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铁血柔情

文/落雨初霞
本章字数:6154 兰妃传txt下载

事关太子,涉及江山,以及她兰伊春一生最关乎的权术,皇后终究不敢冒险,灰溜溜敛了怒气愤愤离开。

毕竟现如今太子哥哥处境不佳,多一个劲敌远比少一个麻烦来的好。

更何况,她那样一个多疑多思、阴险狡诈之辈,她这一生,除了最疼的太子哥哥,只怕谁也不会相信,所以绝对不会怀疑我转投他人麾下的言语。

只是她这一走,我是耳根子清净了,阮怀恩却未必能得自在。

映容晚间来报,说是兰伊春回宫不久,阮怀恩就被叫去了凤仪宫。具体说些什么不甚清楚,只晓得回来时似乎带着一身的伤。

我只装作不知,也不许她们过问,权当此事从未发生。

近来多事,加上橙儿之死,更叫我一颗心悬了起来。未免再有不测,便将远儿与姝儿都搬到我寝殿一同居住。

一来在我眼皮子底下,求个心安;二来大家伙一处,也好有个照应。

只是,我才刚下令不久,代月却跑回来对我说姝儿不在房内,叫我好一顿心急。忙赶着遣人四处寻找,生怕迟了一步,叫那慕容晔钻了空子。

却不知,此时此刻,那个傻丫头竟自己傻乎乎跑去了慕容晔落脚的地方。

一进殿中,也不敲门,也不叫唤,哐啷一声将门推开,鼓着气呼呼的小脸怒问:“你为什么要杀人?你为什么要害我二姐?你已经害死了我大哥哥,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二姐?”

“兰姑娘!”慕容晔当时正在换药,半个雄浑的膀子皆露在外头。见是姝儿,立即眼放精光,喜不自禁,舌头都有些打颤,嗖地一声跳起来冲到跟前,想将姝儿搂进怀中。

却见姝儿见了他的光膀子,羞得直转过身去,害怕道:“你、你不要过来!你穿上衣服!”

“好好好,我穿上衣服!”

慕容晔喜滋滋地笑着,也不再管顾臂膀上的伤,连忙穿好衣衫,扬手将侍立的孙潜退下,绕到姝儿跟前,抓着她笑呵呵道:“兰姝!你来找我了!你居然来找我了!”

姝儿后来与我提及慕容晔那时的反应时,我都摸了一额头的汗。诡诈如他,狡猾如他,原来在情爱前头,在爱人跟前,却也如此天真淳朴,洁净的不杂一丝污痕。

“兰姝,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好想你!你可知道,自那日之后,我就再也忘不了你的样子,忘不了你的声音,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都是你的模样!甚至于有一次,我竟误把兰妡当做是你!”

“兰姝,我喜欢你,我想娶你回宫,我想让你一辈子陪着我!兰姝,不要嫁给秦庭玉,嫁给我,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你将会是我的皇后,你将会是大燕帝国唯一的女主人,你将”

慕容晔兴奋地将一腔热情倾吐给姝儿听时,姝儿却不耐烦地打断他。

她将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正色道:“太子殿下,我不知道自己一时的无心之举会让你产生这样的误会,现在,当着你的面,我澄清一次,当时救你,只是因为看你受伤,看你可怜!”

“不”

“太子殿下,我爱的人是庭玉!这辈子,我只想跟他厮守终身!我”

慕容晔殇然一声,望着姝儿痴痴道:“兰姝,这不是真的!秦庭玉他哪里有我好?你只是在恨我对不对?你在恨我当年害死了你的大哥?”

“是,也不是!太子殿下!承蒙错爱,兰姝感激不尽,但我不爱皇后之位,也不爱什么江山!我只爱我的家人,我只在乎我家人的安危!但当年,你害死了我的大哥,现在,求求你高抬贵手,不要再来伤害我姐姐!她很可怜,你不要害她!”

“我没有害兰妡!”

“你撒谎!我知道昨晚那个人是你,我也听姐姐和王说了,就是你,是你妄图将我掳走,是你杀了橙儿!太子殿下,你身上有伤,难道这还不足说明问题吗?”

姝儿后退了几步,含泪指着慕容晔还被鲜血湿润的衣衫。

慕容晔却急辩道:“不,不是这样的,昨晚我的确去过长信宫,也的确去过你的寝殿,但我没有杀人!我只是想将你带走!兰姝,你相信我!”

“我不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太子殿下,你走吧,不要再来大梁,更不要来打搅我的生活,趁现在还早,回燕国好好做你的皇帝去吧!”

姝儿说罢就要离开,手腕却被慕容晔忽地抓住,他急嚷着出声:“不!我不走!兰姝,我爱你,从那一眼开始,我就爱惨了你!身为北燕太子,我慕容晔身边从来不乏美女,可是自打见了你之后,随他怎么漂亮的女人在我眼中都不过是一堆皮囊!兰姝,你不能这么残忍,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从未想过残忍对待任何人,太子殿下,是你误入歧途了!你我本就是陌路人,不该相遇,更不该相识!今日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不要再去打扰我姐姐的生活,若是殿下不听,兰姝只好以命相搏!”

姝儿甩开慕容晔,果决地抬步离开。

却见慕容晔发疯一般从后环抱住她:“不!不要走!不要这样对我!兰姝,我没有害你姐姐,长信宫另有高手暗藏,橙儿不是我杀的,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我自己也是被那暗藏之人所伤!”

“放开我!”姝儿不予理会,恼羞成怒地说道。

慕容晔却不肯撒手,他仍旧紧紧锁着姝儿,贴着她的后背嗅着她的发香,“兰姝,从前三十二,我以为帝位江山是一切,所以我费尽心思,挖空脑袋想要一统天下。我不怕死,也不怕疼,我怕的是一事无成,就这么白白人世走一遭!”

