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科尔沁之战

文/入梦三千
迫降在明朝 本章字数:4045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推荐阅读:气冲星空 天才霸主 江山权色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一品姐夫 空亡屋 麻衣相士 剑动山河 神级英雄 少年至尊
蔚蓝的天空下微风徐徐,远处吹起雄浑悠远的牛角号声,骑兵锋线从数里外呼啸而来。马背上的蒙古人兴奋不已,他们手持弯刀,或短弓,齐声吼叫,冲向远处的猎物。

    八月二十四,沈嘉率领三千明军,突然遇到蒙古骑兵突袭。滚滚而来的蒙古骑兵掀起巨大的轰鸣声,不久便出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数月来的训练使得明军训练有素,他们列好阵型,准备迎敌。

    八千蒙古人,这是布和与阿鲁科尔沁部落商议后共同派出的一支部队。这支部队以骑兵为主,主要由轻骑和重骑组成。数百年来,蒙古人仍在坚持自成吉思汗时代流传下来的战法,他们将轻骑兵与重骑兵混合部署,轻骑兵之间的位置留给重骑兵,一排十人穿插轻骑兵和重骑兵,以百人为一阵。轻骑兵配有硬弓,箭头较轻,穿着皮甲,善长以弓射方式远距离攻击敌人,而队伍中的重骑兵则以近距离砍杀为主,他们多是大弯刀,身着皮甲以及近距离弓箭。

    行至一里之外,两支蒙古联军合二为一,迅速列阵,开始朝明军发动第一轮试探性冲锋。蒙古人没有约战,也没有派出使者。面对一只孤军,当自己拥有强大的武力时,布和认为应该果断决战,一战而胜。

    渴望掠夺的蒙古人几乎都是这样想的,以轻骑兵为主的蒙古前锋迅速发动冲锋,然而现实却充满无奈和伤感。蒙古前锋冲入二百米范围后,明军阵中的怪兽开始嘶吼,一波密集的弹雨激射而出。冲锋的科尔沁骑兵如同一**浪潮,撞在一堵无形的铁墙上,瞬间将雄浑的气势卸的一干二净。

    无数的战马倒在冲锋的路上,连带着勇士闷声坠落,又被紧跟其后的铁蹄踩踏而过。进攻势头犹如离弦之箭,根本无法停止。裹在人群中的骑兵首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猛冲。这种不知进退行为,恰恰为同伴指明一条通往地狱最便捷的道路。大量勇士在一瞬间死去,鲜血横飞,尸体遍布荒原,科尔沁骑兵正在用血肉之躯抵挡着正中的那挺机关枪。

    一发炮弹呼啸着落入人群,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蒙古人终于意识到这支明军的与众不同。蒙古人的轻骑兵包裹着重骑兵,果断绕过中间,开始向着明军的两翼贴上去。蒙古骑兵的变化迅速引起明军两翼大炮的回应。四门没良心炮,每隔几十秒便是一发轰击,重重砸在骑兵人群,猛烈地爆炸冲击波将十米内的骑兵猛然掀翻。紧接着是爆炸激射的铁片和碎石,向四周急速飞射。土制弹片击中来不及躲避的骑兵,瞬间在骑兵阵中造成一个放射状无人区。

    “刘武,快装弹,敌人上来了!”曲小甲焦急的催促刘武。

    “小甲,别太猛,我看科尔沁蒙古再蹦哒几下就顶不住了,你看他们后队冲锋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曲小甲没有回应,他全神贯注的盯着正前方,一旦发现危险,他立即将火力对准密集的人群射击。沈嘉庆幸自己找到了曲小甲。曲小甲是天生的神射手,仅仅数十天操作训练,练了十几发子弹,他便将机枪玩的娴熟无比,瞄准射击的准确率甚至比沈嘉还高出一大截。

    科尔沁蒙古人还在坚持,但明军依靠强大的火力顽强的压制了骑兵冲锋,将蒙古人一腔热血硬生生化为冰冷刺骨的寒意。战场逐渐变得诡异起来,战斗形势急转直下,正前方的蒙古人竟然向后方缓缓的撤退。将后背暴露给火力强劲的敌人,在战场上这是极为愚蠢的行为。明军对此感到兴奋,士兵们似乎看到胜利女神在向自己招手。

