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可信之人

文/锦络
本章字数:3377 一世明月txt下载

六月连忙低头,“奴婢失言,小姐见谅。”

顾西辞抬眸,漫不经心的道:“你这侍女好没规矩,不如把她打发出府如何?”

“噗通”一声,六月惊恐的跪在言溪宁脚下,“小姐,小姐,奴婢错了,您别不要我。”

“姑爷这是在提醒你,以后在顾府说话做事都得守规矩,若有二心…”言溪宁撇了顾西辞一眼,又似不经意的飘过那六个进门行礼后就只言不语的六个侍女,话却对六月说的。“若有二心,哪怕是我的贴身婢女,我和姑爷也是不容的,你可记住了?”

“奴婢记住了,多谢姑爷多谢小姐,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言溪宁扶起六月,笑道:“看你这胆小的样子,都让六位姑娘看了你的笑话了,你的脸以后往哪儿搁?”

那六个侍女顿时一惊,屈膝行礼道:“奴婢不敢。”

言溪宁却是不叫起来,只是细细打量着,忽地,看见其中一个女子时她低垂了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西辞见状,笑意深了些,只是眼角处笑意凉了些许。“都起吧,以后好好侍候郡主。”

六个侍女齐齐应是。

言溪宁看着眼前都是十五六岁的六个少女,温和笑道:“都说说你们的名字。”

“奴婢小灵见过小姐,见过姑爷。”

“奴婢岸芷见过小姐,见过姑爷。”

“奴婢汀兰给两位主子请安。”

“奴婢千寻给两位主子请安。”

“奴婢若茗见过两位主子。”

“奴婢清浅见过两位主子。”

言溪宁低垂着眸子,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里一闪而逝的动容,这些名字她最熟悉不过了,因为这些名字是当初给十二月她们取的,共十二个,后来又因为觉得人多叫起来麻烦,所以便从一月开始命名。然而,知道这些名字的人,天下间除了朱佑樘再无一人!

他如今给这几个侍女取相同的名字,这是在告诉自己,这些人都是可以信任的!

唇边扬起一丝微笑,“名字不错!”

顾西辞意味深长的看着言溪宁,道:“夫人,想来她们都是懂规矩的,毕竟是宫里出来的人,我看还是别给她们立规矩了,现在才六个,还有六个呢,若一个个的问下去,咱们早膳可就吃不了。”

言溪宁迎向顾西辞的目光,极其自然的玩弄着胸前的一缕头发,笑道:“还是先去给爹娘敬茶吧,此刻长辈们恐怕也该到了。”

这话本该是作为丈夫的自己说的,可前提是她的身份不是郡主。

如今由言溪宁开口,顾西辞眉头一挑,这女人这举动,情理之外,却又在他的意料之中。

若是在没揭开盖头之前,对她的郡主身份他确是有些许不喜,但揭开盖头知道新娘是言溪宁后,他就笃定,这个聪明的女人今日的选择。

“夫人有心了。”

“夫君客气了,你我既已是夫妻这些客套话就不必说了。”

“小姐,凤鸾凤娇求见。”

五月的声音传来,言溪宁一愣,凤鸾凤娇是谁?

小灵轻福了一礼道:“小姐,凤鸾凤娇两位姐姐是我们的女官。”

女官?也就是她们的老大了!可是这二人的名字她那十二个名字之内,那么,此二人的身份便有待考量。

“嗯她们进来。”

须臾,凤鸾凤娇跟着三月五月进门后便行了一礼,恭敬却又从容的道:“奴婢见过郡主见过仪宾。”

言溪宁坐在顾西辞的身旁,接过他递来的茶水,轻抿了一口,“你们叫凤娇凤鸾?”

“是,奴婢凤娇,与凤鸾都是伺候郡主的女官。”凤娇温柔的声音缓缓的传来,给人一种安宁的感觉。

“奴婢凤鸾。”

凤鸾的神色自若,眉间坦然,声音清脆。

言溪宁一笑,“凤鸾,凤娇,这名字俗了些。”

凤娇闻言,抬头与言溪宁对视一眼后立刻垂下,“奴婢与凤鸾原本是叫凤凰鸾凤的,可是出宫时宫里的韦公公说这名字太富贵奴婢们受不起,故而改为凤鸾凤娇。”

凤凰,鸾凤,言溪宁心下失笑,这名字不就更俗了吗?当初她取这两个名字的时候也自己嘲笑了一把。不过,如此看来此二人也是值得信任的了。

“以后,只要不是在外面,你们都别称呼我跟姑爷郡主仪宾了,听着闷得慌。”一顿,言溪宁又道:“再有就是我的大丫鬟只要六月…嗯,凤娇是吧,今后你与六月一起吧,凤鸾与三月五月一起我的院子,至于其他人听你们的安排就是。”

“奴婢遵命。”

“啊,还有,凤娇的名字还是改改,不然跟你的气质太不符合了。”

凤娇温柔的笑道:“请郡主…小姐赐名。”

“凤乔,如何?”

