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回师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4326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一手捏着手抓羊肉,一手端着奶茶,同时还有满身羊骚味侍女捏腰捶腿,沈嘉痛苦并快乐着。

游牧民族的生活充满艰辛和无奈,一场白灾很可能让牧民家破人亡。数百年来,蒙古人顽强的生活在这片土地,历史铸就了他们独特的性格与命运。几乎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蒙古人的历史就是靠铁血和屠杀开拓而出,强权和武力一直是这片土地上的生存法则。

当沈嘉以区区三千人击败八千人的蒙古精锐后,科尔沁草原的牧民迅速将仇视和抵抗抛之脑后,开始向这片土地上的新主人表达出善意。曾经让沈嘉担心的民族问题,俘虏问题,在两位一团蒙古排长的处理下,很快得到解决。

按照草原上的风俗,俘虏将被杀死,或者成为胜利者的奴隶,大部分牧民为此担心不已。沈嘉下令明军甄选,将蒙古贵族隔离开,沈嘉开始有条件的释放俘虏。三只羊换一个普通人,五匹马换个中等军官,再往上那些大贵族,只收银子,一个三千两至五万两不等,这是沈嘉开出的价钱。大部分中上层蒙古勇士,当它们意识到有机会逃脱凄惨的命运时,选择交易很快成为时下最聪明的选择。

朝鲁是五营二连的排长,因作战勇猛被火线提拔,他与三营的的哈丹巴特尔排长成为沈嘉最为倚重的蒙古问题专家。

“教官,咱们应该五只羊换一个人,三只羊太少,这些科尔沁人本应流血而死,可仁慈的教官却将他们放生,他们最起码应该公平的交换自己的性命。”说话的是朝鲁,他是察哈尔蒙古人,言辞中对科尔沁人有一种不自觉的蔑视。

沈嘉微微一乐,笑着道:“朝鲁,你是我最信任的伙伴,不过科尔沁人与你同气连枝,我们实在没必要将他们赶尽杀绝,投向后金的人都是科尔沁权贵老爷,他们才是我们要对付的人,至于那些贫苦牧民,在部落首领的逼迫下与我们战斗,我并不记恨他们,一旦他们走下战场,他们就成为普通牧民,我实在没必要让他们流血而死。”

哈丹巴特尔躬身道:“仁慈的教官,草原上信奉的是强权,您这套汉人说辞,恐怕不会在草原上持续太久。”

“巴特尔,相信我,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们终究能够获取科尔沁草原的友谊。”

朝鲁和哈丹巴特尔都是察哈尔流民,他们在去年的白灾中破产,家中长辈全部饿死,他们流亡到抚顺。两人挣扎在生死线时,恰好被明军的招兵政策吸引。当时明军并不同意招录他们,恰好沈嘉在现场巡查,闻听两人身世后,亲自引荐,将两人添到名册,此后规模扩大,又招录三个蒙古连。

朝鲁和哈丹巴特尔对沈嘉的话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即便他们不明白沈嘉想法,但仍然会坚决执行,这是长久以来沈嘉在一团无处不在的影响力决定的。

探望布和,给予尊重,试图建立新的合作友谊,这是沈嘉试图完成的计划,但过程充满火药味。

“布和,姑且这么叫你吧,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布和眼中尽是怒火,若不是手脚被捆绑,他恐怕早已冲上去与敌人打斗在一起。

“你们汉人从来都是欺骗和杀戮,成吉思汗的子孙宁愿流血而死,也不会与肮脏的汉人合作。”

沈嘉微微一笑,他对布和的愤怒不做理会,而是自顾自继续说:“你看看,你的父亲当年起兵反对努尔哈赤,可是你竟然成努尔哈赤的走狗,这实在是莫大的笑话,如今我远道而来,试图与你结为亲家,你竟然偷袭我,这个实在不地道。”

“蒙古敖包是为远道而来的客人准备的,不是你们这些拿着武器的懦夫!”

沈嘉一脸戏谑说道:“喂,布和大人,你这样说可就不讲理了,毕竟是你首先发动攻击的,在此之前我的士卒一直是秋毫无犯。你看看,我这个大明奴儿干都司司长,不远万里前来探望你,你竟然用弓箭和弯刀对付我,这就是布和先生自诩的待客之道?”

