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回、菩萨心

文/落雨初霞
本章字数:5747 兰妃传txt下载

慕容晔是否会找乌孙崖的麻烦我不知道,也根本不会在乎。

他与乌孙崖二人一个狠厉一个阴险,皆属豺狼虎豹之辈,互相攀咬正合我意。我所忧者乃姝儿所述暗藏之人。

慕容晔虽不可信,但依姝儿所陈,我倒丝毫不怀疑他的话。如此说来橙儿确非他所杀,长信宫中的的确确暗藏内鬼。

内鬼,乌孙崖

我手捻棋子,上上下下游思不定,含含糊糊地回着姝儿:“慕容晔却是不会轻易饶人之人,不过此乃大梁皇宫,他一个外邦皇子,应该不至于公然行凶。依我看,顶多也就在他所给解药中坐坐手脚。”

“二姐,你是什么意思?”

姝儿睁着一双净美的纯澈眸子,眨巴眨巴看向我。

“三小姐,您还不明白吗?敬妃以您为要挟,逼迫慕容殿下交出解药,那慕容殿下原不是好惹之人,能甘心情愿给她解药?”

代月搁下手头活计,将手搭在姝儿手上,带着温和的笑道:“三小姐,依奴婢看慕容殿下所给解药要么根本不是解药,要么服用有其他要求,一旦方法用错,便会反行其效,取人性命!”

代月知我怨恨慕容晔,寻常并不会称之为慕容殿下。此时,不过是顺着姝儿的口吻,给他慕容晔一个脸面罢了。

“什么!”姝儿惊声而起,满目忧色摆在精巧的小脸上,“姐,代月姐姐说的可是真的?”

我微微垂眼,以示认同,却道:“姝儿,由得他去吧,乌孙崖并非善类,才刚还要杀你,别管了。”

之所以如是说,是因为我太了解这妹妹,这秉性纯良、不染尘俗的傻妹妹。可是还不等我说完,那丫头已经呼啦啦跑了出去,我忙问她:“姝儿,你做什么去?”

“姐,敬妃虽然对我不仁,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我找慕容晔要解药去!”

“姝儿!姝儿!你慢着,你”

空中,回荡着姝儿的嗓音,却已不见了她的影子。

我无奈摇头,赶忙催着代月去找映容跟着姝儿,以保她安全。旁的却也不想多说,只是隐隐间,更添几许愁绪。

姝儿这性格,他日入了秦府,若是秦庭玉日日伴在左右倒也罢了。可秦庭玉是戎将出身,如今四邻邦国互争天下,秦庭玉势必常年驻守在外,届时姝儿独处秦府,左一个秦妱、右一个秦嬅,姝儿该当如何应付?

还有那暗藏者究竟是谁?

我虽不懂武功,慕容晔的身手却也算是亲眼见过,那暗藏之人能在短短时间之内杀了橙儿,还打伤慕容晔,便是映容映雪也做不到吧?

可我长信宫拢共就这么几个人:竹轩,玲风、书玉、代月、映容、映雪、兰芝、巧儿、紫儿;阮怀恩、盛末和李子。

竹轩、玲风、代月、书玉自是不会,更不懂得功夫;映雪、映容是玉郎安排进来的人,也信得过,剩下的便只有兰芝、巧儿、紫儿、阮怀恩、盛末和小李子。

巧儿一向叽叽喳喳,藏不住事不,知人知面不知心,未防不测,我仍是暗暗交代映雪偷偷试一试他们的身手。

可这一番试探下来,竟没有一个懂拳脚的,更叫我顿时郁积了无数愁云。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我这一摊子烂事还没解决,外头就传来闲言。

说是秦妱有言,秦府之前已经为秦庭玉定好一门亲事,只是未曾下聘,如今有皇上允诺,不敢推了兰家亲事,所以只好委屈了姝儿,入府为小

我当即勃然大怒,不仅将桌子掀了,茶盏欧盖也砸了不少。

这秦家,真真欺人太甚!太目中无人!

你秦家虽为驸马府,我兰家却也不是吃素的。且不说我与姐姐,就是爹爹武国公的身份,我兰家的女儿也绝不能去她秦家做小。

“娘娘,您消消气,您的身子还没大好,切不可动怒!”

竹轩忧急相加,忙扶着劝我坐下,一面向奏报的玲风使眼色。可我哪里还有心思坐下,忙问她:“姝儿呢?可知道此事?”

“三小姐和书玉陪着小殿下在院里玩,怕是还不知道,这要是知道了,岂不是要”

竹轩话说一半,仰首往院里瞅了眼,跟着叹出一声。

“娘娘,如今光景,得您先沉得住气!萧氏兄弟、北燕太子一个也没离开,中宫还坐着一位虎视眈眈的皇后,多少人正等着这机会呢,这时候您要是沉不住气,谁来为三小姐谋算?”

“是啊,小姐,依奴婢看这事秦少将军定是不知道的,还有长乐长公主,她一向疼爱少将军,定不会跳出来为难自己个的儿子。如今秦嬅已经出嫁,长公主身子不好不抵事,整个驸马府都是秦妱在掌控,此事多半是她撺掇出来的!”

