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消失

文/入梦三千
迫降在明朝 本章字数:4112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诡缠人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沈嘉自抚顺出发前,焦躁不安的袁应泰便下令侯世禄收拢残兵。不过侯世禄兵败侧翼,溃兵散得太开,等他收拢结束时,突然收到铁岭光复的消息,顺带还听闻明军前锋已至开原城下。袁应泰大喜,随即下令侯世禄立即向铁岭进发,转道开原,不得迁延有误。侯世禄无奈,立即撒开脚丫向铁岭急奔。侯世禄在半路上得知开原光复,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什么时候明军竟然南征北战,连下两城。惊奇归惊奇,侯世禄脚下不停,抵达铁岭后,休息晚,便迫不及待的赶向开原。

    路上迎面而来的牛车拖拽着巨量物资缓缓移动,看的侯世禄心疼无比。可惜了,自己没有捞到机会。匆匆进城后,侯世禄得知尤世功两日来四处出击,向北成功收复威远堡,东征西讨,收获无数。看着精神抖擞,士气高昂的明军,侯世禄恍如隔世,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这支部队,与自己认识的那些明军截然不同。

    沈嘉笑嘻嘻的走出队伍,躬身朝侯世禄打招呼。侯世禄看了沈嘉眼,发现这小子长了些胡子,人没有变,跟过去样,副滑头相。

    “嘿小子,你得给我留点粮食,好歹我也有五千人马,其他还在陆续赶来,你把开原搬空,老叔只能喝西北风了”

    “候叔,看您说的,别人不留,我还不给你留点嘛,仓库中有万五千担粮食,够你吃三个月的,剩下的就看袁经略想不想守开原了。”

    听到沈嘉有备粮,侯世禄笑脸顿开。

    “袁经略现在自身难保,咱们走步是步。”听到侯世禄提起袁应泰,沈嘉正欲开口,突然想到事,于是问道:“袁经略有什么事对我和尤叔要说吗?”

    “我走的匆忙,袁大人没有具体吩咐,你自行安排就行。”

    听到这里,沈嘉心里有了计较。下午,尤世功返回,与侯世禄交接后,开原城的守卫事务全部交接给侯世禄。无事身轻,沈嘉颇为高兴,尤其是看到缴获的两千匹战马,沈嘉乐口水都要掉下来。傍晚,沈嘉借口思念抚顺,欲提前返回。尤世功连日作战,早就疲累至极,也没有多想,当下便应允沈嘉。

    沈嘉率领团,将两千战马当做挽马,拖着大量板车,运送着物资趁夜赶回铁岭。回到铁岭的沈嘉,来不及休息,他找来负责辎重运输的吴治文,方知大量手榴弹,汽油,燃烧弹以及板车已于昨日备好。沈嘉大喜,让吴治文负责将缴获物资造册,沈嘉则与团呼呼大睡。

    瓜分缴获物资令人激动而又兴奋,只是沈嘉没有时间做考虑哪些。沈嘉就地向团士兵每人发放抵扣十两银子的荣誉券,同时重奖战斗中表现突出的士兵。忙完这些,第三日,沈嘉率领团准备离开。

    得知团拔营的消息,童仲揆大惊,快马赶至沈嘉大营,询问缘由。沈嘉微笑着将童仲揆迎至大帐,告诉他自己打算率领团外出例行训练。对于沈嘉异常苍白的解释,童仲揆并不买账,他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沈嘉佯装叹了口气,童仲揆不解,连忙询问原因。沈嘉道:“童叔,你坐守铁岭,如今北面威胁解除,但西面是科尔沁蒙古,他们平日里与后金眉来眼去,若不趁眼前这个机会狠狠教训他们,恐怕日后后金来袭,科尔沁蒙古又会暗地里合击铁岭,铁岭形势严峻啊。”

    “不行,没有经略府,或者贺总兵,陈总兵的命令,我不会放行,科尔沁蒙古实力不弱,我们犯不着在这个时候招惹他们。”

    沈嘉大急,他又不能将突击车去留的命运寄托在朝廷官员身上。看着脸坚定的童仲揆,沈嘉忽然站起来道:“童叔,我就是西去巡视下,你看行不行?”

