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算个什么东西

文/锦络
本章字数:4780 一世明月txt下载

是久病成医的顾辛浅给他施针放血他在生死边缘逃过了一劫。

而让他以外的是,顾辛浅竟偷学他养冰蟾,而且还活了一只。

若不是那只冰蟾,他此刻已了人世。

饶是保了一条命,他也元气大伤,直到曲词晚重伤,被言沐风求到了跟前时,他也才不过能下床走动而已。

他的小小,掌管了府中的内务,照顾着他的病体,她明明还是个孩子,却不得不撑起整个顾家。

“还那么小,她却不怕人事物,唯独害怕两样。”

顾西辞的声音温柔而宠溺,那是对顾辛浅的。

“怕什么?”

言溪宁不解,一个八岁掌家,九岁便接手家中生意的厉害小丫头,还有什么是她害怕的。

“第一怕我死,第二怕你恨她。”

言溪宁愣住,这都是什么啊?

顾西辞却不再多说,只淡淡的放下茶盏,闭眸假寐。

言溪宁却能感受他身上传来的疲惫,身心俱疲那种。

到底这副身体的原主跟顾西辞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总觉得很多谜团似的。

如今,他们下一站即将到临,就是杭州西湖。

对于杭州西湖,言溪宁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心里有些许沉闷。

同样不知为何。

游了一天的湖,她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脑海里有着些许朦朦胧胧的片段。

有漫天的梨花,有一个怀抱琵琶的女子,还有一个吹着笛子的男子……

“溪宁,你怎么了?”

他们并未住进晓苑,也没有住进顾家祖宅,而是住在了顾家名下的一处院子。

言溪宁自进了房间,面色就不太好,顾西辞连忙给她探着脉。

顾辛浅则担忧的蹲在她的轮椅旁,紧紧的看着她。

言溪宁揉着发疼的眉心,“顾西辞,我是不是来过杭州?”

“你想起了什么?”

顾西辞脸色大变,猛地蹲下,手死死的握紧了言溪宁,眼里的恐慌让言溪宁眉头一皱。

“我感觉好像曾经在一个开满梨花的院子里跳舞,你吹着笛子,好像还有人弹着琵琶。”

顾西辞面色微松,道:“我们曾经来过这里,也曾在这里小住,所以你有些许记忆。”

言溪宁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头疼的厉害,只得任清浅给她揉着额角,直到缓缓睡去。

出了言溪宁睡觉的房间,顾辛浅抿了抿唇,说道:“爹爹,我刚刚点了安神香。”

她是怕言溪宁再想下去,会想起什么来。

顾西辞点了点头,揉揉她的头发,“你先去休息吧,你娘亲这里教给爹爹。”

“好。”

顾辛浅的背影消失后,顾西辞的身后出现了一袭白衣的子生。

顾西辞转身,眼里的寒意比霜雪还重:“若非溪宁视你为兄长,此刻你已没命站在我身后。”

子生看着顾西辞,“她如今的样子,对她并不公平。”

顾西辞冷笑:“是谁给你孟婆汤的解药?”

子生并不隐瞒,“秦一顾。”

衣袖一扬,数枚银针直向子生面门,子生武功已失,自是抵挡不住,可银针却在近子生的身时堪堪的落了下来。

岁月扇似有眼睛一般挡住了银针,然后回到了秦一顾手中。

秦一顾跟着曲词晚自院中的一棵石榴树上跃下,紧随而至的是公子陌跟容筝夫妇。

“师弟好大的怒气。”

“如今溪宁很开心,何必给她解药。”

顾西辞沉着脸,深邃的眼里是压抑着的狂风暴雨。

容筝上前一步,一双眼里喷着火,“你夺我哥哥的妻,还不准我哥来救她么?”

“夺妻?”顾西辞冷酷的笑了笑:“若说夺妻,当日成亲之时,可是你哥从我的手里夺走了原本将与我拜堂的曲词晚,这夺妻一说,放在你哥身上最恰当不过。”

“那明明是你设计的局……”

“身在局中不自知,只怪他自己技不如人。”

“你……”

盛怒的容筝被公子陌安抚住,他冷笑着道:“顾西辞,你不会不知道宁儿是我爹娘最亏欠的一个外孙女,若你再用药欺瞒她下去,我爹出手的话,你不会好过。”

“师父当年不也曾给师娘服用过孟婆汤?”顾西辞冷笑,“你也不必拿师父来压我,我当初敢用手段留下溪宁,就敢面对师父的怒火。”

“你是吃定了我爹远在日本,这才敢如此大言不惭?”公子陌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你别忘了,宁儿还有我这个小舅舅。”

“我知道打不过你,”顾西辞收敛起了之前的冷意,眼里平静无波,“不过,你们要想带走她,总得留下一两条命来,至少容筝跟曲词晚必不会活着出去。”

公子陌怒极反笑:“你以为你真有那么大的能力?”

“她被你们带走,我的命留着也没多大意思,倒不如杀了你们最爱的那个人,也让你们尝尝被人拆散分离之痛。”

“谁敢杀我爹爹?”

一声冷漠的娇喝传来,顾辛浅手拿一把精致的佩剑,双目如淬了冰渣一般望着秦一顾和公子陌。

“谁敢杀我爹爹,我便要他的命!”

“小小。”

曲词晚担忧的看着顾辛浅,急道:“小小,我们没有要杀你爹……”

“晚姨,我敬你,所以唤你一声晚姨,可若你要跟别人来抢我娘亲,杀我爹爹,那么,我也会杀了你!”

“小小!”

“你闭嘴!”顾辛浅冷冷的看着说话的容筝,“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喊的?原本来者是客,我当对你们客气一二,可若何为客人的本分你们都不知道的话,那本姑娘自是可以不顾礼仪你们给我滚出顾家大门!”

小脸因为愤怒晕红了一片,眼里的寒意却是那般深沉。

曲词晚知道顾西辞对顾辛浅有多么,如今,他们怕是触了她的逆鳞了。

曲词晚正要说些什么,却听见公子陌如霜的声音响起:“小小年纪就这般目中无人,你爹就是这般教导你的?出去别说是言溪宁的女儿,尽给她丢脸。”

她的存在真的会让娘亲丢脸吗?

顾辛浅小脸一白,顾西辞的剑已离了手。

“公子陌,给小小道歉!”

顾西辞眼里已没了一丝情绪,唯独杀气浓烈。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顾辛浅 返回《一世明月》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章(快捷键 →)