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撤退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5174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莽古尔泰发现了明军的主动调整,他觉察到明军似乎遇到困难。虽然他无法获知详情,但他果断决定突围。西侧谷口的进攻依然在持续,这是为了大部队安全撤离必不可少的牺牲。随着牛角号声响起,成群结队的建奴骑兵蜂拥而出,向着东侧谷口狂卷而来。

手持长矛,刀盾的明军,明白最后一刻来了。他们神情坚毅,手握武器,紧紧地与同伴站在一起迎击滚滚而来的人流。山崖上的李福来站在高处,对后金的人马调动看的一清二楚,他发现情形不对,立刻下令两个连队迅速向东侧谷口支援。

遍地堆积的人类尸体和动物尸体,影响了八旗骑兵的冲锋,除了最前方的数百战骑,其它八旗士兵都是下马作战。踩着同伴的尸体,他们大声嘶吼,谷口就是希望,而站在谷口的明军,就是恶魔,只要努力冲过去,就可以回家。绝地求存的意志,让八旗士兵散发出一股濒死的强大战斗力,他们疯狂的向着明军阵中冲过去。

求生的意志是可怕的,所谓围三阙一就是这个道理。只是年青的一团将领,他们经历过的战斗大部分都是被动或者固守,或者小规模的偷袭。今日是他们第一次主动地伏击对方,求胜心态,使得他们一口就想吃掉对方近三千人的队伍。然而现实仍然是残酷的,面对经验丰富的建奴,除非拿出同归于尽的心态,否则很难完全留住对方。

谷口战成一团,杀声震天,尽管明军拼死拒敌,仍然有数百骑从明军防守的缺口冲过去。谷中涌过来的敌人越来越多,他们麻木而疯狂,歇斯底里的猛冲猛杀,明军的防线摇摇欲坠。

“同志们,稳住阵型,援军来了!”

尽管很多人认为援军只是营长激励士气的谎言,但他们还是忍不住瞟了一眼。就是这一眼,他们他看到了山崖两侧匆匆赶来的明军,三营明军士气大振。

八旗军密集的冲锋阵型,迎来数十枚手榴弹。爆炸声连续不停,后金士兵求生的意志转瞬就化成了一股恐惧。莽古尔泰的大旗已经不知所踪,失去将帅,对士气的打击尤为重要。而明军快速重整阵型,又重新向前压过来,很快八旗军冲锋化为一波巨大的溃败,大量士兵如同无头苍蝇,四处乱窜。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李福来组织两侧明军大喊,很快招降的口号传至洪诚和刘武这边,他们也对着八旗士兵呼喊。女真人与汉人杂居者多,和明廷打交道多年,多少也听得懂一些汉话。很快便有不少走投无路的八旗士兵抛下武器,跪地投降。八旗在关外征战多年,昔日的荣耀,以及对明廷刻骨铭心仇恨,很难让所有人选择投降。几乎有一半的八旗士兵,仍然选择顽抗到底。只是失去了指挥系统的八旗士兵,士气低落,能够坚持多久,这是所有人都在盘算的事情。

对付这些人,李福来认为有榴弹和汽油罐是最好的款待方式。明军开始向谷内进军,挤压八旗军残存着的空间。头顶上手榴弹不时扔下来,不断有同伴倒地身亡,哀嚎痛哭。地上遍地是尸体,鲜血早已被夏日的残阳烘烤蒸干。八旗士兵惴惴不安,不断有人脱离本队,跪地请降。

李福来提着一把刀,横在一名降者的脖子上,说道:“用你们的语言告诉他们,降者免死。”

投降的八旗士兵迟疑了一下,开始大声朝不远处的人群喊起来。不到一会儿,将近八百人的残兵,走的七七八八,只剩下近一百多人试图顽抗到底。李福来转过身去,下令明军进攻。杀红眼的明军恨不得将建奴全部杀光,无奈军令在身,只好默默忍了。此时李福来一声令下,明军快速发起冲锋,随着几声爆炸,剩余的八旗士兵彻底淹没在进攻的人潮中。

“李营长,干得不错,这仗打的过瘾,今天老子算是见识过大阵仗了。”说话的是刘武,他对于一团第一次独立大规模作战,非常满意。

“刘武,你那边伤亡怎么样?洪诚的三营这次死伤惨重,赵长顺就在那边,我们过去劝劝吧。”

刘武点点头,赵长顺与三营的关系,每个人都清楚。沈教官建立了连队历史档案,无论任何人进来,都会了解到队伍的来龙去脉,以及各连指挥官。这可是荣耀一辈子的事情,赵长顺不可能不在乎。

“赵连长,洪营长他。。。”

李福来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赵长顺打断。赵长顺沙哑着嗓子说道:“没事的,大家不用劝我,这个道理我明白,有人吃肉,必然就有人喝汤,如果不是三营去打阻击,我想轮到各位也是一样的。我气恼的是,洪诚这家伙,手一滑,竟然放走了建奴的三贝勒,是个大官,这次让他溜走,以后恐怕不容易再逮到机会。”

李福来被赵长顺的话惊到了,连忙问:“你确定?”