“慕容晔!”姝儿娇小的身子如何敌得过慕容晔的粗大臂膀,几番挣扎终究还是枉然。

只听得慕容晔将头埋在她的肩头:“兰姝,可是自打见了你之后,我才发现我错了,什么帝位江山、什么锦绣辉煌,与你比起来都微不足道!兰姝,我慕容晔现在什么也不怕,唯独怕失去你!求你了!不要这么对我,我真的没有想要伤害你姐姐,想要伤害你姐姐的另有其人!”

“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是你搪塞我的话!姐姐宫里就那么几个人,不可能是别人的!”姝儿气愤说完,狠心一脚跺在慕容晔脚背,趁他吃痛时慌张地跑了。

却不想会与迎面赶来的乌孙崖撞个正着,“兰妡!”

姝儿回忆说,乌孙崖当时见她,第一眼就发出狠绝的光芒,立即掐住了她的咽喉恶狠狠道:“兰妡,你个贱人!敢谋害我,我今天就送你上西天!”

“乌孙崖,你放开她!”彼时,慕容晔闻声赶来出来,一见着乌孙崖掐住了姝儿,连忙喝止:“乌孙崖,她不是兰妡!你给本宫放开她!”

“慕容晔?”乌孙崖瞅瞅慕容晔,又看看手中掐着的姝儿,忽而哼笑,“原来是兰三小姐,这就更加好办了!兰妡那贱人勾结颜如意暗中加害于我,我正想着该怎么向殿下讨要解药,结果兰三小姐自己就送上门了!”

“敬妃娘娘,你胡说什么?我姐姐从来心地善良,怎会害你?”

姝儿已经被她掐的喘不上气,却还不忘为我辩解。

乌孙崖低首一瞅,随后哦了一声,哼哧道:“心地善良?兰姝,你是真傻呀还是瞎了?若说我乌孙崖是恶人,你姐姐兰妡可就是大魔头了,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你胡说!我姐姐从未害你,敬妃娘娘,你这么冤枉她是何道理?”

姝儿还在急赤白脸与乌孙崖争辩,却见乌孙崖笑得更加肆虐,她别样的眸子看看姝儿,又瞅着紧张到无法呼吸的慕容晔,“慕容晔,你听见了吗?这丫头说我在冤枉兰妡!你也算是和兰妡打过交道的,你说说看,兰妡那贱货有多阴毒、多卑鄙!”

“不许你这么说我姐姐!敬妃娘娘,我敬你是一宫娘娘,并未出言无状,你怎好一直恶语相加?”

“我恶语相加?”乌孙崖笑得更加收不住,只是似乎是药性发作了,大笑中带着一丝狰狞,而后望着不知所措的慕容晔:“慕容晔,真没想到,你也算是纵横天下几十年的铮铮铁骨,居然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傻瓜!真是悲哀至极!”

“本宫之事轮不到你管!乌孙崖,你再不放开她,我会叫你死无全尸!”慕容晔脸上怒气已经如怒涛翻腾,阴鸷的目光紧锁着乌孙崖落在姝儿脖子上的手,锐利如锋刃,只差不能一剑斩之。

“我还没那个心思管!”乌孙崖松了几分力道,对慕容晔飘过去一个诡诈的眼神,“太医说我身中留魂香剧毒,无药可救,慕容晔,我想你应该是有解药的,对吗?”

“留魂香?”姝儿喃喃一声,却换来乌孙崖又一阵冷笑。

“是,留魂香,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兰姝兰三小姐,你口中心地善良的姐姐兰妡借着比武的机会,窜通颜如意对我下毒!这下该清楚了吧?”

“你胡说,我姐姐养在深闺,根本不通岐黄,这什么留魂香更是不懂,怎能联合贵嫔娘娘害你?分明是你诬陷她!”

姝儿仍是争辩,乌孙崖却不再理她,骂了一句白痴,而后与慕容晔交涉:“慕容晔,怎么样?用你心上人的命换一剂解药,这买卖可划算!”

“废话少说,放了她,我自会给你解药!”

慕容晔周身泛着森冷的地狱气息,乌孙崖却道:“不,我得先见着解药!”

“先放人,再给解药!”

“先给解药再放人!”

“乌孙崖,你找死!”

慕容晔说着就要跃将起来攻击乌孙崖,却见乌孙崖早一步狠狠掐住姝儿咽喉,威胁着慕容晔道:“太子殿下,您可想好了!”

“住手!”慕容晔立即收招,咆哮似的冲着乌孙崖怒吼,而后从怀中掏出一小瓷瓶,扬手向乌孙崖扔去,并在乌孙崖抬手接药的瞬间迅猛出击,一手搂住姝儿纤腰,一掌向乌孙崖横劈过去。

乌孙崖反应敏捷,立即扭身躲避。无奈慕容晔却不肯作罢,方稳姝儿后当即纵身上前,与乌孙崖大战起来。

乌孙崖身手本不敌慕容晔,加上留魂香的缘故,更是力不从心,没几下就败在慕容晔手下。

就在慕容晔欲要一掌了结了她时,姝儿竟上前傻乎乎抱住慕容晔的胳膊,摇头哀求:“不要杀她!”

“兰姝!她刚才可是想要了你的命!”

“我知道,可是”姝儿看看乌孙崖,又看看慕容晔,“就当是我求你,不要杀她!”

慕容晔受不住姝儿的央求,最终还是放了乌孙崖,却在乌孙崖走后丢下一句冷冷的话,“再让她蹦跶几天!”

姝儿不解,回来后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并问:“姐,你说他会不会再去找敬妃的麻烦,或者说直接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补充:2017.5.16 返回《兰妃传》目录 下一章:第124回、菩萨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