“谢谢小姐。”

“好了,留下凤乔跟六月,其余的都下去吧。”

“是。”

终于打发了,好累啊,伸了个懒腰,言溪宁疲惫的看着顾西辞探究的目光,不甚在意的道:“走吧,敬茶了好用膳,我都饿坏了。”

顾西辞起身,理了理衣服的褶皱,笑道:“如此甚好,昨夜颇为劳累,用膳后也好休息补眠。”

六月与凤乔把头埋得低低的,尽量减低存在感。

言溪宁脚步一顿,嘴角抽了抽。这丫的能不能这么不要脸?

刚踏出房门,便见一粉衣女子疾步行来,对着顾西辞福了一礼:“公子,夫人还有家主和两位小姐都在大堂里…等着…等着给郡主见礼。”

顾西辞瞟了一眼粉衣女子,淡淡的道:“叶子,你似乎忘了站在这里的还有你的另一个主子。”

“叶子见过郡主。”女子咬唇,对着言溪宁不甘不愿的屈膝行了一礼,口气不屑。

言溪宁并未叫起,眼光一扫顾西辞,似乎是在说,你这府里的下人都是这般没规矩的?敢给主子脸色看?

“叶子,你是在哪里侍候的?”

叶子半蹲着身子,见言溪宁不叫起心下不悦,却也只能老实回答:“奴婢是落雪苑的掌事丫头。”

原来是顾西辞的贴身侍女!

言溪宁别有深意的看着顾西辞,据她所知,古代的男子只要有通房,人选必定是贴身的侍婢。

顾西辞被言溪宁看得毛骨悚然,她那眼神就像是要把他一刀一刀切碎似的。正待他欲开口时,言溪宁却不看他,对叶子笑道:“嗯,那你去告知一声,就说我与夫君马上就到。”

叶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屑,“此刻夫人她们已在落雪苑正堂内。”

言溪宁把叶子的不屑收在眼底,笑意深沉的道:“既然如此…凤乔,你去请夫人她们去前院大堂,就说媳妇要给公婆敬茶,还有要给长辈们见礼。”

“是,奴婢告退。”

“六月,去叫三月把之前准备好的见面礼都取出来,顺便叫凤鸾跟着凤乔一起去请夫人她们,就说我与姑爷已经在前院的大堂等着她们了,自古只有媳妇等长辈,没有长辈等媳妇之理。”

“奴婢知道了。”

顾西辞一手揽住言溪宁的腰,轻笑道:“你如此贤良,我顾西辞娶到你何其有幸。”

言溪宁却打掉他的手,神色淡淡的道:“我只是把我的态度摆在你的眼前,至于你将如何,我还未知。”

顾西辞一怔,眸子深邃,若有所思。

“走吧,去大堂等长辈吧,我可不想受她们的礼,这郡主的身份不过就是个称呼罢了。”

顾西辞闻言一笑,看着言溪宁的背影眸光柔和,“你认识去前院的路吗?”

言溪宁回头,没好气的道:“那你还磨蹭什么,还不快带路?”

“少爷,奴婢这…”叶子见顾西辞欲跟言溪宁离去,委屈的叫道,她如今还是半蹲的行礼姿势呢。

哪知顾西辞只是淡淡的道:“见郡主行的是跪礼,初见少夫人行的也是跪礼,而你既然喜欢福礼,那便一直蹲着吧,等少夫人什么时候记得叫你起来了,你再起,若你敢私自起来,那顾府就容不得你了。”

说完,再不理一脸苍白兼难以置信的叶子,大步离去。

“叶子,你太糊涂了,那是主子还有少夫人,不是你随便就能甩脸子的丫头婆子。”

一旁同是粉衣的女子行至叶子的身旁,眉目如画,娇颜妩媚,更难得的是气质从容。

“旋舞,你是来笑话我的吗?”

“我尽量帮帮你,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吧。”旋舞一叹,朝着前院大堂方向而去。

“呵,假好心。”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一章,洞房花烛夜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十三章,敬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