赵长顺郑重的点点头。刘武劝道:“算了赵兄弟,这十五的月亮有时候都会差那么一点点圆,更何况打仗呢,我们胜利了,胜利者应该有胜利者的庆祝方式,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洪诚突然插话道:“沈教官吩咐,让我们清扫战场后,快速撤至营盘山。”

李福来点点,补充道:“安排下去,尽快打扫战场,洪诚率领三营负责看守俘虏,先行向营盘山撤退,我和刘武打扫战场,赵连长,辛苦你了,你在后面负责警戒,密切注意建奴动向。”

众人领命,对李福来的命令谨遵不渝。虽然几人都是营长,职位相当,但在战时,沈嘉刻意强要调服从指挥,众人对此都没有反对。

明军打扫战场,收割头颅,清点损失,傍晚时分,明军趁着夜幕,向营盘山方向急撤。晚上十点左右,三营押送被俘的八百四十五名俘虏抵达营盘山下,沈嘉早已命人备下酒菜。不久一营和二营陆续赶来,吃过晚饭,各自修整自是不说。

却说莽古尔泰仓皇逃出战场,与后方负三百余人汇合后,清点人数,莽古尔泰发现身边仅余八百三十余人,巨大的伤亡让莽古尔泰悲从心来,怒不可遏的用皮鞭朝几个奴才发泄着怒火。一行人中途在野外休息了一晚,清晨时分,莽古尔泰回到界藩城。

到了界藩城,莽古尔泰将军中事情一应交给固山额真托博辉,自己则闭门不出,谁也不见。但这个规定很快就被打破,首先是镇守萨尔浒城的代善派人说昨日自己在萨尔浒北岸损失五百余人,代善警告莽古尔泰不要轻举妄动。看着这份迟来的军报,莽古尔泰愤怒的只差摔杯子了。

世上没有后悔药,趟了这趟浑水,现在只能想办法走完剩余的路,不然洪水袭来,谁也保不住性命。下定心思,莽古尔泰打算向赫图阿拉写一份军报,详细说明昨日战斗的情况。就在莽古尔泰口述时,皇太极派遣的使者抵达,传达了新汗的意思,说是打算数日后起兵讨伐抚顺。莽古尔泰一脸苦笑,皇太极正在赶来的路上,如今之计,自己需要向皇太极亲自解释了。

营盘山下,昨日参与伏击的三个营清点伤亡,最终确认战死一百五十余人,受伤一二百五十人,缴获战马七百余匹,弓弩和各类武器不计其数。沈嘉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上午时分,赶来增援的五营和六营抵达,沈嘉下令二营和三营押送着俘虏,各类物资,以及周边俘获的具有敌意的乡民向抚顺撤退。

李福来在昨日伏击战中享誉一团,出色灵活的指挥,更是赢得沈嘉的当面赞扬。怀抱荣誉,押送着大量物资和俘虏,李福来和三营长洪诚两人撤往抚顺。撤退队伍拖出数百米远,隔着湖水,站在对岸的制高点很容易就能看到。沈嘉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静静地在北岸等着后金的下一步动作。

押送着第一批俘虏和物资的一营一连士兵刚刚抵达抚顺,立即就将营盘山胜利的消息传遍全城。铁岭二次沦陷后,抚顺的安危成为百姓内心深处的隐忧,虽然抚顺城官署多次重申,抚顺明军将血战到底,但大部分老百姓,都不太看好明军的战斗力。

上次抚顺被围,要不是最后一晚的偷袭,抚顺城甚至有被破城的可能。街头巷尾各种茶馆,许多提笼架鸟的闲人对此争论不休,受此影响,催生了一批高谈阔论的“军事谋略家”,他们一边纵谈明军在关外的得失,一边抨击官府政策愚蠢至极。

“陈大人,萧大人,这么下去不行啊,抚顺城内人心浮动,我们要控一控,这是战时,前线将士在浴血奋战,后面的人却在高谈阔论,依我之意,不如将这帮孙子们征调,派到前线去当夫子也行。”

陈策微微一笑说:“贺总兵,管那么多干嘛,让城内民兵加强巡逻,有不法之徒,按大明律来就行了,咱是军人,民事不是我们擅长的,你说是不是萧大人?”

萧基自从早上听到明军胜利的消息后,心情舒畅无比。这抚顺虽然鸟不拉屎,还有生命危险,不过只要打胜仗,自己善后有功,再活动活动,升官那可是快得很。想通了这些之后,萧基听贺世贤的话也就没那么刺耳。

“陈大人说的极是,那些口中逞一时之快的人,多半是些不得志的庸才,何须为这种人徒伤脑筋呢?胜利者无需接受质疑,再者我们也应该有胜利者的胸怀,锦衣卫已经撒开网了,只等那些潜伏的宵小再次露面,这次要争取将他们连根拔起。”

贺世贤忧心忡忡说:“昨日铁岭方向活动密集,张世的骑兵出城三十里,碰到不少对方的哨探,建奴这是存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心思?”

“无妨,我们还是按之前的计划,让童总兵从沈阳方向铁岭出兵,建奴感受到压力,铁岭方向就不敢乱动了”

贺世贤点点头,童仲揆的确能够替抚顺分担压力,但沈阳的兵力也是捉襟见肘,又能好到哪里去呢。不过童仲揆毕竟不是蠢货朱万良,贺世贤对他却是信心十足。

陈策起身,在地图旁沉思了一小会,问道:“尤副总兵现在到哪里了?”

“早晨的传令兵报来说,尤兄弟正在抚顺东南萨尔浒方向,负责监视南岸动向,暂时未发现任何动静。”

陈策点点头,他对目前的各方进展表示满意。

“贺总兵,接下来就看你了,老夫坐守抚顺,你尽管放心杀敌!”

贺世贤心情转好,哈哈一笑道:“那要看建奴上不上这个钩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伏击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观望(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