尸体都已经紧紧黏在一起,无奈之下,士兵们只好将尸体整块推入土坑,就地掩埋。现场压抑而悲伤,昔日劫掠屠杀的快感早已远去,八旗士卒们更多为自身的安危开始担忧。

萨尔浒之战后,明廷每战必败,让八旗士卒对前途充满希望,然而自年初的一场失败后,后金形势开始变得诡异起来。孱弱不堪的明军竟然懂得主动出击,四处袭扰,这与明军先前固守要塞,畏战不出的作战风格形成强烈反差。明军在变化,而八旗军还没有来得及适应这种变化。连续数月来,北岸不断遭受荼毒,八旗士卒深切感受到指挥系统的僵硬和乏力。

“三贝勒,尸体已就地掩埋,我们继续前进?”

莽古尔泰正在沉思,从毁坏的现场来看,明军手段毒辣,像极了八旗军队的行事风格。杀人灭口,意味着对方兵力不多,不想暴露行迹。但如果兵力不多,他们是如何快速将这些岗哨在短短几个时辰内连根拔起?莽古尔泰深吸一口气,抬头环视四方,淡淡的说道:“休息半柱香时间,我们继续赶路。”

莽古尔泰毕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战领,从明军攻击的范围和时间,他很快觉察到有些不对劲。但莽古尔泰又说不上原因,他派出一个牛录为先锋远远地撒开,而自己则带领大军跟在后面以备不测。走走停停,收敛遗体的工作拖累了整只部队的速度,莽古尔泰有些恼怒。虽然他明白此时不宜分兵,不过为了尽快追上来犯之敌,莽古尔泰还是下令一个百人队负责收敛尸体,而其他人则继续赶路。

莽古尔泰的谨慎,让等在前面的李福来和赵长顺顿时犯难。照这个情况下去,后金人数众多,行事谨慎,搞不好今日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可太不划算。李福来和赵长顺商量许久,打算重新对计划做出调整。

行至十余里,已是中午时分,八旗士卒早已是饥肠辘辘。莽古尔泰选了一处地势较好的,背靠树林的开阔地带,集中队伍扎营,准备埋锅造饭。谨慎起见,莽古尔泰将前锋召回,与大军合兵一处。伙夫们打水砍柴,士卒喂马放哨,不一会营中炊烟袅袅,忙碌不停。莽古尔泰四处巡查,确保四周布满岗哨,这才安心回到营中,准备就餐。

夏日天气酷热无比,即便是关外,顶着烈日行军,也是对士气的极大打击,莽古尔泰深知折一点。吃完午饭,他下令众人休息一个时辰,便于避开正午的阳光节省体力。战马在吃草,后金士卒在睡觉,负责警戒的士兵也是困顿不堪。前方远远窜出来十几名明军骑兵,他们策马站在远处,盯着八旗士兵。八旗哨探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明军,他们骑马试图靠近。然而明军极为警觉,发现情况不妙,立即拍马后撤。后金哨探害怕中计,追出百米便陆续撤了回来。

这种小事情自有手下将领去处理,莽古尔泰自然不会为此心烦,他在树林边找到一处阴凉地,解开衣甲,闭目养神,感受着徐徐凉风。外围负责警戒的八旗士卒回来后,明军又悄悄策马来到近前,后金士兵上马,明军又远远地逃开。反复多次,负责警戒的八旗士卒气的怒火中烧,偏偏一点办法都没。

八旗士兵失去了耐心,他们组织了一百名轻骑兵,一口气追出一里外,却不见明军人影。沮丧的追击者重新回到队中,被牛录将领一顿臭骂,嫌他们连根毛都没找到。可恶的明狗就如同恶心的苍蝇,在耳朵旁嗡嗡个不停,让人烦不胜烦,好歹终于将他们赶走了。八旗士卒正打算安心休息会,但他们很快发现,那些可恶的明狗又来了,迎着风远远就能听到他们的讥笑声。

牛录将领眼珠子一转,他决定来个诱敌深入,给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明狗来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牛录将领偷偷调集弓箭手,混杂在队伍外围。牛录将领开始等待,他觉得明军肯定会有所动作,难不成他们只是为了慕名旁观?牛录将领的猜想很快得到证实,十几名明军突然策马冲锋,隆隆的马蹄声惊醒了八旗士卒,他们睁开眼睛,纷纷提起手边的武器,准备战斗。

冲锋的明军将胆大心细发挥到极致,他们高速冲锋到接近弓箭的射程时,突然调转马头,向侧面跑开。见明军识破,牛录将领忍无可忍,他下令阵中的骑兵冲锋,争取能够截住明军。因为冲锋过近,十几名明军被追逐的后金骑兵咬在后面。明军也不惊慌,依然策马狂奔。奔行至百米后,明军悄悄将四枚打开的手榴弹顺势溜在地下。追逐异常混乱,后金骑兵紧紧地盯着明军背影,没有人发现这个细节。数秒后,后金骑兵跟上来,突然发生几次连续爆炸,将追击的骑兵队伍炸的四飞五裂。战马倒地死亡或者高高腾起,许多人骑兵突然坠马,紧接被着驰骋而过的骑兵洪流踩踏而过。

