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初心动

文/落雨初霞
本章字数:5270 兰妃传txt下载

我们径直去了鸿宾楼,才到就有人拦截在门口,道:“何人?殿下已经安歇,各位有事烦请改日再来!”

刘捷可没好脾气,一把揪着那侍卫凶道:“瞎了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可是我们大梁当今的”

“刘捷!”

太子哥哥温斥一声斥退刘捷,从容上前说道:“本宫乃大梁太子慕清扬,奉大梁皇帝陛下旨意彻查贵国七皇子逸王遇刺一案,此番前来是有些事想要向逸王当面问问清楚。”

侍卫起先有些愠怒,听闻了太子哥哥慕清扬的名头脸色逐渐缓和下来,抱拳致歉道:“原来是大梁太子殿下,请恕小人失礼。逸王殿下此刻正在休息,还请太子殿下在此等候片刻,容卑职进去先行禀告。”

太子哥哥点点头以示答应,刘捷却一脸不悦,低声嘀咕:“什么东西?刚才要不是殿下拦着我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你就别添乱了,还嫌咱们殿下的麻烦少了不是?”杨运说着,刘捷却不理他,自顾自依旧在那儿嘀咕着。

须臾,侍卫过来恭谨作引,“太子殿下,我家殿下有请!”

我一直不说话,也埋头跟着迈步进去。

一行人随着侍卫慢步前行,不久便来到了逸王所住之所,屋内装饰淡雅,清幽的香味徐徐飘来,令人神清气爽。

进到内室时逸王已经被人搀扶起身,诚心诚意向太子哥哥行了个拱手礼,太子哥哥并未多言,只是简单回以一礼。

我虽为女儿身,却是男子装扮,因而也学着太子哥哥的模样拱手行礼。

抬眸瞬间,我心间一跳,恍惚看见了一张好生熟悉的脸庞,至于究竟在哪儿见过却又记不起来。

逸王亦然,撞见我目光那刻他先是一惊,脸上掠过波澜,跟着单手扶上胸口,似乎有些难受,不过他反应很快,不多久又了恢复常态,礼貌请我二人入座。

逸王脸色变幻迅速,我虽捕捉到一丝异样,但搜肠刮肚、想破了脑子也实在想不起是否真的见过他、认识他,只好埋头盯着案上,没想到那多出的茶杯瞬间吸引了我的注意。

他既然病了,就该歇着,且他是主子,即便品茶,一个杯子也就够了,缘何又会多出一个?难道说刚才侍卫在外阻拦是因为里面有人?

太子哥哥原是要拉我坐在他身边的,见我用目光示意他案上茶杯时立即会意,转而向逸王问出:“怎么,逸王爷还有客人?”

慕容逸并不急于回答,坐定后打发了左右下去,边为太子哥哥斟茶边轻描淡写说道:“一个老朋友而已。”

太子哥哥冷冷一笑,“哦,是吗?不曾想逸王爷对云阳如此熟悉,恕本宫问句不该问的,不知逸王口中的老朋友是哪位朋友?本宫可认得?与逸王殿下此番遇刺可有关系?”

太子哥哥原是温润之人,也并不喜欢显摆他的太子身份,而今不仅自称本宫,还这样直截了当的讽刺,当真少见,况且对象竟是燕国皇子,怎么回事?

我想不明白,但直觉告诉我他们似乎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不一般,不然太子哥哥不会这么失礼。

太子哥哥的讽刺之言我听得出来,慕容逸又怎会听不出来,只见他嘴角不由得挂起一抹悲凉,迎头问道:“清扬以为我在云阳还能有哪个老朋友?”

果然,那句清扬令我更加肯定二人有过往,只是不知道是怎样的过往。

“这话问的倒蹊跷,逸王你的朋友本宫如何知晓?”

太子哥哥仍是满脸讽刺,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再迎上他凄然的双眸问道:“逸王爷,本宫听说这次出使大梁原定的是大皇子静王,不知怎么就成了逸王你呢?”

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看似无关紧要,实则令我越来越迷糊,太子哥哥究竟要说什么?不是说询问案情的吗?再看看慕容逸,他脸色怎么那样惨白?难道是伤势太重?

慕容逸语噎,捂着伤口连番喘息不止:“清扬你究竟想说什么?难不成你以为我出使大梁是为了图谋什么阴谋吗?在你心里我就真的如此不堪吗?”

“逸王想什么本宫如何知道?本宫只知道人活于世要有情有义,要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至于那些背后捅刀子的阴险狡诈之辈”

“清扬!”慕容逸再也听不下只言片语,喘息瞬息急促起来,伤口更是裂了开来,分明有血从他衣衫上映出来。

见慕容逸紧紧抓着胸口,简直像被人活生生撕裂一般地疼痛难忍。我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太子哥哥却依旧无动于衷,冷眼旁观着一切。

望着他不断渗血的伤口我声音开始打颤,问道:“逸、逸王殿下,您、您没事吧?”

