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攻占开原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3738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个时辰后,参将吴文杰率领千五百步卒赶到。抵达驻地后,吴文杰抱怨俘虏和物资太多,实在带不动,现在是晚上,还找不到民夫,除了就地掩埋外外,吴文杰不得不派五百明军押送俘虏和物资先行返回铁岭。尤世功和沈嘉了解后也是无奈,兵力捉襟见肘,只好凑合着应付。休息个小时,明军在小镇吃完早饭,挥师赶往开原。

抵达开原时已是午后。连夜赶路让明军有些困乏,可是在胜利的驱使下,明军反而精神奕奕,士气高昂。

开原城在凌晨时分迎来了仓皇北窜的岳托和巴布泰。负责开原城防的是努尔哈赤同父异母的弟弟巴雅喇。巴雅喇闻讯赶来,见到岳托后大吃惊,始知明军前锋已至开原几十里外。

开原属于后方,兵力配属只有区区两千人,大部分都是老弱病残。面带难色的巴雅喇将困难告诉岳托,岳托拖着病躯,将剩余的两千兵马尽数交给巴雅喇。巴布泰不善军事,此时只能依靠镇守开原的叔祖父巴雅喇。巴雅喇素以打硬仗著称,岳托迫切希望他能借助开原城击退明军。三人商议之后,不久城内八旗军四处调动。此时城内百姓,富户,女真贵族都不知道城外的情况。巴雅喇认为守城是军人的事情,百姓知道实情只会徒增烦恼,他干脆将失败的消息封锁起来。

巴雅喇两年来直驻守开原,他从未见过明军炮火犀利。他依然固执的认为明军野战不堪击。巴雅喇下令将岳托两千骑兵与开原城内的两千步卒重新编组,随后巴雅喇带着三千士兵出战。

巴雅喇近乎于自杀的行为吓坏了巴布泰,他拽住巴雅喇的袖子说什么也不肯放手。巴雅喇怒道:“混账,若不是你在铁岭临阵脱逃,明狗哪能突袭至开原,你自己是个没胆的懦夫,不要把别人也想像成你那样!”

说罢巴雅喇气冲冲的策马离去,巴布泰气的脸色通红,他找不到借口拦下叔叔。不得已,巴布泰只好去寻病榻上的岳托。岳托闻听巴雅喇的想法,大惊,企图阻止巴雅喇的行动,但刚刚站起来就脸色蜡黄,旧伤复发。

岳托溘然长叹,脸色极为颓废,他捶胸捣足悔不该当初。巴布泰小心翼翼的问起原因,岳托慢悠悠说道:“昔日先大汗曾言巴雅喇鲁莽好斗,不可将军国大事托付与他,数年来巴雅喇只是驻守开原,兵不过两千,就是怕他犯下大错,谁知末了,倒是我不经意间成全此事,悔不该当初啊!”

巴布泰惊,连忙道:“这如何是好,明狗已至开原,再撤就只能去辽源或者蒙古。”巴布泰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岳托,却听岳托不疾不徐的说道:“走吧,女真人命值钱,满打满算我们就十几万户,要是都死光了,靠什么东山再起呢,离开最起码还有机会。”

巴布泰点点头,他完全赞同岳托的看法。

个时辰后,八旗军整兵三千,出城两里列阵拒敌。八旗军怪异的举动惊的沈嘉以为在做梦,他掐下胳膊,这才确认真的是天上掉馅饼。沈嘉没有客气,他连续三发速射,其中两发击中密集的人群。看着敌军阵前腾起的烟尘,沈嘉阵兴奋。紧接着尤世功声令下,明军如离弦的弓箭冲向八旗军。沈嘉稍迟疑,没有赶上锋线,还好团的几个营,都是下马战斗,遂掩护着突击车向前冲锋。

第二发炮弹准确无误的击中负责指挥的巴雅喇,当场炸的连尸首都找不见。与八旗主帅巴雅喇倒下的还有指挥旗,满脸错愕的八旗士兵看着血腥的爆炸现场,大脑片混乱。很快,些人想起铁岭城下犀利的火器,顿时面如土色,他们扔掉武器转身逃跑。

主将死,八旗军阵陷入混乱,而明军正挥舞着大刀呼啸而来。形势异常紧急,急需决断。阵中牛录将领经验丰富,他们果断下令撤退。但现实是残酷的,充满不确定性。主将战死,危险转瞬即至,撤退引起恐慌,迅速导致阵型溃散。牛录将领极力约束,试图有条不紊撤回城中。只不过努力化为泡影,明军骑兵排山倒海般压过来,仅仅个照面,八旗军便湮没在明军进攻的潮水中。

城外八旗军彻底陷入混乱,失败的阴霾迅速挤入八旗士卒的心底。三千八旗士卒被隔离在护城河外,他们连滚带爬,试图逃回城中,然而横冲直撞的的明军在人流中纵横驰骋,每至处便有无数八旗士卒倒在血泊之中。当最初的紧张和慌乱消失后,八旗军重整心态,企图寻找同伴与明军且战且退。明军骑兵数量不多,经验丰富的八旗军很快意识到这点。

就在八旗军试图站稳阵脚时,沈嘉带着团赶至战场。随着步卒的加入和手榴弹的使用,密集的八旗军受到致命的范围杀伤。八旗军撤退的希望彻底被明军掐灭,胜利的天平逐渐向明军靠拢。

