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久违

文/锦络
本章字数:4154 一世明月txt下载

言溪宁跟秦一顾的眉头同时一皱。

曲词晚跟张锦络无怨无仇,她怎么会恨到对张锦络的孩子动手?

言溪宁无法相信曲词晚会对一个不足三月的孩子下毒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一年前曲词晚身受重伤,便是拜张锦络所赐,那时……”公子陌复杂的看了言溪宁跟秦一顾一眼,“那时,曲词晚怀有身孕九月有余,因着那次重伤,曲词晚不仅没了孩子,还伤了身子,再不能受孕。”

秦一顾霍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言溪宁也是一脸震惊,曲词晚有孕,张锦络为何对付她?

“师姐腹中孩子的父亲……”

“是朱佑樘。”

怎么会?

这两个人怎么会凑到一处去,还……有了孩子?

“朱佑樘微服出宫,遇见宿醉街头的曲词晚,把她送去客栈后,不知怎么的两人竟喝了一夜的酒……”

公子陌的话说到这里,言溪宁跟秦一顾已知道接下来的事。

酒后乱性,然后便有了身孕。

以曲词晚的性子只怕在事发后只会漠然以对,无论朱佑樘是何打算,曲词晚都不会让自己朱佑樘的后宫。

她有孕之事被张锦络知道了。

最后有了重伤失子之事。

曲词晚的性子,一旦狠辣起来,比言溪宁残忍千万倍。

当初她能因为恨墨瑾奇而不准言沐风叫她娘,那么,被张锦络害得痛失腹中已将足月的孩子后,她会对张锦络的孩子动手,已不足为奇了。

秦一顾沉着脸,跟言溪宁成亲后,他刻意不去打听曲词晚的事,言溪宁也没有对曲词晚的事时刻放在心上,只知道她一年前受了重伤被言沐风求到顾西辞那里,竟不知是有这般周折。

“这事,跟顾西辞与她的亲事有何关系?”

“张锦络在其子出事的第一时间求到了顾西辞,可顾西辞袖手旁观,并没有出手救她的儿子。”

“最近两年,张锦络越来越暴躁狠戾,再加上痛失幼子,难保她不会在顾西辞的婚礼那日做出什么事来,所以这趟浑水,你们就别去淌了。”

言溪宁低低一笑,“张锦络吗?我倒是更有兴趣去看看了。”

声音冰冷,寒透彻骨。

冰室里,寒意一阵阵袭来,言溪宁的轮椅放在冰床前,她握着手里的小手,柔声道:“康康,娘亲要离开一段时日,很快回来。”

在康康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言溪宁便转动着轮椅往冰室的最里边行去,轮椅停在墙壁边上,素手轻轻的敲了几声,原本的墙壁竟成了一道石门,石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处暗无天日的暗室,借着冰室里的光,看清了暗室里有一个人,那人衣衫脏乱,面目脏污,双手双脚都被铁链锁住,肩胛骨更是被铁链穿透……

那人,是墨瑾奇。

听见轮椅转动的声音,墨瑾奇缓缓的抬起头,平静的道:“你又来了。”

言溪宁看着他,“曲词晚中秋就要嫁人了。”

墨瑾奇自嘲的笑笑,“她从来都是冷心冷肺的,只要她嫁的那个人不是秦一顾,于她而言都不会在乎。”

言溪宁把玩着手里的玲珑玉佩,轻笑道:“我来是告诉你一声你也多少知道她的一些消息,毕竟一个人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待着,没有些念想还怎么活得下去。”

墨瑾奇忽地大声怒吼,“言溪宁,我说过,顾辛月身上的眠蛊虽是我让三月中的,可催动眠蛊的人并不是我,是张锦络,你为何就不给我一个痛快?”

“你杀了我哥,我原本是想利用顾辛月杀你的,可是在我重整墨家后,你并未对我出手,晚儿也来劝说过我,我是真的有过放弃复仇的念头的,但是张锦络拿我哥留下的唯一骨血威胁我,我这才告诉她三月是我的人,并且告诉了她顾辛月身中眠蛊之事。”

“我虽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会对辛浅下毒手,虽然……”原本激动的墨瑾奇,忽然就低了声音,“虽然,顾辛浅的死的确脱不了干系……可你给我一死,都不行么?”

言溪宁由始至终都是淡淡的听着他说话,直到见他再不言语,她才道:“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便是没有在你重整墨家时的第一时间杀了你,如今,杀你,有什么意义?”

“墨瑾奇,若有一天,我的康康醒了,我便给你自由,不然,你就在这里守着她一辈子吧。”

出了冰室,言溪宁看着天上耀眼的阳光,若是苍天当真有灵,康康一定会醒来的吧。

自五年前碧落山庄建成,便各处广施恩德。

南京的地震,她派人送去衣物食物。

浙江、山东等地闹饥荒,她命人派送的粮食过去。

苏、松诸府水灾泛滥,她的人第一时间便去送粮食……

无论那里有灾荒,碧落山庄的人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那里,第一件事便是施粥送粮,第二件事便是在当地开一家又一家的店铺,不仅给了受灾的人们一口饭吃,还带动了当地的发展。

这期间花费的银钱,不计其数。

碧落山庄的善名就这般传遍了整个天下。

碧落山庄的主人——碧落夫人沈碧落的名更是天下皆知。

然而对于这些善名,言溪宁并不稀罕,她做的这些,只为给康康积福。

若真有神灵,她愿做尽天下善事,只为换康康的醒来。

中秋这日,顾府大红的喜绸铺满了整个府邸,红毯从大门一直延伸到喜堂,一片敲锣打鼓中晕染了无限欢喜。

宾客盈门,喜乐吹奏着热闹与欢庆。

一顶华丽的软轿停在了顾府门前,软轿前,一男子手拿折扇插在腰间,待一绿衣婢女挑起帘子后,那个男子便弯腰进了软轿,须臾,便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白衣女子出来。

白衣女子以白纱遮面,任男子推着往顾家大门走去。

迎客的是顾家管家,萧遥。

萧遥一见来人,面色一变。

清浅含笑递上顾府送出的喜帖。

言溪宁看着那行云流水的“顾府”二字,面纱下的嘴角勾了勾。

顾府,久违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顾府主母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四章 休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