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再见,你好

文/宠物猫骑士
本章字数:6728 苍月物语txt下载

 第二天上午,休息够了的林明峰和礼织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行李并不多,目的只在于坚定信心。

“确定要走了?”在一旁看着的希拉问道。

礼织点点头,说道:“不管怎样,依识始终是我的姐妹,琉璃也必须找回来。”

“你们打不过依识的吧,那女孩不像是能听的进人话的样子,而且还有个十天人。”希拉不是在劝阻,只是在具体分析,“王国虽然在追捕,但成效不会太大,只会令他们藏得更深。”

想追杀等级7的难度毋庸置疑,不然那些搞事的十天人也不会一个都没抓到过,吉鲁神父肯定背了一堆人命,但现在也一样逍遥自在。

以林明峰和礼织的实力,估计连依识的尾巴都抓不住。

“琉璃是我的小妹,我绝对不会坐着不管!”林明峰恶狠狠的说。

希拉耸肩,然后递上了一个信封,“你不去奥德赛我也不会勉强你,这算是遣散费,里面也有王国那边自己人的联系方式,不知道还可不可靠,但你们去王国那边之后,就靠你们自力更生了。”

面对希拉的好意,林明峰并没有拒绝,并用双手接了过来。他们的确缺钱,现在可不是强要面子的时候。

“但说实话,我是不希望你们这么快走起码在变强一点之后再走,我听说星影他可是一个好老师,跟在他身边学习会有好处。”

“他教了我很多。”林明峰将自己的背包挂在了肩上,对着希拉低下头,“承蒙关照。”

礼织在对希拉深深的鞠了一躬后,也低着头一路小跑跟上了林明峰。

“注意安全。”希拉说道。

到了外面的走廊,抱着双手的扳手已经不知道等了多久。

“真像是出远门的——卧槽好痛的,别一来就揍我啊!”扳手揉着鼻子,不满地调笑道。

“废话少说,干嘛!”

“我给我的好基友送行不行?诶有话好说别动手动脚啊。”扳手跳开了一个身位,以免直男的铁拳捶到自己,“说正经的,你就算了啊,别让礼织小妹受委屈。”

林明峰看了下礼织,说道:“用不着你提醒。”

“那就行混不下去的时候,随时来找我噢。”扳手笑嘻嘻地说:“好基友一辈子!”

在一声巨响的“滚!”之后,扳手哈哈大笑地跑了。

“阿峰你别这样,扳手他是好人。”

“死给佬是个好人也白搭!”

接下来,林明峰和礼织一一向爱丽丝和蓝月道了别,爱丽丝没什么表示,蓝月则是依依不舍地握着礼织的手好一会才放开,并表示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奥德赛找她,并让使节团的人送了些钱财。林明峰也没有含糊,道谢之后全都收下了。

最后,是星影。

不管什么时候,和一只猫说话林明峰总感觉有些别扭。

“我没有什么可以送你喵,只有一句话,千万别冲动喵。”星影说这话的时候,正在舔着自己的体毛,这让林明峰感觉拜了个猫为师的自己像是个傻逼。

礼织倒是郑重地道谢,比对希拉道谢的时候还要正式一点,“如果不是您的话,我”

“不需要道谢喵,我只是揍了你一顿喵,而且并不是为了救你,而是为了斯尔斯卡尔的民众喵。”星影的喉咙发着呼噜呼噜的声音,“另外,难得拥有了力量,就不要浪费它喵。”

“嗯!”礼织握紧了双手,这为自己打气的模样可爱的很。

因为月樱和费迪是伤员,两人并没有去打扰,在确认没有什么东西遗漏之后,两人就走出了府邸,往镇子外面走去。

在府邸二楼,有一个窗口的窗帘是打开的,深雪就在窗里站着,目送着林明峰和礼织离开。

“深雪小姐,如果你开口的话,他们应该会留下来。”希拉刚说完林明峰的事,此时正等着深雪的指示。

“留下来又没用。”深雪在啃面包,和周总管谈判虽然不耗体力,但相当损耗精神,不管如何,对方都是从政几十年的老人精,可不是斯尔斯卡尔那些废物政客能比的。

“但以林明峰那种实力,我不看好他们的旅程。”

以一个等级4来说,外出历练是足够了,也足以在一些小城镇担任剿灭魔物的冒险者角色,但如果是把依识那样的人当做对手,十个林明峰也只是去送的。

“没关系,过段时间,他们就有强力的外援了。”深雪注视着礼织的背影,“只要她能掌控住自己——”

礼织从自我封闭中解放出来之后,积攒了数年的魔力虽然消耗一空,但也因此而正式踏入了修炼者的领域,而且她的身体已经有了能够容纳大量魔力的素质,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以及正确的修炼方式,成为等级6是一件非常快,且非常简单的事情。

要说不公平,礼织忍受了数年的煎熬才换来了这样的“天赋”;要说公平,但却并非是礼织想要的力量。如果这个秘密暴露出去的话,想必会招来许多嫉恨的人。

“这不该是礼织承担得了的力量。”希拉摇头。

“天知道呢,但一座金矿就放在那,你只需要做的只是用铲子挖一下。”深雪做了一个挖的动作,“是我的话,就不会放着不管。”

