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小王爷驾到

文/天下势
本章字数:5026 仙凡录txt下载

沈天叶跟着少女走到餐厅。琪琪郡主果然已在那。她本人显然也沐浴过,不但新换了一件绿色宫裙,而且秀发披散,长及腰臀,只用一个白色丝带在后脑勺处轻挽了个结。整个人显得清丽脱俗、纯净绝美,宛如月中仙子。沈天叶见了,不由一怔。

“死猪头,看什么看?”见沈天叶怔怔地盯着自己,琪琪郡主脸上一红,嗔道:“快坐下吃饭拉!”

沈天叶略有些尴尬地在她旁边坐下,道:“你也沐浴了?”

琪琪郡主道:“是啊!就在你隔壁不远。你们都下去吧,有红莲在这里服侍就行了。”

“是。”众人连忙退了出去,只留下妙龄少女一个人侍候在一旁。

原来她叫红莲,倒也是个好名字,沈天叶心道,前面真是亏了,早知道琪琪郡主也在洗澡,他是不是应该放开灵识偷看一下?

琪琪郡主道:“前面你怎么不让红莲给你沐浴?”

沈天叶道:“我不习惯别人服侍。咦,你怎么知道我没让她给我洗――你偷”

琪琪郡主脸色一红,伸手在沈天叶的大腿上大力地拧了一下,打断道:“当然是有下人禀告给我了。对了,我问你,你是不是已经把你师妹沈惜雪给吃了?”

这问题问的,沈天叶本来端着茶杯,准备喝一口水,却是手一抖差点连茶杯都打掉。他干咳一声,道:“你说什么呢?我们只是住在一起,关系都很纯洁的好不好?”

“很纯洁吗?”琪琪郡主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道:“可我听说,晚上你们俩都是抱在一起睡的。”

听了这话,沈天叶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你听谁说的?”

琪琪郡主笑道:“当然是你的师妹自己了,除了她还有谁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沈天叶哀叹一声,心道,惜雪啊惜雪,你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事已至此,再辩解也是无用,沈天叶点头道:“是,我和惜雪从小一起长大,晚上经常在一起睡。不过,我们可什么都没做。”

他们是真的什么事也没做,只是看琪琪郡主那表情,显然是不信的。也是,晚上都抱在一直睡了,你还说是清白的,任谁听了也不会信啊!

琪琪郡主道:“你还真是个禽兽,你师妹沈惜雪还那么小,你也下得去手?”

沈天叶脸色发黑,道:“我说了我们什么都没做,你别乱说好不好?”

琪琪郡主却是嬉笑着看着他,道:“恼羞成怒了?”见沈天叶似乎真的要发怒,便道:“好了,不逗你拉。明天我生日,肯定又会有许多人上来邀请我跳舞,到时你一定要像去年一样第一个冲上来,把那些人全部拦住知不知道?”

见沈天叶点头,琪琪郡主又道:“上次教你跳舞还记得么?算了,我还是再教教你吧。”说着也不管沈天叶答不答应,拉着沈天叶便向餐厅中央空地上跑去。

说实话沈天叶对跳舞什么的一点也不感兴趣,但这时却也只能依着琪琪郡主了。他搂着对方柔软的腰肢,感觉软绵绵的,心思难免有些浮动。而琪琪郡主也有些异样,两人靠得那么近,几乎呼吸相闻。望着近在咫尺的沈天叶的面容,也不知为什么,琪琪郡主竟不像上次那样自然,感觉心跳有些急促,被沈天叶一望过来,脸立刻就红了。她低下头,脚步竟有些错乱,急忙稳了稳心神,重新抬起头望着他道:“你认真点,这次可不许再占我便宜。”

沈天叶道:“我什么时候占你便宜了?”

琪琪郡主轻咬贝齿,目光如水地望着沈天叶,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教你跳舞的时候你就不老实。”

沈天叶脸不红心不跳地道:“那是你一直掐我。”

琪琪郡主横了他一眼道:“我掐你可以,但你占我便宜却不可以。”

沈天叶道:“凭什么啊!”

琪琪郡主道:“凭我是女的,而你是男的。”

沈天叶不说话了。

琪琪郡主却又凑上来,道:“上次你和我表姐跳舞时也占过她的便宜吗?”

沈天叶连忙否认道:“没有。”

琪琪郡主道:“那你想不想占?”

沈天叶道:“不想。”

“哼,虚伪!”