爆炸声惊醒了莽古尔泰,他起身来到一处高地,手搭凉棚举目看去,发现自己的的勇士纷纷落马,气得他破口大骂道:“托博辉,重新派个人上去,把哪些蠢货给我换下来。”

莫名其妙的爆炸让后金骑兵速度放缓,他们不得不一边追击一边留意明军的动作。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明军又一次从他们的眼皮下偷偷溜走,而八旗军则损失了十几名勇士。回到阵中的牛录将领被莽古尔泰狠狠的抽了几鞭子,牛录将领低着头,不敢与莽古尔泰对峙。打了败仗的牛录将领,是没有什么好待遇的,能留下一条性命,这已经是莽古尔泰难得的仁慈。若是放在以前莽古尔泰意气风发之时,脑袋早就被剁下来喂狗了。

此后的过程如同之前一样,明军又来骚扰。后金将领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莽古尔泰对明军这种近似无耻,如同狗皮膏药般的打法极为不适应。一连两次后,莽古尔泰终于忍无可忍,他下令全军集结,继续向前稳步推进。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仅靠几颗爆炸物,莽古尔泰相信这对大局不会有任何影响。决定胜利的仍然是人,而不是区区几件武器。莽古尔泰决定用堂而皇之的打法,逼迫明军要么撤退,要么跟自己真刀实枪干一仗。当然,对付明军这十几个人,实在是有些大惊小怪。但莽古尔泰从许多蛛丝马迹的战况感觉到,明军之所以有恃无恐,肯定有所倚靠,否则仅凭这十几个人,勇气再大,也不敢在大军面前耍大刀。

莽古尔泰的策略很快就产生了效果,十几名明军再也找不到机会袭扰。他们只能躲在远处,找几个后金的哨探练练手。只是后金的哨探也不是吃素的,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勇士,眼光敏锐,更胜普通战士一筹,连续几次下来,明军除了浪费几颗手榴弹外,没有任何收获。

此时已是申时(下午三点后),莽古尔泰稳扎稳打行军五里,除了几个小毛贼,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后金士兵纷纷嘲笑明狗这是末日穷途,只能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对付八旗军。之前遇到的十几名明军早已远远地逃开,他们用尽了爆炸物,如同丧家之犬,慌不择路。莽古尔泰对自己的决断很是满意,他决定继续向前追击,直至将这些宵小之辈逐出女真人的地界。

再往前走是一处沟谷,两侧是低矮的丘陵,灌木丛生,浓荫蔽日。莽古尔泰对此颇为警觉,他派出三百前锋,先行通过谷底,确认安全后,莽古尔泰这才带领大军向谷中进发。两年前,女真人的老汗,率领八旗军,靠着灵活快速的战术,以及对周边地形耳详能熟的优势,成功伏击,在萨尔浒一战中重创明军,取得巨大胜利。作为参战者的莽古尔泰,岂能不对地形伏击有所所了解。

“托博辉,我要是明军将领,肯定在此地设一伏击圈,我军进入谷地,只要令其首尾不能相顾,借着地势发动攻击,吾命休矣!”莽古尔泰学着三国演义中曹操的口吻,说的惟妙惟肖,托博辉连忙点头称是。

“贝勒爷,明狗这是没人了,所以这才白白浪费机会,老天都在助我女真,哈哈,今日我们要将明狗悉数灭掉。”

后金大军缓缓出了谷地,继续往前开进。整支队伍士气高昂,走出一里外,又遇到一处谷地,莽古尔泰仍然是照猫画虎,结果这次竟然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真的有明军在打伏击。

“贝勒爷,这次真的碰上明狗了,对方约莫有二百人,到了谷口,我们刚进几十人,对方突然扔了几颗爆炸物,伤了十几名兄弟。我下令进攻,明狗很快就顶不住了,他们纷纷上马逃离,奴才想追,只是明狗借着火器犀利,奴才难以靠近,不久便被他们逃走。”

“可有抓到活口?”

“回贝勒爷的话,明狗溜得极快,胆小怕死,我们都是舍了战马向上攀爬战斗,地势对我们不利,没有抓到活口。”见莽古尔泰脸色有些阴郁,牛录将领惴惴不安,生怕惹怒他。

“很好,你做的不错,先去休息会!”

看着甲喇额真离开,莽古尔泰哈哈大笑。一旁的固山额真托博辉有些不解,连忙问道:“贝勒爷,莫非有什么高兴的事情?”

“屁,给我下令,放开手脚快点追,,明狗不过二百人,上次大贝勒横渡萨尔浒阻敌,碰到的敌人大致也就是这个数目,告诉兄弟们,加把劲,今晚我们拿这些明狗祭旗。”

“好嘞,贝勒爷,奴才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随着莽古尔泰军令下达,八旗军重整队形,加快速度向西急速追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湖岸战斗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伏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