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挑拨是非

文/落雨初霞
本章字数:4245 兰妃传txt下载

 我不知姝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她因何要放弃自己的爱情。

我只知道那段时间她很恨我,更从不亲近与我;我只知道那段时间秦庭玉几乎崩溃,更没日没夜地酗酒成瘾;我知道得知消息的慕容晔暴跳如雷,几番蠢蠢欲动。

饶是如此,姝儿仍然未改其心意,依旧要嫁入东宫。

一时间我有些心灰意冷,更无比愧疚,恍然觉得乏了、累了,更不想理会这吵吵嚷嚷、纷纷繁繁的红尘俗事。

终日像个缩头乌龟一般躲在长信宫中,或陪远儿玩笑,或与玲风她们闲聊几句,总之总也打不起精神,就连傅玲与乌孙崖的仇恨也暂时抛却脑后,更别提去查乌孙崖得到的解药究竟有没有用,更别提追查橙儿被杀一案的元凶。

她们几个瞧着,免不了为我心疼,不时劝我想开些,说什么主意是三小姐自己拿的,怨不得我。

我不过勉强笑笑,并不答话。

期间玉郎时常会趁着暗夜摸过来,或陪我说些散心的话,或拥着我的身子哄我睡个踏实觉,总之在尽他最大的努力派遣我心里的苦闷。

也亏得有他,我才熬了过来。

等到姝儿出家那天,我本想要去送的,可玉郎却对我说,今朝多事,他没多余的精力保护我,让我待在宫中不要出门,他自会保姝儿安然无虞。

他的话我不是全然明了,却也清楚几分。左不过是北燕太子慕容晔,那厮心里兜着姝儿,又争强好胜,怎会如此作罢

这段时间兰府内外混杂着爹爹、兄长兰礼、姐夫庆王以及玉郎的人,他慕容晔就是想掳走姝儿也没有机会。等到了东宫更是守卫森严,他想对姝儿做些什么更无从下手。所以此贼必将趁着姝儿出嫁的机会,大行其事。

果不出我所料,姝儿出嫁当天慕容晔果真出现了。不幸的是尽管兄长和玉郎等再三防护,慕容晔还是劫走了姝儿。

那时我的心都紧紧绞在了一起。

倒不是担心姝儿会受苦,毕竟慕容晔那贼人虽不是个东西,对姝儿却非一般,有他在,姝儿非但不会受任何苦楚,还会被他捧在手心里呵护。

我所忧者乃是姝儿的声誉,乃是我家中年迈的父母双亲,不晓得二老得知小女儿出嫁当天被人劫走的消息如何受得住

那一日我神思不宁,来回在殿中踱步,待坐立不安地熬到黄昏时,终于传来消息,说是兄长与姐夫已经救回姝儿,此刻人正往东宫送。

兄长与姐夫

兄长在军中任职,身手、人脉都是有的,但比之一方枭雄慕容晔,怕是尚欠火候;至于姐夫,他是个闲散多年的清净散人,就算有些手段,也难敌慕容晔。

这其中怕是玉郎从中周旋了。毕竟朝堂之中、江湖之上,只要他振臂一挥,影从者定然不计其数。

姝儿入东宫一事已然定音,至于一心思慕姝儿的秦庭玉如何死去活来,如何自暴自弃,又如何与家人反目的琐碎事我已无心再去关注,就算平日里听丫头们闲聊,也从不过问。

毕竟于我而言他秦庭玉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外人,他的死活与我无关,更不会花心思去关注。

