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入洞房

文/锦络
本章字数:4653 一世明月txt下载

当盖头遮住了视线,言溪宁被一只修长的手握住,低沉悦耳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溪宁,我们一起拜堂了。”

手里的温暖让言溪宁莫名的一阵排斥。

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抽回了手。

她一愣,连忙补救,“不是说吉时要到了么,别耽搁了。”

原本神色微黯的顾西辞听得这话,愉悦的勾起唇角,“好。”

当顾西辞推着言溪宁喜堂之时,宾客已经满座。

曲词晚已经换下了喜服,穿着湖绿色的衣裙,扶着摇摇欲坠的秦一顾立在喜堂的最显眼的地方。

秦一顾的脸色沉得难看。

“今日是我家公子跟碧落夫人言溪宁的大喜之日,对各位有怠慢之处,还望各位海涵。”

萧遥客客气气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对众人作了一揖,忽略底下的一片惊讶之声,他对着唱礼的司仪道:“可以开始了。”

言溪宁机械的跟着顾西辞拜了堂,然后,又被他推着回了之前的房间。

进门时,他刻意偷偷的揭开盖头的一角,看见了她居住新房的阁楼上的牌匾上写了“流云居”三个大字。

新房里,没有人闹洞房,没有喜娘说着吉祥话,没有伺候的丫头端茶递水,唯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个食盒,安静的立在雕花大床边上。

直到顾西辞揭开了言溪宁的盖头,那个小姑娘也不曾上前一步。

唯有拿着食盒的手微微颤抖。

言溪宁一愣,看着痴痴看她的顾西辞,不觉有些怪异,明朝成亲有小女孩在一旁守着的规矩?

“你……叫什么名字?”

言溪宁轻声的问着小女孩,她闻到了食盒里的香味,她实在是有些饿了。

“是我刚刚做的软糕。”

小姑娘见言溪宁对她说话,竟有些激动,眼眶也红了一圈。

顾西辞微微心疼,伸手揽住她,对言溪宁道:“她是我们的女儿,顾辛浅。”

言溪宁瞪大了眼睛。

“我们的……女儿?”

顾西辞点头,“不错,已经十岁。”

言溪宁张着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还在疑惑,怎么原主都二十八了才成亲,原来是未婚先孕?

不过,这种在现代很正常的行为,在古代不是应该被浸猪笼的吗?

言溪宁不禁在心里嘀咕,原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娘亲,你要吃软糕吗?”

软软糯糯的声音让言溪宁的心,莫名的一暖,她笑了笑:“要,我都快饿死了。”

顾辛浅的眼眸大亮,忙不迭的把食盒放在八仙桌上,慌忙取出糕点,因为刚出锅,软糕还冒着热气。

看着顾辛浅忙碌兴奋的背影,言溪宁不由得提醒道:“别急,慢慢来,别烫着了。”

顾辛浅一盘一盘的端出软糕,并未搭理言溪宁的话。

顾西辞看着顾辛浅,低低的开口:“辛浅的双耳自五年前便再不能听见动静了,你跟她说话时尽量让她看见你,她懂唇语。”

言溪宁的心,猛然一疼。

可她却不知为何。

直到顾辛浅把一块热腾腾的软糕递给了她,她才回过神来,狼吞虎咽的吃饱喝足之后,才对着顾辛浅灿烂的一笑:“你的手艺真不错,软糕很好吃。”

顾辛浅一边红着眼,一边满足的笑了:“只要娘亲喜欢,小小天天给娘亲做。”

“小姐,时辰不早了,公子跟夫人要安歇了。”

一直守在新房外的紫凌对着言溪宁跟顾西辞福了一礼后,对着顾辛浅柔柔的开口。

顾辛浅不舍的看了一眼言溪宁,对着顾西辞道:“爹爹,娘亲不会再走了吧?”

顾西辞宠溺的笑笑,“不会了。”

看着顾辛浅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新房,言溪宁有种奇怪的失落感,“小小,是她的乳名么?”

“嗯,”顾西辞替她卸掉头上的凤冠朱钗,“她的乳名还是你给取的。”

言溪宁讪讪的笑了,“我不记得了。”

“无妨,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顾西辞垂眸,遮住了眼里的流光,弯腰把她抱在床上,蹲下,极其自然给她脱了鞋袜。

言溪宁尴尬的偏过头,“那个,顾西辞,我对你一点记忆都没有,若是……若是这么就跟你……跟你圆房,我会不自在。”

一句话说完,红晕已遍布了言溪宁的脸颊,直达耳根。

顾西辞轻笑,手却不停,把她的双脚放到了床上,然后,便要解她的衣衫。

“我……我……顾西辞,你此刻对我而言就是个陌生人,我做不到……”

一把拉住他的手,却被他反握住,他另外一只手扣住他的肩,顺势把她压在了床上,“溪宁,即便此刻我于你而言是个陌生人,可如今我们已拜过天地,我便是你的夫,我们圆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我……”

“你的意识或许对我陌生,可你的身体却一定不会这么觉得。”

耳垂传来的颤栗之感让言溪宁止不住一僵,这种感觉,太熟悉,却又无从说起。

她知道,这具身体对顾西辞的挑逗,有了反应。

言溪宁欲哭无泪,双手捂住了顾西辞的嘴唇,“你不准动手动脚,呃……还有动嘴。”

顾西辞拿开她的爪子,顺势在那爪子上亲了一口,笑道:“不动手动脚,也不动嘴,那是要哪里动,嗯?”

这话一出,言溪宁只觉压在身上的那人身体似乎有了什么变化,那带笑的眼流动着一丝隐忍着的**,那吐气如兰的薄唇呼吸微重,那紧贴着她的身体分外滚烫,以至于,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在了她的小腹……

脸红了个通透。

“你快下去!”

顾西辞声音暗哑,目光温柔中带着欲火:“恐怕不行,我对你说过,对你,我的自制力一向不好。”

何况,面对的还是失而复得的她。

他怎么还能忍的?

只能保证尽量的节制一些。

衣衫透过大红色床幔被丢了出来。

外衫,里衣,里裤,还有大红的肚兜。

伴着的还有有气无力的娇喝声,然,那声音没了多久就转换为低低的呻吟。

这一夜,红烛燃尽,床里的战场未歇。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转醒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顾辛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