    两翼的蒙古骑兵远远地散开,尽管他们无意离去,但他们也找不到办法撕裂明军的防线。沈嘉稍一思考,果断下令全军上马,保持阵型向前滚动追击。正前方遍地尸体,明军士气高昂,穿过阵前,蒙古人已撤出数百米之外。急于求胜的沈嘉,担心机会就此消失,他下令一营与与四营,在曾石头的统一指挥下,以骑兵阵型向前攻击,与主力保持一里左右距离。连日来的胜利让明军情绪高涨,得到军令后,一营和四营明军高声欢呼,而未被选中的其他营则闷闷不乐。

    五分钟后,曾石头率领近千明军,一头扎向前方,呼啸而去。

    看着一营在曾石头的率领下兴冲冲离开,作为一营长的刘武,开始抱怨为什么别人能够冲锋,而自己却只能装弹。沈嘉大怒,臭骂道:“他娘的来来回回都是你的想法,当初是谁要摸一摸这个火器的,这个时候跟我抱怨,早干啥去了?”

    刘武低头不语,而骂完人的沈嘉,则很快因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觉察到明军分兵后,两翼大量蒙古骑兵突然重新围向明军前锋,轰鸣的马蹄声响彻在草原大地,人流翻滚,硝烟弥漫。沈嘉利用望远镜,看到蒙古后军正在重新回头,试图与两翼骑兵合围明军前锋。

    “他娘的,上当了,狡猾的科尔沁蒙古!”沈嘉气的哇哇乱叫,没办法,战场经验毕竟是实实在在打出来的,自己太大意了。

    蒙古人最善迂回战术,避实击虚玩的炉火纯青。蒙古军队最常用的战术,就是利用骑兵的快速败退效果,来麻痹敌人。当沉不住气的作战方追击蒙古骑兵时,往往会落入蒙古人预设的陷阱中。历史上蒙古人攻打花剌子模城堡时,因为久攻不下,无法继续推进。军官哲别突然想到诈败方式,他利用伏兵和弓箭手埋伏在己方败退路线,等敌人落入陷阱,败退的蒙古后军重新杀入战场,合围歼灭敌军。

    一开始沈嘉也想到这点,但除了两翼蒙古骑兵,沈嘉利用望远镜并没有看到更多的蒙古人。沈嘉渐渐明白,这是蒙古人的另外一种口袋战术。即利用中军主帅为诱饵,先打一会儿,然后佯装败退,而两翼蒙古骑兵在游弋在两翼,当沉不住气的敌方追击时,两翼骑兵与返回的蒙古后军将形成新的口袋,对敌人实现快速合围。

    沈嘉破口大骂科尔沁人的狡猾,怪不得他们能在满清统治下混得风生水起,果然有两把刷子。沈嘉连忙招呼明军主力快速跟上,曾石头的近千明军一旦被对方合围,将会对明军士气造成致命性打击,很可能压垮一团这支新军。

    科尔沁蒙古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很快在明军主力前进的道路上布满重兵。沈嘉急忙下令开火,随着机关枪的突突声响起,重兵陈列的正前方转瞬成为屠杀猎场,蒙古骑兵甚至来不及列队冲锋,就倒在了百米外的草原上。沈嘉杀红了眼,他明白时间意味着什么。李福来的二营迅速从正面发起冲锋,蒙古人仗着重骑兵意图阻挡,很快遭到明军手榴弹的攻击。正面防御的蒙古骑兵死伤惨重,他们很快撤离至数十米之外,试图通过弓箭远距离杀伤。

    在五营和六营组成的远程火力掩护下,二营和三营迅速跟进,继续向前突击。移动中的一团攻击手段有限,他们只能依靠手榴弹,燃烧弹阻止骑兵冲锋,很快二营的队形被骑兵冲散。焦急的李福来指挥二营注意防守,要求枪兵保护二营两翼。下马的二营前进速度极慢,遭到蒙古旗兵密集地弓箭射击。