我要做的是尽最大可能保护好我的姝儿,不让她在东宫那群狼环视的地方遭受半分苦楚。

为此我找过太子哥哥,要他务必确保姝儿此生无虞;更与长姐和玉郎暗中商量,悄悄地为她在东宫布置好了一切,尤其是她身边服侍之人。

至此,姝儿之事告一段落。

转眼春消殆尽,夏婉、玲珑和我的胎儿月份也逐渐大了。前番多事,玲珑身上又多不便,是以我们来往疏了不少,现下得了空,才得机会多去她的秋澜殿走动走动。

多时未曾关注,现下一来,我才恍然顿悟当年慕元昊为何会为了玲珑下那样的狠心。因为他爱玲珑,不是嘴里随随便便的一个字,而是发于心、困于情的那种爱。

当初一时之怒,慕元昊命人毁了秋澜殿大半常青树,而今,阖宫之内却已遍植苍翠,且一草一木、一景一物,无不别出心裁,用尽心思。

这般工程,想来除了慕元昊下令,旁人无人敢善做此主张。毕竟那是梁朝罪臣六王之爱,也是当今圣上毕生之恨。

恰逢春意阑珊,远远望过去,当真恍如置身山海之中,好生忘俗。

再往里去,是秋澜殿正殿,殿内并不见奢华,却极度讲究,每一处细节,似乎都迎合着玲珑的喜好改建过。

此时銮驾已去,屋里头没有旁人,只有玲珑、如意、史姐姐和薛旸。

姐妹们正说着话,见我过来,忙与我打招呼,薛旸更起身给我让座。

我快手按住她,微微一笑后在史姐姐身边坐下,接过彩凤奉上的热茶轻抿一口,随后搁置在桌上,仔仔细细瞅了瞅玲珑的脸色,忽而有些担心,握住了她的手问她“怎么回事这些日子不见,怎的脸色这般难看”

“一直都是这样,不必大惊小怪。”玲珑淡声说着,又问了问姝儿的情形,随后哀叹一声,沉声说道,“这人世没有回头路可走,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但愿那孩子将来不会为今日的举动后悔。”

“谁说不是呢遇见个知冷知热的人不容易,更别说秦庭玉那样一个痴情种,可惜呀”史姐姐跟着感叹一番,却见如意频频向她使眼色。

史姐姐是个伶俐人,自然明白如意是何意思,忙转换话题,问我道“怎么不把小清远带过来许多天不见小东西,我可真是想得紧呢”

“是呢,我也好些天没见着小家伙了,应该又长大了不少吧”提及清远,玲珑脸上寂寞之色渐淡,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温情。

我遂而说道“原是怕远儿闹腾,抱过来扰了姐姐清净。既然两位姐姐想他,我叫书玉抱过来就是。”语毕,对随行的竹轩点点头。

竹轩明了,微微福身退了下去,不多时,便和书玉一起将远儿抱了过来。

远儿已经八个月大,虽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但能认人,见了玲珑和史姐姐,一个劲地撒欢讨抱,薛旸逗他时,他也嘻嘻地扑向薛旸,总归十分可爱,尤其那软萌萌却又站立不稳的小身子更给大家伙添了无尽的欢声笑语。

如意本不喜欢娃娃,但见大家都和远儿玩的欢,也便凑上前引他,谁知小家伙非但没笑,反而突然绷紧了小脸。

如意不服气,干脆直接伸手上前去抱他,远儿瞅着,顿时大哭出声,往我怀里钻,咿咿呀呀的不知道想表达些什么。

这可把如意气得够呛,手轻戳着远儿的小脑袋气呼呼地骂出声“你个不识好歹的混账小东西,这么不给老娘面子,要不是见你这么可爱,老娘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哪里还会拉下面子去逗你,你他娘的居然敢给我摔脸子”

她这一戳,远儿哭得越加厉害,小脑袋彻底埋进了我的心窝。

史姐姐看着心疼,便责备如意,说道“行了行了,你多大,他多大跟个孩子计较,不幼稚吗再说了,你这凶巴巴的样子,不吓着他才怪。”

“是呢如意,孩子可不比大人,他们不懂那些弯弯绕,你要真想跟他玩,就得先让他接受你。”