慕容逸根本无力回答,太子哥哥却不以为然,讥讽道:“他能有什么事?堂堂的燕国七皇子逸王殿下,就是他想死在梁都云阳城,父皇也不会答应!”

“清扬!”慕容逸心口一阵激荡,一股浓郁的鲜血便喷了出来。

我当时已然慌了,虽然不明白太子哥哥为何忽然变得如此尖酸刻薄,但逸王伤势加重却是真真切切的,因而紧揪着太子哥哥衣衫要他不要再说。

太子哥哥却不肯听,再次说道:“妡儿你别被他骗了,他是谁?堂堂的大燕国逸王爷,命金贵的很,怎么能轻易死了呢?”

与此同时屏风后陡然走出一个男子身影来,厉声喝道:“清扬!别再说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身着青衫,袖口绣着簇簇棠梨花,乌黑的秀发束在玉冠内,刚毅的容颜曲线优美,清俊无暇,剑眉浓黑,双眼深邃,鼻梁挺立,红唇线条匀称,唇边留有的细碎胡茬彰显着男子无比成熟的魅力。

只那一眼,我的心便沉沦了,由最初的小鹿乱撞递升为一眼情深,不忍移目。那时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今生所仰慕的男人,这就是我今生认定的男人!

虽然他看上去比我大出不少,但我不在乎,只要能与他相知相爱,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随着我纯真的容颜越渐迷糊,双眸越发紧紧盯着他不放,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变化,同样定定看了我许久。

瞬息间太子哥哥的脸僵住了,愣愣盯着眼前男子,“九叔,你怎么在这儿?”

九叔?太子哥哥的九叔不就是从前名扬天下的安王吗?听说他早已赋闲,终日云游四海,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在这儿?

“我怎么在这儿暂且不提。清扬,我问你,你是否要气死他才甘心?”

安王斥责同时疾步上前扶住逸王的身子,刚要招呼大夫进来却被逸王摆手制止了,“我没事,九哥,不要叫他们进来!否则传出去对清扬不妙!”

九哥?我脑中似乎有东西闪过,从前大哥不也总在我跟前提起他的那什么九哥吗?难道他们几个

太子哥哥原还故作镇定,听了逸王这番话心中所有怨恨都化作乌有,看着他渗血的伤口和惨白的脸色,结结巴巴问道:“你、你不要紧吧?还是叫人进来看一看吧!”

“不行!如今你已是焦头烂额,若这件事再传出去,怕那些处心积虑的人就要急着向你发难了!”

慕容逸坚决不肯让大夫进来,安王也不再勉强,从怀中掏出一小瓷瓶,将内中药粉快速给他敷上,“这是上好的金疮药,能治你的伤。”

慕容逸点点头,安王又将矛头指向太子哥哥:“清扬,小逸若有心害你,只这一条就够你受的,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当年之事暂且不提,他如今伤势太重,你切莫拿话激他了!”

太子不知如何解释,“九叔,我?”

“九哥,不怪清扬!我知道,为了当年的事他还在怪我!”

慕容逸面色依旧惨淡,顺了顺气息后继续说:“可是清扬,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当年之事我真的毫不知情!我抢着来云阳不假,可那是因为我想要见到你们,想要当面向你们解释清楚,想要抚平我心中一块永远填不平的伤口!”

“清扬,我不稀罕富贵,不在乎荣华,甚至于可以不要这条命!可我丢不下从前,丢不下你们,更丢不下咱们之间那份难得的袍泽之情!”

“清扬,你以为这些年我心里就好过吗?多少回了,我总能梦到咱们四个快乐相处的日子,读书、练武、指点江山、谈论古今!可惜往昔不再,每当我高兴之时却总看见曜哥满身血淋淋向我走来!”

“哐!”慕容逸话音刚落,我手中的瓷杯便跌落到地上。曜哥?那不就是大哥兰曜吗?记得小时候太子哥哥也是这么叫他的。

难怪,难怪一进门太子哥哥就不对劲,难怪慕容逸看见我的时候是那样子的神情,原来他们早就认识!

可既然如此,为何会闹成今天这样?想起慕容逸刚刚说的那句‘曜哥满身血淋淋向我们走来’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大哥不是病故?他的死另有蹊跷?

不!一定是这样的,大哥身体那么好,从来没见他生过什么病。且他当时只有二十岁,什么病能厉害到夺取他的性命?

八年了,这是大哥离世后八年来我第一次听到有关大哥死讯的相关消息,满身血淋淋走来?外面不是说大哥是病逝吗?为何会是满身血淋淋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回、美人怨 返回《兰妃传》目录 下一章:第七回、心相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