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杭州西湖

文/锦络
本章字数:2738 一世明月txt下载

官道上,一辆黑色马车匆匆行驶着,里面隐隐有声音传来。

“小姐,我们为什么要走啊?就算太子娶妃也还有几个月呢,再说了,以太子对您的情意您定能封个侧妃的,还未必看太子妃的脸色,若是能先怀孕……”

“闭嘴”言溪宁冷冷一笑“六月,你若想回去便在此下车,否则今后莫在提太子与我之间如何如何的话”

六月畏惧得忙点头,低着头再不敢言语。

周南月一声叹息,慈爱的抚着言溪宁的头,“溪宁,别怨他,这婚旨,他违抗不得。万贵妃病重,万家已经把希望投在了三皇子身上,此刻正想方设法的找太子的错处,若他抗旨,那么下场便是废储,死!他若死了,我们母女又怎么能活?他是为你为我,为他身后的人,他也是迫不得已。”

“娘,我没有怨他。”

她怎么会怨他呢?摆脱万贵妃的束缚,他步步为营。不被万贵妃与三皇子陷害,他小心翼翼。他过得那么辛苦,她心疼他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怨他?

她,哪里舍得!

“娘,一月前我让您把京城的那套院子卖了,您卖了吗?”

周南月点点头,“卖了,三万两银子。”

“嗯,以后我们再不来京了。”

周南月不解的看着脸色淡然的女儿,道:“溪宁,你早知道太子要娶别人?”

言溪宁一笑,撩开窗帘,看着景色一幕幕滑过,她道:“他是太子,他的人生我又怎么能够主宰呢?我只是顺应历史罢了。”

“顺应历史?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周南月轻轻把言溪宁揽在怀中。

言溪宁笑了笑:“女儿说错了,不是顺应历史,是顺其自然。”

周南月嗔了她一眼道:“可别对人说你是我周南月的女儿。”

言溪宁故作正经的道:“女儿知道,说出去怕丢了你才女的脸面嘛,谁叫你有这么个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的笨女儿?”

周南月摇头,甚是有些哭笑不得。

言溪宁靠在周南月的怀里,试探道:“娘,我们真的去投靠舅舅吗?你不是说当初嫁给…那人,你跟舅舅已经断绝关系了吗?”

周南月嘴角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沉默了许久,久到言溪以为她不会开口时,她说:“我们只是去江南,不去寻你舅舅,他恐怕是气极了娘了,若要知道娘已为下堂妇,那他恐怕更不会原谅我了。何况,在宫里那几年…”

言溪宁心下一疼,手握住周南月的手,紧紧的,“娘,都过去了。”

周南月眸内水光潋滟,她坚定的道:“放心,娘不是那般水做的女人,娘看得开也放得下。”

言溪宁笑了,她很庆幸她有一个开明坚强、聪明果敢、能屈能伸的母亲。

杭州西湖有十景:苏堤春晓、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花港观鱼、雷峰夕照、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三潭印月。这些景点形成于南宋时期,基本围绕西湖分布,有的就位于湖上。

西湖十景各擅其胜,组合在一起尽显西湖胜景精华,无论杭州本地人还是外地山水客皆津津乐道。

言溪宁与周南月在一月前便在西湖湖畔买了一处院子,安居于此。

早春二月,天气转暖,阳光打在院中的一片梨树上,梨花芬芳馥郁,花枝招展,只为讨好为它除草的言溪宁。

除草半日,言溪宁薄汗已出,身旁的六月更是大汗淋漓,只听她呼吸微喘道:“小姐,您去休息一会儿吧,六月来就好,累了一早上您的身体吃不消的。”

“你也不过才十六岁而已,我都吃不消,那你一个人做这些又怎么受的住?”言溪宁手下不停,声音轻快。

“奴婢本就是下人,干些粗活累不了。”

言溪宁笑道:“我们可不是住在东宫了,很多事都得亲力亲为,不然就靠你一个人哪忙得过来?”

“我都说再买几个下人你偏不应,说什么靠自己,现在可后悔了?”周南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梨树边上石桌旁,手里拿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两盘点心,两杯热茶。

言溪宁娇笑道:“买人可不得花银子?还得每月给月例,要干的活也没多少,这不亏的慌嘛?”

“这几年安然给了我不少体己,娘出钱可以了吧?”周南月忍俊不禁。

言溪宁拍了拍手,靠着一棵梨树道:“那不行,你的银子我可不要,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娘要银子那得多害躁。”

放下刚打来的水,六月捂嘴偷笑道:“小姐,您啊别害躁了,先净了手,咱们吃点心吧,夫人做的点心奴婢看的眼都直了。”

言溪宁无奈,边洗手边道:“好吧,馋猫。”

周南月摇摇头,眸光温柔“当初安然在南郊置下那套院子卖得的三万两银子这你总可以要了吧?”

言溪宁笑意淡静,坐在周南月身边,拿一块点心放入口中,待吞入腹中方道:“他那是孝顺你这个当乳娘的,又不是给我的。”

周南月失笑:“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愿添置下人。”

言溪宁眸光深沉了些,“我只是不想有人乘机混入我们身边,只要他一日未大婚,就难保那万家不会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

六月抿了抿唇,道:“小姐,你若是嫁人了…那你对万家不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嘛?”

周南月与言溪宁一愣,六月见状,吐了吐舌头道:“奴婢瞎说的,小姐您别生气。”

周南月叹了叹气,把言溪宁的手握在手里,目光认真的说:“溪宁,六月说的不错,你若嫁为人妇,安然定会断了与你的情意,那时你对万家便没有利用的必要了…况且,你也快十七了,很多十七岁的女子已经为人母了。”

一阵风拂来,带着浓浓的梨花香,言溪宁仿佛听见有那么一个声音在喊“阿宁”。

“好,若有合适的人…娘,你便让我看看吧”良久,她说。

细雨蒙蒙,西湖上仍有不少客船,其中有一艘颇为显眼。说显眼并非它豪华贵气的船身,而是船头处一男子手持竹骨伞临风迎雨而立,紫衣墨发,衣摆飘飘,如兰独立。

言溪宁坐的牙船行驶在那艘船的对面,看见船上的男子她微有诧异,但很快也就释然。

眼见雨越来越大,而她等着杨媒婆和那位传说中的才子还未来,她秀眉一皱,午时已过,不守时的人…不要。于是,她对船夫道:“船家,回去吧。”

船夫笑声洪亮:“好咧。”

言溪宁忽然就想起了《新白娘子传奇》里那唱歌的船夫,她一笑问道:“船家,你会唱杭州的民谣吗?”

船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小老儿唱不了,在家时我一唱歌,我孙子就笑话我呢。”说着又指着那艘船道:“姑娘,你若是觉得无趣,小老儿便给你说说那船上的人吧。”

言溪宁本欲拒绝,但想着听听也不会如何,而且她记得在慈云庵他是跟张锦络在一起的。

“好,您说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章,离别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五章,顾西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