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回、皇后到

文/落雨初霞
本章字数:6193 兰妃传txt下载

事情有眉目了?

我顿时打起精神,立即从慕元昊怀中抽身出来,含着恨意问道:“谁做的?”

朱庆没有立即回答我的话,看了一眼慕元昊,而后方俯首作答:“回娘娘的话,奴才也不知道,郎统领只说他已经有了些眉目,让奴才进来给皇上报一声。”

朱庆虽这么说,但他眼中的闪烁却躲不过我,见他与慕元昊来回交汇的眼神,我便知事情不会简单,因而长吸了一口气,掩泪道:“罢了,不过才一天的功夫,郎统领就是再快,也不能立即查出来。”

说完,我掀开被子下床,在慕元昊跟前跪下,哽咽道:“皇上,橙儿虽为奴婢,却是我长信宫的人。人死灯灭,臣妾本该随了宫中规矩,让郎统领全权处理;但人死为大,橙儿又服侍了臣妾这么久,臣妾不想了了处置,还请陛下施恩,准许暂时将她留在长信宫。”

自古以来,宫仆命贱,不说风光大葬,多数时候就连入土为安都是奢侈,不过随意运出宫去,往那乱葬岗上一抛,任由野狗啃食。

橙儿是我长信宫的人,我不想她死后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这便向慕元昊开口。

再就是我总觉得此事内藏蹊跷。

不管是谁所为,瞧朱庆这意思,郎千扈似乎是不愿我知道实情,那么不管将来查出些什么,我都不可能知晓真相,所以我必须留着橙儿的尸首。

慕元昊听了这话,眉头顿时皱的老高,伸手扶我道:“这哪儿行?死人身上阴气重,远儿还小,你又怀着孩子,不宜把她留在这儿,还是让郎千扈带出去处理的好。”

“是啊,娘娘,奴才也觉得不妥,正如皇上所说,橙儿姑娘已死,身上阴气重,把她留在这儿,没得会冲撞了您和小殿下!”

“我不信这些,我只知道,橙儿在我身边服侍。”

我反驳了朱庆,又含着泪花,可怜兮兮地向慕元昊开口:“求您了,皇上,臣妾知道分寸,臣妾只是想让自己心安一点,求皇上成全!”

慕元昊没再拒绝,起身朝外去了,走时,他摆了摆手,算是同意了我的请求。

“娘娘,落太医来了,就在外面候着。”

慕元昊刚走,玲风就隔着帘子在外说道。

我并无大碍,并不需要落青云,因而懒懒道:“你让他回去吧,我没事。”

“娘娘身子一贯虚弱,昨夜里还受了惊吓,怎么能没事?且臣昨晚给娘娘号过脉,您的脉象很不稳,还是让臣再给你瞧瞧的好。”

说着,落青云已经在玲风的引领下进了内殿。

落青云素来是个听话的人,霎然如此,没得叫我生出几分不悦,因而转眸向他,不悦开口:“落青云,你几时”

话到一半,我却噎住了,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为落青云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他仍旧穿着太监的衣服,只是将帽子摘掉了,双目含情定定看着我。

玉郎!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批侍卫严密把手,慕元昊还未走远,他、他居然混进了宫中!

我顿时惊起,连步向他走去,同样是定定地看着他。

玲风素来机灵,立即反身关上殿门,自行退到了寝殿门口,在旁的竹轩与落青云也识趣的退到了玲风身边。

“妡儿,你没事吧?”

玉郎温润的声音如乐音般飘入耳海,他略显粗糙的大掌缓缓抬起,印在我的脸颊上,满是担忧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本该在你身边的,都是我不好,是我没能护你周全,让你受惊了!”

“和你无关,玉郎,不要自责!”

我的泪水唰地一声冲了出来,仿佛像是崩溃的堤水,得到了宣泄的缺口。

“玉郎,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头扎进他的怀中,将连月的思念系数投入其中,“对不起,玉郎,都是我不好,是我任性,是我小心眼,是我错怪你了,是我害你担心了!”

“不,你能原谅我,你能让映雪过来找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他依旧温润如玉,对我总有前百般柔情。他宽大的臂膀紧紧将我箍在怀中,贴着我的耳畔喃喃道:“妡儿,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映雪跟我说你想见我的时候我有多高兴,你不知道得知此生你还会原谅我的时候我有多兴奋,妡儿,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害你困在这宫墙里,日夜饱受噩梦侵袭,对不起,对不起!”

他一顿愧悔之言,惹得我又是一阵热泪盈眶而出。

我从他怀中出来,抬眸看着他,扬手在他脸上轻轻滑过一道弧线,将他含在眼中的泪水拭去,摇头道:“我说了,和你无关,害我的人是傅玲,要杀我的人是乌孙崖,都与你无关!玉郎,不要再怪自己,也不要再将一切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好吗?”

“好,只要是你说的,什么都好。”

他慎重的点了点头,瞬而将我的双手捧在手心,对着它们呵了一口热气,再将我抱回床上,掖好被褥后方道:“昨晚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放心,只要我慕元朗还有一口气在,就没有人能伤害到你,伤害到你的孩子!”

