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顾府主母

文/锦络
本章字数:5065 一世明月txt下载

“阿宁,你说,要是她的准夫婿婚前便死了,皎皎会怎样?”

言溪宁眼角一跳,指间的音符乱了那么一瞬,看着他,她道:“你最好别打这样的主意!”

“怎么?”秦一顾一笑,道:“你不准?”

言溪宁不置可否,只是看着手下的琴弦,“如果那是她想要的生活,你别去捣乱。”

“她的准夫婿是谁你可知道?”秦一顾干脆停下抚琴的动作,岁月扇自手中一摇,遮住了那眼里的向来的疏离之色。

言溪宁一直没有说话,直到一曲终了,接过清浅递来的茶,她才淡淡的道:“顾西辞。”

曲词晚的准夫婿,正是顾西辞。

秦一顾见她一脸平静,眼里看不到丝毫的波澜,也没再开口。

言溪宁则是垂首看着手里的茶,神色莫名。

曲词晚知道她嫁给秦一顾之后,并没有像当初她说的那般杀了秦一顾,也没有说出断绝姐妹关系的话,不过,这五年来,她们没有一封书信来往,她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疏远了。

这五年来,言溪宁只待在碧落山庄,从未踏出过一步,对外面的事虽是了如指掌,可却能没查到曲词晚在一年前因何深受重伤,一度性命垂危。

重伤的曲词晚被言沐风带着求到顾西辞面前,这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那之后,曲词晚就一直待在了顾家。

顾家兄妹三人,顾依然跟顾颜儿姐妹已经嫁人,顾西辞却依旧没有再娶。

府里没有主母,他那被宠在手心里如珠似宝的女儿顾辛浅才八岁就管起了中馈,直到曲词晚进了顾家,中馈之事才得以放手。

曲词晚接管顾家中馈,代表什么?

顾府主母。

得到这些消息的时候,言溪宁疑惑过,曲词晚怎么会管起了顾家之事?

她不相信曲词晚会嫁给顾西辞。

可在收到喜帖时,言溪宁便也不再疑惑了,各自选择,各自考量,一切只要自己愿意就好。

“婚期定在中秋节那日,”秦一顾嘴角勾了勾,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到时候我们也去讨杯喜酒喝。”

言溪宁控制着轮椅行到秦一顾身边,双目直直的看着他。

秦一顾与她对视着,轮椅里的言溪宁一袭白衣如雪,眸光沉凝,被太阳晒得微微发红的脸上浸着丝丝汗水,清浅跟在她的身后,手中的帕子给她擦拭着。

四目相对,言溪宁垂了眼,阻止了清浅给她打扇的动作,对着秦一顾道:“秦钰,我说过,除了碧落山庄,我哪里也不会去。”

秦一顾看着她,“你怕见到顾西辞?”

“你不必激我。”

“他找了你五年,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逼你现身,如今……我很好奇,皎皎是在跟他合谋设计你出现,还是真的要嫁给她。”

言溪宁把琴跟他的琴放在一起,并没有接话。

“皎皎跟你师姐妹一场,她的大喜,你怎么着也该去的。”

言溪宁自秦一顾的手中拿过岁月扇,细细看了看,抬眸,“你想要做什么?”

他不会那么闲,从扬州特意赶去京城,只为参加曲词晚的婚礼,若说他没什么其它心思,她是不信的。

秦一顾但笑不语。

“哥。”

言溪宁跟秦一顾同时回头,便见秦容筝跟公子陌一前一后的走进了葡萄架下的小露台,随意的坐在了言溪宁身侧。

“你们怎么来了?”

秦容筝没搭理说话的秦一顾,只是看着言溪宁道:“每次我来,你都沉着脸,就这么见不得我?”

言溪宁淡淡的对着公子陌点点头,“师父。”

这次换言溪宁不搭容筝了。

公子陌皱眉,“怎么还是不愿意叫小舅舅?”

早在言溪宁嫁给秦一顾之后,公子陌便已言明了周南月是言齐岸养女的身份她唤他小舅舅。

可她不愿。

无论当年曾发生了什么事,周南月至死都不曾提过言家,她当初在宫里最困难的时候也不曾求过言家,那言溪宁必也不会认这个所谓的舅舅。

“师父便是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说得好似多敬重你师父似的,”容筝似笑非笑的道:“那你怎么不叫我师娘?”

言溪宁吩咐清浅给公子陌跟容筝上茶后,淡淡的道:“你也不曾唤过我一声嫂嫂。”

容筝一噎。

公子陌跟秦一顾淡笑不语,似乎对于二人的斗嘴早已习惯。

“师父跟容筝来我的碧落山庄,有何贵干?”

公子陌看了她一眼,“自是来看你过得可好。”

言溪宁递茶给他的手一顿,看着公子陌云淡风轻的接过茶,她道:“多谢师父关心,徒儿很好,如今天也不早了,就不留师父了。”

这是嫌他了?

公子陌像是没听见言溪宁的话似的,对秦一顾笑道:“听说小晚要成亲了。”

秦一顾双眸微光一闪,盯着公子陌,“嗯,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们打算去?”

秦一顾沉默。

言溪宁应了声,“是想去讨杯喜酒喝。”

公子陌闻言,眯起眼,“宁儿,你可知道曲词晚嫁的人是谁?”

言溪宁垂眸,轻笑:“知道。”

“那你还去?”

说话的是秦容筝,她知道自己哥哥对曲词晚的感情,就怕他这一去,做出什么事来,毕竟秦老家主三年前便已离世,如今能管得住秦一顾的,也许便只有这个传言被他宠在手心里的言溪宁了。

谁曾想,言溪宁竟也要去?

她不知道曲词晚要嫁的人是顾西辞也就罢了,明知是那个人她还去,难道她对顾西辞余情未了?

这么一想,秦容筝本能的就冷了脸:“你难道还想着顾西辞不成?”

“筝儿!”

异口同声的呵斥让容筝闭了嘴,其实在话说出口的瞬间,容筝就后悔了,不由得悄悄的打量言溪宁的神色,见她虽然面无表情,但眼里还算平静,这才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是我想去,不是你嫂嫂。”秦一顾不悦的道:“筝儿,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别在这里待着了。”

“哥!”秦容筝有些愠怒,“我不过是说了那么一句话,你用得着赶我走么!”

“师父,”言溪宁揉揉额头,道:“你们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直说吧。”

容筝这脾气发起来,她实在没什么心情在旁边听着。

“曲词晚的婚礼,你们最好别去。”

“为什么?”

言溪宁不会认为公子陌会多管闲事,如今他刻意从无心岛赶来扬州阻止他们去京城,难道曲词晚的婚礼有什么蹊跷?

容筝冷笑一声,道:“谁知道顾西辞算计什么呢,不过你若是想安于现状就别去,你一现身,指不定顾西辞会做出什么事来。”

警告的瞥了容筝一眼,公子陌才道:“张锦络的小儿子不足三个月便夭折了,是曲词晚动的手。”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冰室女孩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久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