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决战二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3911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沈嘉借机悄悄的发动突击车,并叫上了温晴,曲小甲以及刘文采。

“这次赔大了,弄不好要搭上条性命,沈嘉,这是你欠我的,要是我能活下来,定要向你讨还。”

曲小甲和刘文采躲在旁偷笑。

沈嘉回头瞥眼温晴,脸上顿时堆满歉意。沈嘉说:“师妹,咱们有点信心好不好,别人不定活下来,可战车中的诸位,绝对不会有事,你不信我,可也得相信这辆车啊,你说是不是?”

温晴扭头不理沈嘉,继续在车内四处打量。虽然伞兵战车在城内观摩了十几天,可在战场上那是另回事。温晴今日跟过来,就是要跟沈嘉再实践下突击车的驾驶。

后金大军在三百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展示雄威后,代善觉得明军似乎已经丧胆,于是他派出名特使,试图招降明军。上刻,张世现还在为如何激怒后金主帅而发愁,而下刻,后金特使竟然亲自送上门来。张世大喜,立即搭箭射出,后金大使行至阵前,突遇冷箭,命呜呼,倒地不起。

明军主帅的蛮横无理激怒了代善,他边痛骂明军的野蛮,边下令进攻。八旗大军重新动起来,正中的重骑兵层层叠叠,紧跟的是八旗军步兵,主要以刀盾,长矛和弓箭手为主。随着牛角号声响起,后金骑兵组成的锋线犹如波翻滚的浪潮,向着明军阵前滚滚而去。

计划按照预想进行,张世不经意间露出难得的笑容。八旗军发起冲锋,明军的反应稍有些僵硬,不过仍然有条不紊调严阵以待。不久,明军正中让出道数米宽的无人地带,紧接着,辆体型巨大的铁甲车轰隆隆开到阵前。阵中的怪物露出獠牙,背后的明军忍不住高声欢呼,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视而不见。

凝神专注的八旗骑兵第时间发现了伞兵战车,他们大部分人见识过这辆车的威力。如今它又次出现在阵前,八旗骑兵猛然惊,忍不住放慢行进速度。后金骑兵无形的惧意,犯了个巨大的错误。他们的步兵赶了上来,与骑兵紧紧贴在起。步兵视线被骑兵遮掩,看不清前方动向。后金的骑兵与步兵衔接在起,形成了宽阔的进攻扇面,人流密集,锋线充满惶惑与不安,而队伍后面跟进的人流则挂满兴奋以及对胜利的渴望。

代善的视线被进攻的骑兵遮挡,他不明白进攻的速度为何慢下来。代善急令击鼓催促,牛角号声重新被吹响,代善派上精锐红标兵,严厉督促锋线加快速度。

事实证明,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情况是存在的。当伞兵战车朝密集的人流打出十余发燃烧榴弹后,这个世界立刻陷入混乱。旌旗挂满飞溅的火苗,转瞬烧成灰烬。骑兵被飞溅的火苗密集击中,继而引发全身燃烧。在阵阵凄厉的哭喊声中,不少八旗骑兵跌落马下。紧跟上来的骑兵蜂拥而上,轮番践踏。高速冲锋的骑兵无法控制速度,尤其后面有大量同伴跟进的情况下。

燃烧榴弹引发的火势剧烈而又凶猛。火苗弹跳到地上,溅射到半空,只要沾上星半点,就有可能烧遍全身。些空地上的火苗瞬间熊熊燃烧,似乎要将大地的油脂燃尽般。冲锋的八旗军看着恐怖的幕,心中充满绝望与恐惧。

八旗锋线陷入疯狂,他们退无可退,逃无可逃,进攻的士兵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战马的悲鸣和同伴的惨叫响彻耳旁,恐惧开始大范围蔓延,八旗军充满焦虑和不安。随着数十米外机关枪的开火,大片的人群如同麦浪般被挥舞的镰刀掠过,转瞬波波倒在明军的阵前。仅仅只用了数十秒,明军就将八旗军的锋线屠成道空旷而又宽广的死亡地带。

牛角号声和急促的鼓声依然催促不停,波波嗜血的八旗军逆势而上,企图用热血与勇武夺回自己的荣耀。机关枪突突着,无情的扫射,几秒前还在活蹦乱跳的八旗士兵,被密集的火力瞬间打包,集体送入地狱。空气中弥漫着股浓烈的血腥味,伴随着股强烈的尸体焦臭味,后金士兵作呕不已。他们强忍着不适穿过燃烧的烈火,奋勇冲入阵前,却不料进入场死神的盛宴。血光冲天,杀声阵阵,无人的战马在奔逃,而更多的战马,以及它的主人,却永远的留在这片黑色的死亡地带。

侥幸逃离正面的后金骑兵绕到明军两翼,试图扳回城。明军的没良心炮开火了,它正对着密集的骑兵不停的轰击,响声巨大,闻之令人震颤。。

“快点放炮,建奴冲上来了,都给我死死的钉在这里。”曾石头咆哮着,四营的前身四连,向以打硬仗而闻名全团,但是随着战事的进行,四营只是不声不响的捞了几个小仗,曾石头为此抱怨。还好今日沈嘉将四营放在了最关键的左翼防守位置,这让曾石头喜出望外。

四营士兵投弹训练有素,骑兵每次冲过来,总会在离开的路上遇见几枚手榴弹,来来回回折腾,后金骑兵损失很大。不过明军也好不到哪里去,在密集的弓箭射击下,两翼明军死伤众多,这些人中大部分是贺世贤招募的新兵。厢车上的阵亡率最高,如果不是靠手榴弹提供的火力支援,后金骑兵甚至有几次直接冲入阵中。

