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时光温柔

文/锦络
本章字数:3578 一世明月txt下载

四月,悼恭太子薨后,成化皇帝独坐一夜,太监张敏随侍。

五月的天,细雨蒙蒙,言溪宁小小的个头挤在窗户边缘,神情恍惚。

一旁拿着书的朱佑樘皱着眉头道:“阿宁,你这些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发呆?”

言溪宁回神,心下一叹,却又故作天真的试探道:“阿樘,若你将来当了皇帝娶我可好?”

朱佑樘一惊,随即又好笑道:“好,若我将来当皇帝就娶你做皇后。”

“那时我不称你为皇,仍唤你阿樘可好?”

“我的名讳你要如何称呼便如何称呼。”

“阿樘……”

“阿宁你怎么哭了,这……怎么哭了?”朱佑樘大惊,连忙丢下手里的书,手忙脚乱的给言溪宁擦着泪。

“你说要娶我……”

“嗯,只娶你,就你一个!只要一个皇后,再无嫔妃,这样可好?”

言溪宁心下苦笑,你是做到一帝一后无嫔妃的诺言,可你的皇后却不是我!

五月末,成化皇帝踏入和风堂,得见朱佑樘,认之,后昭告天下,育周太后宫中。

西宫中,淑妃抚着瑶琴,嘴角含笑。

对面立着淡然的张敏。

她说:“张敏,谢谢你。”

张敏摇头,苦涩道:“我只是不忍皇上无后罢了。”

“是吗?”

张敏却忽然笑了:“不是。”

“那是为何?”

“我欠了怀恩一个天大的恩情。”

纪婉身子一震,“他……可有什么话说?”

“他说:上穷碧落下黄泉,总有一个重逢的时候,不过是你等我或是我等你罢了。”

“怀恩……薛惭,我得先走一步了。”纪婉温柔的笑了笑:“?张敏,万贵妃就了呢,今日,你我是逃不过了。听说你会吹箫,不如就与我同奏一曲吧。”

“奴才之幸。”

六月,淑妃暴薨,张敏吞金自尽。

十一月,立皇子朱佑樘为皇太子。

成化二十二年冬,万贵妃病重,宪宗终日不离其床畔,朝政事务一律不顾,命太子朱佑樘监国。

寒风凛冽,白雪皑皑,这年的冬天比往年冷了些许。

东宫内,一男子着白色锦衣,头发高束佩以玉冠,手拿一本折子负在身后,背影微微落寞。

“阿樘。”

听闻一声娇唤,转身,一笑。

眉如远山,?眸光似星,?面如冠玉,那一笑,更是令白雪都黯然失色。

“回来了,又去哪儿玩了?”

言溪宁拍了拍身上的落雪,笑道:“刚跟娘亲去见了她常挂在嘴边的才女。”

接过侍女拿来暖炉子,又道:“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呢?”

朱佑樘挥退正欲给言溪宁换下披风的侍女,轻轻抚下她的头发上的落雪,亲自为她取下了披风。

他含笑凝视着她,素颜未曾着妆,眼眸明亮璀璨,不点而红的唇微微勾起,噙着浓浓的笑意。

只因为那温柔的笑,她是绝美的,至少他是这么觉得。

全身上下的饰物唯有发间一朵珠花,不奢华,却是美得刚刚好。一袭天蓝色锦绣长裙,衬得她纤腰不盈一握,朱佑樘笑看着她道:“阿宁我抱抱你可好?”

言溪宁一怔,不知想到了什么,然后一笑,只是那笑没有之前的耀眼,只是那明眸多了暗淡。

她说:“好。”

话音未落便被朱佑樘紧紧地抱住,久久不放。

言溪宁倚在朱佑樘的怀里,一滴泪水划过,滴在她蓝色的衣裙上,晕开,无痕。

“阿樘,五天后我跟娘亲要去江南看望舅舅,可能要半年才能回京,你……陪我五天可好?”

“阿宁,十岁那时候你去养病养了五年,而就是这短短的五年,我竟然发现看不透你了。”

“阿樘,我还是以前的我。”言溪宁垂眸:“我只是陪娘去看舅舅罢了。”

朱佑樘黑眸深邃,双手把她抱得更紧,声音却无一丝变化,他道:“好!”