布和一脸愤怒,论及狡辩,十个布和也抵不过一个沈嘉。布和脸色铁青,面孔微微的抽动着,眼中喷射出怒火,似乎要将敖包点燃一般。

沈嘉装作高深的样子,指着刘武道:“布和大人,这是我们大明奴儿干都司的司隶,旁边不说话的是司令。”沈嘉忍着一肚子笑意,又指着帮忙翻译的朝鲁向布和道:“他是我的司机!”

沈嘉的话把朝鲁难为坏了,此时的蒙古语中,还没有这些新词。朝鲁抓耳挠腮,不知道如何翻译。不过似乎都是大官,连自己都是,朝鲁干脆统一翻译为宰桑。朝鲁的话把布和吓得不轻,眼前这个不知名的蒙古汉子,竟然站在自己面前说他是大明的宰桑,布和立刻就想反驳,却听到沈嘉又开口了。

“布和大人,我在汉地就听到您有两个漂亮的女儿,一个叫海兰珠,另一个叫布木布泰,我这次本来是为了求亲而来,还带了许多礼物,不过布和大人一顿乱打,礼物没了,但我对您的两个女儿心仪已久,请允许我将他们娶回去。”

“懦夫,我布和就算化成草原的灰烬,也不会将女儿给你,我们蒙古勇士会从四面八方赶来,为科尔沁首领报仇!”

见布和坚持不肯让步,沈嘉无语的笑了笑,失败者的叫声再高,但命运仍然掌握在别人手里。沈嘉犯不着为这点小事与布和当面争吵。

走出敖包,来到一片空旷的地方,沈嘉叫住朝鲁和哈丹巴特尔,对着两人说道:“你从连队中找二十个能说会道的战士,弄几个大会场,给甄选后的贫苦俘虏做思想工作,注意发动群众,让他们讲一讲自己的苦难史,讲的好的人,送给他一只羊,如果他愿意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为我们赶马赶羊,告诉他们,临别时再我送给他们两只羊,以及武器。”

大部分富人都已经通过交易赎回,而普通的中下层无产者,只能继续呆在俘虏营。一个从上至下团结一致的科尔沁蒙古,站在后金一方绝不是沈嘉想要的结果。布和的态度决定科尔沁蒙古短期内无法站在沈嘉一方,那么沈嘉只能釜底抽薪,改造贫苦牧民,将他们与中上层蒙古贵族的矛盾激化。

朝鲁一脸不解问道:“教官,凭什么啊?这可是大伙的战利品。”

“朝鲁,如果你能把所有的羊吃到肚子,或者全部带走,我保证不会白白送人,可是你看,十几万只牲畜,指望咱们这点人带走,搞不好我们会被敌人嚼的连渣子都不剩。”

“教官,我们把羊送给贫苦牧民,等我们一走,部落老爷们又会从他们手中抢走羊群,我们这不是白干了嘛?”

说话的是哈丹巴特尔,他和朝鲁都是贫苦出身,对于草原上的细节知根知底。

“巴特尔,作为一团的勇士,你说那些贵族老爷如果带人来抢你的羊,你会不会跟他们战斗,保护自己的财产?”

“那肯定是的,这还用说!”

“这就是了,只要俘虏和牧民,愿意帮我们将牲畜群赶到铁岭,要羊,要银子,随他们开,那些缴获用不上的武器,给他们每人一把,缴获的病马,带伤的战马,用不上的都给牧民,他们会有办法救活它,有了武器,有了马,我不信那些一贫如洗的贵族老爷敢朝自己的牧民开战。另外,告诉那些愿意跟我们走的牧民,如果他们活不下去,就来抚顺找我。”

朝鲁猛然一惊,这样下去,部落的老爷还真不敢乱来,科尔沁草原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朝鲁,我命人寻的海兰珠和布木布泰找到了吗?这两个人很关键,千万不要弄错!”