最初的机会旦错过,剩下的只是无尽的悔恨。八旗将领绝对没有想到,这是八旗两万大军最后的辉煌。鲜血将脚下的土壤变为泥泞的沼泽,勇士的斗志被敌人的屠刀消磨殆尽。

远处的代善终于看清了阵前的变故,他无言的怒懑老天,喊了声“天不助我!”,然后拔马向后逃亡。代善的大旗随之被放到,亲兵们试图掩护主帅的身份。代善没有反对,他满脸铁青,言不发,匆匆向侧后逃去。

八旗军士气受到致命打击。尽管八旗勇士奋勇向前,但始终无法撕裂明军的正面防守。喷射着火焰的怪兽,用女真人的鲜血和尸体,硬生生的筑起数百米起伏不定的尸丘。八旗士兵惶恐不安,眼中透出股浓浓的恐惧和绝望,没人想去白白的送死,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身后的指挥官。

代善的大旗不知所踪,这成为压垮八旗士气的最后根稻草。最初只是小股的八旗步兵仓皇逃逸,很快这股失败笼罩下的惊慌蔓延到全军。脱离战场迅速成为所有八旗士卒的念头,逃跑的人流越聚越大,没有将领和士兵,没有奴才和主子,没有穷与富,唯有生与死,胜利与失败,以及慌不择路的人流。八旗骑兵借着机动性,果断放弃对明军两翼的围攻,转而快速向后逃窜。哀嚎与呼喊响彻天地。

意识到战场形势发生巨变,张世组织明军果断追击。伞兵战车马当先,高速碾压着尸体向人流奔去。后面紧跟的是上马的明军骑兵和营,二营,三营。

溃兵冲向皇太极所在的位置,将拱卫大汗的后军冲的四分五裂。开始皇太极试图用军令和血腥的屠杀阻挡溃兵冲击后军阵型,但他很快意识到,面对疯狂的人群,这没有任何用处。随着几发燃烧榴弹击中后军,阵中腾起巨大的火焰,向四周飞溅燃烧。来不及逃跑的人们在地下翻滚,试图滚灭火焰,但这很快变成种奢望,火焰跳跃着四处燃烧,不死不休。

惊愕的八旗后军来不及反应,他们呆呆的愣了几秒,直至正中的皇太极大旗被放倒,引发新轮逃亡。后军阵中有人呼喊:“大汗走了,八旗军败了,大家快逃命!”

逃命的喊声激发了八旗军求生的意志,人们扔掉武器,以最快的速度向后奔逃,场面极为混乱,旌旗倒地,踩踏时有发生。逃跑的洪流越聚越大,燃烧榴弹烈焰已无法阻挡求生的人群。沈嘉和温晴呆呆的看着这幕,原本以为今日会苦战场,谁知八旗军自己打败了自己。

沈嘉停下伞兵战车,交给温晴驾驶。这是个机会,有自己在旁边负责观察,指导温晴亲临战场驾驶,远胜温晴自己琢磨。明军张世的率领下,全军转为进攻状态,向着五里外后金大军驻扎的山岗冲去。

漫山遍野都是逃兵,果然应了那句话,“就是十万头猪,共军三天都抓不完”。沈嘉让曲小甲钻出装甲车,拿着大喇叭朝张世呼喊。还好张世耳听八方,两人简单合计后,以千骑兵和营,二营组成的攻击单位继续前进,其它营则在曾石头的统指挥下,漫山遍野抓俘虏。

二十分钟后,明军抵达山岗附近。八旗军彻底抛弃了大营,他们已经撤向萨尔浒方向。山岗上的敌军不多,沈嘉迫不及待打出几枚燃烧榴弹,千骑兵呼啸着冲向山岗。营和二营跟着突击车继续向山岗上搜索前进。行至半腰,刘武过来报告说前面有数道壕沟,温晴放慢车速,抵达后发现只是米多宽的防火沟。

链式伞兵战车三两下就越过壕沟,惊的众明军眼珠子差点掉下来。明军拥而上,顺利抵达山岗,负隅顽抗的八旗士兵在明军气势如虹的重创下,彻底失去斗志。明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存放辎重和粮食的八旗大营。

“刘武,你留下,守住这里,没问题吧?你派几个人,招呼其他人营队向这里集中。”

“没问题教官,保证完成任务!”

沈嘉让李福来的二营跟紧战车,与张世的千骑兵回合后,明军准备回师救援大营。平日里千五百明军,很少与规模较大的敌人正面交战,如今借着伞兵战车的威力,明军斗志昂扬,裹着层沙尘向着大营方向滚滚而来。

个小时后,明军行至大营前五百米左右,明军远远的看到大量后金骑兵来回驰骋,掩护着步兵正在发动进攻。这支来自萨尔浒南岸的后金骑兵约有四千人,他们进军速度极快,能暂短时间内举击溃侯世禄的八千步卒,可见其作战勇猛,战术灵活之处。

沈嘉正在考虑,却没想到温晴脚油门就冲了上去。

“师妹,省着点,只剩下三十几枚燃烧榴弹了,我们得为以后考虑。”

温晴白了沈嘉眼,反正操作武器的不是自己,跟我说有什么用。温晴低头,猛踩油门,很快战车冲至近前,沈嘉瞅准机会,打出几枚炮弹,猝不及防的八旗军背后受到攻击,阵型立马混乱起来。

对面是明军,沈嘉不敢肆意开火,只好让温晴开足马力,向着敌阵猛冲。后金士兵远远的看到头怪物,冒着黑烟,轰隆隆开过来。他们呆立片刻,猛然大吼声,随即翻身上马,向着四周拔马而逃。

大营中的贺世贤发现援军到来,立即下令拆掉大营前的障碍物,不久,四千明军步卒浩浩荡荡的冲出来,与前来救援的沈嘉前后夹击八旗大军。。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决战一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突袭铁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