“那是因为你是深雪小姐”希拉嘀咕道。

按照行程来说,因为有月樱和费迪这两名重伤员,而且还有着天舞这么一个病号,深雪和周总管协商下来,决定是过几天等两个重伤员稳定之后再出发。因此,使节团还需要停留在此地一段时间。

所以,蓝月就深感无聊了。

使节团里有懂得治疗伤势的人在,而且以蓝月的身份,注定了什么事情也不会让她来做,为了安全起见,周总管也明确下令不允许侍卫带着蓝月出门,因此,蓝月每天就是蹲在府邸之中看书、喝茶、睡觉、看电视,仿佛提前回归了奥德赛的王宫一样。这对一个活力四射顺带喜欢路见不平——简单来说就是热爱搞事的女孩子来说,无疑是一种酷刑。

但蓝月没办法,她的前科实在太严重了点,周总管不信任蓝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天晚上,蓝月实在是憋不住了。

“玛莎”

“如果是想出去玩的话,不行。”玛莎并没有像费迪那样对蓝月言听计从,她更在乎蓝月的身份,“这是我第四次这样告知您了,您就不能消停一点吗?”

“但是!这就像是在坐牢!我可是公主啊,怎么能限制我!”

“您做过什么您还不清楚吗?”玛莎义正言辞地说。

蓝月一时语塞,只能低下头唯唯诺诺。

“对了,莫纳他怎么样了?”

“在我来之前,还没找到。”

答案和自己所想的没什么差距,蓝月趴在桌子上感伤了一会后,突然站起身。

“殿下?”

“去一下厕所!”

现在是半夜时分,一般来说都是好孩子睡觉的时间,但因为蓝月白天睡太多,现在死活睡不着。外面的月光很明亮,府邸中不需要开灯也能看的很清楚,但也因为月光太过明亮的关系,一些被遮挡的地方也十分黑暗。

说去厕所其实是骗人的,蓝月只是不想玛莎跟过来而已。

府邸里静悄悄的,大多数人都睡着了,大概也就看门的侍卫还十分清醒,蓝月也得以随意地在府邸中行走,不需要被他人的目光所追随,自由自在——即使不能出门。

而就在这漫无目的行走中,蓝月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咯叽咯叽,咯叽咯叽。

老鼠?

蓝月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是厨房附近——那大概的确是老鼠。

对于一般的公主殿下,老鼠肯定是见到就会被吓到大喊的生物,但蓝月却不是,现在无聊至极的她正想找点乐子。蓝月也不担心是其他的什么东西,玛莎可是还没睡觉的,有威胁接近的时候,她可不会放过。

所以呢,蓝月就偷偷摸摸地打开了厨房的门。

厨房的窗帘拉开了,大片的光亮和黑暗让整个厨房显得很怪异,但蓝月并不害怕,她很快就锁定住了声音的来源,是在她对角处,桌子的底下。

“吃得还真舒服。”蓝月这么想着,踮着脚溜了过去。

等能看清那“老鼠”的样子,蓝月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所谓的老鼠,偷吃是偷吃,不过吃东西的是个人,他蹲在那,周边散落着刚吃过的残余,食物的包装袋到处都是,如果被打扫厨房的阿姨看见,肯定会被气炸。

“谁?”蓝月试探性地问了句,便看见那人转过头来。

然后,她看见了足以让所有少女都惊恐尖叫的脸。

被烧毁后重新长回来的皮肤不会按照原来的样子恢复,而是像无序生长的植物一样,交错在一起的结缔组织覆盖了他的左半张脸,就连左眼都因此而无法睁开,变成了一条窄窄的细缝,嘴巴却因为没有愈合好,裂开了一条缝,食物的汁水顺着那条缝流了出来,将他的胸口都弄的湿透了。

“月樱”

“啊嗯?”因为嘴里塞满了吃的,月樱说的话十分含糊,基本听不出是在说什么。

看着半个身体都不再像人的月樱,蓝月的身体忽然变得极冷。

是啊,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不可能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的,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是女神的恩赐。蓝月看过月樱的伤势,毕竟一路以来是她在照顾昏迷的月樱,按理来说,应该是能习惯的——

怎么可能会接受!

蓝月跪了下来,眼泪和鼻水一起飚出。哭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物,哭泣的少女也会变得丑陋,但蓝月不在乎,她压抑地哭着,任由泪水覆盖住她的视野。

“怎么了。”

模糊不清的眼睛中,出现了月樱的身影,他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大概是没有接触过哭的这么丑的女孩子。

“没事、没事的。”蓝月没去擦掉自己的眼泪,只是在哽咽地说着话,“哭一会就好了,哭完,就好了!”

“诶?这样?”

“没错,对!”

但是,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在这个夜晚,少女下定了决心。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四章 谈判 返回《苍月物语》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正是中二的年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