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惊变

文/入梦三千
本章字数:3598 迫降在明朝txt下载

就在惊魂未定的队伍准备出击时,前方探子报说尤帅率领骑兵在前面迎接,沈嘉如释重负。不久尤世功赶至近前,被沈嘉庞大的牲畜群震惊。漫山遍野到处是密密麻麻的牲畜,人头埋没其中,看不见身影。数百辆板车上面装载着大量货物,每辆马车用十几匹马拖拽而行,极为豪奢。

“臭小子,你这不告而别,按律当斩!”

“尤叔,我这不是为了铁岭安全嘛,你看我们这不是胜了吗。如今科尔沁草原威胁解除,铁岭安全,我们正好可以趁机将铁,抚一线的防卫连成一片。”

皮鞭啪的一声脆响,尤世功恼怒的甩一下鞭子说:“混账,我不是跟你说笑,这趟你有麻烦了,我来时抚顺已经吵成一团,袁经略发函至京城,童总兵被你连累,被袁经略当面申斥,就是我们这些不在铁岭的将领,也被袁经略怀疑与你串通一气。”

听到尤世功抱怨,沈嘉这才知道自己惹了祸。别的军队中都有太监监军,只有一团没有,这不得不说是个例外。沈嘉一直很享受这种无人掣肘的感觉,殊不知一团的境况,正是在贺世贤与陈策的羽翼下形成的。没有人将这支成军不到半年的军队放在眼里,一开始很多人认为十五岁的沈嘉只是玩闹,顺便解决流民安置问题。谁料抚顺破围后,一团成长迅速,而恰在此时,铁岭丢失更是为时局蒙上一层阴影。抚顺将领,辽东高层,甚至京城,都将希望寄托在沈嘉战车上,所有人自动忽略了这只新晋明军战斗序列。

“尤叔,胜利者不应受到苛责吧,再说,我缴获很多,打点一下,说不定就过去了。”

看着不知天高地厚的沈嘉,尤世功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索性跟着队伍闷头就走。抵达汉地后,浩浩荡荡的队伍在官道引起巨大的骚动,过往行人纷纷目视这支怪异的队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蒙古人进犯。队伍行进极慢,沈嘉一点都不担心,倒是尤世功唉声叹气,满面愁容。

抵达铁岭,沈嘉按照协约向牧民支付报酬,将剩余牲畜安置在城外,其他大量物资临时安置在一团内。沈嘉第一次提出团长这个概念,由他自己亲自担任,李福来担任临时副团长,负责团内日常事务。沈嘉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以往大胜归来时,绝不会如此安静。

果然,当沈嘉进城时,随即被经略府两百亲卫包围。暴怒的警卫排立马拿出手榴弹,只要亲卫再敢靠近,他们肯定会扔过去。沈嘉淡淡一笑道:“孙龙,让兄弟们别激动,我不过是去和袁经略喝杯茶,大家不用担心。孙龙你先带着兄弟们返回大营,让李福来守好物资,按计划回到抚顺,我不在期间,一切由李福来发号施令。”

“沈教官!”

“去吧,没事的,咱们打了一场胜仗,没理由砍头坐牢。”

沈嘉的镇定让警卫排渐渐放心,一团众人对沈教官有着无比强烈的信心。

九月初五,关外秋收季节,经略府两百亲卫,押送着沈嘉抵达铁岭衙门,闻听消息的尤世功,童仲揆纷纷赶至铁岭衙门,欲求见领头的经略府亲卫军官。这名王姓军官态度倨傲,不肯理会童,尤两人。傍晚时分,经略府亲卫带着一辆马车,借着夜色匆匆赶往抚顺。

九月初七,沈嘉被扣的消息传遍铁岭和抚顺,甚至连辽沈之地都略有耳闻。此时抚顺之围已解,温晴正组织民夫收割庄稼,闻听沈嘉被扣,温晴五雷轰顶,立即快马赶往城中。回城后,温晴欲拜会袁应泰,但袁应泰以男女不便为由,不肯接见温晴。无奈之下,温晴来到车库,欲驾驶战车强抢。还好贺世贤赶到,他苦劝温晴万万不可行此昏招。

“晴丫头,陈老大人已经去书京城,为沈嘉求情,想必朝廷念在沈嘉屡立大功的份上,不会难为他,再者,袁大人恐怕要去职,这是他临走之前,想要消除隐患而已。你想想,沈嘉不尊军令,如果袁大人熟视无睹,作为当事人的他事后必然被追究,可袁大人虽然扣押了沈嘉,却也没有下文,这分明是将沈嘉的评议留给下一任经略,所以目前沈嘉不会有性命危险,我们暂且等等。”

温晴带着忧虑回到家中,与众女一番解释。家里一片愁云,温晴干脆发动全家,组织民夫收割庄家。玉米,春小麦,土豆都已成熟,所有人都将心思放在地里。贵叔组织大量人手收割,惹了一帮农民前来观摩。玉米是个新奇的东西,很多人都想看看玉米的收成如何。

到了地里,大量玉米棒子像小山一样堆积在田间地头,惹的一帮百姓啧啧惊叹。有脸皮厚的信手撕开外壳,小心翼翼的掐了掐玉米粒,连连惊叹。一些好事者发现田里的麦穗,两眼开始放光。两天后,抚顺城内开始流传着一个传闻,说是沈守备带来的种子是海外仙种,麦穗饱满,亩产惊人,还有玉米,土豆等新物种。