“我知道。”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只要有他,哪怕天柱倾颓,也压不倒我的身上。所以才会在初见的那一刻,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恋上了他。

我反握住他的大手,满头忧郁道:“可我现在担心的不是我自己,也不是远儿,而是姝儿。玉郎,还记得昨晚咱们听见的话吗?”

“什么话?”

他全然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我便细细讲给他听,而后道:“慕容晔不是萧氏兄弟,他既说不会放弃姝儿,不会拱手相让,就绝对不会轻易言弃,玉郎,怎么办?”

“方才落青云告诉我了,说姝儿昨晚中了迷药,看来与慕容晔脱不了关系,但这里毕竟是皇宫,他慕容晔胆子再大,也不至于在皇城中将姝儿掳走,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能不担心吗?他都已经摸到我的宫里来了,还杀了人,我怎么能不担心?”

“你放心,此后我会安排人日夜保护你妹妹的安全,再不让她有任何闪失。至于慕容晔,他摸到你宫里不假,人”

玉郎顿了一顿,而后方道:“我已经瞧过了,橙儿死的蹊跷,虽然事发在那个点,我却认为未必是他慕容晔做的。”

“王爷,不是他还有谁?橙儿当时就在三小姐屋外,如果不是撞破了慕容晔,怎能被杀?”

玲风这时候给我抱了个汤婆子过来,便补了这么一句。

我亦道:“昨晚只有那黑衣人,若真是慕容晔,那橙儿定是他杀的。”

更何况朱庆对慕元昊说有眉目的时候不是鬼鬼祟祟的吗?若非凶手身份特殊,他朱庆用得着遮遮掩掩吗?

“妡儿,你没有杀过人,也没有接触过尸体,所以有的东西我说了你也不明白。”

玉郎虽这么说,仍却是对我细心解释:“若如你所说,橙儿是撞破慕容晔意欲对姝儿图谋不轨时被慕容晔情急所杀,那么慕容晔隔断她的喉咙也就是了,为何还要揭她半张脸?”

“这”

“慕容晔是狠心,但还不至于穷凶极恶,他做每件事都是有预谋有目的的,你明白吗?”

“不是慕容晔,那会是谁?”

“我也不知道,总之橙儿的死大有蹊跷。要么是她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要么就是她的身份”

“她的身份?”

“没错。”玉郎慎重的点头,问我道:“妡儿,你还记得颜如意的话吗?”

“哪句话?”

“那晚我带着你躲到她宫里时说的那句,她说长信宫绝对有鬼!”

“你是说橙儿她”我很快将前后之事联系在一起,若如意所言为真,玉郎所断不假,那么橙儿就是乌孙崖放在长信宫的内鬼,可是?

我仍旧不敢相信,道:“不会的,橙儿那丫头我虽接触不多,却也晓得是个老实人,决计不是做细作的料。”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妡儿,你终究见识少,不晓得人心险恶,她橙儿不是你从小带在身边的人,到底藏着什么心我们谁都不知道。虽然每回送进你宫里的人我都会让人摸清底子,但保不齐有些人藏得深,所以橙儿这件事仍旧需要追查下去。”

许是怕吓住我,他又柔缓说道:“你也别怕,我还只是推断,一切还得等我查明白了再说。”

“谢谢你,玉郎!”

此时此刻,除了这声谢谢,我当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话能表达满心安然。

我嘴角露出一抹安心的微笑,扬起脑袋在他唇上轻轻印上一吻,“玉郎,如果没有你,或许我早就死了吧!这见不得人的深宫阴暗,哪里是我一个弱女子能应付的?”

“妡儿,不要对我说谢谢,因为我不需要你的谢谢!我只想你能够平安,我只想在我想你的时候能够见到你!”

只想我能够平安,只想想我的时候能见到我,多么简单的愿望,却教我无由又是一股心酸。

情不自禁正要往他怀中靠去,却听殿外阮怀恩尖锐的声音陡然一声传来:“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她怎么会过来?”

我心慌不已,玲风更是急得六神无主,慌乱道:“遭了遭了,皇后怎么会过来?她不是一向不来这长信宫的吗?殿外都是侍卫,又是晴天白日的,这要是被她发现,王爷和小姐可就完了!”

玉郎倒还冷静,起身道:“不用怕,我穿的是太监的衣服,随着落青云蒙混出去就是了。”

“不行,皇后对王爷并不陌生,若是此刻出门被她撞见,很有可能会被她认出来!”

竹轩疾步走过来,对我二人说着。

“娘娘,王爷不能这么混出去,毕竟、毕竟您也看出来了,自小殿下出生后皇后娘娘对咱们长信宫更加逼得紧了,不久前您还和她大吵了一架。若是这把柄攥在她手中,即便顾着兰家的缘故不揭发您,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您!”

“这不行那不行,姑姑,那你倒是说说,怎么办才好?皇后眼瞅着就要进来了,咱们总不至于变个戏法,能把王爷变出去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120回、惨死婢 返回《兰妃传》目录 下一章:第122回、涛江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