“找到了教官,您放心,我给你保护的好好的,绝不会让你失望。”

沈嘉尴尬的笑了笑,日了狗了,自己一谈女人,一团的士兵总会想到流传的谣言。

在守卫的指引下,沈嘉来到关押海兰珠和布木布泰的敖包。海兰珠今年十二岁,她在二十六岁时嫁给皇太极,而布木布泰今年才八岁,十二岁时嫁给皇太极。沈嘉一直想不通作为长女的海兰珠为何不是优先嫁给皇太极。不过见面后,沈嘉大致猜出了几分。作为长女的海兰珠,收拾的干干净净,衣着华美,雍容华贵,显然受到部族更多的重视。而一旁的布木布泰,衣着普通,冷静的站在角落,盯着沈嘉细细打量。

“你把我的阿布瓦怎么了,你杀了他?”海兰珠低声吼叫了一下,如同母狮一般扑了上来,一旁的朝鲁伸出胳膊将其拦下。

“你父亲还活着,你不要多想。”朝鲁简单解释一番,两女狐疑得看了看沈嘉,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呆立小半会,沈嘉开口道:“我会带你们两人去汉地,我已经跟你阿爸求亲了,虽然他没有答应,不过我打算抢,反正蒙古部落天天都在发生混战,想必你们阿爸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们不会和你去汉地,汉人都是狡猾的狐狸,你如果强抢,我会自杀,我不信你能每时每刻都看着我!”说话的是布木布泰,沈嘉微微一惊,对这个八岁的小姑娘稍微有些吃惊。

沈嘉抬起头,想了一会儿才说道:“这倒是个难题,既然你不愿意,还威胁我,那我只能带上你的父亲一起跟我回汉地,如果你以死威胁我,我只能拿你父亲做法了。”威胁一个年幼的小姑娘,沈嘉内心充满自责,不过此时不是讲小人之仁的时候。沈嘉深吸一口气,冷冷的看着两女。

八岁的小姑娘毕竟涉世不深,海兰珠更是被沈嘉的语气吓了一跳。沈嘉放下手中的食物,转身出了敖包。

在科尔沁草原上捉住一队晋商,以范姓,亢姓,曹姓三家为主,他们携带大量食盐,粮食甚至铁器贩卖至科尔沁。在外乡碰到明军,这只武装到牙齿的商队竟然试图攀亲,企图索要被明军俘获的物资。闻听消息,沈嘉冷笑一声。晋商里通后金蒙古的勾当,稍微懂点明末历史的人,都会注意到。后金的火药、八成的粮食和超过六成的金属全部由晋商提供。甚至京畿情报,细致到每个关口的守将姓名、士兵的数量和装备细节,也由晋商提供。可以说,晋商为颠覆明政权立下了汗马功劳。

对于见小利而忘大义的晋商,沈嘉给刘武下了一道隐晦的命令。傍晚时分,晋商试图纠集商队护卫反抗,然而在军队的屠杀下,商队不得不放弃了反抗。当他们以为自己最起码能留条性命时,沈嘉却在夜里下了一道密令,除了刘武,无人知道密令内容。

太阳照常升起,鲜血早已蒸干,对于大草原上消失的商队,无人关心。

八月二十九,沈嘉在一团护卫下,携带大量金银,以及掠夺而来的战马,牛羊向铁岭回师。出发前,一团召集一千多名贫苦牧民,沈嘉向牧民许诺支付报酬,但大部分人对此报以怀疑。无奈之下,沈嘉言明只要帮他赶牲畜,允许牧民先行带走一只羊,抵达目的地再带走剩余的羊,武器甚至马匹。

沈嘉爽快的行事方式成功打消了牧民的疑虑,他们祭拜天地,发誓护送牛羊抵达目的地,这是蒙古人非常神圣的仪式,一旦完成,意味着他们不会反悔。沈嘉也依样画葫芦走了一遍,牧民这才放心。

携带数万只牲畜,押送着布和一家人,明军浩浩荡荡向铁岭进发。也许是科尔沁草原一战太过于血腥,行至数日前战场时,所有的牧民深色戚惶,久久不曾言语。一路上风平浪静,连个小马贼都没有,这一度让沈嘉闲的蛋疼。

四日后,就在距离铁岭边界百里时,突然一支骑兵急速冲来,队伍中的蒙古人惶惶不安,沈嘉连忙让朝鲁和哈丹巴特尔稳定牧民,同时将一团集中到正前方,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危险。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科尔沁之战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惊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