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生辰

文/锦络
本章字数:4157 一世明月txt下载

若她是墨瑾奇,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如同当日的乾清宫……

言溪宁皱眉,神色间平添了一丝漠然:“墨瑾奇是留不得了。”

否则,若哪日他的羽翼了,她的麻烦必不会少。

斩草除根!

以绝后患。

她原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预见了危险的存在,她只会断绝危险的形成!

哪怕,这危险只是她的猜测,哪怕墨瑾奇也许无辜。

不过,手段狠绝又如何?

她管不了许多,她在意的唯有一双女儿的安危。

言溪宁除了面对两个女儿时有着些许笑脸,其余的时候皆是清冷漠然,对于这样的命令,十七并不意外,只是有些犹豫的开了口:“曲楼主那里……”

言溪宁把玲珑玉佩收入怀中,微微沉吟。

若是确定墨瑾奇要对付她,曲词晚第一个便会站出来阻止。

若她杀了墨瑾奇,曲词晚虽会有些难受,倒也不至于恨了她。

只是,她心里必会有愧于墨明月跟言沐风。

毕竟,墨瑾奇是他们的爹。

想着言沐风看着墨瑾奇时孺慕的双眼,言溪宁开了口,声音清冷中含了一丝无奈:“先不动他,派人时刻看着吧。”

她却不知,这一时的心软,带给她的会是怎样的滔天绝望。

因双腿不便,言溪宁整日就把自己禁锢在晓苑里,偶尔去院子里吹风,便是在书房里处理事务,等到康康小小自顾西辞的书房里下了学,便跟她们说说故事。

两个女儿四岁多了,已经到了该启蒙的年纪,顾西辞并未给他们请启蒙的夫子,反而是亲自手把手的教导。

对此,言溪宁默准了的。

白日里两个丫头在顾西辞那边,下了学便粘着言溪宁,就连睡觉也要睡在她的房间。

因着顾西辞曾查到她身边的人极有可能有许翰文当初安排下的棋子,且至今还没有找出那人,所以,言溪宁便答应让两姐妹跟她一起睡的要求。

只有两个女儿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才会放心。

这日,康康小小没有去顾西辞那里,两姐妹高兴的围着言溪宁,撒娇道:“娘亲,爹爹说该放冰蟾出来了。”

冰蟾,用铁皮石斛的药汁喂养六年便可吸食毒液的一种冷血蟾蜍,因吸食毒液时身上会冒着浓浓的寒气,因而取名冰蟾。

此蟾蜍极难养活,即便养活了,也难得找到足够养活它的珍草——铁皮石斛。

可顾西辞不但养活了,给她的便有两只。

她身上的毒被他用针全部引到了双膝以下,每隔七日便要让冰蟾吸一次毒,两只冰蟾轮流着来,她的双脚虽然依旧没有知觉,可看着已有了正常人的肤色。

不过……

言溪宁自嘲的看着被冰蟾吸食着毒液的脚,肤色正常又如何,她的脚是永远废了。

清浅见言溪宁微冷的目光,轻声道:“一双脚换夫人的一世平安,如此已是最大的幸事。”

言溪宁抬头,看着清浅,难得的带了一丝笑容:“也是,以后再不必受那等锥心刺骨的毒发之痛,这双脚,倒也值得。”

言溪宁说完,便一手揽住一个女儿在她的轮椅边,母女三人看着那全身冒着寒气的冰蟾由小变大,然后慢慢的恢复成了一般蟾蜍的模样。

小小拿起锦盒,两只蟾蜍便往锦盒里跳去,半合着眼,像是那温顺犯懒的小猫。

清浅给言溪宁放下裤脚,然后给她盖上一层如丝般顺滑的白色锦缎,这才笑道:“这是最后一次了,夫人身上的余毒已然不多,喝几服药便就好了。”

再不用疼得死去活来了。

言溪宁对于梅花红的根除没有太大的喜悦,双脚已残,这高兴又能高兴到哪去?

不过,她终究是有些欣慰的,至少,她能看着两个女儿长大成人,嫁人生子。

至少,她能护她们一世长安。

而不是生生受着毒发之苦,不知哪日便魂归地府。

又一场大雪落下的时候,言溪宁正在给今日的两个小寿星准备生日蛋糕。

虽然食材有限,虽然她的厨艺有限,终究还是做出了一个圆圆的形似蛋糕的大圆饼出来。

康康小小跟着她在厨房里守了一早上,为的便是娘亲口中又香又甜又蛋糕,可看见眼前这么一个冒着热气的大饼时,两个丫头不约而同的看着言溪宁:“娘亲,这蛋糕一点都不好看,还没有爹爹做的软糕好看。”

“娘亲,这蛋糕能吃么?会不会吃坏肚子?”

“不会吃坏肚子,只是卖相难看了些。”

轮椅上的言溪宁神色有些讪讪,一旁给她打下手的六月跟三月忍不住偷偷的笑着,唯有守在言溪宁身后的清浅面色欣慰。

言溪宁近日来笑容越发的多了起来,对双脚不便之事渐渐习惯,就在昨日还画了一个轮椅的设计图纸让人给卫十三送去,说要一个可以自己控制轮椅行走的机关。

她已然接受了现实,如今,只想就这么好好的陪着两个女儿。

“娘亲,我跟姐姐白日里跟你一起过生辰,晚上过去陪爹爹好不好?”

小小自小就比康康懂事,此刻正一双大眼希翼的看着言溪宁。

她知道言溪宁不愿见到顾西辞,可又不忍心顾西辞独自一个人,这才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她的旁边,康康也是忙不迭的点头,“爹爹每天都在看着娘亲的房间发呆,昨天我说娘亲要给我们做生日蛋糕,爹爹烟斗亮了,明明想要过来这边,可还是没过来。”

言溪宁的神色淡淡,她揉着两个女儿的头发,“若想去,晚些用晚膳得时候再去吧。”

两个丫头猛地抱紧了她,笑得极其璀璨,“娘亲真好。”

傍晚,康康小小离开后,言溪宁便在案几上铺开了画纸,一笔一划的勾勒了一幅母女三人的幸福画卷,画卷上角落下几个字——纪辛月辛浅五岁生辰。

画纸未干,心口一阵闷疼,瞬间让她喘不过气来。

守在一旁研磨的清浅一惊,连忙探向言溪宁的手腕,却是秀眉微蹙,明明脉象一切正常,言溪宁怎么会突然这么痛苦?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还活着就好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章 失女(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