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师姐,你怎么哭了(修改)

文/天下势
本章字数:4348 仙凡录txt下载

沈天叶回到自己房间,听见温青房间没一丝动静,心下也有一丝不安。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要不去道个歉?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现在温青还在气头上,他还是不要去触霉头的好。

看着时候也已不早,沈天叶放下心事,盘膝坐在床上,专心修炼起来。

他首先修炼的是《梵音神诀》。只是,让沈天叶惊讶的是,《梵音神诀》在他体内刚一开始运行,《星际天诀》也跟着运转起来。两种功法同时运行并不冲突,反而有一种融合为一的趋势,且他吸收天地灵气凝炼法力的速度也快了一倍不止。沈天叶又惊又喜。当下摒弃一切私心杂念,坐在床上,宛然一座石雕一般。

隔壁房间,看着桌上的裙子、糕点,温青一阵出神。那件白色长裙,作工精细、质地柔软,摸起很舒服。白色,正是她喜欢的颜色,拿起长裙对着自己的身材比了比,很合身。从小到大,还没有人送过她礼物,师傅苏玉柔也没有。

“以为这样我就会饶过你吗?休想!”温青自言自语地道,正准备过去找沈天叶的麻烦,却发现有一群人正飞快地向她们房顶潜伏过来。温青立刻放开灵识,向周边辐射开去。

灵识,也就是神念,又可称之为神识。修士结成金丹后意念增强,神念即可外放,观察四周,探听情况,宛如亲见。

灵识对于一个修士而言极为重要。若将法力比做是一个人的力气,那么灵识就好比是一个人的意识,或者说大脑中枢。一个人若没有意识,没有大脑中枢的指挥,就算力大无穷,也使不出一分,和废人何异?修士也是如此,修士的灵识不仅可以内视自己的五脏六腑、血管穴窍,还可以外放察看四周的环境,驭使法器攻击他人。且这种察看,可以无视土墙砖瓦、山林树木的阻隔,比肉眼要清晰万倍。修士无论是运用法力还是驭使法器,都需要灵识的指挥、控制。从这一点来说,灵识甚至比法力更重要。

来人共有五人,尽皆蒙面。不过温青通过灵识察看,直接“看”到了五人的本来面目。“是她?”待看到第二个人时,温青终于认出一人来,此人赫然便是白天在赌坊见过的老板娘花如茵。

几乎同时,沈天叶也睁开了双眼。显然,他也发现了外面的异动。沈天叶尚未结丹,灵识还不能外放,但听觉等感官却比普通人要强上数倍,来人虽然都是武林高手,但想要瞒过他的耳目,却是不可能的。

五个蒙面人伏在房顶听了片刻,待发现房中没有动静后,立刻一跃而下。其中一人在窗户上开了一道小口,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根细竹管,用嘴往沈天叶的房间里吹进一团轻烟。

“是今天赌坊中的人,”温青传音道,“小心点,里面有一个悟道中期的修士,估计是龟元宗的人。”

沈天叶听见,无奈地摸了摸鼻子。七宗郡共有七个勉强算得上三流宗门的修真门派,分别是千道流、乾义门、红枫谷、龟元宗、清虚观、星际门和鸾凤阁。这日出城即是归属于龟元宗。如今看来,白天他进去的那家赌坊,应该是龟元宗弟子在世俗界中的产业。

不过就赢了一千两银子,居然追到这里来了,至于嘛。不过,悟道中期,哼哼,谁怕谁啊?