沈天叶:

琪琪郡主此时也没有心思跳舞了,干脆就这样靠在沈天叶的身上,沈天叶身子不由一僵。那侍女红莲见此情景,无声地退了出去。

“猪头。”琪琪郡主红着脸,只感觉心跳不断在加快。她平复了下心情,低声唤道。

“恩。”

“你要是那佛国王子该有多好!”琪琪郡主声如蚊细,说完只觉脸上一阵阵发烫。所幸低头伏在沈天叶的肩头,不虞对方会发现。好半响,方听到沈天叶回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嫁到佛国去的。”

琪琪郡主心中甜蜜,两人不知不觉中已停下跳舞。沈天叶大着胆子搂住琪琪郡主的腰肢,琪琪郡主全身一紧,心中又羞又喜,轻轻拍打了他一下道:“哼,又不老实。”沈天叶老脸一红,正要松手,不料琪琪郡主却突然伸手,一把将他的脖子搂住,脸色殷红地道:“死猪头,你老实说,和表姐跳舞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样不老实?”

沈天叶未及回答,这时,餐厅门突然被冲开,几个人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领头的正是琪琪郡主的父亲李周。

李周看着搂在一起的二人,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他大跨步上前,一把便将琪琪郡主从沈天叶怀中拉了出来。

“爹。”琪琪郡主怯怯地叫了一声。

“我皇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还不快跟我回去!”李周冷冷地看了沈天叶一眼,重重地冷哼了一声,然后便拖着琪琪郡主向门外走去。

琪琪郡主用力地挣扎着,回过头焦急地看着沈天叶:“爹,你放开我,女儿等会儿再回去。”李周却根本不理她。

“小王爷。”沈天叶也开口叫住李周道。

李周立刻停了下来,猛地回过头冷冷地看着沈天叶,全身气势迸发,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本王要告诉你的是,以后别再出现在我女儿的面前,否则,休怪本王翻脸无情。”

听见李周这样说,琪琪郡主心中难过,眼中不由湿润起来:“爹,你别这样。猪头是我的朋友,是我请他过来明天给我过生日的,请您不要这样对他。”

李周道:“你请他过来就是这样过生日的?孤男寡女在暗室之中搂搂抱抱成何体统,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有婚约的人。”

琪琪郡主道:“女儿不要嫁到佛国去,求求爹爹成全。”说着就挣开了李周的手,跪在地上。

“你”李周气得浑身发抖,举起手掌就要重重地拍下,但看着女儿那张倔强的脸,却又生生地忍住了。他指着沈天叶道:“成全你和这小子吗?他到底有什么好?不过是一个偏远府郡出来的穷小子罢了,凭他也配得上你吗?更何况,此事是大帝亲自许诺的,没人可以改变。你别任性了,快跟我回去。”

沈天叶听了脸色一黑,靠,老子来自偏远府郡不假,但那又怎么样。英雄大多草莽出身,本人虽然出身不高,但不见得就比你们那些出身高贵的人差。

琪琪郡主道:“我不回去,反正女儿宁死也不嫁那什么佛国王子!”

“你”李周气得脸色发黑,直接取出一张灵符贴在琪琪郡主身上。灵符闪过一道黄光,琪琪郡主立刻动弹不得,乖乖地被李周抓着向外走去。

沈天叶再次开口道:“小王爷,你是琪琪郡主的父亲,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嫁给一个她根本不喜欢的人?这样她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您又于心何忍?”

“本王还不要你来教训,你一个黄口小儿,又懂得什么?”李周毫不留情地喝斥道:“这是我皇家的家事,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插嘴。看在齐长老的面上,本王今天不与你计较。不过,若是以后再让我看到你纠缠我女儿,我定不饶你。”

沈天叶诚恳道:“小王爷”

“滚开!”李周勃然大怒,身上猛地气势爆发而出,沈天叶站立不稳,顿时蹬蹬直往后退。李周语气冰冷地道:“本王的忍耐力可是有限度的,别以为你是雷王殿弟子我便不敢把你怎么样。哼!”说完带着琪琪郡主扬长而去。

沈天叶追出来时,李周已将琪琪郡主送上马车。琪琪郡主被灵符制住,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眼中泪水扑簌而下,转眼打湿了整个脸颊。沈天叶远远地望着,心中既心痛又无奈。只是,他却也没有办法,来掳人的是琪琪郡主的父亲,他一来打不过,二来也不能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送进马车,然后消失在视线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九章 沐浴 返回《仙凡录》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一章 又见香香公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