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多年前

文/锦络
本章字数:3724 一世明月txt下载

江南的五月夜,雷鸣电闪。

碧落山庄的主人的卧房里依旧燃着几支烛火。

暴雨狂风摧打着门扉,窗户被风吹得嗒嗒作响。

屋里的雕花大床上,一女子撑起身子靠着床头,青丝如瀑般垂在胸前,她看了看窗,一双眸子如井水般无一丝波澜。

“轰”

一记惊雷伴着刺目的闪电落下,女子皱了皱眉,“清浅。”

“夫人,可是被雷惊着了?”守在外间的一绿衣女子打起珠帘便守在了床上女子的身前。

那女子淡淡的吩咐道:“去冰室,她怕打雷,我去陪着她。”

清浅蓦地红了眼眶,转身推过安放在床尾边上的沉香木轮椅,轻轻的扶着床上的女子坐到了轮椅上。

女子看看她那毫无知觉的双腿,对清浅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清浅摇摇头,推着女子进了一间密室。

满屋子的冰,一室的凉。

屋子里唯有一张冰床,那里,安睡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

女子看着女孩,目光一柔,嘴角扬起一缕柔柔的笑意。

清浅红着眼,拿出一件白狐斗篷披在了女子身上,看了冰床上的孩子一眼,便退了出去。

女子控制着轮椅行向冰床,目光慈爱的看着小女孩,她的手抚摸着小女孩的眉眼,“娘知道你最怕打雷,所以来陪陪你。”

女子靠在冰床上,头抵着小女孩的额角,眼里闪过多年前的一幕一幕,清晰的温柔,刺骨的疼痛……

还有那个从容温柔的身影,记忆里,他总是淡然闲适的,嘴角时常挂着浅浅的笑意。

记忆里,他待她极好。

记忆里,他伤她至深。

………………

自古帝王,后宫佳丽三千,能得宠不衰者,寥寥无几。

然,成化皇帝朱见深的贵妃万氏例外,皇后因她被废,众多妃嫔因她而死,被她打入冷宫者不知凡几。

万氏闺名万贞儿,年长成化皇帝十七岁,曾产下一子,未取名便夭折,自此后宫中但凡嫔妃有孕者,或死或小产。即便侥幸产下,亦是一个病弱早夭的结局。

后宫中人人皆知凶手是谁,却无人敢言。

如此种种,那万人之上的君主从不曾对她斥责一句,且,若非当朝太后阻止,立万氏为后的诏书恐怕已经公布了天下。

万氏承宠多年,荣宠只盛不衰。

成化六年,夏。

绿瓦高墙,红楼玉宇的皇宫中有一国之君朱见深,有专宠后宫的万贵妃,更有被打入冷宫的西宫纪淑妃。

炎炎夏日,陈旧的和风院中,一名身怀六甲的女子靠窗而坐,手里拿着一本诗经,微笑的翻阅着,时而轻声念出,时而浅浅沉默,而每每此时,她的双手都会在腹上轻抚,温声低语。

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形成一片片光晕,婉约,静好。

蓦地,秀眉紧皱,女子却是幸福的笑了笑:“你这是要出来了呢…”

成化六年七月初三,一名婴孩降生西宫和风院,姓朱名佑樘!

夜,风雨交加,和风院中传来阵阵的抽泣声,一女子白衣如雪,淡漠的抚着怀中婴孩的小脸,对一旁哭泣的侍女道:“别哭了南月,你还是带着小溪宁回吴皇后那儿吧,她虽然已被废,但至少万贵妃不敢对她下手。这半年来多谢你跟小溪宁的陪伴,今日,我儿若能逃此劫难,我必不会叫他忘了你周南月这半年的哺育之恩,这里…不管结果如何,你以后莫来了。”

周南月放下怀中抱着的女儿,狠狠的跪在白衣女子身后,连续磕了三个响头悲戚道:“淑妃娘娘,南月自半年前奉吴皇后之命来侍候您与小皇子时,便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南月不怕死,无论如何我都要留下来陪你。”

白衣女子神色疲惫,略显无奈的道:“莫要忘了你还有待哺的溪宁。”

周南月苦涩的看了看躺在摇篮里安静的女儿,道:“当日,我一个身怀六甲的下堂之妇无处可去,是皇后表姐求得太后恩典,得以陪她居住冷宫之中才能生下溪宁,如今表姐她说要我替她还你曾经的救命之恩,那就算赔上我母女二人的性命又何妨?”

“也罢,黄泉路上有你母女相伴,我与安然也不孤单了。只是,我这辈子是报答不了你了。”

白衣女子一手抱着怀中的孩子,一手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周南月。

周南月摇摇头,目光迎向白衣女子,看见的便是目光清清,淡然处之的眼眸,那一刻,她恍然觉得,这个如月华般的女子就要化羽成仙而去。

白衣女子,淑妃纪婉。

子时,一名内侍踏入和风院,纪婉见得来人,温和一笑:

“万氏终于还是来了,只是我没想到来的人竟然会是你,张敏。”

“娘娘,您该庆幸万贵妃派来密杀小皇子的是奴才。”

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悲。

纪婉眸光一冷:“你要怎么做?”