玲风也过来扶我,跟着分析了一番。

秦妱!

秦妱!

我反反复复念着这个名字,而后问道:“有何办法可以见她一次?”

她今年二十有四,与予哥哥同岁,思慕予哥哥多年,却一直未能如愿嫁入洛王府为妃,算是个彻头彻尾的老姑娘了。

起初我与予哥哥之事经孟依梅暗手操控,在京中闹得沸沸扬扬,秦妱不可能不知。更何况,当初皇后安排二人成婚,予哥哥直打着我的名头毁了这桩婚事,秦妱又怎可能不记恨在心?

她此时来此一招,其意已昭然若揭。

而我的姝儿纯善,从来不会违逆长辈,若秦家不肯,她定不会强逼,而会选择咽泪吞声,独自关门,在无人处苦偿甘苦。

一想到她日后暗自垂泪的模样我心中便百般不是滋味。

我自己也就罢了,这几年这双手沾了多少血、算计过多少人我自己都糊涂了,活该有这样的运命。

可我的姝儿做错了什么?她禀性纯良犹如漫天飞雪,不染尘埃,为何要背负和我一样的宿命?

不,我不能答应,更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踏入我这样悲哀的宿命。我要争,为姝儿争,也为了自己当年没曾实现的愿望争一争。

解铃还须系铃人,秦妱所怨之人莫不是我,此时此刻,为了姝儿终身幸福,我怎么着也得见她秦妱一次。

秦妱是皇帝慕元昊的外甥女,入宫本非难事,只是她对我存有芥蒂,应该不会遂我之意入宫相见。

如是,想要见她一面,唯有从别处想办法。

好在京城外有个慈恩寺,那是皇家专属寺院,皇族帝室每每祝祷祈福都会来此。

打听到秦妱每月廿二日会去寺中上香,我便借为腹中胎儿请愿上香之名,要上慈恩寺一趟。

慕元昊倒没多想,很快答应了此事。只是不放心我一人前往,交代如意随行。

慕容晔与萧氏兄弟皆在宫中,外加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乌孙崖,我并不放心将姝儿一人搁在宫中,便要姐姐入宫一趟,将她带去了庆王府。

至于远儿,我已交代书玉将他抱到赵太后处。阖宫上下,再没有比太后处更安全的地方。

廿二日晴空万里,奕奕光辉映着消融未化的积雪,直晃的人眼睛不能睁开。慈恩寺本在京郊峰顶,山风越渐大些,待到上山后更显寒意连绵。

才刚上香完毕起身,却又因寒意未全消退而站立不稳与身旁小尼姑撞个正着,竹轩立即斥道:“你怎么做事的?怎的这样不小心?这可是兰妃娘娘,若是有个好歹仔细你”

小尼姑听闻脸色旋即大变,跪下叩头道:“娘娘,对不起,对不起,小尼、小尼不是故意冲撞您的,小尼只是、只是一时没注意,所以、所以”

小尼姑已经吓得说不出,如意却忽然吼道:“对不起就够了?你这没眼力劲的东西,还不给我速速滚开!”

“姐姐,你不要不怪她,是我自己不小心。”我微微一笑,旋即伸手扶起那地上跪的小尼姑,对她宽和笑道:“不用紧张,快起来,这位是宫里的和贵嫔娘娘,说话虽然有些凶,人却是极好的。”

我原以为寺庙中的姑子不过尔尔,谁曾想那姑子抬起头来之时竟叫我有种错觉。

她婉约姿容虽说不上倾国倾城,却也足以用明丽动人来形容,只可惜了青葱岁月,似水年华,竟要托付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而如意向来是淡若秋水的性格,今日这番却是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之所以如此许是顾念我腹中孩子吧。

姑子见我微笑,紧绷的容颜也缓缓松弛,从我手中抽回双手,垂头怯生生道:“多谢娘娘宽容大德,我佛慈悲,定会保佑娘娘您福寿绵长。”

“娘娘不怪你那是你的造化,还杵在这儿做什么?赶紧滚下去,别在这儿让本宫看着头疼。”

如意脸色越渐难看,恨不能将那姑子给踹下去,倒教我更多思虑。

“姐姐”

如意并不肯听我的话,狠狠抛给那姑子一个厉害眼色,直至逼着她退下才对我道:“一番劳顿你也累了,不如先随寺里的师父去禅房歇歇。”

“不必,难得出来一趟,我还想在这儿转转,如意你若累了便去歇歇。”

“也好,那你自己小心些。”如意说罢又对玲风、代月道:“你们俩个好好伺候着你主子。”

她并非喜欢多言之人,略略交代几句便同位老姑子走了,我自然也不会闲着,转眼就朝秦妱暂歇之处去了。

只是刚才那小尼姑,回想起来,怎么竟觉得有些眼熟,竟像是在哪儿见过一样,可究竟在哪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123章、铁血柔情 返回《兰妃传》目录 下一章:第125回、秦兰初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