沈天叶闭住呼吸,将棉被盖好,身形一晃,就到了房梁上。只见一人用长刀插入房门的空隙轻轻开了房栓,然后五人一拥而入,小心翼翼地向床头围去。

很快,沈天叶便认出了温青说的那位悟道中期修士,此人走在最后,与其他四人不同,他并没有急着上前,而是站在房中,四处打量着。

同时,沈天叶也发现了花如茵,她虽然穿着一身黑衣,但窈窕的体态、曼妙的身形还是让沈天叶一眼认出了她。花如茵四处看了一下,没有任何发现之后,便转而望着那个修真者。

沈天叶正在考虑要不要和他们打下招呼时,一把飞剑化为一道紫虹突然向他极速射来。

好快的速度!沈天叶根本来不及反应,飞剑已经扎在他的胸口之上。沈天叶一声惨叫,直接从房梁上一栽而下。

“天叶!”温青身形一晃,已出现在沈天叶的房中,檀口一张,一把小剑从她口中飞出,转眼化为一把银色巨剑,正是她的本命法器银灵剑。

“你就是温青?”黑衣修士不慌不忙,单手一招,祭出了一杆红色樱枪,迎风见涨,化为一道红芒向银色巨剑迎去。

“你是谁?你是结丹期修士——你刚才隐藏了修为。”温青又惊又怒地道。

“哈哈你现在才发现,可惜已经晚了。”黑衣修士祭出红色樱枪后立刻又扔出了一张金色丝线。黑衣修士十指连弹,轻喝了一声道:“收!”那金色丝线立刻化为一张金色巨网当头向温青罩下。

温青吃了一惊,玉手往腰间储物带一拍,已拿出一张金色灵符。温青将法力注入金色灵符之中,然后往自己额上一按,金色灵符立即金光大放,瞬间便在温青周围形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护罩。

然而金色丝网一落下,温青立刻便觉全身一紧,连法力运转也变得迟滞起来。温青顿时大惊失色,只得拼命输出法力,死死与金色丝网对抗。

黑衣修士看见,不由得意一笑:“嘿嘿,区区一张中等灵符焉能挡得住我的噬金蚕虫丝?”话未说完,只见之前他祭出的红色樱枪与温青吐出的银色巨剑已在空中交手,红色樱枪所化的红芒与银色巨剑所化的银光只交织了片刻即黯然失色,很快便从中折断,掉落在地上。

“极品灵器!”黑衣修士变色道。若对方的飞剑只是上品灵器,想要折断他的红色樱枪,没有几十下绝无可能。然而温青的银色巨剑几乎是一个照面便将之劈断,显然是极品灵器无疑。想到这,黑衣修士早已惊出一声冷汗。

“去死吧!”温青痛恨地望着他,玉手一指,银色巨剑再次向黑衣修士斩去。

“该死!”黑衣修士往腰间一拍,又取出一把白色纸伞,对着银色巨剑一抛,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外面逃窜而去。整个过程看似惊险曲折,其实从黑衣修士祭出红枪到他看到极品灵器转身而逃不过短短的几秒钟。“真是倒霉,这温青居然有极品灵器,徐老怎么不说啊!差点害死我。回去之后得马上告诉少谷主,小娘皮有极品灵器。”

此人正是接到红枫谷通知前来暗杀沈天叶的人。根据红枫谷查到的资料,温青只是结丹初期,以黑衣人的实力完全可以完成刺杀沈天叶活捉温青的任务,那张噬金蚕虫丝就是用来活捉温青的。可惜,黑衣修士怎么也没想到,温青的本命飞剑竟然是一件极品灵器。

黑衣人飞出窗外,正要驭剑逃离,没想到一只彩色铜环忽然飞至,一下将之套住,紧接着银色巨剑再次追来,一剑将他劈成了两半。

原来温青看到黑衣人要走,心中大急,此人害死了沈天叶,温青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岂会让他轻易逃脱?当下又祭出了一件极品灵器——彩色铜环。同时使用两件极品灵器,又要竭力抵挡噬金蚕虫丝,温青脸色一阵苍白,体内法力迅速消耗。不过,她根本不管不顾,拼命将法力注入到彩色铜环和银色巨剑之中,彩色铜环转眼追上黑衣修士,将之困住;而银色巨剑也击破白色纸伞,再次向黑衣修士杀来。

可怜黑衣修士还未逃出百米,瞬间便被温青击杀。

杀死黑衣修士,温青立刻松了口气,与此同时,中等灵符也支持不住,被噬金蚕虫丝所化的金色巨网攻破。温青只觉全身一紧,身体已被金色丝网缚住。让温青惊讶的是,丝网缚住她的身体后,连她体内的法力都禁锢了起来。