次日,京城的一栋民宅里有一男一女临窗对弈,男子着一袭绛紫色衣衫,头发由一支白玉簪束起。

只见他一手持棋子落下,一手玩弄着一支翡翠玉笛,嘴角含笑,眉目如画,一举手间优雅从容。

女子肤如凝脂,眉如弯月,眼里波光粼粼,闪着光芒。着一身鹅黄色衣裙,腰间缀一块龙凤玉佩甚是耀眼。

“啪”

“又输了,顾西辞,你就不能让让我吗?每次都输,不玩了。”女子沮丧的伸个懒腰,棋盘上的棋子更是被她丢了一地。

顾西辞无奈的瞟了她一眼,低头玩弄着玉笛,似随意的道:“你今日暴躁了不少。”

女子苦涩一笑:“我心仪一个人许多年,眼看就要嫁给他了,可是我却很不安心。”

顾西辞眸中流光一闪而过,说话却是那么的云淡风轻:“就因为那人身边有一个美貌无双的女子?”

“不,若只是一个空有姿色的女子,我有何惧?我张锦络自认不比她差,可是她与他患难与共有那么多年,我怕……”

“你怕嫁给他后空有一个太子妃的名份?”看着没了往日自信的张锦络,顾西辞眉心一跳,心下叹息。

张锦络看着院中的皑皑白雪,沉默。

顾西辞起身立于她的身后,目光如炬:“你若不想陷入后宫的争宠斗争,我可以帮你解除这段姻缘。”

张锦络回头,望尽他眼里的认真,她侧过头:“我要嫁给他,无关荣华富贵,不怕勾心斗角,只是想与他共白头,哪怕他心里的人不是我。”

顾西辞眸光一深:“若我许你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一双人呢?”

张锦络一僵,眼底眉梢皆是憔悴:“西辞,朱佑樘对我很,我这辈子只会嫁给他。”

大风呼啸,宫门外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内一丫鬟打扮的侍女喝着热茶抱怨道:“小姐,太子爷怎么还不来,我们都等了两个时辰了。”

言溪宁身穿蓝色长裙,披一件白狐披风,手拿着汤婆子,神色莫名。

“小姐,太子爷是不是忘了我们今天要去慈云庵啊?”

言溪宁目光涣散,喃喃自语道:“没有你,我怎么办?”

丫鬟正欲问些什么,便见言溪宁唇角扬起,脸上一片笑意,哪有刚才的落寞。

丫鬟顺着她的视线往车窗外望去,便见一身白衣,身披墨色披风,手持一把油纸伞的朱佑樘缓缓走来。

丫鬟坏笑一声便立刻下了车,为言溪宁打起了车帘。

见到言溪宁的那一刻,朱佑樘脚步一顿,今日的言溪宁刻意画了淡妆,柳叶眉,樱桃嘴,雪肤娇颜,长发及腰,胸前一缕秀发随风吹动……这样的言溪宁是他永远也不能拥有的,朱佑樘心口泛疼,脸上却满了笑意。

雪花飘落,她立在马车旁边,含笑望向他走近,一步一步,每走一步她的心便疼一下,若是可以,她宁愿就这样:她为他等候,他为她走来,至少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至少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

“阿宁,等我许久了吧,我来晚了。”

“没有啊,我也才来。”

丫鬟嘟囔道:“等两个时辰了呢”

言溪宁眼风一扫,丫鬟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朱佑樘好笑的给言溪宁系好披风带子,话却对丫鬟道:“六月,你去侍候乳娘吧,有你这活宝在她也能开心些。”

“奴婢遵命。”六月行了一礼便离去。

言溪宁笑意不改,歪着头打趣道:“若是你觉得六月和你心意,想收了她也无不可。”

哪知刚刚还笑着的朱佑樘突然便沉了脸,严肃的道:“你要为我物色女人?”

言溪宁笑意一僵:“我没那个权利,更没那个心力,况且,我的东西绝不与他人分享,特别是,我爱的男人!”

朱佑樘神色蓦地变得深沉,言溪宁恍若未见,笑道:“走吧,小罗嗦都等了好久了,再不走,不只是他冷得驾不了车,我们也看不到梅花桩舞了。”

说罢,转身,便要上车,却听他道:“我再备一辆车。”

言溪宁的手一抖,面上却无一丝异样,她道:“你怕与我同坐一辆马车招人非议?”

“男女授受不亲,我……”

言溪宁心下一痛,自嘲笑道:“呵,我倒是忘了这句话,那太子爷您不必陪我去慈云庵了,我一个小小女子不懂那么多规矩,怕怠慢了您。”

眼看言溪宁就要上车,朱佑樘一把拉住了她,郑重的道:“我只是在乎你的名节!”

言溪宁甩开了他的手,云淡风轻的道:“我的名节?我跟你在一起从小到大就没在意过。我要的就是五天的平凡生活而已,你做不到为何要答应我?现在再来对我说名节?朱佑樘你何必说这些无用的话?”

朱佑樘忽的把她抱在怀里,大吼道:“好,那我就陪你疯一场,我注定…”

“嘘……阿樘,别说话,我现在不想听。”

“好……我不说就是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章 多年前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三章,离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