一声叹息,张敏慎重的道:“您若信我,便把皇子给我,我绝不会伤害他。”

纪婉嘲弄的道:“不伤害他?你敢违逆万贵妃?你是皇上的贴身内侍,是想把我儿秘密交给皇上?那样的话便错了,只要万贵妃一日活着,我儿便一日不宁,能否活着都是未知,这一切,你叫我如何信你?”

“今日,您除了信我别无他法了不是吗?放心吧,奴才定会保小皇子平安长大。”

纪婉眸光一凝,直直的看着淡然坦诚的张敏,随后,只见她双目微合,良久,睁开双眸之时,眸光里唯有决绝与坚韧。

她说:“好,我信你。”

话落,双膝跪地,直直的跪在张敏的面前。

她制止了张敏的上前,双目逼视道:“然儿便交给你了。”

张敏扶起了纪婉,郑重的点头。

纪婉慈爱的抱着怀中的小人儿,淡淡的道:“他叫佑樘,乳名安然,他有一个乳母周氏,是吴皇后的表妹,就是得太后恩典入冷宫陪皇后终老的那个。今后,若是可以,还是由她照顾然儿吧,这样,即使我见不了他,也能放心些。”

说着,屏风后的周南月抱着怀中女儿走了出来。

张敏点头:“走吧周氏,以后这里你就别来了。”

纪婉亲亲怀里的儿子,一滴泪水滚落,她笑着:“然儿,你要好好活着……好好的活下去。”

再不看一眼便把孩子递给了张敏,背对着二人道:“我的孩子,交给你们了。”

周南月含泪道:“南月定以性命护之。”

成化十一年。

初春,正是百花盛开的好时节,和风堂中桃李争艳,微风浮动时,便是一场花雨的浪漫。

在一株不怎么显眼的梨树下,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慵懒的躺在一地落花之上,旁边一个同龄的小男孩枕着双手,双目微合,甚是惬意。

“阿宁,我想娘亲。”

慵懒的小女孩闻言,眸光一转,道:“阿樘,你是不是又被我娘亲罚了?”

“乳娘安排的课业我已经完成了,我只是想娘了。”

女孩沉默。

“乳娘总是说娘很美很温柔,很有才华,可是我都没有见过她……阿宁,你说我要怎么才能跟娘在一起呢,像你一样跟乳娘撒娇、跟乳娘置气。”

言溪宁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孩子那双忧郁的眼道:“阿樘,娘说淑妃娘娘在等你呢,等你长大了有能力了,就能堂堂正正的走进和风院,再也不必东躲西藏,那时候,就是你和淑妃娘娘团聚之时了。”

只见男孩侧过身背对着言溪宁,眸光一深,绝然的开口:“所以,我会努力的学习乳娘教的一切,我会……”

母子同在西宫,纪婉软禁在和风院,他躲在和风堂,一堵红墙之隔,生生阻碍着这对母子足足五年!

男孩不再说话,言溪宁却知道他的决心。

对于他的一切,周南月无一丝隐瞒,更是把的厉害关系悉数告知,哪怕他只有五岁!

一头长发及地,至出生便未曾剪过。

一脸蜡黄的肤色,因躲避万贵妃的耳目不得不东躲西藏,故而吃喝难以得进营养。

一身洗得发白的灰布衣,衬得那本就瘦小的身子更显柔弱……

言溪宁紧握双手,她从来就知道古代宫廷的黑暗,可却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亲眼目睹、亲身经历!

从历史上她知道他的幼年艰辛,可她从不知道这些艰辛与苦楚会让人这么心疼难受。

五年来,只有她知道,他每次的躲藏都有那么多不情愿,可每次听见周南月说只要他活着他的娘亲才能活着时,他顺从了。

只有她知道,每次一有人靠近他们躲藏的院子时,扮鬼吓人的他有多么的委屈,可每次听见周南月说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活着时,他顺从了。

只有她知道,每次花好月圆,想踏出院门赏花赏月却终日不得见天日时,趴在门缝边的他有多么难过,可每次听见周南月说,只有懂得隐忍才能有变强大的一天时,他笑了。

只有她知道,每次周南月交代的课业没完成,被罚蹲马步抄书时,双腿打颤的他有多难熬,可每次听见周南月说,只有身体好了有能力了才能保护好自己在乎的人时,他笑了。

只有她知道,每次周南月给他带一些书本纸张进和风堂,而不得不委身张敏的侄儿时,亲眼目睹的他有多愤怒和无助,可每次听见周南月说只有变强了才能杀了自己恨的人时,他笑了。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二章,时光温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