开原城守军发现情况不妙,也不等大军返回,便直接关闭城门,这下更是绝了八旗军的退路。失望,恐惧和面对绝境的惨叫,以及无处不在的明军,开原城外注定将成为八旗军的伤心地。头颅滚滚而落,尸体遍地,鲜血横流,硝烟四处弥漫,双脚踩在泥泞的地上,带起令人作呕的血腥。城墙上的守军惊恐的看着眼前幕,心中顿吸口凉气,什么时候明狗变得这么厉害。城墙上的开原守军群龙无首,惴惴不安,人们不时转身看看,试图找到坚守的希望和意义。

城外的战斗接近尾声,只有尤世功率领骑兵在追逐逃兵,其他明军将目光重新投向城门。六营营长牛大勇自告奋勇,主动请战,说要快速拿下城门,沈嘉对六营表现颇为嘉许,随即将破城的任务交给牛大勇。

半个小时后,在参将吴文杰组织下,千步卒佯装攻城。说是攻城,实际上明军连攻城器械都没有准备,他们只是为了配合六营夺取城门。在沈嘉炮火的掩护下,举着盾牌的六营士兵,迎着箭雨,渡过护城河,跑到城门死角。放置好炸药包,明军立即散开。随着两声巨响,城门炸的四分五裂。

明军正欲突袭,却发现后金弓弩手正不停的向门洞内射击,急于冲锋的两名明军中箭阵亡。愤怒的明军瞅准机会,向门洞内扔进去几枚手榴弹,连续的爆炸声很快抹平门洞内守军的抵抗。借着腾起的烟尘,明军拥而上,迅速控制城门。观阵的吴文杰大喜,急令步卒跟进,很快城门洞被滚滚而来的明军挤的水泄不通。

连日来明军胜利不断,士气高涨。往日里缩手缩脚的新兵,此刻全都放开胆子向里冲,唯恐落人之后。听着波又波震天的喊杀声,守军面如土色,惊慌失措。城内守军只有千,所有人心知肚明。面对气势汹汹的明军,八旗士卒再也无心恋战,所有人开始寻找机会逃跑。很快这股风潮蔓延到军官,最后连负责守城的八旗军官都开始逃跑。失去抵抗意识的八旗军,彻底沦为片散沙。开原城的防守形同虚设,明军彻底将胜利掌握在自己手中。

北门早已被打开,以巴布泰为首的两百八旗亲卫,护送岳托向辽源方向仓皇逃窜。城内乱成团,士气高昂的明军鼓作气,趁机夺取开原。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在场精疲力尽的搏杀和肃清后,明军俘虏了近千五百名八旗士兵,此外还有斩杀的首级不计其数。在这场巨大的胜利前,尤世功仍然不满,他觉得像这样的场大胜,应该消灭对方全军才对,不应该有漏之鱼。沈嘉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个时空的历史必将记住这刻,就在今日,沦陷两年的开原收复了,这是值得庆祝的日子。即使近千名八旗军逃走,但他们早已胆寒,短期内再也无法威胁开原。

开原是支援铁岭,蒙古部落的重要据点,自后金夺取后,更是大力开挖水道,加修城墙,城内军事设施以及物资储备极为完整。当吴文杰,尤世功,沈嘉三人打开粮仓巡查时,被储藏的大量粮食所震惊。个边关小城,却有近十几万担粮食,沈嘉觉得自己赚大了。三人悄悄退出来,又来到府库,发现后金劫掠的金银不下二十万两。

负责守卫的小吏告诉三人,这些都是后金向蒙古部落购买马匹,牛筋等物资的资产,原计划赶在下雪之前,要向科尔沁草原购买,如今却没想到落入明军手中。尤世功哈哈笑,拍了拍沈嘉的肩膀,悄悄离开。

沈嘉全军动员,让各营政委率领军队,调查城内女真贵族,对于那些罪行累累的大户,直接诛杀,妻女罚为奴运抵铁岭。同时沈嘉下令查抄其它女真贵族资产,除了留给基本的口粮外,其它全部罚没充公,敢有反抗者,立即就地格杀。沈嘉让何春带队,释放城内所有的奴隶,这其中大部分是汉人,还包括些少数民族。沈嘉给他们每人发放十斤粮食,暂时将情绪安顿下来。

第二日,沈嘉又召集城内所有木匠,开始制造板车。沈嘉没忘记将城内的所有运输工具搜刮空。优先被运走的是金银,以营为单位,沈嘉组织大量民夫,向铁岭搬运物资。时间从开原向铁岭的官道到处都是明军的身影,队伍浩浩荡荡,逶迤数十里。

沈嘉在开原城呆了三日,赢得当地汉民的交口称赞。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沈嘉为每位汉民分发了二十斤粮食。牛毛出在牛身上,这些粮食绝大部分来自对女真贵族的罚没收入,沈嘉付出极少,但收获极多,比如背地里被女真人送的绰号“血手屠夫”。

开原城刑场上,经过简单审判,这几日砍掉的人头不计其数,连续三日血水都未干涸,惹得城内百姓纷纷避而远之。

通过血腥的高压政策,开原城内的女真贵族被连根拔起。就在城内百姓关注沈守备的下步动作时,沈嘉突然向那些生活底层的少数民族百姓发放了五斤粮食,这其中也包含清白贫苦的女真人。这些粮食不多,但贵在视同仁,历时三日血腥屠杀的开原城终于迎来新的章。

三日后,就在沈嘉不择手段打击女真贵族,收买下层贫苦女真人,笼络加强汉民地位时,宁夏总兵侯世禄带着八千步卒,突然抵达开原,前来换防征战多日的沈抚驻军。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突袭开原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三章 消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