沈嘉数百亩田间尽是看热闹的,其中不乏帮忙称重的。几日后,从京城匆匆赶来的原礼部尚书徐光启,亲自下入田间挨个探访。走完一圈,徐光启难掩激动,一连说了数声“好”。徐光启当即上书京城,请求官府采买,造福万民。一时间抚顺城内群情激昂,纷纷要求沈嘉贡献良种,造福百姓。

羁押在抚顺的沈嘉,对抚顺群情颇为不爽,这不是道德绑架么。凭什么我辛辛苦苦出耕种得来的收获,要白白送给各位?沈嘉传话给贵叔,除了留足明年的种子,其余的十斤粮食换一斤种子,爱换不换。

名人效应引发的广告效应果然不错。十几日后,京城来了不少客商,纷纷求见沈嘉,希望采购或者换购良种。不过当客商们抵达抚顺后,很快发现抚顺情况异常微妙。

辽东胜利的消息半月前传至京城,皇帝朱由校为此还沐浴斋戒,祭祀太庙。巨大胜利的背后,譬如像袁应泰偏执引发兵败抚顺之事,也被人挖了出来。袁应泰扛不住京中压力,终于打算卸职回京。以三党为首的倒袁派,历数袁应泰在辽东军略上的错误,一时间朝堂为之语塞。很快楚党提请起复熊廷弼,获得齐党,浙党一致支持,连东林党内一些人都对熊廷弼抱有期望。

形势急转直下,东林党人只好推荐王化贞担任辽东巡抚。天启皇帝朱由校开始还不同意,他觉得王化贞这个人名声不响,担任辽东巡抚会比较弱势。但翻阅王化贞背景后,朱由校发现此人竟然是叶向高的弟子。朱由校微微一笑,随即同意。在这一波朝堂风云突变中,东林党以兵部尚书王象乾年老目瞆,由张鹤鸣取代王象乾的兵部尚书位置。

与朝堂人事变动中获得巨大利益不同的是,东林党被牵扯到浙江科举舞弊案,弄得名声扫地。天启元年辛酉科乡试,东林党清流才子钱谦益出任浙江主考官。考生田千秋在考卷中暗藏“一朝平步上青天”七字作为关节,通过行贿作弊考中举人。随后被人披露,引起朝堂一片哗然。江南科举兴盛,此事非同小可,内阁迅速组织调查真相。最后,革除田千秋举人称号,发配充军,而负责人钱谦益也因失察受罢官处分。

就在科举舞弊案发酵之际,九月二十九日,永宁宣抚使奢崇明造反,其率领贼军杀死巡抚徐可求,占据重庆,并分兵攻陷合江、纳溪、泸州。消息传至京城,朝堂众臣为之惊愕万分。半月后,兵部急令,命四川总兵童仲揆率军回师,剿灭叛匪。童仲揆接到兵部命令,随即整军出发。而浙江总兵陈策则率领浙兵进入铁岭,弥补明军防守漏洞。

一个多月后,就在朝堂吵闹声就要缓和之际,突然有人翻出抚顺守备沈嘉无视将令,擅自出兵科尔沁的消息。与此同时,科尔沁蒙古断事官布和,也被押送至京城。大明朝堂对此议论纷纷,很快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派。其中一派主张严厉惩罚沈嘉目无军令,擅自出兵,不尊上官的行为,另外一派则替沈嘉叫屈,他们认为正是辽东明军思维固守僵化,才导致建奴得势。如今大明有新的年青将领涌现,大败科尔沁草原,断掉后金一臂,这是一举两得之功,应该嘉奖,重重的嘉奖。

京城争吵数日后,因陈策调往铁岭,抚顺兵力不足,根据京城旨意,沈嘉被新上任的辽东经略熊廷弼下令释放。

十月,奢崇明围攻cd,布政使朱燮元固守。不久,朱燮元被提升为佥都御史兼四川巡抚,石柱宣司秦良玉起兵讨贼。几日后,东林大佬叶向高入京,担任内阁首辅,刘一燝由首辅降为次辅。与原本的历史一样,皇帝采纳叶向高的请求,发放内库库银二百万两,用于赈济各方灾情,同时发放历年拖欠的军饷。国内叛乱不断,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叶向高的大手笔很快为明廷地方军注入动力,但同时也将大明内库最后的家当花的所剩无几。

在这一波犒赏中,由于抚顺驻军战功卓著,捞取了大量实惠,沈嘉更是利用机会大肆扩充军备。于此同时,安定下来的沈嘉,将准备已久的镜子借机销往京城与繁华的江南地带。沈嘉试图靠着镜子制造走奢侈消费路线,为接下里的军备扩充积攒财富。

腊月,京城的简易机场修建完成。在群臣反对声中,朱由校下令沈嘉驾驶飞机飞往京城。在冬日依靠盲降操作一台大型运输机,沈嘉只能依靠温晴。商量之后,兴奋的曲小乙,以及吴诗涵,负责随行记录的锦衣卫,和几十名抚顺驻军代表,纷纷登上这架运输机。

在沈阳城外百姓的惊异中,飞机腾空而起,没入云端。

世事难料,就在沈嘉以为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旅行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空气漩涡。面对此景,沈嘉猛然想起着陆高原时的那一刻。庞大的机身急速挤入旋涡,瞬间消失在旋涡后,仅仅留下丝丝涟漪。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回师 返回《迫降在明朝》目录 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