玲珑饶有道理地说着,已将远儿从我怀里抱了过去,又命彩凤取了些玩物来哄他,“远儿乖,咱大人有大量,不跟凶巴巴的颜母妃计较,来,玉母妃教你玩这个,不哭了,啊,乖,不哭了”

远儿对玲珑本就亲近,她这么一哄也便止了哭声。一旁的如意瞅着,气得咬牙,孩子气地说道“这么邪门我就不信了,等哪天我得了空,非得抱过来好好教训教训这小东西不可,看看是他厉害还是我厉害。”

她这话一出,殿内所有人顿时惊愕地看着她,书玉与史姐姐更像看待怪物一样,自动与她拉开了些距离,顺势阻挡在她和清远之间,生怕她真会犯浑去教训清远。

史姐姐更说“你要撒泼到别处去,若是伤了我干儿子一根毫发,仔细我与你拼命”

“干儿子”颜如意呢喃一声,随后指着史姐姐大骂,“史婷落,你要不要脸人家几时认了你这干妈”

“几时认的和你没关系。我还就告诉你,我不仅要做远儿的干妈,就连玉姐姐和兰妹妹肚子里的孩子我也要做他们的干妈,你这泼皮要是敢对孩子们耍无赖,我定不与你善罢甘休”

史姐姐这话当时听着,不过当是姐妹间随便说说的一句玩笑话。

谁料他年她竟为了我的孩子,生生搭下去这一世荣华,和她自己的性命。

因玲珑身子骨不好,我和如意略微坐了坐就各自回宫去了。

回宫途中,我本是沉着心思想事情,谁料竹轩忽而扯了扯我的衣袖,并低低说了一句“娘娘,贞妃。”

“贞妃”我刚喃声,夏婉已经在我面前站定,笑意盈盈说道,“兰妃好兴致,这是打哪儿来”

她身上那种香味已经没了,因为有孕在身的缘故,也不见怎么精致打扮,只是梳了个普通的妆容,头上除了凤钗之外只略微别了几个珠翠。

看得出她不是个不谙世事之人,她知道如何保养胎儿。

只是奇怪的是,她虽这般小心,但气色看上去并不怎么好。相比较玲珑那种虚,眼前的夏婉更显得、显得有些怪异。

具体哪儿怪异我也说不上,但比起我这个孕妇,她那种气色看起来就有点让人不安。

我百思不解,顺势瞄了一眼她的小腹。因比我和玲珑先怀孕一段时间,夏婉的小腹明显比我俩大了不少,看那隆起的程度,少说也有五六个月。

“不过随便走动走动活络一下筋骨,贞妃姐姐呢这是要去哪儿”

我说话之时,书玉已经警惕地抱着远儿后退,映容和竹轩则挡在我跟前,生怕夏婉会对我做出什么不利之事。

夏婉自是瞧见了,却又不说破,只冷冷笑了一声“本宫也只是四处走动走动,活络活络筋骨。”

“既如此,妹妹就不耽搁了。远儿困了,妹妹我还要带他回去休息。”我不打算和她多说,随便行了个礼就要动身离开。

夏婉却道“妹妹何必这么急着走没听说吗宫中近来可有传闻,东方心宿三星近来前星暗淡,后宿闪烁,时下时有人传此乃东宫易主之兆如今秋澜殿正盛,按皇上的意思,这易主之人怕是”

她的意思很明显,便是代替太子哥哥的是秋澜殿玲珑的孩子。

可笑

这是将我的军还是套我的话

抑或说搬弄是非,挑拨我和玲珑的关系

我怎能如她所愿

故而不等夏婉把话说完,我已径自劫了她的话,“妹妹不懂星宿,更无法揣测圣意。皇上最讨厌搬弄是非,贞妃姐姐,妹妹好心提醒您,这些话可千万不要再说了,仔细有人之人加以利用。”

(快捷键 ←)上一章:第128章、生嫌隙 返回《兰妃传》目录 下一章:第129章、挑拨是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