    童仲揆那能不知沈嘉的想法,依然摇头不肯。沈嘉无奈,沉默不语。气氛有些尴尬。作为总兵官的童仲揆,他不会助长沈嘉目无军纪的作风,很快童仲揆派来二十名亲卫,监视沈嘉举动。

    沈嘉很是愤怒,对童仲揆保守的想法大为不满,但无奈之下人家是总兵官,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守备,军队是职级高低最为突出的地方,官大级意味着生死握在人家手里,无奈之下,沈嘉只好放弃明面反抗。

    军队驻扎在城外,沈嘉找了个借口,夜宿军营。凌晨时分,团悄悄拔营向西而去。天亮时,闻听消息的童仲揆赶至城外大营,却见自己二十多名亲卫被绑在柱子上,旁边留着份书信。

    拆开书信,童仲揆粗略看完,长叹声,连忙遣人向抚顺及开原报知消息,让两地加强防御。

    却说温晴连数日呆在贺世贤军中,闲的无聊。帮男人中夹着个女子,总会带来很多不便。无论温晴走到哪里,总感觉有数百双眼睛盯着自己。温晴小心谨慎,贺世贤派亲兵保护,士卒慢慢知道,这女子不但是沈守备的师妹,而且是贺帅的干女儿,营内好奇的心思这才平息。

    八旗大军退去,驻扎在四十里外的营盘山。贺世贤不敢怠慢,每日四处巡查。得知铁岭光复后,贺世贤感到抚顺的战斗将会出现反复。

    果不其然,八旗大军休整日,突然又卷土重来。哨探迅速将敌人行动告之贺世贤,贺世贤下令明军以逸待劳,迎战八旗军。明军列阵,温晴驾驶伞兵战车缓缓驶入阵中。四周片安静,听着战车轰隆隆的巨响,明军各个兴奋不已。

    八旗哨探抵近侦查,损失十几人后,终于发现明军阵中怪物。八旗哨探顾不得疲累,连忙将消息传至皇太极。皇太极收到消息后,站在阵前犹豫半天,他很快作出个让他后悔终生决定——下令撤退。

    收到命令的八旗军,极为费解。他们不明白大汗为何要在关键时刻退缩,这其中尤以莽古尔泰最具代表。征战多年的八旗军执行军令从不打折扣,费解归费解,他们还是遵照命令向后撤退。

    战场是强者的天下,当方示弱撤退时,另外方的士气则迅速高涨,痛打落水狗几乎是每位明军士兵的想法。贺世贤发现八旗军正在偃旗息鼓,主动后撤。敏锐的战场嗅觉使得他感到,机会来了。贺世贤下令进攻,伞兵战车马当先,轰隆隆高速向前冲去,紧跟着的无数明军,嗷嗷叫着冲向八旗军。

    八旗军原本想保持阵型,徐徐而退,但随着明军发起进攻,场面脱离设想,开始朝着最坏的形势发展。作为阻敌的骑兵,目睹大汗撤退后,立即掉转马头,向着萨尔浒方向策马狂奔,唯恐落人之后。骑兵的疯狂行为,使得人心惶惶的八旗步卒心理转瞬崩溃。而温晴驾驶着突击车,又恰如其时射出梭子弹。八旗军阵型立刻陷入混乱,所有人夺路而逃,将混乱恐慌带至每个角落。

    八旗军崩溃了,数万人仓皇东逃,很多人连武器都顾不上拿。面对漫山遍野的溃兵,贺世贤恼怒的骂了声,挥鞭向东急追。

    是役,明军大胜,除几个新手因坠马受伤外,明军无人伤亡。而八旗军则因踩踏,堵截和战斗,以及非战斗减员,损失近五百余人。明军抓捕数百名战兵,以及大量来不及撤退的辅兵。明军莫名其妙赢得胜利,结束了这场戏剧性的战斗。

    此役结束,心灰意冷的皇太极退往界藩城。在撤退过程中,莽古尔泰多次风言风语,认为是大汗指挥不当导致八旗损失惨重。闻听消息的皇太极大怒,在召开的八旗会议上猛批莽古尔泰,认为他不尊号令贻误军机,莽古尔泰矢口否认。

    皇太极竟然找到众证人,这其中就包括莽古尔泰的部属托博辉,证人异口同声指证莽古尔泰骄横。莽古尔泰愤怒至极,大声反问:“大汗为什么单单与我过不去?我本来就顺从,难道大汗想要除掉我吗?”

