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生命里曾经最重要的两个男人

文/锦络
本章字数:4524 一世明月txt下载

张锦络见言溪宁走近,护在身前的人一个个死去,她却没有丝毫恐慌:“早在皇上知道我命人杀了你娘跟朱佑禹时,他便早有把我打入冷宫的打算,如今,你以为我会怕死?”

言溪宁手里的剑一扬,对于张锦络的话,她只是淡淡一笑:“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不会杀你?”

“尽管动手便是。”

“你这般的视死如归,我倒还真不想杀你了。”

凤乔跟魅影欲阻挡言溪宁的靠近,被子言两招便打在了一旁,言溪宁看了一眼,便走到了张锦络的面前,手中的剑抵在张锦络的脖颈之间:“你如此无惧,是笃定我不会杀你的儿子吧?”

张锦络猛地看着她:“这也是皇上的孩子!”

那眼里终于出现了的一丝恐惧取悦了言溪宁,她勾了勾唇,“你跟你的儿子死了,自会有人再给他生,如此简单的道理你竟不知道?”

张锦络双目一寒,一个闪身便退离了言溪宁的剑锋,言溪宁冷笑,持剑便迎了上去。

张锦络中毒方愈,又一心顾着怀中的儿子,倒是与没有内力的言溪宁一时僵持不下。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言溪宁眼里的寒意一凝,手中一支银针出手,直击张锦络的膝盖,一声闷哼,张锦络躲避了银针,右肩便被言溪宁刺了一剑。

还没来得急反应,又一枚银针向她的面门刺来,张锦络往后一仰,瞬间,只觉手中一空,怀里的儿子便已被言溪宁夺了去。

“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看着瞬间疯狂的张锦络,言溪宁嘲讽的笑了,暴怒症犯了么?

手中的剑却不停,直直的便要刺进她的胸口……

鲜血顺着剑,一滴滴的落下,言溪宁觉得时间停顿了,耳边安静得呼吸可闻。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剑,剑已刺进血肉,却……

“顾……西辞……”

顾西辞无视胸前流着的血,安抚的笑笑:“溪宁,别杀她,可好?”

别杀她,可好?心口一阵抽痛。

言溪宁看了挡在张锦络身前的顾西辞一眼,木然的转头,顺着肩上斜在脖子上的剑往上看去,那是一只修长的手,它的主人此刻正一脸痛苦的看着她:“阿宁,别杀她,算我求你。”

她生命里曾经最的两个男人,一个替张锦络挡剑,一个为张锦络把剑抵在她的脖子上。

张锦络,你何其幸运,而我,又何其悲哀。

“我不杀她……噗……”

“主子!”

“溪宁……”

“阿宁!”

言溪宁忽视心口的痛意,衣袖擦过嘴角的血迹,手中的剑自顾西辞胸口拔出,被她丢在了地上,那里刚好是朱佑樘刚刚因她吐血而丢下的剑,两把剑放在一起,竟是出奇的相配。

他的剑,本就是她所赠。

刚才却放在她的脖子上。

双腿有些颤抖,言溪宁有些摇摇欲坠,顾西辞的眼猛然一缩,顾不得身上的伤,就要去扶住她,“溪宁,别动气……”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把剑自他的身后直直的刺入言溪宁的腹中!

“主子!”

子言等人骇然大颤,却因朱佑樘带来的皇家隐卫绊住了脚,一时靠近不了她,一众人瞬间杀得眼红。

言溪宁只觉得腹部微凉,全身便失了力气,手里的襁褓差点落了点,拼了最后一丝力气抱住了怀里的孩子,她半跪在了地上。

她看见了顾西辞一脚踢飞了张锦络,张锦络的手里还死死的握着带着她的血的剑。

她看见朱佑樘抱起了她,一声声的说着对不起。

她看见顾西辞满身是血的一掌把朱佑樘打开,然后抱着她就要出宫……

言溪宁笑了笑:“顾西辞,这样,你是不是满意了?”

是不是这样,她就可以解脱了?

不再受那毒发之痛,不再受那诛心之疼,不再看见被他们一次次舍弃……

这样,也好。

言溪宁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被癫狂的张锦络刺了一剑,她的梅花红发作得迅猛,子生快马加鞭的去寻了公子陌,曲词晚日夜不停的去找了秦一顾。

而顾西辞,抱着她,嘴里一遍一遍的说着“活下去”还有“别恨我”。

是什么那么滚烫,落在了她的脸上、手上?

她知道,那是顾西辞的眼泪。

可却勾不起她的一丝情绪。

她的身子逐渐麻木,意识却无比清晰,她感觉双脚被人控制住,然后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自膝盖处颤到四肢百骸……

痛了多久?她不知道,只知道,嘴唇被她咬破,然后被一张冰凉的唇覆住,她的耳边有着沙哑细碎的声音在说:“以后,我会陪你走遍整个天下。”

然后,有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覆在她的膝盖上,痛感逐渐由重减轻,直至消失……

这个梦,时间太久,久到她再睁开眼时,对身处的地方有片刻的恍惚。

粉色的帷幔,窗前案几上的笔墨纸砚,墙壁上的一幅仿苏轼的《潇湘竹石图》,壁画下的两个青花瓷大花瓶……

这里,是她在晓苑的闺房。

愣愣的看着熟悉的一切陈设,她的眼里有着浅浅的波光。

晓苑还在,她的闺房也没变,唯有那个护她爱她的娘亲,了。

眸光慢慢沉静,转向窗外,白茫茫的大雪覆盖了一切草木,她曾经欢喜到极致的千树梨花覆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

揭开被子,言溪宁想要去看看这久违的晓苑。

她的双脚像前几次一样,不能动弹,她轻轻的按摩着,却在下一刻,脸色惨白。

自膝盖到脚趾处皆是一片紫黑,而她没有丝毫知觉。

无论她如何敲打,如何按压都没有一丝知觉。

梳妆台上银簪子锋利无比,言溪宁红着眼,不顾一切的便要往梳妆台走去,却只得狠狠的摔下了床……

她趴在地上,用手撑着身体,一点一点的爬到梳妆台前,眼里有被强行压制住的恐慌,她死死的咬住下唇,银簪毫不犹豫的对着小腿狠狠刺去,黑血点点滴滴的冒了出来,可她却面白如纸。

为什么没有痛意,为什么没有知觉?

她的腿怎么了?

怎么了?

言溪宁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银簪,再次往脚背上刺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凭什么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还活着就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