    蒙古骑兵让开了正中防御,转而绕向明军两翼,试图将这支孤军完全吞噬。两翼蒙古骑兵组织齐射,向明军阵中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攻击,无奈的的明军只好依靠盾牌,找机会利用手榴弹阻击对方。突击车上的沈嘉被连续两轮的射击逼的凶险万分,指挥一度混乱,面前的明军与蒙古人混杂在一起,曲小甲根本找不到开火的目标。

    随着蒙古人集中齐射,明军开始收缩阵型,明军和蒙古骑兵交战的界限变得清晰,曲小甲果断抓住机会,向着右翼蒙古骑兵猛烈扫射。面对近距离的疯狂扫射,右翼蒙古骑兵猝不及防,顿时倒下一大片,惨叫声随之连成一片。沈嘉踩着油门,向着左翼猛冲。曲小甲调转枪口,向左翼敌军射出数百发子弹,骑兵如同多米诺骨牌般纷纷倒下。借着疯狂的火力,沈嘉和曲小甲凭着一线机会,终于成功压制了蒙古人的远程齐射。紧接着明军转入反攻,战场形势重新稳定下来。

    明军压力顿减,士气随即上升,以二营和三营组成的突击力量,迅速凿穿了蒙古人的阵型,与陷入包围的一营和四营重新接上头。一营和四营士兵此时正苦苦支撑,许多同伴中箭倒地,活着的士兵满脸鲜血,伤痕累累。当他们看到主力援军抵达后,疲惫不堪的明军与赶来的同伴重新组成攻击扇面,迅速投入战斗。

    机关枪疯狂的突突,所到之处,鲜血淋漓,横尸遍野。蒙古人的包围圈逐渐被明军的火力撕破,当他们再次泛起逃跑的念头时,却发现自己已然深深的扎在阵地上,逃无可逃,生无可生。

    一团自从建团以来,伤亡最大的当属抚顺之战,当时阵亡一百五十多人,这已是老兵们能够接受的极限。然而今日不到半小时,连续几轮的射击,粗略估算最起码造成一团近二三百人的伤亡。沈嘉心如刀绞,他为自己的冲动深深的后悔,而一团的士兵,则萌发出一股令人恐惧的战意,他们疯狂的向蒙古人发起冲锋,投掷手榴弹,燃烧弹以及任何能够对敌人造成杀伤的物品,这其中尤以一营和四营为甚。

    起先蒙古人借助游弋的散射还能占到便宜,但随着沈嘉下令,无需节省弹药时,曲小甲将科尔沁蒙古人的美梦顿时打入到十八层地狱。血肉之躯终究无法长时间面对机关枪的扫射,蒙古人开始撤退,撤的果断而又仓皇。愤怒的沈嘉开着突击车,一营和四营留守,其他营则随着突击车继续追击。

    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一团在科尔沁大草原鏖战近四个小时,将八千蒙古骑兵中的大半击毙,或俘虏。而沈嘉带来的数箱子弹,经此一役后,仅仅剩下不到五百发。机枪枪管红得发烫,没有炸膛,负责装弹的刘武看的惊奇无比。面对二百七十五人战死,三百零四人受伤,沈嘉实在无法原谅自己的冲动。

    相比沈嘉的失落,明军无论是指挥官还是士兵,都陷入到一场胜利狂喜中。明军俘获了科尔沁草原断事官,宰桑布和,在被俘蒙古人的带领下,当天下午,明军抵达科尔沁左旗聚居地,大致在二十一世纪的通辽附近。来不及撤走的科尔沁部落贵族,被明军全部俘获。蒙古部落去年冬天遭受白灾,但对于断事官,宰桑这种级别的蒙古贵族而言,顶多只是死几只羊的事情。

    明军俘获近万匹战马,牛羊无数,大箱大箱的金银不停地向明军大营搬运,从死亡线上归来的明军,被眼前巨大的收获震惊的无以复加。

    夜晚,草原伸手不见五指,凉风习习,大营四周支起巨大的油灯,似乎在昭示草原的旧主人终于老去,而新主人正姗姗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