这是什么法器?如此厉害!正当温青惊骇之际,丝网表面的金光一暗,骤然收缩,旋即化作一根细长的金色蚕丝,掉落在了一旁。温青手脚一松,身体已恢复如初,灵识一动,彩色铜环以及与她心神相连的本命法宝银灵剑便呼啸而回。温青知道丝网之所以会自动松开,是因为她斩杀了黑衣修士,这金色蚕丝没了主人法力的支持,立刻便失去了效力,还原成了本来面目,心中暗道了一声“侥幸”。

若是刚刚金色丝网先行将她缚住,那么她法力被禁锢,不但杀不了黑衣修士,反而会落入他之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想到这里,温青又是一阵后怕。

花如茵等人看着眼前神奇的一幕,只怀疑自己身在梦中。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天啦,这两人还是人吗?

“你们……”花如茵不可置信地看着温青,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温青脸色苍白,虚弱之极,她服下一粒丹药,略微调息了下,然后便冷冷地望着花如茵,眼中杀机毕露。

温青身形一晃,下一秒已出现在沈天叶的面前,蹲下身,望着安安静静躺在地上毫无声息的沈天叶,心中复杂难名。她有点不敢相信:之前这人还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现在他就这样死了吗?他那般的可恶,先是在小面馆中戏弄于她,又在赌坊中故意占她便宜,最后更是趁她洗澡时硬闯进她的房间——她还来得及找他算账呢。他就走了吗?他们还没有到魔门石窟,还没有完成师傅交给她的任务,回去后她要怎么和师傅还有掌门师伯交待?

不知为何,温青突然间竟想起了隔壁沈天叶放在她桌上的白色长裙和精致糕点,一时间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心中到底是何滋味。刚才若不是她判断失误,或许那黑衣修士就不会偷袭得手,沈天叶也就不会死。

是她害死了他。不知不觉间,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溢出,然后顺着她白玉无暇的脸颊滑落。

“你们都该死!”温青忽然扭头,不带一丝感情地对花如茵和几名黑衣人道。

几名黑衣人听见这冰寒刺骨的话语立刻作鸟兽散。可惜他们只是凡人,又如何逃得过修真者的追杀。温青只是屈指一弹,一道流光从她指尖飞出,速度快如闪电,转眼追上一名黑衣人。那黑衣人一声惨叫,顿时栽倒在地,再无声息。另两名黑衣人吓得肝胆俱裂,只恨爹妈没给他多生两条腿,没命地向外逃去。

温青冷笑一声,玉指轻轻又弹了两下。只见两道流光一闪,二人这下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瞬间毙命。

瞬间杀三人,温青面不改色。修士杀凡人,有如屠狗。

“不要杀我。”花如茵惊惧地望着温青,全身瑟瑟发抖,显然也惧怕到了极点,只是不知为何却没有跑。可能她知道根本逃不掉吧,只是一个劲地向温青哀求。

温青却视若不见,屈指又要一弹,这时,旁边沈天叶身子一动,苏醒了过来。

沈天叶的动作很轻,但温青还是听见了,动作立刻一停。花如茵逃过一劫,只觉浑身一软,吓得瘫倒在地上。

温青扭过头,惊喜地看着“死而复生”的沈天叶:“你没死?”

沈天叶摸了摸胸口,要不是沈惜雪送他的那块水晶吊坠,这次他真的就挂了。那个黑衣修士不愧是结丹期高手,出手速度实在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躲避,硬生生承受了他那一击。当时,沈天叶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就像被万斤巨锤击中,直接从房梁上摔了下来,然后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天叶感到心口一阵微凉,然后再次醒了过来。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师姐。此时温青眼角含泪,两道清晰泪痕划过白玉无暇的双颊,美貌不可方物。

沈天叶看得一呆,好一会儿才说道:“师姐,你怎么哭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章 要不要偷看? 返回《仙凡录》目录 下一章:第十一章 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修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