    说罢莽古尔泰拿起佩刀,数次怒视皇太极。莽古尔泰的同母弟弟,贝勒德格怒斥莽古尔泰犯下悖逆之罪,并用拳头猛击莽古尔泰。莽古尔泰更加愤怒,抽出佩刀。皇太极脸色铁青,怒骂莽古尔泰当初亲手弑母,向父汗邀宠之事。数月后,众贝勒商议莽古尔泰大不敬之罪,夺去和硕贝勒爵位,降为多罗贝勒,削五牛录,罚银万及没收甲胄、雕鞍不等。

    就在抚顺皇太极重返抚顺之际,沈嘉带着三千明军长途跋涉,正悄悄赶往科尔沁草原。此时的科尔沁,还没有通辽这个城市,科尔沁蒙古人大部分都以游牧方式散居各地。好在团中有三百蒙古人,这些蒙古贫民大多来自察哈尔部落,是黄金家族最正统的部落。

    在对待后金的态度上,察哈尔与科尔沁的态度截然不同。科尔沁蒙古自上代部落酋长奥巴参与九部联军讨伐努尔哈赤失败后,便彻底沦为后金的跟屁虫。而察哈尔蒙古则仗着自己是正统的蒙古人后裔,与科尔沁蒙古的矛盾日渐加深。蒙古人最后位大汗——林丹汗,历史上正是被后金击败,林丹汗的子孙在康熙年间反叛,意图恢复昔日荣耀,然后被科尔沁蒙古王爷箭射死。

    沈嘉当然明白察哈尔和科尔沁之间的矛盾,他招募兵员时,主要以察哈尔蒙古人优先。有了团内蒙古士兵帮助,沈嘉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挡,大摇大摆的进入到草原腹地。

    夏末秋初的草原浩瀚无边,眼望去,茫茫不见人影。湛蓝湛蓝的天空中,朵朵白云如同柔顺的丝绸般,微风迎面吹拂,透人心扉。支三千人的队伍穿行在原野,偶尔碰到牧群和蒙古牧人。看着支明军队伍默不作声从眼前经过,牧人满脸惊奇。铁岭至科尔沁草原没有明显的官道,连续两日,明军遇山开路,遇水搭桥,全团所有人,包括沈嘉站在内,几乎都是累的半死。如今看到大草原,心旷神怡之下,明军的疲累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对付游牧民族,沈嘉最怕的就是对方卷铺盖离开,避而不战,然后等到明军撤退时,游牧民族的骑兵沿途骚扰,这是沈嘉最不想遭遇的方式。沈嘉散开探子,放任沿途的蒙古散骑不管,马不停蹄向后世的通辽方向急进。沈嘉的意图非常简单,如果蒙古人聚集在起,沈嘉不介意战而胜,争取将科尔沁蒙古拉到自己这边。现在的蒙古诸部,大部分接受大明册封,虽然暗地里心怀不轨,但在强大的武力前,沈嘉相信部落首领会认真考虑自己的意见。

    随着明军向科尔沁左旗腹地推进,批批探子将消息紧急传至科尔沁首领布和处。布和现年四十岁,长期的养尊处优让他早已不复当年之勇。闻听明军到来,布和有些怀疑。近十几年来,明军没有来过科尔沁草原,反倒是科尔沁的势力不断扩张。如今支孤军,跋涉数百里,不声不响深入敌后,这玩的哪出戏?

    游牧民族的习惯,让布和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不过想到对方只有三千人,布和为自己的胆小感到脸红。布和灌了口奶茶,大声道:“快将消息传给阿鲁科尔沁部落,就说科尔沁草原的敌人来了,布和请他同出战,缴获按人头平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